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利特·阿特伍德 短篇科幻小说二则

上河卓远文化 2018-10-10 15:16:37



文  |  玛格利特·阿特伍德

译  |  蔡希苑 吴厚平


人体冷冻术:一场讨论会

A.我到65岁时,就会让人把我的头砍下速冻起来。他们已经有了这项技术,还成立了公司……等他们研究出如何只用一个细胞就克隆出我的余下身体时,他们就会将我的头解冻再安回身体上。我想,那时不论是环境还是技术都已臻成熟,一切都会更加顺当。

D.要再来点灰皮诺红酒吗?加个橄榄呢?

A.谢谢!有些人把整个身体都冷冻,但现在我能付得起的只有头。

C.啊!市场的作用。

B.我想你是认为你的思想能经得起冷冻,记忆会完好保存吧?

A.我是这么认为的。信息能存储起来,未来的某天可以提取回来………

B.思想,还是大脑?有些人认为二者不同。例如,你的大脑可能是一种灰色的Tastee-Freez冰激凌冷冻甜食,而你的思想……

C.冻斑呢?见过冷冻眼睛吗?它们的颜色是……

C.那你的新身体也会是65岁吗?

E.这个智利黑鲈真美味!

B.我们不能再吃鲈鱼了,他们都快把鲈鱼杀光了,他们实际上正在开采整个海洋,他们要建一个大型水下高尔夫球场。

D.我知道,知道,我忘了,不过既然已经煮好了,我们还是吃了吧。

B.我刚刚在想新身体更可能会是23岁。

C.所以你是要把这个爬满皱纹的老脸放在一个健帅的身体上吗?这可不太好吧。

D.我可不想和这样的东西一起睡觉。

A.亲爱的,那时你都不在了。不管怎样,他们会给我做整形手术,我会看起来很好,但我还得保留自己积累的智慧。

E.你就是在做梦!整件事实在是太可笑了。

A.新的科学思想在普通大众看来总是可笑的。

E.我可不是普通大众。不管怎样,你如何知道他们不会拿走你的钱呢,那时你的头已经进了冰箱几年,他们再宣布破产,拔下冰箱插头,把你的头扔进垃圾堆,他们就会那么做!

A.不必这么凶巴巴的。我对整个冷冻过程都有信心。

C.我还想到了更坏的情况,他们会将你的头解冻,用钩子挂到一个显示屏上,播放你最痛苦的记忆当作娱乐,你的整个一生就像个玩杂耍的小丑。

E.或者会有场自然灾害——一次地震,一场龙卷风——电网刮倒了——你的头就腐烂了……能不能把那些奴隶工人喷洒了毒药且人工催熟的葡萄递过来,当然,我知道我不应该买这些葡萄的,不过我已经洗过了,所以不用担心。

A.我想到这一点了,他们会有太阳电池板,电线能通到防震地洞……

B.还是面对现实吧!污染、消失的臭氧层、转基因生物肆虐,冰川融化,海水淹没所有滨海平原,瘟疫彻底摧毁文明……只有少数人幸存,却沦为一群游荡残忍的食腐动物。他们一接触太阳光线就会命丧黄泉,因此夜间出行,而且所有大型陆地哺乳动物已经灭绝,他们吃老鼠、蟋蟀、根、并且相互残食。

A.这部分我会睡过去的,不记得了吗?

B.等下……他们发现了地下洞穴。已经没有了守卫,折叶也锈得从门上掉了下来。流浪者们闯了进来,撬开冰箱,他们看见了什么呢?

D.吃剩的干酪,半根芹菜,过了保质期的酸奶一样的东西……我们喝咖啡吧,这可是蔽光生长的咖啡,所以不要那样看着我。哦,是的,他们还发现了你去年夏天抓的梭鱼,亲爱的,它把整个冰箱都熏臭了,你对此到底有什么计划?

B.别无聊了。就是关于他头的事。他们打开冰箱,看到了……

C.我想我知道是什么了。

B.他们看到了蛋白质!他们说,拿来煮锅。他们说,美味佳肴的时刻到了!

