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卧牛真人与他的科幻小说《修真四万年》

爱网文 2018-10-13 14:41:28







爱网文:佳作推荐


爱网文:佳作推荐


爱网文:佳作强推




作品导读

  小编点评


  把修真与现代文明进行有机结合,虽然就创意来说并不新颖,但真正能较好的完成这份世界构建的却少之又少。


  本书的现代化修真文明十分具有画面感,细节铺设丰满,虽然生产力与制度,文明建设水平有违合之处,也是为了装B打脸的需要。


  总的来说是一本颇有想象力,新鲜的套路升级爽文。


  作品简介


  “这是一艘‘天狼’级晶石战舰,重三亿九千万吨,由一千五百二十三名炼气期修真者操纵,主控晶脑每秒运算九千万道神念,‘计算力’堪比元婴老怪,可以瞬息镇压一个星球!”


  李耀卓立于无尽星海之上,看着眼前的庞然大物,心中默默计算:


  “把这艘战舰拆成废铁,我需要——7秒钟!”


  ……


  修真40000年代,一个普普通通的边境少年,咆哮星辰,主宰银河的热血传奇!



  第一章,法宝坟墓


  铁锈湖。


  联邦第二十三号特种垃圾处理场。


  也被称为“法宝坟墓”。


  随着修真文明的不断发展,昔日高高在上、只有修真者才能驱使的法宝走进了千家万户,成为普通人居家旅行、学习工作的必备工具。


  在带来生活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了大量的报废法宝和金属垃圾。


  这些垃圾法宝大多残留着不少灵力,容易造成辐射污染,构筑法宝的符阵又极不稳定,甚至有爆炸的风险,如果放任不管,会对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


  所以,在联邦每一个大城市周边,总会设置若干个“特种垃圾处理场”,专门处理报废法宝。


  第二十三号特种垃圾处理场,位于联邦修炼重镇“浮戈城”南郊。


  昏黄的天空下,一片污染成紫色的沼泽,散发出浓郁的恶臭,金属碎片组成的山峰犹如上百条恐龙从沼泽中露出脊背,山峰上横七竖八插满了支离破碎的飞剑,飞剑旁边坐着锈迹斑斑的晶石傀儡,空洞的眼窝早已熄灭了灵火,只剩下以灵能为食的小虫从里面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片危机四伏的“法宝墓地”。


  “轰!”


  不远处,一座垃圾山峰内部,废弃法宝的符阵破裂,残留其中的灵力瞬间爆炸,将半座山峰轰上天空。


  无数金属构件如天女散花,四散飞溅,又引发了周围几座垃圾山的连环崩塌,扬起漫天烟尘,犹如妖魔起舞,遮蔽住整片天空。


  这里,似乎是生命的禁区,只有微不足道的蟑螂和蠕虫才把这里当成乐园。


  不过……


  李耀蛰伏在一座垃圾山后面,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土黄色的风衣上满是尘土,令他和环境融为一体。


  瞥了一眼不远处冉冉升起的爆炸云,少年清澈的眼神中没有流露出半点情绪,波澜不兴。


  只是当泥土和金属碎片溅射到他藏身的垃圾山时,他才稍稍往垃圾堆深处缩了一缩,同时戴上了足够遮住半张脸的风镜。


  “来了!”


  当手腕上的灵子手表发出轻轻的震动时,少年精神一振,嘴角勾起了一抹略带邪气的笑意。


  下午三点五十二分三十八秒,每天例行的垃圾倾倒时间,也是李耀这种“垃圾虫”的狂欢时刻!


