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文社作者专题推荐——周泓洁

运河春雨文社 2018-09-16 11:38:34



行走在语文里,每一场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行走在语文里,每一场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很久以前,还没有“学霸”这个词的出现,还是孩子的我们也还没有被老师家长反复强调要学好语文为了高考“得语文者得天下”。我对语文便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仿佛一置身于其中便不知从哪里就能运起灵力一般。那时候学语文像白纸像海绵,对什么都好奇什么都能引起幻想。我不识字,就会背唐诗;只能读拼音,就能给身边的小朋友从愚公移山女娲造人到匹诺曹爱丽丝讲遍中外的童话和传说。那时候我不去想李白杜甫究竟是谁,也不懂安徒生和荷马有什么不同。但我喜欢,我认真地听别人讲,不可思议地把我认为美的全部记下来。我对着公园孟浩然的雕像反复地背“春眠不觉晓”,在护城河边瞎溜达抚摸着长着苔藓的古城墙心里会莫名其妙的感动觉得好伟大伟大到让我说不出话来。也许会杂会乱,会囫囵吞枣时而想不起来,但是,就像是栽树一样,这些其实都是很有用的底肥。不是说你多么小多么早慧就多么值得骄傲,懂得领会美热爱美是所有小孩子的本能,就看你有没有真的把这种本能积存成能力。者才是真正可贵的。

    然后就越来越将语文活成日子的一部分。我会比同龄的孩子更敏感更多愁善感,更有表达和质疑的冲动。我不太会和别的孩子一起玩,也正这样,我比别人多读了很多书。一开始只是小孩子心性只读自己熟悉的书,那时唐诗宋词元曲聊斋志异世说新语等等等等读到的背下的特别多,再有就是青春文学少女小说,有用没用的读了一大堆,后来大了才知道自己的稚幼贫乏。那时开始读名家读经典,读古今中外,什么听过的名字都找来读。渐渐地不再满足于记和背,而是知道不时停下来思考。我会开始联系自己读过的东西,找到共同点,我会分辨作者和作品所表达的是不是真的能让我信服,是不是客观公正全面,是不是真的像评论所述。我发现所有的文字都是超脱了空间和岁月的存在,那些流淌着不同种血液的笔者留给我们的其实是共通的情怀。所有存在的都是有迹可寻的,也许你早就在心里体味过,而阅读这一发现的过程则帮你把那些难以形状的思绪从纸上找到。

    现在我什么书都读。我认为如果一个人热爱阅读并永不干涸思考,他会永远对一切饱有新鲜感,并不断认识到自己应该有多了解一点什么的自觉和动力,这边是我在扫荡图书馆时最频繁的感受。我当然享受”风吹哪页读哪页”的随性,但读书要真的读进去,必须学会强迫自己。你可以单凭一个你感兴趣的简介或标题去决定你要读哪本书,但是断章取义或是虎头蛇尾却是不行的。你下定决心要读,就一定要付出相应的用心。你可以说读书在你只不过是消遣,但是,就算是玩也要认真玩啊?不然,你是在消遣自己给谁看?有人说我只对什么感兴趣所以我不去碰另一些,但实际上,专攻和略懂不冲突。你就算只想精通你擅长的,多少涉及一点绝对是对你有好处的。比如我能像读白话文一样读文言文,所以读日本平安时代的文学和歌腓句就像读母语一样熟练其语法规则;啃完了《万物简史》和《生命的奇迹》之后,再看《量子物理史话》就不会被绕晕。而且只要你肯读,哪怕一开始没看出明显益处,日后也会慢慢显露出来。读书还是凭着直觉和兴趣,我现在很多的自然科学历史地理知识都是从当年看的大堆古言穿越小说里学的,那些神一样的女主出口成章的千古名篇都是帮我背古诗文的好方法。小时候看的《中华上下五千年》和《世界未解之谜》到现在都能伸展到生活中。我看杂志文摘也看侦探推理,读哲学读历史,喜欢追忆也展望未来。我会把自己的思考收在心里,渐渐也记录到纸上。我不太爱谈论梦想,他们说学语文是为了考试,所以只读会考到的书就够了再多没用。但实际上,考到哪里取决于出题人的眼界,而你把语文学到什么程度最终还是取决于你的境界。你读的多了,看到的就远。也许你行不了万里路,但你能在万卷书中畅游别人去不了的远方,你能找到别人无法遇见的人,你会知道,你曾向往的,会在哪里找到寄托。爱读书的人知道什么是真的语文,那是你呼吸的地方,你生活其中。你会在那里洗掉风尘治愈创伤填补寂寞,你会懂得,所有令你记怀的遇见,都是久别重逢。



