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希望 (老席原创长篇奇幻小说《珠玉传奇》连载)

珠玉传奇 2018-07-06 13:37:34


“太好了!哦,谢谢你姑娘,你….”听到有人会说英语,袁启腾地一下坐起身,冲到那个伊拉克姑娘身边。

“别急,你别吓到人家,我来问!”徐薇忙一把拉住袁启。

“嗨——!我叫徐,他是袁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娜蒂亚!”这个叫娜蒂亚的女孩似乎是这些人里最坚强的一位。

“哦,对不起,你能告诉我这里是哪儿吗?”袁启也小心翼翼地用英语问道。

“摩苏尔西部郊外的一个村子,他们后撤的一个据点!你们——你们是中国人?”

“哦,是的,我们是在巴比伦遗址旅行的,谁知道却被抓到这里!”徐薇解释道。

“哼!旅行?你们可真会挑地方!现在——欢迎来到死亡家园!”这个美丽姑娘低沉的声音和那充血左眼令人不寒而栗!

娜蒂亚用当地的语言简单对其他人介绍了一下徐薇和袁启后。那几个人惊恐的表情才略显放松,并不再有兴趣去听娜蒂亚和袁启他们的交谈。

就这样,他们聊了几句后便疲倦地靠墙而卧了。袁启明白,自己和徐薇将在这里度过漫长的一宿。这一宿对于袁启来说,简直比一辈子还长。他不知道那帮人会什么时候冲进来,会做些什么!每当房门外看守的说话声由远而近的时候,袁启都会很紧张地看着房门!他的脑子里浮现了n多种可能的结果,但无论是那种结果都不能打消自己此刻的焦虑!这种失控的绝望感令袁启无法入睡,他看了看身边蜷缩着的徐薇,发现她此刻也睡不着。

“天快亮了,你——嗯,靠在我的肩上,也许会舒服一点”袁启试探性地问着徐薇。

看着徐薇的一丝犹豫,袁启连忙解释道:“老同学了,都这个时候,你不用多想,我只想保护你!”

徐薇感激地点了点头,象只温顺的小鹿一样,轻轻靠在了袁启的肩膀上,慢慢睡着了。袁启则一动不敢动,生怕想换个姿势的时候,惊扰了徐薇的宝贵的睡眠。自己的胳臂其实很快就已经麻了,而袁启却一直在坚持。他甚至自己都很奇怪:前一阵子在明觉会所打坐时,自己怎么没这毅力呢?而这来之不易的片刻宁静,又能持续多久?一会儿天亮了,会发生什么?阿虎他们现在在哪里?真是越想越焦虑!自己还是应该多和那个叫娜蒂雅的姑娘聊一聊。是的!只有充份熟悉这里,才能想出对策!

 

天很快就亮了,门外的人群声又开始嘈杂起来,而徐薇也醒了。

事实上,自从他们被关进来,直到第二天中午,他们没有得到任何食物。袁启开始庆幸自己昨天晚饭的过量点菜是正确的!好在自己曾经大鱼大肉地吃过一顿。

一想到昨天,袁启感觉自己简直象做梦一样——昨天晚上,他们还象在天堂,还是两个兴致冲冲的旅行者,而今天——自己已经活在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可怕的世界!天呐!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共同度过了一宿后,娜蒂雅似乎和袁启他们熟了起来。从娜蒂亚的讲述中,袁启他们终于知道。这个倔强的姑娘是伊拉克北部的雅兹迪族人。雅兹迪族是信奉“雅兹迪”教的库尔德人,是伊拉克宗教的少数派。而这个雅兹迪教其实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宗教,其源头甚至早于两千年前诞生的基督教。

雅兹迪教既有着古代拜火神教(琐罗亚斯德教)的痕迹,也有着犹太教和婆罗门教的元素。与伊斯兰教不同的是:雅兹迪教虽然信奉一神,但并非将善恶二元对立,这点也与摩尼教有着本质的区别。为此,教义中甚至不承认魔鬼的存在。而且,雅兹迪教也不相信人死后单向地去往天堂或地狱,而是相信转世轮回,他们认为人的肉体只不过是件灵魂的衣服,这一点倒和佛教有些相似。

雅兹迪教人崇信孔雀天使,承认基督的存在,但拒绝向亚当跪拜,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是“神的另外所造”,且自己的祖先并非“阿丹”(旧约圣经中的亚当)!在某些人看起来,这似乎符合古兰经中对魔鬼的描述(经中的魔鬼拒绝向亚当跪拜)。于是乎,他们便成了I s眼中的魔鬼信徒。

娜蒂亚在简述时,声音很平淡,但袁启和徐薇却听得血往上涌!