  佩戴在他左腕上的灵子手表,是修炼宗门“飞灵宗”三年前推出的狩猎专用型号,被他在垃圾山中捡到之后用了足足两个月才修好。


  除了计时之外,还拥有非常强大的功能,能够记录特殊频率的震动,当附近传来特定震动时就通知主人。


  这一功能,原本是用来提醒狩猎者附近可能有强大妖兽存在。


  而经过李耀的改装,却变成了提醒他垃圾船即将出现。


  片刻之后,伴随着一阵微不足道的嗡嗡声,北方地平线上出现了十几个黑点。


  此时爆炸带来的遮天蔽日的烟尘仍未散去,十几个小黑点混杂其中,根本分辨不清楚。


  李耀耸了耸鼻尖,手指轻触风镜侧面的一道符文,“唰”,风镜表面泛起一片血红。


  在红光的扫描下,隐匿于烟尘之后的垃圾船被勾勒出了圆滚滚的身影,一清二楚。


  而灵子手表的狩猎功能,也牢牢锁定住了其中一艘垃圾船的特殊震动频率。


  “1327号垃圾船,就是你了!”


  李耀从出生到十岁,十年间一直呆在法宝坟墓,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和天空中的每一艘垃圾船都了若指掌,这艘“1327号垃圾船”专门负责搜集浮戈城中“上东区”的垃圾。


  上东区是城里最奢华的富人区,有不少修真者居住,他们丢弃的法宝也是最有价值的。


  有不少法宝甚至完好无损,只是因为稍稍有些陈旧,或者推出了新一代产品,就被修真者和富豪们满不在乎地丢弃。


  对李耀来说,这哪里是什么垃圾船,简直是满载金矿的藏宝船!


  “嗖!”


  李耀双足发力,如弹丸般射出,在垃圾山之间急驰狂奔,冲向烟尘,冲向“1327号垃圾船”!


  四周是摇摇欲坠的垃圾山,脚下是“咕噜咕噜”冒着气泡的毒沼泽,李耀却像是山林中最灵巧的猴子,不时在垃圾山上某处突出部位一借力,每一次蹬踏都能弹出几十米远,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李耀,你这混蛋,又和老子抢食!”


  就在这时,从几座垃圾山后面窜出了十几条身影,和李耀打扮差不多,只是没有佩戴他那么先进的血红风镜和灵子手表。


  这些人手里都攥着铲子和铁棍,来势汹汹。


  他们和李耀一样,都是靠“第二十三号特种垃圾处理场”混饭吃的垃圾虫。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斗争,一船船的废弃法宝,对高高在上的修真者来说也许只是垃圾,可是对这些底层贫民来说,却是生存的希望,李耀是法宝坟墓里混得最好的垃圾虫,自然也是大部分垃圾虫的眼中钉,肉中刺。


  李耀却是浑不在意,嘿嘿一笑,腰部骤然发力,身形诡异一折,竟然毫无征兆地转了九十度,闪开了面前一名横眉怒目的肥胖少年,还乘势在胖脸上狠狠踩了一脚,趁着这一脚,整个人又掠出了三四十米。


  “肥龙,大家出来混饭吃,比的就是谁更快,你该减肥啦!”


  肥胖少年脸上一个巨大的红印,鼻子都快陷进肥肉,气得哇哇乱叫,指挥手下穷追不舍,一行人很快进入了烟尘区。


  这里刚刚发生过爆炸,极不稳定,几十座垃圾山随时都会崩塌,连穷凶极恶的肥龙一伙少年进入此地都不由得慢下脚步,眼睁睁看着李耀风驰电掣。


  肥龙不由啐了一口。


  “这王八蛋,还真是出了名的要钱不要命,老天要是有眼,一个雷劈死……”


  话音未落,李耀不远处的一座垃圾山内部再次发生爆炸,上万吨金属构件和残破法宝如山洪暴发一般冲下来!


  “这么灵!”肥龙和一干少年都瞠目结舌,不知所措!


  却听烟尘中传来一声尖叫:“小黑,救命!”


  一道比夜空更幽深的黑芒电射而出,在金属山洪中“滴溜溜”转了一圈,随即冲上半空,却是一柄锈迹斑斑、剑刃缺口、通体漆黑的飞剑,这柄飞剑拥有如黑色羽翼般张开的巨大护手,李耀就像溺水者死死抓住稻草,十分笨拙地趴在飞剑上,周身黑芒缭绕,冲向天穹!