周泓洁     远方

 

   到不了的都叫做远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

  我小的时候,还没有那么一句风靡一时的话: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孩子眼里,远方再远,不过只存在外婆的故事里。每天出门、回来,进进出出总离不过自家院子。

  然而。“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日照香炉生紫烟”……外婆告诉我,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在风华绝代的盛唐,曾有这样那样的以梦为食的诗人极力描写的风光。天山的雪,塞北的风,西江的月,长安的牡丹和芙蓉,扬州的二十四桥流水,江南的古弄石墙、红袖书香……在我没听过,没见过,甚至从没有想象过世间竟有那么多那么美的东西时,我就想,什么时候真的去看看,那该有多好啊?

  然后我就来到了北京,对我而言很远很远的地方。我见到了儿歌里唱到的天安门,首都的天安门!走进神秘的紫禁城和北海,吃着冰糖葫芦跟在其他小朋友后面学京腔……这里没有晚饭后可以围着散步的护城河,也没有遮天蔽日的高大香樟与落叶金黄色泽温暖到让人想在上面打滚的法国梧桐。春末夏初的时候,不会再有芬芳招摇的栀子花在路边随你掐下一朵两朵佩戴或闻香,偶尔起床晚了,在摊边排队买煎饼的时候,突然怀念起老家那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豆腐皮。什么时候颠倒了过来,我的家乡成了远方,远方成了家乡?

而当我渐渐走过更远更远的地方,抚过乾陵的黄土与古秦的城墙,踏过江汉的水与楼心的月,我又带着远方回到出发的地方。我想,还可以走得更远的,如果归来是为了离开,离开是为了更好地回来。

  到不了的都叫做远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


 


那些芳华绝代的女子

           高一  周泓洁

    “手如柔夷,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是你们留给后人的模样。那些芳华绝代的女子,绿衣黄裳,佩玉锵锵,无视青史艳名长存的美人你方唱罢我登场。穿越千年的时光,伱赴我前世之约。

    你的美有着真底气和尊严。清扬婉兮,见之不忘。

    “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祁祁,薄言还归”、“徙彼南山,言采其薇”、“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綌”,诗经中的女子辛勤劳作着,采礼祭祀,收集果实,刈葛梳麻,织布裁衣。她们早出晚归,或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妇功妇德,或在山间地头为心心念的爱人出力劳作,或为家族的荣耀身体力行侍奉神明和祖先,展示着自己的虔诚和良好的教养。

     自古女子在历史舞台总是处于不显眼的位置。大多数人看到的都是男儿如何心怀天下四海为家,如何金戈铁马气吞河山如何妙笔生花成就功名。哪怕只是老老实实勤勤恳恳糊口养家,人们殷殷称赞着。有学问的称“贤”没文化叫“忠”、“勇”。但那些为他们坚守家园,打理生活,扶老携幼,男人们在大千世界自由闯荡提供物质基础与精神支持的伟大女性们,作为母亲,妻子,姐妹,女儿,却通通成了附属品。一切手艺和心意的奉献都被看作理所当然,受之无愧,这不公平。只有《诗经》这个年代,女子们有着叫平等的地位和较宽裕的自由。她们能够光明正大地出门,劳作或者出巡,玩乐或者歌唱。她们的智慧与付出能够得到尊重,她们的细腻感性可以得到表达。这样的美丽才是有施展空间的。这样的女子才是有底气和尊严的。

