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成功,她将还会经历代孕多少遍……

追文小说 2018-04-19 08:29:22

第1章两个月后第一次
  “哒哒哒。”   脚步声传来,慕心初的手握紧了几分,听到近在咫尺的脚步声。   “少爷,里面的人就是代 孕的人,少爷你……”后面的话,慕心初没有在听下去了,她的手微微的颤抖着,就今天了。   如果成功了,生下孩子,她就可以得到一大笔的费用,去治疗母亲的病了,如果没有成功,她将还会经历这种事情,……多少遍。   男人略微低沉的嗓音传来,“出去吧。”   门关上的声音,慕心初下意识的抓住了床单,陆御撤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   穿着一条红色的蕾丝半透明的裙子,眼睛被黑色的布带绑住,白皙的皮肤跟黑色的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剧烈的反差使人视觉上感觉到了冲击,她的手微微的颤抖着,可以看得出来她的不安和害怕。   缓缓的扯下领带,看着床上的女人,眼里染上一抹淡淡的情yu。   感觉到一道炙热的呼吸,慕心初的手下意识的抓紧了床单,用力死死的抓住。   手被握住,一双手放在她的腰间,慕心初下意识的就想要躲开,但是一想到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心里面暗暗的念着让自己放松下来。   唇瓣被人给吻上,淡淡的薄荷味在口腔里面蔓延开,身体陡然一疼,慕心初疼得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一整夜,沉沉浮浮的,慕心初就感觉就好像坐在一条小船上面,身子漂浮在上面,然后攀到了主心骨,紧紧的抱着。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慕心初睁开眼睛,就看见佣人站在她面前,“慕小姐。”   慕心初看到佣人,身子缩了一下,脑海里面瞬间就一片清明了,佣人叫醒她之后就离开了,慕心初下了床,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强颜欢笑的扯出了一抹笑容。   换好衣服下楼,佣人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待着她,“两个月后检查一次,慕小姐。”   慕心初手收紧了几分,“好。”   走出了别墅,慕心初感觉双腿有些发麻,眼里带着一抹难以言喻的痛楚。   打了车去到医院,   走到床边,慕心初坐在那里,握住自己目母亲的手,婚变,让她一向坚强的母亲瞬间跌入了人生的低谷,躺在床上,从此一蹶不振。    慕心初轻声道,眼神里面带着一抹倔强,“妈,你会好起来的,从今以后,就算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也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慕心初的话刚落,病房的门就被人打开了,“过上好日子?慕心初,这种话恐怕也只有你敢说了把!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你母亲都快要死了,还过上好日子,去阴间过吗?”   听到来人的声音,慕心初的手握紧,看向门口的那个女人。    抢走了她的家庭,毁灭了她的家庭,把他们的家庭一手推入了无尽深渊的女人。   方苗!   慕心初站起来,眼神里面带着厌恶,“你出去!这个地方不欢迎你!”    “出去?我可是专程来探望你母亲的。”方苗脸上带着一抹讥讽,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用着呼吸器呼吸的女人,“我来看看,你的母亲,要死了没有。”   她轻呵了一声,眼睛里面充斥着嘲讽,“我劝你,不要再垂死挣扎了,看她这个样子,估计也活不了多久了,与其在医院里面烧钱花,还不如把钱给你爸,多尽一些孝心。”    慕心初看着方苗,伸出手,一把推开她,“滚出去!我不想要在这里看见你!”   方苗一个踉跄整个人就跌落在了地上,手捂住自己的肚子大叫着,“好痛!好痛!好痛啊!”    “方苗,你没事吧!”病房外面跑进来一个男人,看到方苗跌落在了地上,立即瞪向慕心初,“心初!你这是在干什么!你方阿姨是你的长辈,你居然敢推她!没大没小的!你还是我的女儿吗?”    慕心初看着慕父和方苗两个人抱在一起,慕父一脸心疼的看着方苗,手放在方苗的肚子上面,“你方阿姨现在有了孩子,你最好给我好好的对待她!不要再给我没大没小的!”    “还有!我告诉你,不要再把你的钱用在这个女人的身上了!拿回家给我,你方阿姨现在怀孕了,需要大笔的钱,全部教到我的手上!”慕父面色阴狠的说着。    慕心初只感觉自己的心里面一阵寒意,坠入了冰窖,看着慕父,“父亲?一个抛弃了我和母亲的男人,一个在外面找小三的男人,一个只懂得自己利益的男人!还有什么资格配称之为我的父亲!”    “一个要让我母亲去死的人,不配称之为我的父亲!”慕心初浑身颤抖着,方苗捂着自己的肚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慕父,“没事的,没事的,我没事的,心初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过阵子就好了,你就不要责怪孩子了。”   方苗假惺惺的说着,看向慕心初的眼神里面还带着一抹得意。    慕父哼了一声,“是要留着照顾这个女人,还是跟着我走,你自己决定吧。”慕父说完,眼神里面带着一抹嫌弃的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人,然后转身离开。    慕心初手慢慢的握紧,身子颤抖着,双腿无力的跌落在了地上,看向身后躺着床上的人。   她的眼睛慢慢的充满了怨恨,愤怒,疯狂。    总有一天……她要让他们,后悔终生!   二个月后,得偿所愿,肚子里面有了孩子,慕心初去到国外,开始了养胎之旅。   五年后,机场。   慕心初站在来来往往的机场中央,听着电话,“宝贝,妈咪知道了,妈咪在这边安定下来之后,就立刻接你过来。”   电话那头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不满,“那妈咪,快点儿哦!”   慕心初听得心都快要化掉了,挂断电话。   低头把手机放好。   “妈妈!”

