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二】 第三十三章-第三十七章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2019-01-11 06:32:07

藏海花【二】


33陷阱


“嘿,还有王八。”胖子就乐了,“这就更补了,你说这老天爷把我们三个男人整这儿来给我们补肾是什么毛病?”


“不是真的乌龟。”矮子冯说道,我上去看,就发现那是一块应该被称为摆件的东西。


这东西可能有些实际作用,也可能完全只是装饰品,光这么看是看不出所以然来的。


我接过来看了看,感觉雕刻还未实际完成,但是我已经知道这不是一只乌龟了,这是赑屃,这是汉地的一种神兽摆件。雕工相当精细,显然雕刻这只乌龟的人是非常高超的工匠,但是雕刻的手法很放肆自由,显然这不是工作,而更像是艺术创作或者打法时间的行为。


“这是汉人工匠的东西。”我看了矮子冯一眼,他点了点头,我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些罐子也都是汉制的。


这个地方的状态也不像当地民族的状态,所有的细节都明显和中原很相似。包括外面青铜门上的花纹和斗尸的习俗。

我丢下乌龟被胖子又拣了回来,说说不定能值点钱,我快步往里面走去。


走进去十几米,又有往下的台阶,这一下水就没到了腰部,火折子的火光再次开始变的暗淡。我和胖子拧动上面的一个环,将火焰变小。四周暗了下来,但是这样火光可以持续更久。


膛水继续往前,我看到水底出现了巨大的阴影,一开始以为是石块,暂时拧亮火折子,我就看到水下是腐朽的紫色的青铜板。

一层一层叠在一起,水锈完全是紫色的。


“青铜门也是这里造的?”我爬到一处青铜板上,膝盖就露出了水面,我把剩下的几个火折子全部拿了出来,擦亮了举高,我立即就看到石室的这个部分堆积了大量的青铜材料。同时我也看到了水下的一些更加巨大的阴影。


那些是巨型冶炼设备。


“铜是就地取材,这里的岩石中含有大量的铜矿,也许还有锡矿,他们就地冶炼出青铜并且铸模做成这些青铜板。”我吹灭一些免的浪费继续说道:“所以之前我们看到的青铜门是空心的。里面有非常复杂的力学解构支撑。”


我学建筑的,我回忆起之前看到的所有细节,我在长白山山底之下看到的那扇青铜巨门,其古老程度和巨大的体积,使用空心构架是无法支撑其自身体重的。按照物理逻辑,那扇青铜门在现实中不可能被打开。而且其细节的繁杂程度,也要远远高于我在这里看到的那一扇被我炸破的。


“这儿的青铜门只是复制品。”我叹了口气: “是由汉族的工匠在这里就地加工,利用当时的工艺非常精细制作出来的复制品。他们在这里模拟青铜门的修建过程。”


“他们有毛病啊,没事干这破事,这黑布隆冬的地方也不长脸啊。”


“这是个陷阱吧。”我幽幽的说道,外面的石头床数量不多,要修建这个青铜门和里面的青铜山洞。恐怕花了相当长的时间,甚至超出人的寿命极限才能完成,这种隐忍和坚毅以及极长的寿命,基本可以确定这些工匠来自哪个家族。


而他们在这里做了一扇基本可以乱真的青铜门,如果这是一个陷阱,那么用来算计谁我心里大概也有几个可能性。


34原因


以前看过一篇科幻小说,讲的是一个人通过劫持飞船,在冥王星上用劫持来的物资一个人修建了一个基地,并且终于在90岁的时候成功进行了自己威胁地球政府的计划。


整个过程持续了这个人的一生,全部的工作都由他一个人来完成。我感觉上这里的情况和这篇小说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康巴落的传说由来已久,而红铜和锡矿伴生更加罕见,这种青铜门的修建选在这个地方,不可能是被选择的结果,更多的可能是不得以而为。


对于张家人比普通人恒长的生命来看,如果以十年一期,工匠替换,进行这种人数稀少但是工期绵长的工程是符合逻辑的,也并不算违背人性。

这个家族的人天性孤独,十年时间的与世隔绝,感觉上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反而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可能正是因为他们需要长时间单独处于与世隔绝的地方,所以他们才会慢慢演变成这种性格。