  天空中,十几艘垃圾船已经显露出了巨大的身形,每一艘垃圾船都有数百米长,圆滚滚的身形如同传说中支撑大地的乌龟,“龟壳”上密密麻麻镌刻着上万道符文,灵光闪动,五彩斑斓,帮助这些上万吨重的大家伙抵御重力的侵袭。


  “哗啦!”


  一只只“大乌龟”腹部的舱门打开,涌出铺天盖地的金属构件和残破法宝,狠狠砸向地面。


  一时间整片天地间的灵力都疯狂搅动起来,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


  就连上万吨重的垃圾船都在灵力浪潮中左摇右晃,剧烈颠簸,不得不拼命分开,减轻干扰。


  肥龙等人更是不敢轻易靠近,唯恐被波及。


  李耀依旧骑着黑色飞剑在灵力浪潮中左突右冲,样子虽然狼狈到了极点,却灵活得像是一条泥鳅。


  他当然不敢正面对抗惊涛骇浪,却凭借着十几年的生存经验努力寻找灵力潮汐之间相对平静的安全区域,只为了尽量靠近垃圾法宝的落点,近水楼台先得月。


  终于——


  将近十分钟的倾倒结束,垃圾船发出巨兽般的轰鸣,调转方向,懒洋洋地回航,烟尘也逐渐消散。


  肥龙好不容易才爬进垃圾密集的倾倒中心点,就看见李耀舒舒服服地坐在一座崭新的垃圾山上,笑眯眯地看着他。


  “妈的!”肥龙脸上横肉乱抖,心底却颇为纠结。


  李耀选择的这座垃圾山颇为巧妙,并不是最大的一座垃圾山,看上去也不像是物资最丰富的一座。


  在四周还散布着好几十座垃圾山,蕴藏着价值连城的垃圾法宝。


  而垃圾虫,可不止他们两伙……


  如果继续在这里和李耀纠缠,说不定就被别的垃圾虫渔翁得利。


  四周隐隐绰绰已经出现了其他垃圾虫的身影,不少垃圾山上都响起了欢呼声,那是有人发现了值钱的东西。


  更何况……


  肥龙听说,李耀这个臭小子,还是浮戈城里有名的“赤霄派附属第二高中”的学生。


  赤霄派是联邦南方知名的大宗派,实力强横,高手众多。


  李耀虽然未必学到什么真传,却也不是三拳两脚可以对付的,否则也不会单枪匹马在法宝坟墓闯荡了十几年,仍旧活蹦乱跳,还搏出了“秃鹫”的外号!


  可是就这么走了,他的脸又往哪里搁?他的鼻子可还嵌在肉里呢!


  心中正在纠结,一阵劲风掠过,肥龙下意识伸手一抄,入手冰凉,却是一具拳头大小的报废晶脑。


  李耀笑眯眯道:“肥龙,大家都是出来讨生活,不就是上次抢了你一台‘星光’级晶脑,又不是杀了你老爸,至于这么不死不休吗?喏,我刚刚找到了一台‘青龙门’ 炼制的‘骁龙17型’晶脑,是最先进型号,每秒钟可以运算超过五千个念头,虽然烧坏了,我估计也能卖个三四千块,就当我孝敬你肥龙大哥,从此咱们扯平,怎么样?”


  “你……”肥龙没想到李耀会来这么一出,顿时愣了,有些不敢相信地挠了挠脸上的肥肉。


  “喂,看看那边,‘野狼帮’的人快到了,他们可不像我这个独行客,绝对会把几十座垃圾山都吃干抹净,连颗螺丝都不会给你留下!”李耀冲着西边指了指。


  肥龙脸色一变,眯起眼睛观察半天,终于下定决心,冲李耀一挑大拇哥,挤出一句:


  “好小子,你有一套!我们走,赶紧扫货!”


  一班垃圾虫四散开来,冲向四面八方的垃圾山。


  “呼……”


  李耀长长舒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垃圾堆里,额头滚落豆大的汗珠,一张笑脸瞬间哭丧起来。


  “死胖子,我好不容易发现的‘骁龙’级晶脑,白白便宜了你!”


