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科幻小说《化石》连载11

聿北科幻 2018-05-28 08:22:21

那向红是查立德在长沙读大学时的同班同学,也是让查立德一见倾心的女神。那是1985年8月底的一个下午,查立德走进了长沙革命大学管理系新生入学欢迎会的现场,一坐下,就被前排那位身着雪白连衣裙的女生吸引住了。一头黑亮的长发笔直地垂过双肩,发梢一端整齐地修剪成一条横线,一个白色发箍在飘动的黑发间若隐若现,还闪烁着金属的光泽,与连衣裙的白色形成恰到好处的呼应。在那个遥远的年代,采用这种装扮的女生极少。尽管只是背影,查立德已经感受到这位女生散发的芬芳和柔美。查立德的心跳明显加快,生怕被周围同学看出自己很在意前排这位迷人的女生,只好假模假式环视欢迎会现场,但始终保持能用余光看到这位女生。很明显,这位白裙女生已经成为现场的焦点,众多的男生都在三三两两、指指点点地讨论着她。

欢迎会第一个环节就是点名。当主席台上管理系85级辅导员令奎元点到“那向红”的时候,这位白裙女生站起来清脆地应答一声“到!”经过漫长的煎熬等待,查立德终于听到了这个梦幻般的名字。此时的查立德非常渴望看到那向红的正脸,想象着那很可能是一副山口百惠式的清纯面孔。点名结束后,系领导讲话、教师代表发言、系学生会主席发言等等一系列枯燥难熬的环节过后,几位学长给大家演唱了几首歌曲。

欢迎会主持人令奎元宣布:“下面由来自昆明的85级新生那向红同学为大家表演独舞《梦中的婚礼》!掌声欢迎那向红同学出场!”查立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向红伴随着热烈的掌声起身走向前台,摆好起舞的造型。此时查立德才真真切切看到那向红的正脸,弯而细的眉毛,大而灵动的眼睛,挺拔的鼻梁,性感的嘴唇,俊俏的下巴,比山口百惠漂亮多了。伴随着动听而略显忧伤的乐曲《梦中的婚礼》,那向红翩翩起舞。查立德屏住了呼吸,双手紧紧扣在膝盖上,目光紧紧追随着舞动的那向红。表演结束时,那向红右膝跪地,左腿笔直贴地伸向后方,双臂与水平呈30度角伸向后上方,双手略微呈现兰花指,头部大角度后仰,这分明是一只振臂展翅的白天鹅嘛!这一刻,似乎时间已停滞,一切的意义都在此定格!也许是大家看得太入迷,掌声居然没有立即出现。音乐声已停止,那向红只能尴尬地停留在最后的这个造型上。查立德反应快一步,起身带头拼命鼓掌,并大声叫好,瞬间全场观众都起立,飞机轰鸣般的掌声持久不息,叫好声此起彼伏。那向红微笑着起身摆出谢幕的造型,这引发了更为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那向红终于回到座位上,那头撩人的黑发再次飘动在查立德的眼前。

欢迎会的下一个环节是击鼓传花。鼓声停止的前5次,5位拿到大红花的同学都只是扭扭捏捏上台给大家鞠了一个躬,好无趣。当鼓声第6次停止时,那朵大红花传到了查立德的手里。这也是查立德期盼的时刻,他需要引起那向红的注意。查立德兴奋而略显紧张地走向前台,接过那根拖着长长电线的麦克风,清了清嗓子说:“我是来自广州的查立德,感谢管理系为我们这些新生举办了这样一场精彩的欢迎会,很高兴与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相聚在这里,希望我们能愉快地度过未来四年的学习生活。我是个不擅长表演的人,可是规则要求我必须表演,怎么办呢?我这个人吧,一向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说到这里,现场发出一阵哄笑。查立德继续说:“那我就给大家说段笑话吧。大家想不想听啊!”现场众多同学纷纷发出热烈的回应“想听!想听!”查立德不紧不慢地接着说:“实验室里有两位博士,一男一女。这位男博士挺丑的,比我还丑!”说到这里,现场又发出一阵哄笑。查立德接着说:“那位女博士非常漂亮,当然还比不上我们85级的那向红同学。”说到这里,现场又发出一阵哄笑。查立德特意看了那向红一眼,她略显害羞地微微低下了头,旁边来自扬州的女生白亦好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那向红,她俩还对了一下眼神。查立德继续说:“这位男博士有个毛病,健忘,经常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就忘得一干二净,这给男博士造成很多困扰。男博士对女博士爱慕已久,一直想着向女博士表白求婚。终于在某天下午,男博士鼓起巨大的勇气,对女博士说:‘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男博士说完,女博士一脸惊奇地对男博士说:‘亲爱的,我俩昨天才举行过婚礼,你怎么今天就忘了呢?’”查立德一说完,全场爆发出酣畅的笑声,同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在这场欢迎会上,最耀眼的女生无疑是那向红,最耀眼的男生当然就是查立德。不论如何,那向红肯定已经注意到查立德了。