第2章读到男朋友被抢
  一声稚嫩的声音传来,随即自己的腿就被人给扒住了,慕心初低下头就看见抱住自己腿的小男孩,粉嘟嘟的,特别可爱,像是一个小奶包。   “你找谁啊?我不是你妈妈。”慕心初扬起甜美的笑容。   “妈妈!”小男孩的小脸上充满了坚定,“妈妈,我们回家吧。”   慕心初有些无奈的看着他,“我带你去找家人好不好?”   “陆思宇!”一道略显低沉的嗓音在不远处传来,扒着自己腿的小男孩脸上顿时露出了一抹失望的神色。   慢慢的松开了扒着慕心初的手,慕心初了然了,“快去找你爸爸吧。”   “陆思宇,回来!”不远处,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站在那里,眼里一片冰冷,慕心初离他好几步远都感觉自己好像被冻住了。   精致的五官,完美的身材,都掩盖不住他那铺天盖地的强大气场,男孩显然是跟那个男人是父子,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陆思宇不舍的看着慕心初,扭过头朝着男人的方向走去。   慕心初看着男孩回到了他父亲的身边,转身朝着机场大门的方向走去。   陆御撤一把抱起陆思宇,“以后不准在乱跑了。”   慕心初一离开视线范围之内,陆思宇脸上的表情瞬间就跟陆御撤一样了,冷冷的,不发一言。   回去家里,慕心初一把就抱住了慕母,“妈,我回来了!”   慕母拍了一下慕心初的手,“还知道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这是不打算回来了呢!”语气里面带着埋怨。   “妈,我错了。”慕心初撒娇卖萌了许久之后,慕母还是不爽,   “我孙女呢?怎么没有带回来?”慕母瞪着慕心初。   慕心初伸出手,双手合十,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妈,等我把这边处理得差不多了,我就让她过来,好么?”   慕母哼了哼,这才放过了她。   躺在沙发上,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心初,你可以过来我们以前学校附近的酒店那里吗?”   慕心初想了一下,“可以,我现在就过去。”   到达酒店,慕心初就后悔了。   轻歌一脸歉意的看着慕心初,“是里面的那班人,知道你今天要回来了,纷纷打着电话让我过来,今天是班上同学的聚会,对不去,心初。”   轻歌抿着唇瓣,“要不你现在就直接回去吧。”   慕心初微微的垂了一下眼睛,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心初,你回来了啊。”一道女声响起来。   轻歌的脸色变了变,慕心瑶走到慕心初的面前,“好久不见了,心初。”   方苗的女儿,慕心瑶。   一袭浅粉色的长裙,春夏最新款的裙子,及膝的设计,让整天裙子看起来多了几分少女的气息,显得年轻可爱。   慕心初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对上来人的眼睛。   毁了她的家庭,抢走了她的男朋友的女人,慕心瑶……   慕心瑶挽着林恒,唇角微微的上扬,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弧,“许久不见了,心初你还是……”   语气顿了一下,“一如既往啊。”   林恒看到慕心初,眼里闪过了一抹惊喜,随即又多了几分的苦涩,唇瓣微微的张了张,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慕心初冷眼扫过慕心瑶,刚刚出门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直接穿了一件外套就出来了,没有想到居然会碰见慕心瑶和前男友林恒。   还真是一言难尽。   慕心瑶轻笑一下,眼神里面带着几分的怜悯,“好歹也是同学聚会,心初,你穿成这个样子来,这几年去国外,看来你混的也不怎么样啊。”   慕心瑶咬着唇,做出一副难过是样子,“爸这几年都很想你,心初,回家吧,他肯定也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你混的如此的落魄,我前几年刚开了一家公司,正缺人手呢,心初,要不你去给我做前台吧?”   慕心初看着她虚伪的面容,还一副为直接着想的模样,唇瓣轻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白莲花啊。”   慕心初说完,踩着高跟鞋往包厢里面走去。   慕心瑶的面色微变,手狠狠地抓住手心,慕心初!   林恒的看着慕心初的背影,看向慕心瑶的眼里有几分的不悦,很快就压抑在眼底。   慕心瑶转过头看着林恒,面上带着几分难过,“我只是想要姐姐回去而已,我不是想要那么说姐姐的。”   林恒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微微敛了敛眸子,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我知道,你一直都是这么的心地善良,心初她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同学会的氛围很热闹,慕心初走进去,不少人看到她,唏嘘了起来。   “慕心初来了啊!好几年没见面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慕心初寒暄了几句,就跟着轻歌坐到了一个角落的位置。   幕心瑶紧跟着走了进来,带着林恒,笑着跟人打了招呼也坐到了一旁。   饭桌上,不少人打量着慕心初,“心初,这五年你都去哪里工作了?这些年的同学会你可是一直都没有参加呢,问心瑶,心瑶也说不知道你去哪里了。”   轻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慕心初,有些担心她。   慕心初轻抿着唇,喝了一口水,“去国外留学罢了。”   轻描淡写的想要揭过这个话题。   “读书?你不一直都在读书么,读书都读到男朋友被人抢了,你这书还真的是读得得不偿失啊!”不知道是谁说了这句话。   在场的氛围都很尴尬,在场的人都知道林恒曾经是慕心初的男朋友,现在变成了幕心瑶的男朋友,其中的利害关系,想想也是知道的……   说话的人说出口也不敢在说了,慕心瑶现在可是一个公司的大老板,如果得罪了她的话,那可就真的惨了……   慕心初笑笑,毫不在意的说着,“唔,是啊。”   毫不在意的口吻,幕心瑶的脸色有些难看了,随机笑了一下,故作不在乎,“心初眼高于顶,一般人自然是入不了她的眼的。”侧面说,不一般的人才入得了她的眼,语气里面带着嘲讽的意味。

第3章连一个女人都留不住
  “恩,一般人我看不上。”慕心初神色自然的端起果汁,慢慢的喝了一口。   现场的气氛仿若凝滞了一般。   “心初在国外有男朋友了把?要不这些年怎么没往家里要过一分钱呢。”慕心瑶脸上端着优雅的笑容,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死死的掐住了手心。   慕心初放下了果汁,所有人看着慕心初的面色都有些变了。   在国外的男朋友,没要过家里一分钱,不会是被包养了把?   “慕心初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啊。”   “就是就是,不过看她的脸就知道了,还有身上的衣服,都不便宜呢。”   “除非是家里给钱,否则怎么可能买得起,我还以为……”   “够了够了!你们知道什么啊!心初读的学校可是全免进去的,学校每年都给奖学金的呢!”轻歌看着所有人异样的眼光,忍不住辩驳到。   “这种事情连我都知道,慕心瑶,你身为慕心初的妹妹,真是会造谣啊!不愧不是亲的!”轻歌说完还不忘讽刺一下。   慕心瑶面色一变,“你……”   大门突然打开了,“啊啊啊!天呐!我刚刚居然看见我的老板了!我老板也在这里吃饭!”班长快速的跑进来,   一些人抱怨的说着,“你老板来这里吃饭,嚷嚷什么啊!”   “我可是在环宇公司上班的!你们知道我老板是谁吗?~~~~~”班长故意拖长音节,“那可是陆御撤啊!”   三个字话音一落,不少的女生都激动了起来。   陆御撤!   谁不知道这个陆御撤是谁啊!   环宇公司的ceo,最有钱的黄金单身汉,长得帅又有钱有势,单单是这三样,就足以让在场的女人魂牵梦萦了。   慕心瑶也愣了一下,随即眼里并发出一抹光芒,大名鼎鼎的陆御撤!她的公司现在正在发展挤入一线公司的行列,如果可以成功的勾搭上陆御撤的话!那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啊!   不少的女生已经出去外面碰运气了,看看可不可以看见陆御撤。   慕心初低着头吃着食物。   轻歌扯了扯慕心初的衣服,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心初,你怎么还在吃饭啊!”   慕心初抽空赏了个眼神给她,“怎么了?”   “陆御撤啊!大名鼎鼎的陆御撤啊!如果可以跟他认识的话,后半生基本就是无忧了!”轻歌激动的说着。   慕心初淡定的哦了一声,“哦,跟我有关系吗?”   轻歌翻了个白眼,指望她有什么想法,那还真的是难上加难啊!   轻歌直接拖着慕心初就出去了,外面已经有不少的女人在站着了,所谓的陆御撤,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慕心初看着那些女人一脸少女怀春的样子,“我去个洗手间。”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走到洗手间旁边,一个小男孩站着外面,小脸皱巴巴的,一脸纠结。   慕心初走过去,小男孩一看到慕心初,眼睛都亮了起来,“妈妈!”   慕心初一看到男孩的脸,心里有些好笑,这还真是缘分啊!这不是在机场碰见的那个小奶包吗!   陆思宇直接奔上来,抱住慕心初的大腿,“妈咪妈咪,我的衣服被挂住了,帮帮我。”   慕心初低头看着小奶包小嘴嘟嘟的,一脸的委屈的模样,心下就软了下来,蹲下身子,看着他的衣服,衣服的扣子被挂住了。   手环了几下,扣子就解开了,慕心初揉了揉小奶包的头发,“我不是你妈咪,不要乱叫哦,好了,快回去把。”   陆思宇眨巴着眼睛,认真的看着慕心初,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就是我妈咪。”   看着小奶包认真的样子,慕心初差点儿就要被萌翻了!简直就是太可爱了好吗!谁家可以生出这么好看的一个孩子啊!   慕心初装出一副淡定的模样,揉了揉小奶包的头发,“好了,快回去把!”   