  “你等着吧,我‘秃鹫李耀’的东西是这么好拿的么?总有一天要你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还要加上利息,按高利贷算,让你知道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叫我‘要钱不要命的秃鹫’!”


  “不行,必须加快速度,‘野狼帮’那帮杂碎,可是比肥龙更不讲道理的!”


  李耀一把拽下风镜,挂在脖子上,搓了搓手,双眼放光,舔了舔嘴唇,一头扎进新鲜出炉的垃圾堆!



  第二章,光幕仪


  五个小时后,夜幕降临。


  第二十三号特种垃圾处理场旁边的“朝阳新村”。


  名字虽然好听,但朝阳新村却是浮戈城最破落的一处廉租房小区。


  因为靠近法宝坟墓的关系,这里的环境十分恶劣,空气中常年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即便主城区是蓝天白云,这里也是灰蒙蒙一片,在浮戈城的十九处廉租房小区中,是等级最低的一处,自然,租金也是最低。


  再低廉的租金,也没多少人喜欢居住在垃圾场旁边,不少居民楼整栋整栋空置着,再加上年久失修,外立面布满裂纹,楼道里遍布蛛网,简直是一座鬼城。


  李耀正是这座“鬼城”的常住民。


  他喜欢这里够清静,在家里进行法宝维修改造也不会吵到别人,离法宝坟墓又近,租金还便宜,简直一举多得。


  他的家是一套五十多平米的套间,里外两间,外间吃喝拉撒,里面的卧室却改造成了法宝维修工作室。


  一进房门,首先印入眼帘的是用绳子从天花板上垂挂下来的上百台晶脑,就像是上百个小小的骷髅头。


  这些晶脑大部分都是数百年前的老古董,已经失去了运算能力,被李耀捡来当成收藏品——他是一个晶脑迷,对这种能够模仿修真者大脑来运算万千念头的法宝十分感兴趣。


  不大的客厅到处都堆满了这个时代很罕见的实体书,从《法宝维修概要》、《初级飞剑炼制简明教程》、《一个炼器师的自我修养》到《黑山老妖级晶石战舰维修手册》、《轰爆一个星球的九十九种方法》,不少都是几百年前的古籍,灰灰黄黄,酥烂不堪。


  在书籍和晶脑的包围下,是一块半旧不新的草垫,这就是李耀的饭桌、椅子和床了。


  而里屋的法宝维修工作室里,堆满了他从垃圾场里捡来的奇珍异宝,寒光闪闪的飞剑、笔走龙蛇的符箓、异香扑鼻的丹药……


  更多的法宝,都被他拆卸成了最基本的元件,胡乱堆在角落里,化作几座微型垃圾山。


  此时,李耀正捧着一台银白色的匣形法宝,双眼闪闪发亮,就像是见了小白兔的大灰狼,嘴角差点没淌下一道口水。


  长着黑色羽翼的飞剑在他背后探头探脑,像是一条好奇的胖蛇。


  “竟然是千幻宗推出的最新一代‘立体光幕仪’,市面售价两万多!如果能修好的话,怎么着也卖个万儿八千的,小黑,这次咱们发达了!”李耀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黑色飞剑“吱吱”作响,两片护翼上下翻飞,手舞足蹈,竟然流露出一丝和主人同样的“贪婪”味道。


  李耀手一抖,指间出现七八支奇形怪状的维修工具,有些像是螺丝刀,有些像是小镊子,还有细细长长的银针和弯弯曲曲叫不出名字的工具。


  “小黑,你猜几秒?”


  黑色飞剑“吱吱”讥笑了两声,用剑尖在虚空中比划了一个“50”。


  “五十秒?小看我!”