欢迎会结束时,85级辅导员、欢迎会主持人令奎元做了结尾讲话:“同学们,欢迎会就要结束了,你们的大学生活就要开始了。你们是父母的骄傲,你们是各自家乡的骄傲,希望今后你们还能成为管理系的骄傲,长沙革命大学的骄傲。你们赶上了祖国改革开放的大好时机,祖国为你们创造了这么好的学习条件,希望你们能修身养德,努力学习,早日成为建设祖国的栋梁,早日为祖国的四化建设做出贡献!管理系85级新生入学欢迎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欢迎会散场了,查立德特意磨蹭到最后才离开。此时的他要远离同学,远离那向红,一个人来到学校操场看台的一个角落坐下,他想静一静。与荀圭强做铁哥们儿那些年,查立德渐渐养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特质,做事缜密细致,加上他一贯的果断、狠辣,使他比绝大多数同龄人显得更加成熟老练。跟着荀圭强,查立德也接触过一些女人,也和女人上过床,但那向红居然使查立德第一次产生了结婚的念头,并使査立德想要为她付出一切,这种感觉太美妙了。查立德暗下决心,一定要把那向红追到手。除了那向红,再没有女人可以让查立德这般动心,至少在这座校园里是如此。对于学校不允许本科生谈恋爱的规定,他则嗤之以鼻。在查立德的头脑里,一切规则都是用来驾驭的,而不是用来遵守的。眼下最关键的是,要给那向红留下最好的印象,而不是急于对那向红表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查立德有黑色、黄色和蓝色真丝T恤衫各一件,还有黑色、绿色和灰色纯棉七分裤各一条,都是荀圭强和他父亲荀才厚去香港买回来送给他的。在那个遥远年代的夏天,装备这套看似简单的行头,走在长沙任何一所校园里,都很拉风。长沙校园里的男生要么穿大短裤,要么穿长裤,还缺乏对于中间状态那种七分裤的想象,而查立德算是开了先河。查立德很注重个人卫生,每天都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每天都把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还会喷上荀圭强送给他的古龙水。在管理系甚至在整个革命大学的校园,查立德就是最潮的那个人。想必那向红也注意到了。

那向红每天上课都会坐到第三排,查立德就特意选择第一排坐下,让自己处于那向红的视野内,既不靠得太近,又能增加自己在那向红面前曝光的机会。查立德上课认真听讲,总不错过每一个回答老师问题的机会。查立德经常主动为授课老师的水杯里加水,主动帮老师擦黑板。哪个老师不喜欢这样的学生呢?想必那向红也不会讨厌这样的男同学吧。

查立德与每一位身边的同学相处得很融洽,言语上、行为上尊重每一位同学,尽量避免不必要的冲突。男生宿舍每晚熄灯后,同一间寝室的7位室友们就会胡扯一番,名曰卧谈会。话题大多围绕着政治、历史和女人。谈论政治和历史还好说,当话题涉及女人时,查立德总会小心翼翼。如果一味回避,不免给人假正经、不合群的感觉,如果跟着大家胡说八道,则那向红可能会听到什么传闻而对查立德产生误会。查立德谨慎地拿捏着自己对女人话题的参与尺度。查立德绝不以动物世界的视角发表对于女人的看法,但凡涉及革命大学女生的话题他也尽量避免参与,即使参与,顶多以模糊的正面评价应付一下。对于女人的话题,查立德更乐意引用名家大师的观点,比如一次卧谈会上,他说:“保加利亚剧作家瓦西列夫在《情爱论》这本书里提到这样一个观点:如果一个女人对你冷若冰霜,征服她的心就是最高尚的战斗!而且,这种最高尚的战斗有利于长寿!兄弟们,声明一下,最后那句是我自己加上去的。”顿时宿舍里发出一阵彻底放纵的大笑。大笑过后,查立德的下铺忽然问:“查立德,你说,你是不是对那向红有意思?”查立德则回应:“您猜呢?”查立德对面的上铺紧接着再问:“查立德,你是不是对白亦好也有意思啊?”查立德岂能上当,立即回应:“什么叫‘也有意思’啊?哪儿来个‘也’字啊?你这种‘也’套路对我无效!”查立德对面的下铺发出一声感慨:“还是张贤亮说得对呀,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查立德斜对面的上铺又发出一声感慨:“男人的另一半‘也’是女人!”此后,寝室里再也没有人向查立德问起“对某某是不是有意思”这类问题了。

