心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微商操盘 2019-01-11 06:39:33

青皮小说,官方唯一公众号!


1
第1章 一双手换一双腿

两万里的海底有多冷,不是去过的人,又怎么会了解?

……

大雨瓢泼。

沈知微冒雨站在兰苑的雕花门外,旁边是一堆被扔出来的行李,她不停拍打着大门,嘶吼声被雷鸣声覆盖。

“顾慕衍,不是我,你相信我!”

“许烟不是我害的,你出来一下好不好?”

“离婚协议我不会签的……我没有做那些事,顾慕衍,求你,至少听一听。”

沈知微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手上却更加用力的拍打着大门,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疯狂的从脸上流下来。

半个月前,许烟被人用车撞飞,送到医院,当时就被诊断出双腿终生残废。

而让沈知微没想到的是,那个肇事司机竟然指着沈知微,向众人指控说是受她安排的。

沈知微百口莫辩,还没来得及解释,失去双腿的许烟就已经吞安眠药自杀,人是救回来了,却至此变成植物人,医生说,她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醒来。

这个诊断,深深的压垮了天之骄子顾慕衍。

谁都知道,沈知微只是顾家老爷子逼迫顾慕衍娶回来的妻子,而许烟,才是他的心头之爱。

现在许烟被沈知微害成这样,顾慕衍当然不会放过她,不仅起草了离婚协议,还放出话来,只要有他顾慕衍在一天,就绝不会让沈知微这个女人好过。

所以,沈知微刚从医院回来,就看到自己的行李全部被人从兰苑扔了出来。

结婚三年,沈知微知道顾慕衍从来不喜欢她,甚至讨厌她,厌恶她,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绝情这种地步。

大门突然被打开,眼前出现一双修长的腿,是慕衍!

沈知微还来不及高兴,顾慕衍就将她攥了过来,她整个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

俊美的男人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一纸协议甩到她面前:“沈知微,给我签。”

沈知微抬眸,协议上“离婚”那两大个字赫然在目,像把利刃,狠狠捅进她的心。

这种感觉实在难受,她拼命的摇着头,“不,阿衍,许烟的车祸真的跟我……”

提起许烟,顾慕衍的眸子陡然变得阴狠,他猛地砸碎窗台上的花盆,双手扣住沈知微的手腕,将它们按在那些花盆碎片上。

“啊——”

顾慕衍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可沈知微却惊恐万分的用力挣扎,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她是天生的钢琴家,她的手,天生就是用来弹琴的。

曾经,她梦想着能够弹最好听的琴曲,给她最爱的阿衍听。

就是因为这个,她一步步的走到巅峰,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

“沈知微,我再问最后一遍,签不签?”

“不……”得知顾慕衍竟然是要用这双手逼她,沈知微眼眶含泪,神情却万分倔强,一如这十年来追在顾慕衍身后的一腔孤勇,“我不签,我不要和你离婚,我不签!”

虽然早就知道这会是她的答案,但顾慕衍还是怒火冲天,这个女人,像个疯子一样的爱了他十年,现在竟然宁愿被他毁掉一双手,也不愿和他离婚。

也是,这样疯狂的女人,才能做出那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静脉处传来的疼痛撕心裂肺,沈知微终于忍不住低呼,“阿衍……痛……”

“痛?”顾慕衍冷笑一声,“你这样可怕的女人,竟然也会知道痛?”

他捏住她下巴,“知道么,我这辈子最恶心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不签是么?好,既然烟儿的腿被你毁掉了,那我就拿你这双手还给她,沈知微,欠债要还,天经地义!”

 
2
第2章 女债父偿

顾慕衍说完,按住她的力度一重,湿热的鲜血自她手腕喷涌而出。

沈知微痛得叫出声来,“啊……不要……我的手……”

她最爱的手,被她被爱的人毁掉。

血溅到他手上,那样的凄厉,却让他得到了一种报复性的快.感。

顾慕衍看都不看一眼的将她甩在地上,错身离开。

铺天盖地的绝望席卷而来,欠债要还,天经地义,可她欠了许烟什么?什么都没欠啊!