  眼皮阖上,深吸一口气,平静三秒钟,再睁眼时,眼中的贪婪和兴奋无影无踪,只剩下古井无波一般的清冷和满溢的自信。


  李耀的双手骤然发动,十指化作十道流光,将银白法宝完全笼罩,开始还能依稀看到指尖运动的轨迹,到后来只能看到一团耀眼的白芒,白芒中传来“沙沙沙沙”的声响。


  半分钟之后,白芒一抖,“沙沙”声消失,上百道残影逐一回归本体,李耀的双手依旧放在最初的位置,连一分一毫都没有移动。


  而银白色的法宝“立体光幕仪”,已经被他拆卸成了四百二十五枚元件。


  “三十九秒,搞定!”


  李耀欢呼一声,冲黑色飞剑得意地挤了挤眼睛,聚精会神地研究起来。


  “啧啧,真不愧是‘千幻宗’炼制的最新型号光幕仪,结构精巧,灵力间的平衡有如浑然天成,最厉害的是这块主晶片,指甲盖大小的主晶片上居然镌刻着三百枚以上的灵符,互相牵引,组成了超过二十个符阵,简直是艺术品!”


  李耀手持放大镜,仔细观察着拆卸下来的主晶片,脸上充满了朝圣般的迷醉,看着看着,表情越来越凝重。


  “不对……不止是三百灵符,这枚主晶片似乎采用了晶体折叠技术,是把三枚晶片叠加在了一起,总共储存了上千道灵符,组成了上百道立体符阵,太不可思议了!”


  越研究,越觉得博大精深,李耀完全沉迷进去,忘却了时间的流逝,足足钻研了三个多小时,也没能解析出哪怕一座完整的符阵,却把自己看得头昏眼花,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现在最多只有“初级法宝维修员”的水准,距离“千幻宗”炼器大师的水平,实在差太远,太远。


  如果是这枚“主晶片”出了问题,那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把立体光幕仪当废品卖掉。


  幸好,在用“储灵器”输入一道灵力之后,李耀发现主晶片的灵力运行流畅,灵路清晰,符阵稳定,并没有什么异常。


  仔细检查之下,发现问题是出在一枚最低级的晶路管上,是因为灵力异常波动导致晶路管烧坏了。


  这种晶路管是标准件,更换起来很方便,李耀很快从家里的存货中找到了一枚替代品。


  闭上眼睛,默默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拆卸过程,一张巨细无遗的结构图浮现在了脑海中,双手自然而然发动,一阵风卷残云,立体光幕仪重新组装完毕!


  用储灵器输入一道灵能,洁白的外壳泛出幽幽的蓝芒,恍若一整块晶莹剔透的玉石,又似拥有生命的精灵。


  而被蓝芒扫过前额,李耀的脑海深处自然而然浮现出了几十道控制符文。


  “光幕仪,开启!”李耀心中默念,脑海中一枚控制符文立刻闪亮。


  光幕仪上的蓝芒汇聚成了一道“回”形符文,恍若漩涡,飞速旋转了两圈,从漩涡中央射出一道蓝色光束,在半空中凝结成了一张巨大的光幕,光幕闪动,显现出一名身穿八卦道袍的中年修真者形象,纤毫毕现,栩栩如生。


  这名修真者背后是一块更加巨大的光幕,光幕上交织着红色和绿色的符文、数字、箭头,不断跳动变幻。


  中年修真者面无表情,古井无波地说道:“下面继续为各位播送财经新闻,以下是股市行情综述——今天最大的新闻无疑是‘无影剑派’宣布最新一代飞剑驱动符阵 ‘紫电’问世,据称在应用了‘紫电’之后,飞剑的最高速度可以提升百分之九,瞬间破坏力提升百分之十一,而消耗的灵力则可以下降百分之五,对飞剑的综合性能提升十分明显。”


  “受此利好影响,无影剑派的股价一路上扬,十点前就接近涨停并一路保持到收盘。”


  “而整个剑修板块,包括巨剑门、极北剑宗、南海剑派在内的二十二家宗门,股价也一路飘红,截至收盘,剑修板块整体上涨5.42个百分点。”