    “谁为女无家!何以速我讼!虽速我讼,亦不女从!”这是不畏强势暴力的压迫,勇敢反抗不公待遇的自强;“振振君子,归哉归哉”,这是为夫妻劳燕分飞而以公务为重不牵强挽留的深明大义;“榖则异室,死则同穴。谓予不信,有如皦日!”这是爱得太阳般炙热的女子大胆却执着的告白,“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这是对良人的痛悼,对国君之残暴、活人殉葬制度之野蛮的泣血控诉;“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这是面对负心人毫不懦弱地走开的豁达果决。《诗经》里这些女子,无不是有思想有主见,敢说敢做敢追求敢于反叛,敢爱敢恨热烈激昂!绝非那些娇滴滴拖拉拉只会动不动就胡思乱想说不了一两句话就欲语泪先流的男权制度下被礼法教条养出来的标本女人可比的。

    《诗经》中的女子们亦有温婉静好,如侯君采撷怜爱的枝头新蕊般的温柔。“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久别的人终是回来了,多么好。哪怕今朝风雨交加,哪怕你仍旧未立功名。哪怕一别经年,我早已相思成疾。你的归来是我最大的治愈。“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我依赖在你的温柔里撒娇,红了脸颊,絮絮地幻想女儿家的心事。你享受的只是温香软玉在怀的温存,我却陶醉在自己编织的美梦,一念间托付的便是此生。“扬之水,白石皓皓。素衣朱绣,从子于鹄”,奔赴情郎之约,满心满眼都是眼前人,单纯到仿佛不问缘由不问前路,只要携手之人是你,我可以就这样幸福的死去。“庶见素韠兮,我必蕴结兮,聊与子如一兮”,不求同甘,但愿共苦。这样超脱了功利的爱情,简直单纯易碎到不可思议;然而这又是确确实实发自内心而郑重其事的,怎么能不让人感动。“汝爱吾心,汝怜吾色,以是因缘,经百千劫,常在缠缚。”这些千年前的女子,美丽的如此真实。她们信仰爱情,以爱为天命。

  我们都生活在《诗经》的下游。上游是敬畏自然信仰神明以梦与歌为食的年代,那里掩埋着最芬芳的魂魄。至今我们都沐浴在上游痴儿们凝望的目光中。

     我相信时光是可以穿越的。就像每一株花树下都能让爱反魂。每个月夜,以诗歌为引,我都能看见那些女子踏芳歌而来,吟咏风声。

 


 

被错过的时光

                  高一   周泓洁

   亦有最惊艳的片刻,被你错过。如白驹过隙,弹指芳华。那些都是隐藏的秘密,是只属于自己的时光。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总是很艳羡,那些拥有可专供愁怨的时光的女子。平素红袖翻飞,便是情思万丈。喜也好恨也好,解释真性情。可以奢侈享用大段大段属于自己的时光。朱唇轻喃是别人听不见的梦呓,眼波流转掩他人不得见的芳华,笔下临摹的是无人可解的心事,画卷勾勒的是此生仅此一次的情动和埋葬的相思。那些深藏或外露的泪和叹息,是与那人无关的独角戏。戏里戏外,感动的只有自己。也正因如此,这段时光才最珍贵。它纪念的是一场不可言述的秘密。