这只是我的一个很有意思的推测,这么说来小哥在长白山的山底,难道是在孤独的打铁做工程。

所谓的十年只是他的工期到了。


如果家族人丁凋零,散落各地无法联络,那也就是说,工期到时无人解体,他只能在山底无休止的干活,直到工程完工。


想想挺惊悚的,但是想来长白山底的秘密不会那么简单,而明显这边的青铜古门是仿照之物,门内设置斗尸,从这个车间看来,斗尸远不止一匹,这地下峡谷底下说不定还有不少。说明这个地方很可能是一个陷阱。


张家人准备伏击找青铜门人的。因为工程工期如此之长,他们为了这个陷阱花费如此耐心,肯定不会为了只对付一两个人。


“我们中计了。”我想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这个陷阱在这里这么长时间,肯定吸引的不止我们一波人前来,张家人肯定在世界上留下了各种线索,真正的青铜巨门藏在长白山下,和那个巨大的殷商皇陵都属于个人无法完成的神迹,这些神迹永远不可能完全不在世界上留下线索。


但是张家人篡改了这些线索的指向,让他们全部前往了喜马拉雅山的深处。在这里他们做了一个虚假的青铜古迹,并且设置了致命的陷阱。


这些线索被指引往这个地方。不知道引了多少人过来送死,而很可能这里的设置被藏人发现之后,引为魔鬼出没的地方,于是有藏人在这里修建喇嘛庙和建立了康巴落的村庄。


这个神秘的部落又更加巩固了世界上遗留下来的线索。让人觉得真实性更加不容辩驳。


35解密


胖子若有所思,缓缓说道:“这么说来,小哥这一路骗你,他娘的还的确是为了你好。”


“何以见得呢?”我问道。


“张家是个巨大的家族,他们为了他们的目的,篡改了大量现世之中的历史线索,比如说如果有古籍指向长白山下的那个皇陵,他们进入古墓之后,将这部分古籍的某些部分替换。顺着前段线索找到这个古墓的人,得到了这本古籍,就会将张家人伪造的证据当成真实的历史。他娘的这样的坑胖爷我觉得以他们的实力一定不会只挖一个。”


如果闷油瓶知道自己的家族已经完全篡改了历史线索,并且在这些线索的后端设置了凶险的线索。那么,在他看来,我只要进入到谜团之中,就等于行走在放满捕兽夹的黑暗丛林里。


从他在西藏的生活经历判断,他这个族长恐怕接任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到底有那些陷阱存在,几千年的阴谋,这个世界上的历史线索,哪些是真,哪些是假?闷油瓶自己知道吗?


如果他想知道自己的秘密,恐怕也得从他自己家族设下的众多陷阱中慢慢梳理。这也许就是他不停来往于各个古墓的原因。


我偶然进入这个谜团,少少的下了几个斗,结果到处诈尸,狗日的难道这些地方都是他们设置的陷阱,所以全部都险恶万分。

——这些古墓全部都是为了杀死盗墓贼准备的。


“两位。”一只没参加讨论的矮子冯说道:“工匠们在这儿呢。”


我举起火折子,就看到前面已经到头了,出现了一道低矮的石头门,石头门前的积水中,堆着一堆人骨。


这些人骨的状态很散落,但是底下的一些因为被上面的压着保持着死前的动作,能看的出这些人是想打开石门,但是全部死在了石门之前。


“你说他们是想从石门逃出去,还是抵在这里不让石门外的东西进来?”


“抵不会抵死人的。他娘的看样子这里发生过生产事故。”

矮子冯蹲了下去,拿起一截人骨,稍微一用力,骨头就粉碎了。溅起的粉末让他呛了起来。


36脱出


尸骨堆的很高,堆出水面之上的骨骼干燥而且脆弱,被矮子冯一捏就化为尘埃。

被人骨呛成这样实在是不是愉快的经历,我和胖子都本能的后退,在这种地方吸入一些奇怪的东西是一个大忌。


矮子冯咳嗽了几下之后,倒是没有其他表现,我们用衣服围住口鼻,开始拨开这些人骨。


一共是四十多个工匠,说起来也不算少,因为尸骨风化断裂的厉害,我无法从碎骨中找出哪些是指骨。只是在搬用相对完整的尸体的时候,能看到完整的手骨部分,奇怪的是,我并未看到我想看到的特征。