I s统治的几年中,雅兹迪族人几乎经历了灭顶之灾。成千上万的雅兹迪族人或被砍头,或被乱枪射死,或被活埋!甚至他们还将已经斩断手脚的雅兹迪族人钉在十字架上折磨致死。娜蒂亚曾亲眼目睹自己的村镇二百多人被枪杀后埋进一口大坑。

妇女们就更惨了,她们要么惨死在暴徒的蹂躏之下,要么沦为性奴。甚至有的被摘取器官用于交易。在摩苏尔的市场上,明码标价的雅兹迪族女性会被当牲口一样买卖。

“你们,为什么不想办法逃跑?”徐薇含着眼泪问道。

“逃跑?”娜蒂亚翘着嘴角,露出了一丝惨笑。

“我跑过很多回,但每次都被他们抓住!每次抓住我,他们都会加倍地折磨我!最多的一次,他们叫来了几十个男人…..!”说到这里,娜蒂亚的嗓子一阵哽咽,几乎说不下去了!

过了几秒钟,娜蒂亚才常舒了一口气,缓缓伸出了自己的胳膊。在那白皙的手腕上赫然有几道恐怖的刀疤!

“这两年我曾经自杀过七次!你们知道吗?整整七次!但,他们不让我死,他们每次都把我救回来,好继续折磨我!”

实在听不下去了!徐薇一把抱住这个可怜的姑娘,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一旁的袁启也含着眼泪,蹲下去轻轻安抚着娜蒂亚。

   “没事的!现在我不会再想死了!我要活下来,见证他们的末日!”娜蒂亚的眼中似乎已经没有了眼泪。她轻轻推开徐薇:“你们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抓你们当人质吗?”

    “为了赎金?”袁启轻轻问道。

“赎金?要是那样,你们得感谢神了!但你们想错了!”娜蒂亚摇了摇头道:“现在,赎金已经不重要了!”

“我听到他们议论,政府军已经基本拿下摩苏尔市区。解放是迟早的事!据说,他们的头目——巴格达迪已经外逃。而这里的I s成员只是准备做殊死抵抗而已!”似乎是为了缓解心情,娜蒂亚从地上捡起一根稻草,随意地含在嘴里道。

“那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们当人质?”徐薇擦了擦眼泪问道。

“因为他们需要‘肉盾’!”娜蒂亚甩了一下头发道。

“肉盾?”

“是的!他们会在政府军到来之时,躲在我们身后射击、甚至会在我们身上绑上炸弹推我们过去。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会不择手段地抵抗!”

“天呐!丧尽天良!禽兽啊!”袁启气得直咬牙。一直不招灾不惹祸的袁启,此刻竟然怒火中烧!在这惨绝人寰的现实下,愤怒居然临时战胜了恐惧!

“不行,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得想办法!得想……!”袁启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上次在巴基斯坦,袁启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救了自己和阿虎一命。可上次的凶险和这次比简直毛都算不上。此刻,一介文人的自己又能做什么呢?

 

突然!一声巨响打破了袁启的思绪。伴随着这声轰天的巨响,整个屋子象地震了一般地抖了一下,房顶上的尘土瞬间劈哩叭啦地落了下来。

“是炮弹!政府军打过来了!”娜蒂亚话音未落,更多的巨响,伴随着机关枪哒哒哒地咆哮声震耳欲聋!

娜蒂亚吐掉稻草,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快步走到门前。袁启和徐薇也忙趴在窗缝上往外看。

院子里的悍匪们顿时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躁动起来。袁启依稀看到那个抓他们来的大胡子先是指挥院子里的匪徒们往外冲。而后他自己则穿进一辆架着机枪的皮卡,冲着院子里剩下的三个家伙哇啦哇啦地吼了句什么后,便也一并驱车冲了出去。而那三个家伙显然接到了什么指令,其中两个端着枪快速向袁启他们的屋子跑来。剩下的一个则快步去搬靠在院门口墙角的弹药箱。

“快!坐回去!”娜蒂亚冲和徐薇晃了一下头,自己则一纵身藏到了门后:“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袁启明白了!他们是来取“肉盾”的!拼命的时候到了。他必须伺机而动!他也学着娜蒂亚一样慌乱地躲在了门的另一侧。徐薇则很听话地一屁股坐回墙角。而她发现此刻,那个抱女婴的中年男子也默默地把孩子递给了身边胖女人,请求她帮抱一下。同时自己攥紧了拳头!