  “而另一方面,偏重防御的‘金甲宗’等宗派股价则一路下挫,分析人士普遍认为,随着‘紫电’等新符阵接连问世,飞剑技术将产生革命性的飞跃,当前主流的战甲根本无法防御住最新型号的飞剑攻击,截至收盘,金甲宗股价下跌超过8%。”


  “金甲宗在收盘后召开了临时新闻发布会,金甲宗新闻发言人黑岩长老宣布最新一代‘星击盾’战甲的研发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原型机将在年内问世,绝对能防御住一切飞剑的攻击。”


  “而在联邦北方的草原区,黑线虫疫灾持续蔓延,已经扩散到了多个驭兽宗派的灵兽养殖基地,受灾灵兽超过五十万头,罕见的灾情使得御兽板块的股价持续低位运行,多个驭兽宗派股价跌破三年最低线。”


  “好,下面有请著名股评家天星子为大家进行个股点评。”


  “……”


  李耀看了半天,发现画面稳定,声音清晰,也没有雪花和斑纹,特别是立体感极强,令人有身临其境之感,应该是修好了。


  想了想,脑域中再次冥想:“切换到娱乐频道。”


  蓝芒一闪,中年修真者和红绿光幕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热火朝天的体育场。


  可以容纳十万人的大体育场座无虚席,人声嘈杂,沸反盈天,在七彩斑斓的光芒闪耀之下,十万名热血沸腾的少男少女高举双手,共同呐喊着一个名字:


  “陆音希!”


  “陆音希!”


  “陆音希!”


  三层楼高的主舞台上,犬牙交错,矗立着几十根尖锐的水晶,当少男少女的欢呼声汇聚到极致时,最粗壮的一枚水晶忽然爆裂,一名容貌清冷似雪,眼神却炙热如岩浆的白衣少女从水晶中蹦了出来,她的腰间斜挎着一具恍若水晶堆砌而成的古琴,纤纤素手扫过琴弦,轰出的却是金戈铁马的铮铮魔音!


  “心中有梦就要狂妄去飞,星河彼岸才是我们的方向!这是属于我们的,修!真!新!世!纪!”


  和所有少男少女一样,李耀的血也开始沸腾。


  舞台上热力四射的少女“陆音希”,是这两年刚刚崛起的偶像派女歌手,一出道就以冰冷的造型和劲爆的演唱风格吸引了大批青少年,成名曲《修真40000年》在短短半年之内风靡整个联邦,无数青少年正是在这首歌的激励下走上了修真之路。


  李耀也是她的歌迷,不过理由和别人不同,他喜欢陆音希,是因为大家的身世相同。


  都是孤儿。


  李耀出生在第二十三号特种垃圾处理场,从有记忆以来,天空一直是灰黄的。


  吃的是垃圾堆里的腐肉,喝的是受污染的臭水,依靠野兽般的本能以及记忆深处的一点“秘密”艰难求存,从最开始受尽欺凌到十几年后成为法宝坟墓中最危险的“秃鹫”。


  如果不是“老爹”的出现,李耀可能会在垃圾场里一直厮混,成为又一个“肥龙”或者“野狼”。


  可是在六年前的一天,一艘垃圾船把老爹混杂在几十吨垃圾里一起丢了下来,而李耀又动了恻隐之心,把伤痕累累的老爹拖回了家。


  从此,他的命运就完全改变了。


  老爹从来不谈他的来历,李耀只知道他肯定是一名非常厉害的法宝改装高手,短短五年时间里,老爹教会了李耀上万种稀奇古怪的法宝改造技术,也教他各种基础学科的知识,还花钱供他上了城里的私立高中,使他融入到了正常社会里。


  一年前,老爹旧伤发作去世,留给李耀的是一柄名叫“黑翼”的神秘飞剑,据说是他研究了大半辈子都没研究出个道道的古怪家伙,还有一段话:


  “小耀,老爹我这辈子去过几十个大千世界,见识过上万个法宝改装高手和炼器大师,而你的天分,是最高的!”