陆思宇有些心塞的看着慕心初,一动不动,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慕心初,有些可怜。   慕心初只得带着他往回走。   走出洗手间回到大厅,包厢里面的男男女女现在已经站满了整个大厅了,都是为了来看陆御撤的,连慕心瑶也出来了,一旁的林恒站着那里,神色有些不耐了。   慕心瑶看着林恒不耐烦的脸色,低声说道,“现在林家正在发展的适合,如果可以搭上陆御撤的话,不就可以如日登天了吗?我这可是在为你着想呢。”   林恒听到慕心瑶的话,面色才好看了几分,只是依旧一言不发。   密密麻麻的的大厅,慕心初不想要留在这里了,跟轻歌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走出了酒店,   身后高跟鞋的声音,还有慕心瑶的声音,“慕心初,你错过了这个攀上陆御撤的机会,你就更难有机会攀上陆御撤了!”   慕心初转过头,慕心瑶撇了一眼慕心初脚边的孩子,“这个就是你在国外的孩子?呵,慕心初,我还真的是同情你啊!像你这种人,活该依附着男人生活!”   陆思宇握住慕心初的手用了几分,怒瞪着慕心瑶。   慕心瑶冷哼,“什么样的人就教出什么样的孩子,真难看!”   慕心初轻轻的拍了拍陆思宇的手,“什么样的人就教出什么样的孩子,你这句话说的没有错,也只有你妈这样的小三,才可以教出你这样的小三,这句话,还给你。”   慕心初凑近慕心瑶,她本就长得高,脚上穿着五厘米的高跟鞋也比慕心瑶高半个头,身上散发出中迫人的压力,“依附着男人生活?呵,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你不觉得可笑吗,慕心瑶,还是需要我在提醒你一遍,小三。”   慕心初说完,直起身子,牵着陆思宇转身就走。   慕心瑶看着慕心初的背影,气得直跺脚!   酒店门口停着一辆车,慕心初看了一眼,兰博基尼,有钱人的世界。   兰博基尼的门打开了,走下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慕心初认出来了,是早上在酒店看到的那个男人。   慕心初尴尬的朝着那个男人笑了笑。   男人走到慕心初的面前,“抱歉,给你带来了麻烦了。”声音硬邦邦的,但是又意外的让人觉得好听。   陆思宇一看到陆御撤,抱住慕心初脚的手更加用力了几分,死活都不肯松开。   陆御撤眉头微簇,眼神冷冷的看着陆思宇,陆思宇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两个父子就这么你看我我看你,慕心初觉得有些好笑,不是父子么?为什么看着对方的样子就像是在看着仇人一样。   “放手,回家。”   陆御撤有些无奈的揉着眉心,“这位小姐,你可否帮我把他带回家。”   慕心初楞了一下,“先生,这个……”   慕心初还没有说话,就看见小奶包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可怜巴巴的模样,让慕心初连拒绝的心都没有狠下去。   想着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慕心初干脆就点头,“好吧。”   坐上了兰博基尼,小奶包直接坐在了她身旁,小身板挺得直直的,一脸乖巧的模样,跟刚刚怒目而对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慕心初忍不住笑了出来。   “妈咪,你笑什么?”陆思宇困惑的看着慕心初。   慕心初微微的抿唇,“没什么。”   一路上很安静,慕心初没有话可说,他们两父子更是一言不发直到到达了家里面。   超大的别墅,慕心初看了一眼就呆住了,跟着小奶包一起走进去里面,陆思宇兴奋的跟着慕心初介绍着,“妈咪妈咪,这个是花园哦,有很多我专门为你种的花哦!”   慕心初干笑了几声,偷偷的扫了一眼一旁的陆御撤,看他没有什么反应才松了一口气,走过了花园,不远处还有一个不小的游泳池,金碧堂皇的大厅,欧式风格的设计。   很华丽,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的,但是,同样也带着一股冰冷的氛围。   管家走上来,“先生,少爷回来了,这位小姐……”   管家看到慕心初,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应该叫做是才好。   陆思宇昂起头,笑眯眯的说,“她是我妈咪!”   管家脸上僵住了瞪大眼睛看着慕心初,脸上呈现出一抹笑容,“当真!”   慕心初尬笑的摇头,“好了,我送你回家了,我也要回去了。”   陆思宇脸上的笑容一瞬间就耷拉了下来了,“妈咪~~~”   随时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把慕心初看得心都化了,硬是狠下心来,“我要回去了,你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陆御撤冷冷的扫了一眼陆思宇,“车子准备好了。”   慕心初知道这句话是对着自己说的,笑着跟陆思宇挥了挥手,“我先走了,再见。”   说完没有去看陆思宇脸上的可怜兮兮,快步的跑走了,实在是不敢看啊!就一眼就足以让她内心融化了。   陆思宇看着慕心初远去的背影,小脸立即冷了起来,抬头看向站着的男人,“我要这个女人做我妈咪。你要娶她!”