那个独腿的老人,可能意识到自己实际上做不了什么,所以只是艰难地爬向了那两个可怜的小女孩,并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她们。

随着铁链子的晃动声,门开了!但是非常不幸,单侧内开的门只是挡住了一旁的娜蒂亚,而把袁启暴露在外。第一个持枪的人首先看到了袁启站在一旁蠢蠢欲动的姿势。随即直接用枪抵住了袁启的脑袋。

在这种情况下,袁启只能高举双手,尴尬地陪着笑脸退回到了墙角。

第二个人也进来了!这个家伙只是站在门口,并不多往里走一步。而第一个进来的匪徒则直接走向墙角,挨个打量着墙角缩着的几个人。

可能他意识到那个独腿的老人不适合做“肉盾”,突然!他拔出手枪对着那个老人的头开了一枪!老人顿时一头栽倒。脸上溅满鲜血的孩子们顿时惊恐地尖叫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那个一直蹲在墙角的中年男子猛然扑向了这个匪徒!与此同时门后的娜蒂亚大叫一声。像只迅猛的豹子一样跳在了门口第二个匪徒的背上,并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耳朵!后者顿时疼得大叫一声,忙伸手向后一抓,一把扯住娜蒂雅的头发,狠狠地往下拉!

此刻的娜蒂雅刻却象拼了命一样,骑在他的背后,用手死死地勒住对方的脖子。任凭对方怎么扯自己的头发都不松嘴!不知因为疼痛还是愤怒,娜蒂雅的喉间发出低沉的呻吟声!甚至任凭那个匪徒将自己的一把头发撕了下来!

“保护孩子们!”袁启对徐薇喊了一句后也冲向了第一个匪徒,企图去夺他的枪。袁启知道,自己此刻必须变成一个疯子!因为只有一个疯子才能在这个疯狂的世界活下来。缠斗中,袁启的肋骨被匪徒的胳膊肘狠狠地撞了一下。疼得他瞬间松开了卡在对方脖子上的手。

“砰!”枪响了。那个中年男子——女婴的父亲,回头看了一眼在墙角妇人怀里的婴儿,慢慢倒了下去。随机袁启被一枪托砸倒在地。

终于,门口的娜蒂亚也被拽了下来,并被一脚踹在地上。这个倔强的雅兹迪姑娘一口啐掉了含在嘴里的半个血淋淋的耳朵。坐在地上仰着脸,用嘲笑的眼睛狠狠地看着对面的匪徒。她知道,接下来的将是残忍的报复!

“啊——!”那个被娜蒂亚咬掉耳朵的家伙简直气疯了!惨叫了一阵子后,他居然眼珠一转,扔掉了枪,一只手捂着流血的耳朵,一只手则拔出来一把锋利的匕首,并狞笑着逼近摔在地上的娜蒂亚。

完了!我们今天都得死在这儿了!袁启绝望地看着徐薇。而此刻的徐薇居然一脸平静的站了起来!袁启注意到徐薇此刻居然也握着拳头,难道她也想拼命?

“不要啊!徐薇,你要活下来!活下来!”袁启趴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喊道。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彭”地一声巨响!紧接着,门外的一个匪徒一声惨叫摔进了屋里,晕死了过去。屋子里的两个匪徒连忙转身去看后面的动静。

一个高大的身影逆光出现在门口,屋子里那个正准备虐杀娜蒂亚的匪徒离得比较近,忙转身挥刀刺向那个身影,可是!太快了,袁启几乎来不及看清发生了什么,就见那个身影一个进步,双手一挥一转。那个悍匪已赫然倒下,身上插着的正是自己那把还不及触碰对方身体的匕首!

“阿虎!”袁启终于看清了救星的面孔。他顿时象打了鸡血一样,爬起来一头撞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另一个悍匪的腰间!

“哒哒哒哒!”枪再次响了起来,这次的子弹是瞄向阿虎的,可是这一次却因为袁启的奋勇一撞,一梭子弹全部打在阿虎旁边的墙上!

没有第二次机会了!阿虎一个箭步已冲到了这个匪徒的身边。双手一插一别,已将对方的枪夺了下来,随机反手一抡,一枪托砸昏了这个匪徒。

“快!我们快走!”阿虎扔掉了枪,伸出手拉起了袁启。

“当心!”徐薇忽然伸手向阿虎身后一指!又一个匪徒忽然冲进了院子,并看到了屋子里的场景。面对着倒在地上的两个同伴和阿虎高大的身影,这个家伙显然自知寡不敌众,忙撒腿向院外跑去!

“别让他去叫人!拦住他!”徐薇大喊了一声!可是似乎来不及了,那个家伙转眼已经跑出了院门口!

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院门口又出现了那个家伙的身影,而奇怪的是,这个匪徒仿佛遇到了什么让他万分恐惧的事,居然举着双手着慢慢往后退进了院子!

难道是被什么人用枪指着脑袋逼回来了?袁启忙站起来身来走到屋外。终于,那个用枪指着匪徒的人也出现在了院门后。更加诡异的画面出现了:那个逼着匪徒颤抖着不断退后的竟然不是一只枪,而竟然是——一根手指。奥斯的手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