  “以区区凡人的双手,就能维修低阶法宝,你,真的很厉害。”


  “但光靠天分是不够的!光靠天分,你永远只能维修低阶法宝,民用法宝!”


  “答应老爹,好好念书,争取考上大学,成为修真者!只有成为修真者,你才有可能在法宝维修上更进一步,甚至有朝一日……”


  “成为真正的炼器大师!”


  老爹说这句话时,双目圆睁,眼中精光绽放,气势无穷的场景,李耀记忆犹新。


  炼器大师啊……那可是修真者圈子里,最受尊崇的职业之一。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会让老爹失望。


  黑翼剑默默陪在他身旁,听着光幕仪中少女如火山爆发般的演唱,两片护翼还随着劲歌热舞不断扭动。


  过了很久,少年的眼神明亮起来,嘴角重新勾起一抹满不在乎的笑意。


  “想那么多干什么?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就是了!”


  “陆音希可以从一个小孤女,成为联邦最火爆的女歌星,我为什么不能从一条小小的垃圾虫,变成真正的炼器大师?”


  少年想起了在很久很久以前,很远很远的地方,听过的一句话: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第三章,异能


  “操,李耀,怪不得都叫你‘无影手’,你改过的这台11款野马gt,三秒钟飙到一百码,简直像是完全换了一辆车,老子爽得都快射了!”


  “……”


  “1分59秒!1分59秒!天,我有没有看错?新的地下车神诞生了!”


  “……”


  “答应我,不要再飙车,老老实实当一个汽车维修技师,没有谁会看不起你,总有一天,我们会拥有自己的4s店!”


  “……”


  “耀哥,耀哥,算我求求你,帮帮我,最后飙一次,除了你,谁能用1分59秒跑完整条之江路?我欠了刀疤强三十万,今天不还上会死,会死的!”


  “……”


  “医生!医生!快救救他!他才23岁啊!”


  “……”


  在刺耳的尖叫声中,李耀猛地从地板上跳了起来,冷汗涔涔。


  窗外晨光普照,光幕仪依旧在“咿咿呀呀”播放着经典老歌,少年如木偶般呆滞了半分钟,才从无比真实的梦魇中渐渐挣脱出来。


  这段梦魇是他最大的秘密,连老爹都没告诉过,从他有记忆以来,隔三差五就会做同一个怪梦,就像是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


  在异梦中,虽然同样名叫李耀,却拥有截然不同的人生,他在一个十分古怪的世界,在一个被称为“4s”店的地方,充当“汽车维修技工”。


  而在黑夜,他是那座光怪陆离的城市中,“地下赛车圈子”非常厉害的汽车改装师和飞车手,在一个个引擎轰鸣、肾上腺素爆炸的夜里,他飙出过一项项令人瞠目结舌的记录——直到飙向死亡!


  虽然在梦境中一遍又一遍重复死亡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不过李耀却并不怨恨,反而有些庆幸,如果不是梦境给了他另一段人生经验,他根本不可能在危机四伏的法宝坟墓中活到今天。


  不管这只是一段诡异的噩梦,还是上辈子纠缠不清的记忆,都不重要。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不管昨天的李耀是什么人,今天的李耀,是天元界、星耀联邦、浮戈城的一名普普通通的中学生。


  ——是要成为炼器大师的人!


  深吸一口气,简单收拾好了房间,洗漱完毕,时间刚过六点,李耀背上书包,提着立体光幕仪,大步走出家门。


  今天是周一,早上要开晨会,必须在七点半之前赶到学校。


  朝阳新村距离他就读的赤霄派附属第二高中有三十里路,可以搭乘“地下晶轨三号线”转“七号线”抵达,不过要耗费八块车资。


  李耀舍不得花钱,甩开长腿,运起学校里教的《灵蛇身法》,朝主城区电射而去。


  此时正是朝阳初升,霞光万丈,灵力喷涌而出的黎明。


  远远望去,浮戈城犹如苏醒的巨兽,各大门派、势力都散开了禁制,散发出七彩斑斓的光辉。


  不少修真者悬浮在半空中,趁着昼夜转换之际,吞吐日精月华,周身都缭绕着八角垂芒的符文,有些人身边还有仙鹤、火鸦、流星缭绕,声势浩大,霸气外露。


  一艘艘大型浮空船拖曳着长长的尾焰,慢吞吞地行进在天空中,尾焰在蓝天白云间交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灵网,小巧玲珑的私家飞梭,在网眼间穿梭不息,发出悦耳的呼啸。


  ——这就是联邦修炼重镇浮戈城的早晨!