每个周六的晚上,校园各系都有舞会。在比较宽敞的教室里,把桌椅板凳移到四周,中间空出一块场地,配上一套极其简单的音响设备,加上一盘舞曲磁带,打开教室里的照明灯光,就可以办一场舞会了。不需要门票,自由进出,没有茶水,没有糖果和点心,男男女女分散在场地四周,或坐或站,如果是三步或四步舞曲响起,大家就成双成对进入舞池起舞,要是迪斯科舞曲响起,大家更可以自如地在舞池里随着舞曲节拍扭动着自己。查立德在高中时就跟着荀圭强经常去舞场,有部队大院的,也有社会上的,快三、慢三、快四、慢四、探戈以及迪斯科都会跳。查立德凭自己在高中积攒的见识和训练,第一次走进革命大学校园的舞场丝毫没有拘谨,锃亮的皮鞋,笔直的长裤,雪白的衬衫,虽没打领带,这一身足以成为舞场内男士的亮点。查立德注意到舞场内男士们的鞋子,有球鞋,有布鞋,有凉鞋,有拖鞋,能穿上长裤的就算不错了,很多都是穿着大短裤来跳舞的。这里的女生对于邀请她们跳舞的男生的着装基本不挑剔,而对男生向她们发出邀请那一瞬间定格的造型就很敏感。比如,管理系85级那位被查立德暗暗称作咸湿佬的莘之洞,请女生跳舞时伸出的那一只手居然是5指分开并向掌心内弯曲,连续请了3位女生都被拒绝了。当莘之洞走过来想邀请查立德旁边一位女生时,查立德轻轻拦住了他,并凑过去对他耳语:“你那是九阴白骨爪,哪个女生会跟你跳舞?5个指头一定要伸直紧紧并拢,保持手掌平展。”莘之洞用疑惑的目光看了一眼查立德,鼓起勇气向那位女生伸出右手,仍然是习惯性九阴白骨爪。莘之洞忽然意识到不对,赶紧五指伸直紧紧并拢,可惜已经晚了,还是被那位女生无情拒绝。莘之洞只好站在查立德旁边,伴随着舞曲,反复交替伸出自己的左手和右手,尝试着不再出现九阴白骨爪,好像在练习锤剪布。等下一支舞曲开始时,莘之洞深吸一口气,走向一位刚进舞场的女生,大胆向她伸出平展的手掌,那位女生还是略显勉强地接受了莘之洞的邀请。莘之洞笨拙而僵硬的双腿显示出他根本就不会跳舞,甚至根本就没有跳过舞,就这副德行,居然也敢厚着脸皮邀请女生跳舞?查立德不免暗自感慨:所谓跳舞,就是合理搂抱异性的机会。是啊,此时的查立德正渴望把那向红搂抱在怀里。

恰在此时,那向红和白亦好手拉手走进来。查立德望着这两位女生并向她俩轻轻挥了挥手,显然两位女生也看到了查立德并向他这边靠拢过来。此时慢四步舞曲《请跟我来》缓缓响起,查立德能感受到自己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刚要伸手邀请那向红跳舞,令奎元却忽然出现在他们3人面前,歪着嘴说:“哦,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们了。好啊,积极参加文体活动也是有益身心健康的嘛,就是注意不要影响学习哟,啊,哈哈!查立德,我请那向红同学跳一曲,你没意见吧?”查立德顿时感觉就像吃了一个苍蝇,没好气地回应:“令辅导员,在这里,邀请女生跳舞是你的基本权利,谁也无权干涉。只要被邀请的女生同意,就可以了!”令奎元对那向红做出了邀请的手势,那向红礼貌地但也略显不情愿地跟了过去。查立德随即大大方方对白亦好做出邀请的手势,白亦好微笑着把自己的左手搭在查立德的右肩上,同时查立德把自己的右手以适当的力度贴在白亦好的后背上,用自己的左手轻轻握持白亦好的右手,在慢四步的悠扬旋律中,二人轻轻起舞。