看样子并不是姓张都残疾。


露出石门之后,我们尝试的推动和回拉了一下,这是一扇推门,这些人是想把这扇石们推开。石门的门轴部分比较完整,没有断死,但是我们推动之后发现后门抵着一个沉重的东西。


胖子回退几步,飞起当肉弹撞击,被弹回来整个摔进水里四脚朝天。我们三个一起冲击,也是同样的后果,我的肩膀还被撞肿了起来。


石门的缝隙很大,胖子就拿火折子想探进去看看门后堵了什么。我们用眼睛趴在门缝上,努力往里看,胖子则从自己的鞋子里扯出一根铁丝来,绑在火折子上戳了进去。


门有一个巴掌厚,顺着门缝从上面往下,很快我们就看到了卡住门的东西表面的纹路。是青铜的材质。这东西顶在两扇门中间。


我心说又是块破铜烂铁,对于这种情况我倒是有经验。正想往底部看是不是有办法可以撬,门缝隙后的这块青铜竟然转了起来,接着一张脸出现在缝隙的后面。


37时隔多年的转身


我已经不是当年容易被惊吓的到的菜鸟,门背后的东西转头过来,我只是小小的被惊吓到了,将头一偏,以免有东西喷出来。


在那一瞬间,我已经看清,那是一具破损的防毒面具。上面积满了灰尘。

可能是我刚才的举动破坏了门口堆积的物品的平衡。

我再次摇了摇门,虽然门看似纹丝不动,但明显能听到门口杂物跌落撞击的声音,胖子和冯马上上来帮忙,很快,门口的跌落成了连锁反应,很多东西砸进水里,水下的沉垢因为搅动全部浮了起来。


胖子来劲了,让我们走开,自己抬脚就踹,几下之后,门果然松动,有大物件在门口垮塌了,溅起的水花从门缝里泼到我们脸上。再一脚,门就开了。


我们推开石门,就看到门后的情况,全部都是各种金属和青铜的器具,有古代的,有现代的,我捡起那个防毒面具,就发现面具中是一颗头骨,之前我看到的青铜,是一只青铜的头盔,是藏式的头盔。


这个人带着防毒面具,但是穿着藏式的头盔,这其实也并不稀奇,这块区域,各种时代的物品本身就在融合,在墨脱,经常能看到穿着传统服饰,使用IPHONE开着越野四区的当地人。当年这里又是驼峰航线,运输机坠毁无数,康巴落人有一些二战时期的军备不稀奇。


我们打起手电四处观察,石门之内以前漆黑,照出来的地方全是一个一个木塔,仔细去看,感觉是一个巨大的仓库,积水在这里更深,到了我们的腰部,再往四周拉开照射距离,我们看到了一排一排的巨大木塔在这个幽深的洞穴内,像书架一样,一个塔有好几层,有些垮塌进水中——木脚都被泡烂。大部分的木塔仍旧完整,上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胖子抽出身边的架子上的一块类似于厚抹布的东西,拍了拍,灰尘就散了开来。接着那个塔子轰一下就倒了。


手电照胖子手里的东西,发现是一叠草页上的经书。


“这是个图书馆?”


对于康巴落人来说,这些经书可能是极端珍贵的,可能比自己的生命还珍贵,在灾难发生之后,他们把他们认为珍贵的东西,都搬进这里保存了。


当然塔上不仅仅有经书,其实什么东西都有,只是都覆盖着灰尘,看不清到底是什么,塔身非常脆弱,我已经不敢再去触碰。

冯在一边用舌根发出一声“的”声,吸引我们注意力,我们把手电投射过去,就看到了一座巨大的石塔,比任何的木头塔,都要巨大,上面全是康巴族的纹路,堆满了各种物品。


“不是图书馆,这些塔,都是坟墓。”冯说道。用手电照射塔的内部,看到了塔的内部,坐着一具人形的影子。“塔上的东西,可能是他们生前的陪葬品。”


“是康巴落人?”我皱起眉头,试图把里面的尸体照的更加清楚。胖子在一边道:“有人用这个东西陪葬的吗?”


我们转头过去,就看到胖子照着石塔上的一大捆灰尘手榴弹,“不过这和胖爷的性子,要是胖爷挂了,记得在胖爷棺材里放几捆雷管,谁要来倒胖爷的斗,胖爷塞他们后眼里。”


冯捏了捏眉头,忽然有点意识到什么,手电扫过一个又一个的木塔,然后走向手榴弹,用手电去照手榴弹的拉环,我们就看到一条丝线,从拉环处残绕了木塔好几圈,丝线崩的很紧,只要稍微一动,拉环就会被拉开:“这些不是陪葬品。”冯说道。




【未完待续】





喜欢就分享到朋友圈吧

长按二维码关注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