   也总是感动那样单纯的年岁里涌动不绝的爱与信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自古沙场乃立功场、埋骨场、扬名场,家国情怀是诗人永世吟唱的主题。他们的慷慨激昂,壮怀激烈总是用高官厚禄或死无全尸来彰显。男人的遗憾,痛苦与愤怒,总是因为怀才不遇、壮志难酬、郁郁不得志,“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然而将他们的苦难升华出美丽的,还是女子。“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楼头少妇鸣筝坐,遥见飞尘入建章”,这些女子们的存在,成全了壮士的慷慨,妆点了征人的等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这些感叹不含什么忧国忧民抚今追昔仁为己任的远大抱负,也不存在那些酸腐文人理想主义的空幻浪漫无病呻吟,亦无口是心非故作超拔的势利野心。只是轻轻一叹,便清明了旁观人的眼。何尝不期望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不盼望分离的人能够相聚,等待的人可以归来。但男儿的世界注定充盈着动荡,铁马金戈封侯拜将才是澎湃的人生本色。于是,隐忍和守望成了女子穷尽一生的姿态。“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她们希望的不是金银铺地、诰命加身,亦可以没有山盟海誓,十里红妆。对她们来说,相信成了本能,哪怕再清楚不过共苦同甘生死契阔的花好月圆是自己对现实的一厢情愿。尽管她们比男子更深刻体会过命运的无常,更真切触摸过生活的琐碎,更被动面对着人世的暗涌和风浪。爱是她们的信仰。

   太多太多的不可说。她们大多没有留下名字,没有人了解史书上片语只言背后是大段大段怎样的故事。她们成了书页间夹藏着的风干的花朵,单薄、脆弱,却美丽到令人叹息。而中间被错过的都有什么,埋没它们的岁月记得。

   如今,我从午夜的缝隙中窥看。月光不灭,墨痕不淡,精魂不散。所有的美丽和忧伤,化作荒唐一梦,君置之一笑,便算莫逆之交。




追风筝的人

                   高一    周泓洁

(全场漆黑,中央光柱下,少年做讲述状)

少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高中以来,总有人问我:‘你有什么梦想啊?’报名的时候老师问,交朋友聊天时新同学问,连一向和我以哥们相称的老爸开完家长会回来也一脸吃错药的表情问得我直发蒙。我去,怎么了这一个一个的?梦想,非得有个梦想?

旁白:记得在我小的时候……

(少年后退,爸爸手上制作风筝,小小少年羡慕地看着)

小小少年:哇,爸爸,你好厉害啊,竟然会做风筝!

爸爸:这还是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啊,你爷爷教我的。你爷爷小的时候啊,孩子们都会这一手。哪像现在,倒成了件稀奇事。

小小少年:那爸爸,风筝为什么能飞起来啊?

爸爸:因为有风啊。风吹起来,风筝就飞高了。

小小少年:那爸爸,飞机为什么飞的比风筝高呢?

爸爸:这个嘛……大概因为,它们没有线拴着吧。

小小少年:爸爸爸爸,那我将来要当飞行员,开大飞机!我要飞好高好高,好远好远,想去哪里就到哪里去!

爸爸:好儿子,有志气,喏,风筝做好了,拿去玩吧!

小小少年:好诶好诶!

小小少年:爷爷爷爷!我知道自己的梦想了!我将来要当发明家!发明可以上天的大飞机,发明可以上太空的宇宙飞船!

爷爷:好孩子,真厉害!走,爷爷带你去买你喜欢的那个遥控飞机!

小小少年:奶奶奶奶!这是我给你画的飞机!将来我长大了,就带你坐飞机!

奶奶:好孩子,想要什么好吃的跟奶奶说,奶奶这就给你买去!

小小少年:(得意)嘿嘿,有梦想真好。(转眼珠)妈~妈妈,我……

妈妈(望子成龙状):宝贝儿子,妈妈帮你报个航模班吧,你这么聪明,又有志向,咱不能耽误了啊~妈,其实,我……

妈妈:(满心欢喜望子成龙地)妈都想好了,以后啊,每周末咱就不放风筝了,好好地,专心做航模。将来长大了,当工程师、科学家,把那……些创想全都变成真的。走

小小少年:(发懵)嗯?!

旁白:实际上,那时候我并没有关于“梦想”的概念。我只知道,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可以无忧自在玩耍的周末时光了。

(小少年及熊孩子们做争风状上)

熊孩子1:你们看,这是我妈给我买的变形金刚!大黄蜂啊,你们有吗,嗯?~

熊孩子2:切~这算什么?我的psp游戏机你们见过吗?打起游戏来可爽了!