第4章你不一样
  说完,迈着小短腿就离开了,跟刚刚可怜兮兮的样子恰然相反。   陆御撤脱去身上的外套,面无表情,“你一出生就没有妈咪。”边说边越过了陆思宇,往楼上走去。   管家看着他们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从少爷出生开始,先生和少爷这两个人就一直很不对盘啊!   陆御撤去到书房,打开电脑,开始视频会议,想起今天原本在吃饭却被陆思宇给拖出来,结果只是为了一个女人,陆御撤轻敲着桌子,那个女人……究竟是何来历?   还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了,慕心初回到家里面直接睡了一个回笼觉,奔波忙碌了一整天,她又怎么可能会不累。   睡觉前还想到了那个小奶包,唇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还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   慕心初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了,一整天都过去了。   慕心初走出去,慕母已经准备好了食物了,“好了,快出来吃早餐,我先去上班了。”   慕心初应了一声,坐到餐桌前,满足的吃着早餐。   吃完早餐慕心初看了一眼手表,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好几天的时间。   手机振动了起来,慕心初蹙着眉头,那个无良父亲的电话。   手指在屏幕上面轻触了几下,滑开。   “今天是我的生日宴会,既然回来了,那就来参加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慕心初看着手机,呵!是有多不想要听到她的回答啊,才会如此迫不及待的挂断了电话。   慕父三年前买彩票中了好几百万,瞬间就变成了一个暴发户,紧接着,公司也挤入了上市公司了,这三年来,身高水涨的,也从未问候过她,如今居然会来问候她了?   慕心初蹙眉,五年未见的人,无论怎么样,心里面还是想要去见一面的。   收拾好自己,慕心初换了一身较为体面的衣服,留了张字条给慕母,然后就走了。   陆家,陆思宇走到管家面前,“送我去妈咪那里。”   管家弯下腰,“少爷,不……”   “你是要我自己坐车去嘛?那个老男人不知道给我找妈咪,难道你不应该帮他一把吗。”陆思宇理直气壮的说着,脸上还夹杂着鄙视的看着管家。   管家,“……额,是。”   到达慕家,外面停了无数辆豪车,慕心初微挑着眉头,走进去里面,外面站着一个小男孩,一身正装,看到慕心初进来,打量了慕心初一眼,“你是谁?不知道这里不是你这种人可以进来的吗?”   眼里透着一抹鄙视,慕心初看过去,男孩跟方苗很像,慕心初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是慕父的儿子,慕心初扫了一眼,没有想要说话的打算,径自走进去里面。   慕胜以为自己说对了,慕心初心虚了,快步跟了进来,伸出手抓住慕心初,“你给我出去!这个地方,不是你可以进来的!”   吵吵嚷嚷的声音,在场所有人视线全部都看了过来,慕心初停下脚步,方苗和慕父走过来,看到慕心初,面色微变。   方苗看向慕胜,“胜儿,怎么了?怎么吵吵嚷嚷的?”   慕胜指向慕心初,口气笃定道,“妈,这个女人想要进我们家,一看就是来头蒙拐骗的!不是好人!”   慕心初冷眼扫了一眼慕胜,“说话放尊重点儿,谁来坑蒙拐骗了。”   不少人看着慕心初,指指点点着什么,慕心初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意有所指的说,“我是你大姐,胜儿是吧,就算在愚蠢,也不会认不出自己的姐姐吧。”   一番话,说的慕父和方苗的面色都难   慕心初看着眼前大腹便便的男人,不用想就知道慕父心里面在打什么主意了,慕心初的脸色冷了下来,没有利用到最后一步,他是不会放过自己了么?   眼里有一抹一闪而过的难过。   慕心初没有理会陈总,直接走出了慕家,在这个肮脏混乱的地方,她不屑来!   恶心!与其在这里多待一秒,还不如去外面透透新鲜空气。   “小屁孩!你在这里干什么!快走开!”   “这里是我家!我不允许你进来!”   门口站着两个小孩子,慕胜的声音很大声,慕心初走过去,看着站在门口的男孩。   小奶包!   “你怎么会在这里?”慕心初讶异的看着小奶包。   小奶包原本冷冷的一张脸,在看到慕心初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妈咪!”   慕胜看着慕心初,在看看面前的小男孩,伸出手朝着陆思宇挥了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   慕心初立马抱起陆思宇,查看他的下巴,红彤彤的,慕心初瞪着慕胜,“怎么?你父母没有教你怎么做人嘛?姐姐我今天就来教教你,应该如何做人!”   慕胜看到慕心初冰冷的脸庞,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慕心初抓过慕胜,“道歉!跟他道歉!”   “我不!”慕胜小脸一脸的倔强。   “慕胜!谁欺负你了!”慕心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慕心初看向慕心瑶,“他打人了,叫他道歉。”   慕心瑶看了一眼站着慕心初身旁的男孩,握住慕胜的手,有些责怪的看着慕心初,“胜儿打人了怎么了!不就是打一个人用得着你如此的大惊小怪吗?”   说完翻了个白眼,“胜儿,我们回去了。”   慕心初拉过慕胜的另一只手,握在手上,然后用着慕胜的手朝着自己的下巴打过去。   动作太快,全程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   慕心瑶惊呼一声,瞪大眼睛,“慕心初!你这是在干什么!他又不是你儿子,你这么为他出气啊!”   慕心初站起来,神色冷冷的看着慕心瑶,“既然你不会管教弟弟,那么,我来管教!”