“查立德,一看你摆出邀请的姿势,就知道你很会跳舞。”白亦好吞吞吐吐地说着,可能是有点儿紧张。

“我也就是会点儿皮毛,你跳得也很好。”查立德很想让白亦好放松下来。

“下一曲你请那向红跳吧。”白亦好一边说着一边望着那向红和令奎元的方向。

“怎么,你想和那个家伙跳?”查立德一脸坏笑地看着白亦好。

“不是,不是,我觉得你和那向红跳一曲也挺好的。我都羡慕,你俩都太优秀了,很般配。”白亦好用颤抖的声音说着,眼里似乎含着泪花。

“为了好姐妹,你就把自己往火坑里推?”查立德突然提高声调脱口而出。

“太,太夸张了吧,他,他有你说得那么差吗?”白亦好紧张地四下张望,似乎生怕被周围的舞者听到。其实,在嘈杂的舞场,很难听清别人的谈话。

“那就改成粪坑吧,粪坑似乎比火坑好一点。”查立德又是一脸坏笑地看着白亦好,而白亦好更是笑得跳不下去了,俩人就提前撤出舞池站到一边。

这支舞曲结束后,那向红就走到查立德和白亦好旁边,还没开口,令奎元快步跟过来,抢先说:“向红这舞啊,不但跳得好,而且还教得好。你们瞧,这才一曲下来,我这笨手笨脚的就学会不少了。向红啊,论政治思想,我是你的辅导员,可是要论跳舞,你就是我的老师。我这个学生你得收,不能拒绝啊,今晚我就跟你学了,查立德同学,白亦好同学,没意见吧?”

“令辅导员,我看这样挺好。你想让那向红老师教你跳舞,你得当着咱们管理系85级全体师生的面行拜师大礼,三拜九叩,奉上拜师帖,端上拜师茶,这套仪式我帮你操办,如何?”查立德一脸严肃地说着,逗得那向红和白亦好忍不住想笑。

“这都什么年代了,封建四旧那套就算了吧。”令奎元一边说着,一边用衣袖察着额头的汗珠。

“令辅导员,下次出来跳舞,记得先洗个澡,最好再喷点儿香水,别像今天这样一身浓烈的汗香味,咱们校园里这些女生的口味都没那么重,你最起码也要体现出对舞伴的尊重嘛,更何况舞伴还是你的老师呢!”查立德一席话,彻底让那向红和白亦好笑弯了腰。其实在那个年代,人们还不知道空调为何物,夏天校园的舞场很闷热,每位舞者都是一身的汗,人们习以为常。

“哈哈!查立德同学还真是幽默,这条意见的确很中肯,我坚决采纳,坚决改正,我一定要做那向红老师最好的学生,哈哈哈哈!今天我这个邋遢样也不好意思继续赖着学跳舞了,我先回去把自己好好收拾收拾,下次一定换个新面貌。你们继续玩吧,我先撤退啊!”令奎元皮笑肉不笑地走了。查、那、白3个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探戈舞曲《卡门》响了起来,查立德对那向红摆出邀请的手势,那向红优雅地与查立德摆出握持的姿势。那时校园里会跳探戈的极少,即使会跳,往往也只能勉强踩准两慢两快的节奏而已。莘之洞向白亦好摆出邀请的手势,不幸被白亦好拒绝了,俩人就在一旁看着。伴随着《卡门》明快的节奏,舞池里只有查立德和那向红这一对儿飘动着,接受着全场的瞩目。方步,扫步,甩腿,再加上两人频频在一个节拍内完成两次甩头动作,简直帅呆了。当这支《卡门》进行到大约三分之二的时候,查立德把自己的右腿向前一步跨入那向红的两腿之间,然后先与那向红的左腿作替换,紧接着对那向红的右腿作替换,使那向红的右腿缠在查立德的腿上像蛇一样滑动,这是比较专业的阿根廷探戈动作,在那个年代的校园舞池,这种动作是超越想象力的,其美感足具视觉冲击力。结束时,那向红左腿笔直向后伸出,左脚脚面紧贴地面,右脚撑住地面,右腿膝盖成90度,头部和躯干大角度后仰。查立德则用右臂从那向红左侧环抱那向红背部,右手贴到那向红的的右侧肋部,左手握持着那向红的右手,身体前倾,两人深情凝望。这一美感十足却略显夸张的动作足足定格了10秒,引得全场尖叫声和掌声不断。这幅画面在这所校园流传了很长一段时间,也引申出多种版本的故事。从头到尾,查立德和那向红没有说一句话,只有身体接触和眼神交流。第一次跳舞,就有如此的默契,零距离感受到那向红同学散发的温度和芬芳,太棒了!查立德认定,那向红同学就是他今生一定要娶到手的女人。