  李耀一耸一耸,就像一条蓄足了力的弹簧,每一步都能窜出二十多米,速度奇快,不过姿态却非常丑陋,颇有些路人侧目,他却满不在乎,专心修炼,不过半个钟头,就来到学校附近,他的头顶白雾缭绕,背后也结出了一层白花花的汗盐。


  他没有直接走进校门,身形一闪,蹿进学校旁边一条穷街陋巷。


  在小巷深处挂着一块锈迹斑斑的铁招牌,上书“老王二手商店”六个字,下面还有一行密密麻麻的小字:“专营各类二手法宝,兼营法宝改装,精修战甲、代练灵兽、防御法阵保养、山门开光等等业务。”


  仿佛知道李耀会来,一扇小窗打开,露出一颗光秃秃的大脑袋,是个贼眉鼠眼的老头。


  “哈,昨晚打牌输了两千多,正愁回去没法和老婆子交代,财神爷就上门了,小妖,又给你王爷爷带什么好货色来了?”老头满脸奸笑。


  “少来,就算你输光了裤衩,也别想着从我这里杀价!”李耀毫不客气地拍掉了老王头伸过来的爪子,犹豫了一下,虽然有些心痛,还是取出光幕仪递了过去。


  虽然他还想再好好研究一下三层叠加晶片技术,但毕竟真金白银更要紧,念私立高中可是很贵的,为了修炼必须购买的灵丹妙药和辅助器械更是一样比一样杀人不见血。


  无论什么年底,穷文富武,都是真理,通往修真者之路,是要用白花花的银子堆出来的。


  “果然是好东西!”


  老王显然识货,接过光幕仪扫了一眼,眼底就流露出了赞许的光芒,也不试用,直接说道:“一口价,九千五!”


  李耀心底涌过一道暖流,这个价格可是比二手货的市场价要高出不少,老王头又让他占了便宜。


  这个老头子虽然看上去贼眉鼠眼不像好人,却是李耀记忆里除了老爹之外,对他最好的人,每次交易多多少少总会让他占些便宜,还隔三差五给他一些报酬不菲的工作。


  如果没有老王头的帮助,在老爹去世之后,李耀恐怕也无法维持私立中学高昂的学费了。


  “用不了那么多,给九千就行,剩下五百给王奶奶,就说是你打牌赢的——不用谢,谁叫我这么尊老爱幼,不忍心看你一把老骨头还跪搓衣板呢?走啦,赶晨会呢,钱打我账户就好!”李耀一挥手,蹦跳离开。


  老王忽然叫住了他:“等等,小妖怪。”


  李耀站住,故意道:“哇,死老头,你不是嫌五百太少吧?”


  “呸,想当年,老头子可是超一流的法宝改装大师,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看得上你这点儿鸡零狗碎?老头子是想告诉你,再过一百天就是高考了,你小子可要好好考,争取考个好大学,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有一手法宝维修的本事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世界大着呢,等考上大学你就知道了,在真正的炼器师面前,你现在这一手,算个屁啊!”老王头吹胡子瞪眼。


  李耀心里又是一暖,用力挥了挥拳头:“我一定会考上大学的,王爷爷!”




  如果您觉得,爱网文的资讯,对您有很大的帮助,请将其,与您身边的朋友一起分享,畅谈网文,畅游网络,小爱与您相伴!




【微社区】请点击原文链接参与本话题的讨论


—————————————————————————————————————————————————

爱网文,知闲话,龙的天空,你我的网上家园。www.lkong.net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