“顾慕衍,不是我。”沈知微大叫,明明那么悲惨,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许烟是骗你的,你相信我!”

她突然哽咽,“我爱了你,整整十年啊。

顾慕衍眯起眼睛,好看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是,这个女人疯子一样的爱了他十年。

可,他心里的那个人不是她。

沈知微摔在雨中,头上是一道一道的闪电,可是比那闪电更狰狞的,是顾慕衍的话。

“许烟是我最爱的女人,我不信她,难道信你?”他冷笑一声,“更何况,你爱我十年,关我什么事?”

“滚,别待在烟儿最喜欢的兰苑,你不配!”

兰苑,之所以叫做兰苑,是因为这儿种满了许烟喜欢的兰花。

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面,连带着她这十年来的爱意。

他说,她爱她,关他什么事。

他说,你不配。

沈知微没能让顾慕衍相信她,最后还换来手上一条缝了长长的伤疤,以及,这辈子都可能谈不了钢琴的噩耗。

医生告诉她,哪怕修复到原来的样子,也需要极长的时间。

正在她看着自己那双天生就是弹钢琴的手发呆的时候,怀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刘姨,在沈家工作多年的佣人。

“小姐,你快回来吧,沈氏破产了,大批的讨债者追上门来,老爷急晕了,医生说是心血管突发,急需三十万手术费。”

沈知微胸膛里的空气仿佛被尽数抽去,一时之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沈氏集团那么大,怎么可能突然破产?”

刘姨的哭声更大了,“我听他们说,好像是顾家动的手脚。”

迎面好像砸过来一个榔头,狠狠砸在沈知微的头上,梆的一声,她整个人眼冒金星。

原来顾慕衍说的不会让她好过不是说假的,他真的要整死沈家,整死她。

一个月后。

沈知微变卖了家里的所有昂贵物品,甚至买了自己的钢琴,才终于筹够最后的手术费。

整整三十万,那样一笔沉甸甸的钱。

从钢琴城出来,沈知微赶到医院,正要告诉刘姨这个好消息,结果却看到刘姨蹲在病房前哭泣。

心头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沈知微脚步如同灌了铅一样严重。

“小姐,你总算回来了!”刘姨见到她立马扑过来,“都是我不好,你之前辛辛苦苦筹回的老爷的手术费没了,都被许海抢走了。”

“什么?”沈知微脑袋一炸,猛地往后踉跄了几步。

许海是许烟的父亲,也是在沈家做了好几十年的管家,他为什么要来抢钱?

“许海说现在沈家垮了,那他也再不是沈家的管家了,既然小姐害得他女儿半死不活,又死活不愿意赔命,那就女债父偿!”

 
3
第3章 做什么都行

犹如一个晴天霹雳砸下来,沈知微痛不欲生。

“我没有害许烟!这是我爸爸救命的钱,光天化日之下,他怎么能这样平白抢走!”沈知微既愤怒又悲痛,她身子颤个不停,踉踉跄跄的,“我去找他!”

刘姨哭得更厉害了,一把拉住她,“小姐,没用的,许海早跑了,他这一次抢钱是有预谋的,绝不会让你找到他的。”

沈知微身子僵住了,一张嘴喃喃的张开,片刻后,眼泪唰的落下。

“沈知微,不是说去筹手术费了吗,病人的情况不能再拖了,你想让他死在病床上是不是?”正在这时,护士从走廊走过来,一脸责备的对沈知微道。

“死”这个词,触目惊心。

母亲早早就离开了她,父亲是她的唯一了,她不能连这么一个亲人也失去!

“护士小姐……再给我几天时间,求求你了……”

沈知微擦干脸上的眼泪,立马跑了出去!

足足三十万,若是在以前,根本就不算什么,可现在对于落难的沈家来说,又怎么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整整一天的时间,沈知微打遍了所有能够求助的电话,但全部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忙。

沈家现在是落水狗,人人只恨不得躲得远远的,又怎么会雪中送炭?