查立德帮助那向红收拢造型,两人走到一边,人群中不时还发出“再来一个”的高喊。白亦好走了过来。查立德刚要开口,莘之洞窜出来兴奋地说:“查立德,你教我的邀请舞伴的手势真管用,刚才白亦好还差一点跟我跳。我还想问一下,刚才你和那向红跳的最后那个动作叫啥名儿啊?很帅呀!”

“死亡之吻!”查立德瞪着莘之洞的同时喷出了这4个字。

“你们中间有个动作,就是那向红抬起大腿,你用手在她的腿上摸来摸去,这个动作能不能教教我?”莘之洞不依不饶地继续问。

“莘之洞同学,你听着,那是阿根廷探戈一个典型动作,就叫‘抚摸’,不叫摸来摸去,挺美好的事儿,到你嘴里怎么都那么恶心呢?‘抚摸’这个动作有点儿难度,今天就不教你了。你应该记住舞场的一个基本礼仪。女生邀请男生跳舞,男生不能拒绝。但是,如果男生邀请女生跳舞,女生可以拒绝。记住了?”查立德没好气地回应着。查立德很奇怪,像莘之洞这样的二货怎么也能考上大学。

“哦,是这样啊。那向红,下一曲你请我跳吧,我肯定不拒绝!”莘之洞或许是装疯卖傻,真让周围的人无语。

“那向红,白亦好,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失陪了,你们继续。”查立德很清楚,这个突然而又意外的决定会让两位女同学有些失望。

查立德匆匆走出舞场,隐隐听到背后那向红说:“亦好,咱俩也走吧。”

查立德火速跑回寝室,换上一件黑色短袖圆领衫和一条黑色大短裤,穿上球鞋,带上一幅手套又出去了。路上,查立德又特意检查了一下那条大短裤的裤兜,有拉锁,拉锁完好。查立德直奔第二教工宿舍大楼,绕到宿舍大楼的背后,一片荒草,还有一个挺大的水坑,很少有人会来这里。查立德忍着蚊虫的叮咬,蹲下身子,死死盯着第二教工宿舍大楼一单元最高层也就是第四层最靠边的那个窗户。查立德已经侦查过,那就是令奎元这个单身汉的住所。此前,他已经来这里侦查过两次,都没什么发现。现在是晚上9点30分,那间窗户还黑着,屋里应该没有人。到了大约晚上10点钟,那间窗户忽然亮起灯,有几个人影在窗前晃了几下。还不到3分钟,那间被照亮的窗户忽然变得很暗,比没有灯光那种黑暗只亮一点点,同时从那间屋里隐约传出歌声。查立德深吸一口气,走到大楼下,往上方那间幽暗的窗户望了一眼,套上手套,把手放在沿墙体直立的一根水管上,用力拉了几下,水管纹丝不动。查立德再次深吸一口气,开始顺着这根水管往上爬。很快就爬到那间窗户旁边,只要稍一侧身探头,就能往屋里看上一眼。查立德决定先听一听。此时屋里正播放着张蔷的专辑《东京之夜》,她那种毫不掩饰甚至故意放纵的嗲声嗲气开创了中国大陆女歌手的先河,让那个时代的年轻人大呼过瘾。但此时的查立德真正感兴趣的是屋里的人都在说什么,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核盾计划是绝密,国家非常重视,4年以后就要投入一批人才,如今要在你们新生当中提前选拔,也说明这个计划对候选人的素质有极高的要求。你们能被选中,应该感到无上光荣,无比幸运。要知道,长沙市其它几所高校都还没有一个人被核盾计划选中,你们真是赶上好时候啦。一旦进入核盾计划工作,前3年不是去美国深造,就是去欧洲深造,前途好得很啊!”这应该是令奎元的声音,同时伴随着屋内床铺震动的声音。