第5章他的身份
  牵起小奶包的手,慕心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完全没有理会身后的慕心瑶气愤的咒骂声。   抱着小奶包走出慕家,慕心初轻柔的揉着陆思宇的下巴,“没事吧?”   陆思宇直接抱住了慕心初的脖子,脸上挂着一抹愉悦的笑容,奶声奶气,“妈咪,我不疼,谢谢妈咪为我出气。”   慕心初带着小奶包出去,随即想了起来,“你爸爸知道你出来了吗?”   小奶包微微的抿着唇,似乎是在想着应该如何回答,慕心初严肃的看着他,“我要听真话。”   小奶包直接埋进她的怀抱里面了,糯糯的开口,“他不知道。”   慕心初深吸了一口气,无奈的叹息,“走,我带你去找他。”   “妈咪,你还要丢下我一个人吗?”小奶包眼里含着泪水,泪眼汪汪的看着慕心初,仿若她说了一件多么过分的事情一样。   慕心初克制着自己不去看他那张可怜兮兮的脸,“无论如何,我都得把你送回去。”   小奶包埋进她脖子里面,哼唧了一声,不说话了。   慕心初招了一辆出租车,抱着小奶包坐进去,小奶包还是被她抱着,半点儿也不肯下来坐着。   慕心初无奈,只好全程抱着他。   去到了昨天去过的那个金碧辉煌的家里。   慕心初抱着小奶包走进去,管家一脸愁苦的奔出来,在看到小奶包的时候,眼里迸发出光芒,“少爷,你回来拉!”   那语气,那架势,就差跪下了!   慕心初想把小奶包放下,奈何他不肯松手,慕心初拍了拍小奶包的后背,“下来了,好吗?”   陆思宇哼哼唧唧着,“不要!”   管家看着慕心初,在看看陆思宇,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从大门走进来男人,陆御撤快步的走过来,衣着有些不整,脸上带着一抹愁容,在看到陆思宇的适合,面色很严肃,“陆思宇!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没有人陪你出去,你是不是就觉得自己很厉害了!”   慕心初楞了一下,小奶包肚子一个人跑出去……   刚刚还在外面遇到了慕胜的刁难,如果她没有出现的话,慕心初完全不敢想下去,   陆思宇直接垂下头,他不过就是嫌弃管家走路太慢了嘛,才自己一个人去的,管家不也知道了嘛。   慕心初直接把陆思宇放到了地上,也一脸严肃的表情,陆思宇抬头看了看妈咪,在看看爸爸,低下头,一副小可怜的模样,“可我就想要找妈咪啊!除了妈咪我什么也不要!”   陆御撤怒瞪着他,最后把目光落到慕心初的身上,神情有些冷漠了,“慕小姐,看来我儿子很喜欢你。”   慕心初看向陆御撤,等待他的下文,   陆御撤微顿,声音森冷了几分,“出个价把。”   慕心初感觉到对方的敌意,很识相摇头,“你儿子喜欢我,我也完全没有想到,我先回去了。”   慕心初刚要走,腿就被人给紧紧抱住了,低下头,陆思宇眼泪掉了出来,“妈咪~~”   慕心初抬起头看向陆御撤。   陆御撤脸色已经不止阴沉了。   “下不为例。”   说完转身就走了。   陆思宇扬起笑脸,“妈咪,我刚刚去等你都还没有吃饭呢,先跟我去吃饭吧。”   陆思宇说完就直接拖走慕心初,后面的话统统被陆思宇给堵了回去。   管家看着陆思宇和慕心初的背影,有些忌惮,“先生,这位姑娘,可是当初那个……”   陆御撤抬手,止住了管家接下来的话。   吃完饭,慕心初哄着陆思宇睡着之后,去到陆御撤的书房找他。   “陆先生。”慕心初走到他面前,“我想要和你谈一谈。”   陆御撤站着落地窗面前,背对着她,不语。   慕心初自顾自的说着,“小奶、思宇只是一个孩子,他现在需要更多的关爱,所以我想,身为父亲,你应该多花一些心思在思宇的身上,如若不然……”   陆御撤转过身子,迈步走到慕心初的面前,“慕小姐,用这种手段重新出现在我的面前,不觉得太逊了吗。”   声音冰冷无情,有透着几分的凉薄,慕心初身体僵住,脑子里面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第6章拐卖小孩
  为毛她总觉得这个场景好像……她是来拐卖小孩的呢?   陆御撤眼里透着一抹凉薄,目光冰冷,仿若可以穿透过她一般,审视的目光在她身上来回打量着,“呵,但愿你不要让我抓到把柄。”   他的气场太过于的强大了,冷肃,肃穆!冷冰冰的地方,因为有了他的存在,让她感觉这个地方,狭窄了许多,那股子冷意……仿佛已经渗入了骨子里了一般。   慕心初回过神来的适合,陆御撤已经离开了。   慕心初缓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已经浑身湿哒哒的了,这个男人……太可怖了。   跟小奶包道别了之后,慕心初就直接回去家里。   陆思宇迈着小短腿,穿着换上的纯黑色睡袍,走到陆御撤的房间,眼睛里面没有了面对慕心初的可爱和幼稚,跟陆御撤一样面无表情的。   “这个女人比你的那些恶心做作的名媛女好太多了!我就要这个妈咪了!如果你让我们母子分离的话,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可爱又充满稚气的小脸说出这一番话来,不免有些好笑,管家端着咖啡走进来,看到这一幕,差点儿笑出来了,小少爷说出这句话,只有萌萌哒三个字可以形容了。   “另外,我已经约了她明天过来吃饭了,如果你赶走她的话!我把你书房的书全部都烧了!”   陆思宇说完就踢踏着自己过长的睡袍直接离开了,管家端着咖啡走进去,陆御撤合上手里的文件,眼睛一眯,语气透着几分的不屑,   “呵,一个三岁小孩就想要跟我斗,还早着呢!”   管家,“……”少爷,你当真了?   慕心初回到家里面,就跟自己的小宝贝通了电话,“宝贝,妈咪看看你,真可爱,今天有没有好好听爸爸的话啊?”   电话那头一阵静谧,慕心初一个人絮絮叨叨了许久,才挂断了电话,扬起一个笑脸,美滋滋的睡过去了。   隔天早上,慕心初起了个大早,和慕母两个人吃完早餐,就回到房间,打开电脑,找寻相关的心理知识。   去网上买了几本心理方面的书籍,查找了一下心理医疗大师温参的资料,依旧的一片空,邮箱里面也是一封回信都没有。   慕心初微微的抿唇,拍了拍自己的脸,不可以心灰意冷了。   温参本来就是出了名的难搞,十几年才出来他这么一个神人,传闻他神出鬼没的,很少人可以查找出来他的踪迹。   慕心初伸了下懒腰,想起昨天答应陆思宇的早上要过去看他。   慕心初套上一件浅白色的外套,就直接出门了。   到达别墅,远远就可以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小小个浅蓝色的身影站着门口。   慕心初走进了几步,就看见小奶包站着那里,初秋的风有些凉了,冻得小奶包的鼻子红彤彤的,眼睛眼巴巴的盯着她的方向,目光触及到她的眼神。   小嘴立即裂开了,可爱的不行,却又让人心疼不已。   慕心初赶紧走过去,一把抱起小奶包,担忧道,“你怎么出来了?外面那么冷。”   小奶包一把环住慕心初的脖子,靠在她肩膀上面,充满稚气的声音说道,“我就知道妈咪一定会来的,妈咪是不食言的。”   慕心初听着他的话,只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痛,可怜又可爱的孩子啊……   抱着小奶包走进去,管家拿着一件外套走出来,看到慕心初楞了一下,“慕小姐这么早就来了,少爷还没有吃早饭呢。”   慕心初接过管家的衣服,给小奶包穿上衣服,听到管家的话,不由得蹙眉,现在已经是九点多了,小孩子到现在还没有吃早餐,对身体是不好的。   “为什么没有去吃早餐?”慕心初对上陆思宇的眼睛,认真的问着。   陆思宇垂下头,两只小手像麻花一样缠在了一起,“我想等妈咪来了一起吃。”声音带着一抹哭腔,好不可怜的模样。   慕心初看着他这幅模样,原本严肃的脸也化为了一滩水了,柔软得不行了,牵起他的一只手,语气放柔,“走吧,去吃早餐。”   走到餐桌旁,慕心初才看见桌子旁边坐着的另一个男人。   脸黑如墨,看到陆思宇和慕心初,放下手里的报纸,冷眼扫过陆思宇,“我以为你不吃饭了呢。”   管家把热过的菜重新摆放到餐桌上面,看着如同黑阎王一样的陆御撤,默不作声的退到了一旁,生气起来的先生是最可怕的了。   慕心初把陆思宇抱到了椅子上面去,陆思宇抓住慕心初的手,让她坐到一旁,慕心初刚要坐下,就听见低沉冰冷的声音,   “我让你坐下了吗。”   慕心初屁股还没有沾到椅子上立即站起来,目光对上了男人不善的目光,犹如寒冬一般的眼神,让慕心初的心里一阵寒颤。   这个男人……危险之极啊。   “妈咪当然要陪我一起吃饭!”陆思宇看到自己的妈咪被陆御撤这样对待,小脸有些挂不住了,妈咪还在这里,他不想用冷脸对着父亲让妈咪看见。   那样妈咪会以为她不是一个好孩子的!他要做一个好孩子,妈咪才会喜欢他,才会跟他在一起,顺带喜欢他父亲。   “慕小姐,看来我家思宇很喜欢你,开个价把,这样我也可以安心的把孩子放在你身边。”凉薄又不带任何一丝感情的声音、   慕心初挑眉,她看着就那么的像是一个要钱的吗?   “我没有打算要你孩子。”慕心初反驳。   “你认为他会放过你吗?”陆御撤微微眯眼,扫了一眼陆思宇,陆思宇笑眯眯的,赞同陆御撤的话。   慕心初,“……”   慕心初扬起一抹笑脸,“那就,一万,如何?”   陆御撤眼睛微微一眯,“一万,呵,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慕心初眨巴着眼睛,什么意思?她说钱了,他怎么看起来还是一副不乐意的模样?   “我陆御撤的孩子,只值一万吗?”不悦的语气,慕心初看着陆御撤一本正经的表情,确定他不是在说笑。   居然还有人上赶着送钱的?   慕心初犹豫了一下,“那……您觉得多少合适呢?”