她不是没想过去找顾慕衍,不求他能拿手术费救她的爸爸,只求他不要再这样把她往绝路上逼。

但听兰苑的人说,这些天,他一直守在了医院。

所以她去求他,简直是再一次自取其辱。

沈知微完全走投无路了,最后还是刘姨告诉她,她的女儿在皇裔印象上班,说不定可以帮她介绍一份工作。

皇裔印象,众所周知,是众多贵公子名媛聚集的一个场所,来钱来得比哪儿都快。

沈知微没有办法,这已经是唯一可以救爸爸的方法了,于是她没有多想就拨通了刘姨女儿安妮的电话。

“安妮是么,你好,我是沈知微。”

“沈小姐。”那头的声音不如这一天来沈知微经历的冷漠,反而是热情无比,像是一直以来就在等着她这个电话。

安妮早听刘姨说了沈知微的事情,母亲在沈家做佣人多年,沈家对母亲的好有目共睹,之前父亲生病了,还是沈总拿了钱给他们,才能救回父亲一条命,这些恩情安妮一直都记在心里,现在能够帮忙,她自然愿意。

感受到安妮是愿意帮忙的,沈知微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安妮,我听说你在皇裔印象上班,那个地方来钱快,我需要三十万,三天之内就要筹到。”

“无论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不是那种事情。”

虽然结婚三年,顾慕衍从没碰过她。

但她的第一次,早就在十八岁那年……

 
4
第4章 脱衣舞

“沈小姐,你怎么能去做那种事情呢,你要筹钱是吧……对了。”安妮的声音突然变得兴奋,“你会不会跳舞?”

“跳舞?”

“对,这是我们皇裔最新推出的服务,很多公子哥喜欢,只要你跳得好,一掷千金的一大把,只是,穿得……少了点,如果你愿意的话,明晚就有一场。”

沈知微立马明白了安妮的意思,她是想让她去给那些公子哥表演脱衣舞?

她咬住唇,只觉得心脏像被撕开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但她已经管不得了。

“好,只要能赚钱,我什么都可以。”

就这样,一锤定音。

第二天,沈知微准时到达。

安妮早就等在了那儿,一边嘱咐让她别紧张,一边带她去试衣间换衣服。

虽然早就知道跳这种舞穿的衣服会很露骨,但当真正穿上的时候,沈知微还是忍不住浑身发抖。

但还能怎样呢?她已经走投无路了。

安妮将她们带到一个包厢前,包厢里的灯光很暗,影影绰绰的。

清一色的公子哥,从她们走进来后,目光就齐刷刷的朝她们看来。

安妮说了一些什么就退了出去,音乐响起来,每个人都开始舞动起来。

沈知微没有受过专业的舞蹈培训,但小时候许烟很喜欢跳舞,却每每因为学费昂贵而望而却步,看在眼里的沈知微缠上爸爸,非要让他给自己报一个舞蹈班,然后她就顺理成章的带上许烟,圆了她的舞蹈梦想。

沈知微只是正常的舞动,而旁边的人,已经开始搔首弄姿,一个女人甚至把手伸到胸前,忘情的抚摸自己的胸部,极尽挑逗之能事。

沈知微并不想成为异类,毕竟她的身份,来这种地方,实在是丢尽了沈家的脸。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豁出去,也跟她们做一样的动作先蒙混过关的时候。

手刚摸到自己胸部,音乐的电源突然被切断,随之一道冷到极致的声音响在了包厢。

“沈知微。”

这个声音,沈知微不可能听不出。

刹那间,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直往头顶冲去,后背像是突然被人扔进一块冰,她身体颤抖,浑身冰凉。

顾慕衍!

他竟然也在这儿!!!

在她当着众人面去跳脱衣舞,那双弹钢琴的手,被他毁掉的手,还要不知廉耻的去揉自己胸部的时候,她遇见,她此生最珍爱的人!

而整个包厢在顾慕衍出声时就全场哗然,这些公子哥万万没想到沈知微竟然混在了里面!

在A市,谁不知道沈知微。

全城最光芒万丈的钢琴家,众多贵公子都趋之若鹜的沈家大小姐啊。

可现在,竟然混在了一堆舞女中间!

“你跑到了这儿工作?”顾慕衍走到她面前,目光冷的几乎可以杀人,“来卖?”

目光落在她几近暴露的胸前,体内蓬勃着汹涌而来的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