“令导,我们3个能被选中,您费了不少心思,今后我们都听您的,您叫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听声音,这应该是管理系85级的孔留香,报到那天查立德曾帮这位女生搬过行李。听说孔留香父母很早就离婚了,是母亲一个人一手把她带大的。

“留香觉悟很快嘛,今天下午你妈妈还找我谈了你的情况,说你不太懂事,要我平时多帮帮你,特意还提到将来你毕业分配的事。核盾计划我当然不能说,我只让她放心回去。啊,哦,哦,啊,啊,哦,哦。”怎么?令奎元正在干那事?

“令导,你可不能偏心呀,上次你让我们几个去捞刀河接受面试,我可是第一个脱衣服的。”听声音,这应该是管理系85级的苍景冬,曾在食堂向查立德借过五角钱的菜票。听说苍景冬上高中时就和她的老师谈过恋爱,那位老师的老婆还跑到学校大闹一场。

“呜!呜!啊!景冬,你,你犯不着吃醋嘛,你们都是我的好学生,啊,呜,你们都是核盾计划,内定的人才,你们一定要团结,千万不要搞出内部矛盾,这是很危险的。啊!啊!雨浓,你的阴道怎么这么松啊,你才15岁,你还是不是处女呀?嘿嘿!啊!啊!呜!”令奎元的淫荡肆无忌惮地在这个夏夜喷射着,查立德依然不动声色地倾听着。

“都被你搞了好多次,当然不是处女啦!啊哦!啊哦!啊哦!啊哦!我好舒服啊,啊哦,啊!令导,我,我,我永远都听你的!”听声音,这应该就是管理系85级年龄最小的咸雨浓,杭州人,被称为神童,6岁上学,上小学就跳过一级,上初中又跳了一级。

“来,景冬,你用嘴帮我吸一吸,这一次全给你喝下去,比糖水好喝多了,这么好的机会留给你,今后可别再说我偏心啊!咦!啊!景冬,景冬,你这舌头真好啊,哦!留香,再靠近点儿,好好让我舔舔,你再往下一点儿,我的舌头够不着。啊!”令奎元的花样可真不少。

“这坨狗屎精虫上脑,真敬业啊!”査立德暗自骂道。

屋里的收录机正播放着张蔷的翻唱的《sad movies》我带着一颗寂寞后的心,我独自一人去看电影。我那心上人说他要加夜班,我只好坐在电影院里冷清清。我看到我那心上人走进来,身旁有个姑娘漂亮又多情,他们俩人相爱又相亲,我的脸上止不住眼泪流不停……

大约又过了10多分钟,屋里收录机的歌声停歇下来,屋内4个人亢奋的嚎叫也渐渐平息。

“你们今天的表现都非常好,就应该这样,放得开,不要有顾虑嘛。照这样下去,4年后,你们一定可以成为核盾计划满意的人才。我在省高教厅有很硬的关系,专门负责学生分配,他手头只搞到5个名额去核盾计划,全给了我。我本想把咱们管理系85级5个女生全都安排进去,可是呢,上次去捞刀河面试,那向红和白亦好居然没去,多好的机会啊,别人打得头破血流都还争取不上,可是她们两个,真是不像话,太让我失望了。”

“我觉得白亦好还是有点犹豫的,就是听了那向红的挑拨才没去。她们2个成天在一起,跟我们3个就不是一路人。”孔留香略带不满地说。

“我觉得她们2个人都挺喜欢查立德的,上次她们没去捞刀河,可能也是为了到图书馆遇到查立德,我也是在饭堂听其他同学议论的。”咸雨浓补充说。

“查立德?哼!不提还好,一提这个人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平时对我爱答不理的,牛什么牛?不就是从广州来的吗?不就是有几件奇装异服吗?不就是会跳个舞吗?我看这个人很成问题,思想复杂。逼急了,我给他来个操行差评,他就直接退学了。就算他走运混到毕业,我也能把他搞到老少边穷去工作,想回广州?门儿也没有!你们几个都给我听好了,以后多留意查立德的言行,有情况立即向我报告。”令奎元愤愤不平地说着。

(未完,待续。)

如果要联系作者,请发电子邮箱:2372085107@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