A.你真是个可怜、恶心、又心理扭曲的人。

B.我只是个现实的人。

C.我也是。


死亡星球上发现的时间胶囊


1.第一个时代,我们创造了神。我们用木材雕刻出神,这么说,那时还有叫木头的东西,我们用闪闪发光的金属锻制神,在神殿墙壁上绘画神。神分男神和女神,神也有各种不同的分类。有时神很残忍,喝我们的血,但他们也给予我们雨露、阳光、顺风、好收成、能繁衍的动物、许许多多的孩子。那时,天空还飞翔着无数的鸟儿,海里畅游着无数的鱼儿。

神的头上或长有角,或月亮,或海豹鳍、或鹰喙。我们称他们为全知,我们叫他们光昼使者。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孤儿,我们闻着泥土的气息,在泥土中翻滚玩耍,大地的乳汁顺着我们的下巴淌下。

2.第二个年代,我们创造了钱,这种钱也是由闪亮的金属制成。钱有两面,一面是国王或其他重要人物的头像,另一面是其他事物,其它能让我们感觉安心的事物:一只鸟、一条鱼、一只毛皮动物。这些事物都能使我们想到之前的神。钱体积小,我们每天都会随身带上点钱,且尽可能贴身放着。这种钱我们不能吃、不能穿、也不能起火取暖,但它就是可以像变魔术一样变成这些东西。钱很神秘,我们敬畏钱。说是如果你有足够的钱,你都能飞起来。

3.第三个年代,钱变成了一个神。钱无所不能,钱无法掌控,钱开口说话了。钱开始了自我创造,钱成就了盛宴和欢歌,也带来了饥荒和哀悼。钱还创造了贪婪与饥饿,贪婪与饥饿正是钱的两面。有了钱,一幢幢玻璃大楼拔地而起,一幢幢大楼被推倒,一幢幢又再次建起。钱开始吞噬,吞噬掉整个森林、农地、孩子的生命,钱吞噬掉军队、船只和城市,无人能阻。有了钱就有了尊严和优雅。

4.第四个年代,我们创造了荒漠。荒漠多种多样,但有一个共同点:寸草不生。荒漠有水泥的、毒药的、炕土的,因为渴望更多金钱,因为没钱时的绝望,我们创造了这些荒漠。战争、瘟疫、饥荒频繁,但我们却从未停止辛勤地沙漠创造。终于,所有井水都中了毒,所有河流都污浊一片,所有海洋都成了死海,连能种植粮食的土地都没有了。

一些有智慧的人开始思考荒漠问题。日落时沙滩上的石头会非常美丽,他们说。荒漠整洁,因为荒漠里没有杂草,没有爬行生物。如果你在沙漠中呆的够久,你就能理解“绝对”,数字0是神圣的。

5.从遥远星际来到我们这个干涸的湖岸、这个石冢边、这个黄铜时仓前的你们,会看到我在人类的最后一天写的最后的话语:

为我们祈祷吧,我们也曾以为我们能够飞起来。

本文摘自阿特伍德《在另外的世界》,

将由上河文化在2016年上半年出版


《在另外的世界》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著 | 蔡希苑 译

2016 | 河南大学出版社

作者简介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1939—),出生于加拿大渥太华,1962 年获哈佛大学文科硕士学位,曾任加拿大作家协会主席。加拿大最著名的小说家和诗人,其作品包括小说、诗歌与批评散文,迄今已在全球35个国家出版。小说《女仆的故事》、《猫眼》与《别名格雷斯》分别曾获得加拿大的吉勒尔奖与意大利的雷米欧·蒙德罗奖;《盲刺客》曾获2000年英国布克小说奖。

内容简介

《在另外的世界》不是一部科幻小说目录,不是一个宏大的理论,也不是一部文学史;它不是一部论著,不是不可修改的,不是详尽无遗的,更不是权威认定的。它不是学术训练的成果,也不是知识体系的卫道者。相反,它是对个体生命与一种或多种文学形式或替代形式之间关系的探讨,对读者和作家都是如此。

深思熟虑,辨析巧妙,有时又出乎意料——(阿特伍德)向读者展示了科幻小说久远而古老的传统……令人兴奋,令人振奋。——《洛杉矶时报》


独家首发

shzycult@126.com

-----------------------------------------------


读,就是不断地成为。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