小少年:哼,愚蠢的家伙。你们不过是成天比吃比喝而已,没追求。没有理想——明白吗你们?没什么了不起的~

熊孩子们(崇拜的目光):哇,好厉害的样子。那你说说,什么是梦想啊?

小少年:切,连梦想是什么都不知道~梦想是很高大上的东西!它将决定你未来的痛苦与幸福。

熊孩子们(摇头):不知道。没听说过。

小少年:笨。我的梦想,就是赚好多好多钱,让自己和家人吃得好,穿得好,玩得好!没有钱,就什么都没有!这都不懂。

熊孩子们(翻白眼鄙视):切~

旁白:所有听说我这个梦想的人,不管是和我一样的熊孩子,还是大人,都是一副不屑的样子。老师忧心忡忡,爹妈恨铁不成钢,只有我一直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希望赚很多很多钱就是没出息没志气。难道真的就只有成为医生、教授、律师、大学者等等等等还要加上一句什么为人民服务为社会做贡献各种高大上的空话才叫理想远大吗?人想让自己生活的更好有什么不对吗?把这个简单粗暴的目标用大白话说出来为什么就要受人鄙视呢?哪怕那些鄙视你的人本身也是这么想的。而我,现在很迷茫。因为,好像对我来说,对未来并没有什么所谓的规划。我想做什么,或者说我能做些什么,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少年上场做手持风筝45度角仰望天空状)

少年:(对风筝絮絮低语)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你了呢。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还记得小时候,爸爸带我去放风筝。那时候好像什么都不用烦恼,也没有什么需要顾虑的。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想说什么,想做什么,都不会有谁拿着各种规范标准或是带着各种期许或要求来限定你。没人问你有什么梦想和人生规划,没人会整天用无形的压力去逼你思考你的人生价值和渺无定数的未来之路。我好累啊,虽然并没做什么。想必你若怀着我这样的心情,便饶是再大的风也飞不起来的吧。

少女(轻快走来):嗨,原来你也在这里啊~放风筝?兴致不错嘛!

少年:嗯……看你悠闲的样子,有人问过你,有什么梦想吗?

少女(顺势在少年身边坐下):有啊~

少年:你不烦吗?难道你还真有什么高大上的梦想?

少女:(转头看向少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少年;我……

(黑场,灯柱照场中央演讲状的少年)

少年:现在我明白了。梦想就是这放飞在天空中的风筝。线这一端在我们手中,但我们无法控制风向。谁也不会知道,下一秒这风筝会不会挣脱线飞向渺茫。我们都是仰望天空,预备着要追逐风筝的人。不要问我们未来有什么,该如何判断和取舍,反正谁也无法左右风向的,不是吗?那么,就让心自由吧,让风筝去飞翔好了。我们只知道,在那一刻真正到来时,我们会竭尽全力地起跑,就像早已在自己脑海里演练过千万次那样一路狂奔,让青春不虚此行。


诗二首

                荷

是挺拔的茎骨撑起那一低头的温柔

是清远的香幽勾连了蜻蜓的逗留

荷瓣的白,莲子的苦

美人之于乱世,情爱之于国恨家仇七月的江南莲动下渔舟

采莲的歌声缥缈了前朝的哀愁

淡烟、浓雾、水波、涟漪,

何处寻你?

破天莲叶上凝着灼痛了谁的泪滴?

如何将你捧起

这容颜娇艳似昨日之日不可留

怎样把你忘记

 空寂是非的是因你而起的叹息

 

                          圆

是圆规仓皇的划痕,是表盘匆忙的轨迹,是无法到达的终点

是行星运行的轨迹,是哲人模糊的预言,是不可破解的命题

 几万次的回眸换来一次初见?就如多少次的参悟才能飞升一世尘缘?

看得见桑田沧海,盼不回花好月圆

既满则亏,开始亦是结束

你是我永恒的思考,是宇宙摸索到入口的圆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