第7章不跟他计较
  “至少也得要这个数。”陆御撤伸出一个手指,低沉的嗓音缓缓的吐出了三个字。   “一百万。”   慕心初,“……”慕心初撇了一眼陆思宇,居然如此的……贵重啊!   “可是我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来的。”慕心初不由得提醒陆御撤。   “我儿子你就算只照顾了一天,下半辈子的伙食你都可以不用自己去挣了。”陆御撤优雅的吃着早餐,刚刚的那一股子恐怖的威压已经消散了许多了。   不是说环宇集团的ceo,是出名的有头脑么?是出了名的会谈判,经商能手。   慕心初没有想到,居然会如此的、傲娇啊!   “那我就,谢谢你了。”慕心初干笑着。   陆思宇拽着慕心初坐下,白了一眼陆御撤,他妈咪就算不拿他爹地的钱,他都会让他妈咪下半身无忧的!   陆御撤吃完早餐,优雅的擦嘴,然后走出去,慕心初摸了摸陆思宇的头,“你先吃着,我出去一下。”   慕心初说完就跑出去,“陆先生。”   司机给陆御撤打开车门,陆御撤停下脚步,意味深长的看着慕心初,“你应该庆幸你自己得到了思宇的认可,如若不然,你连踏入这个地方的机会都没有。”   最后上车前,陆御撤的那个眼神,让慕心初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定在了那个地方。   那个眼神,充满了警告,威胁,还有,怒气!   刚刚在餐桌上,陆御撤对于她,明显还是收敛的,碍于陆思宇在,现在,慕心初彻彻底底的感受到了,陆御撤对于自己有多么的厌恶了。   为什么?   慕心初微微的蹙眉,管家走到慕心初的身边,轻声提醒道,“慕小姐,少爷还在里面等着你呢。”   慕心初脚步微顿,“管家,你们家先生不喜欢我,我想,我还是不要来了。”   管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慕小姐,“慕小姐,为什么会答应要陪小少爷呢?”   当年代 孕的事情,是他一手安排的,他自然会知道当年的那个女人是谁了,只是还没有想到,几年后,这个女人居然重新出现在了少爷的身边了。   如果说没有图谋什么的,他不会相信,先生自然对于她,也是疑心满满的了。   “因为他可爱啊。”慕心初轻笑了一下,嘴角泛起一抹浅浅的笑意,眼里一片柔软,“难道他不可爱吗?”   管家噎住了。   少爷跟在先生身边几年,从来都是绷着一张脸的,哪里有什么可爱不可爱只说,直到了慕心初的出现,   管家点头,若有所思一般,“我知道了,我家先生对于出现在少爷身旁的人脾气都不太好,还请慕小姐多担待了。”   说完就离开了。   慕心初咬唇,就这么一句话就没有了?   她也太好打发了把?   进入里面,小奶包已经吃完饭了,看到慕心初,眼睛亮了起来,“妈咪,我吃完饭了。”   慕心初把他抱下来,“我不是你妈咪,以后不要叫我妈咪了。”   陆思宇扁着一张嘴,“妈咪是因为生爹地的气了吗?妈咪不要跟他一般计较好不好?”   慕心初颇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陆思宇,陆御撤明显就是对自己不满,偏偏在小孩子的眼里就是如此的可爱。   慕心初刮了一下陆思宇的鼻子,“好吧,我就不跟他一般计较了。”   环宇集团   “派人下去,如果他们有出门的话,务必要跟在后面,免得那个女人做出什么事情来。”陆御撤对着一旁的助理下命令。   王浩点头,“我知道了,总裁。陆经理那边,好像要动手了。”   陆御撤手慢慢的摩擦着,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哦,是么? 很期待呢。”   眼睛带着一抹光芒,让人看着不含而泣。   “晚上去那个女人的家里一趟,我要知道她回来的原因是什么。”   “是。”哪一个女人,王浩不用问都知道了,除了那个慕小姐之外,还有谁可以惹得总裁如此的生气。   王浩退出去,这么多年来,惹到了总裁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走向死亡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陆御撤目光幽深,泛着一抹寒光,“慕心初,如果让我知道,你是有目的的,我会让你,悔不终身!”   慕心初教着陆思宇写着字,忽然感觉身上汗毛颤抖,阴森森的。   陆思宇抬起头看向慕心初,“妈咪,怎么了?”   慕心初摇头,“没事,对了,我明天早上要去新公司报道了,不能来陪你玩了,你要是想我了,打个电话给我把。”   还有一句话,慕心初没有说。   你爹地那个样子,如果她在多来几次的话,不知道命还在不在,还不如约去外面见面呢,至少她的小命得到了安全的保障!   陆思宇听到这个消息,失落了一下,听到慕心初的后半句话,扬起笑脸,急切道,“那妈咪,我要你的电话号码!”   离开陆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管家要送她,慕心初执意自己一个人离开。   车子停在了小区门口,慕心初走进去,就看见站着自己家楼下的那个男人。   穿着一袭黑色的西装正衣,容颜还是慕心初一直记着的那个容颜,英俊帅气,从未变过,只是多添加了几分岁月的磨砺,让他变得更加的成熟许多,有担当了。   但是……心早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颗心了。   慕心初走近,林恒听到声音,转过头,眼睛看到慕心初,有些讶异,还有几缕复杂的情愫,“心初……”   短短两个字,犹如时光过迁,经历了漫长的岁月。   慕心初撇了他一眼,没有打算打招呼,经过他就要离开。   “你是不是很恨我,心初。”   在少年时期,曾经最喜欢的声音在自己的耳畔边响起,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听到了这句话,慕心初只觉得很好笑。   “我没有恨你。”慕心初转过身子看向林恒,面无表情,“你也不用高看了你自己 ,你不值得我恨。”   “对不起,当初确实是我抛弃了你,可是心初,我是有原因的。”林恒伸出手,要抓住慕心初,慕心初后退了一步,躲开了他的手。   林恒手僵在了半空中,忘记了收回,慕心初看着他那写满受伤两个字的脸,缓缓勾唇,“怎么?难不成你以为你说这句话,我就回跟了你吗。”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