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兔旗飘扬(四)

诺亚诺亚诺 2018-09-03 15:53:58

新书《白兔旗飘扬》试阅

白兔旗飘扬(二)

白兔旗飘扬(三)


10

林磊此时觉得自己有一句MMP一定要跟那个始作俑者的小不点神明讲一讲。

让人穿越又不给配套的被穿越者的记忆就算了,老是不安常理出牌什么的也太过分了。

还有这不断往外冒的新概念,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秘境”,如果是小说的话一定会因为不考虑读者接受的速度而扑街呀!

然而此时林磊并不是读者而是剧中人,并不能给个一星差评之后右上角点×潇洒走人。

妈蛋秘境又是什么鬼嘛!不久前才从姬涳澄那小丫头那边得知宝地和奇物的存在,这突然又冒出一个听起来像是某个地点的名词……

等等,也许,秘境其实是某个只存在于传闻中的宝地?而对于任公子——以及他林磊——这个层级的人来说,这个传闻实际上是常识?

毕竟林磊不但没有原来林磊的记忆,对这个世界的常识也是一无所知,靠着至今为止一点一点收集到的情报拼凑出来的那点内容少得可怜。他只知道自己身在一个叫万州的地方,这里是万州的首府永安,而统治这里的国家叫敖国,至于敖国有多大、统治了多少个万州这样的州,万州又有多大,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他现在只是把万州想像成广东那样的省级行政区,然而说不定这万州实际上有地球的亚洲大小,而敖国则是类似于海贼王里世界政府那样的全球统治机关呢。

总而言之,林磊穿越之后到现在这么多次吃瘪,就是因为情报的决定性不足。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对情报不足的状况已经渐渐习惯了,林磊这一次至少表面上维持了淡定,而且他决定将计就计,想办法从任公子这里套取情报。

于是他熄灭了指尖的火焰,老神在在的反问:“秘境有很多,不知道任公子指的是哪一个啊?”

林磊对自己在这句话上表现出来的演技还算满意,于是气定神闲的等待任公子回应。

任公子沉默了两秒,这才说道:“林公子何必呢,在这永安城里提到秘境,除了悬空寺还能是哪一个呢?”

林磊立刻总结:第一,秘境还真的不止一个;第二,永安城有悬空寺,但是大家不知道在哪里。

哦哦,有种接到了江湖传闻任务,马上要开始第一次打怪夺宝之旅的感觉!果然这才是穿越主角该干的事情啊!

这样感叹的同时,林磊不禁怀疑,难道说,神明们的节目并没有中止,他们正通过某种方式在神的世界里观看自己如何行动取乐?

如果以“这是节目设置的谜题”或者以“这是解谜游戏”的角度来思考,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秘境,那之前应该已经埋下了伏笔,也就是说,解开秘境之谜的线索已经混在了自己之前收集到的情报中——当然也可能这个线索被他林磊整理情报的时候漏过了,不过那是在确认已经掌握的情报中没有相关线索之后,才应该去考虑的状况。

林磊完全不理会面前的任公子,开始梳理情报——然后他一瞬间就发现了疑似线索的东西。

江风。

从姬涳澄的反应看,异常的江风确实代表着江面上的气存在某种程度的紊乱,所以林磊那种背书式的冥想也能吸收到气。

那么,悬空寺很可能有一个能控制周围空气密度折射光线,实现光学迷彩效果的大型迷锁——林磊作为西幻迷习惯性的用了西幻中常见的名词“迷锁”,在这个世界,对这玩意的叫法应该是“阵法”之类。

江风的异常就是因为迷锁的存在——林磊暂时也不打算改自己的叫法了,反正他都管气的涟漪叫特异点了,不在乎多一点西幻风的称呼。

至于姬涳澄她们看不到悬空寺引发的涟漪,那应该是因为悬空寺对气也做了特别的掩饰,毕竟如果隐藏自己存在的机关本身就像个灯塔一样昭示着自己的存在那肯定不行。

所以,悬空寺肯定就在这条和地球上长江上游主要支流同名的嘉陵江上。

不过,以现在自己拥有的实力具体来说就是“只能当打火机用的秘术”和“只能每天和清汤下饭的财力”——就算知道了悬空寺大致的位置,也没法去找啊。

所以,只能想办法从别处借力了。

眼前不久有个借力的好对象么?

林磊看了眼任公子。

说到情报不足,对方也有这样的短板啊,那就是对他林磊已经“脱胎换骨”这件事完全一无所知,换而言之,过去他了解的关于林磊的情报,现在恰好会成为他的误区。

加以利用就能够牟利——相比之下之前对林磊一无所闻所以也没有成见的姬涳澄和柳小姐还比较难对付一些。

可能是林磊沉默得太久了,面前的任公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林公子突然沉默不语,是何意啊?”

“抱歉,任公子的问题太过让我意外,所以稍微有些惊讶。任公子,我一直不明白,这悬空寺为何一直被称作秘境?它不是从一开始,”林磊顿了顿,然后指了指窗外的夜空,“就浮在那里吗?”

菊姑娘的琵琶声戛然而止,整个房间都因为林磊这句话安静了下来。

安静到让人产生可以听到嘉陵江对岸烟花巷里的欢声笑语的错觉——作为伙计林磊被普及了一些基本知识,其中就包括莲香楼的隔间都有使用昂贵的秘术进行隔音处理这么一条,所以听到欢声笑语只能是错觉。

江风还在固执的从江面方向吹来,完全无视了水陆分野产生的热对流。

终于,任公子的笑声打破了突然降临的寂静,他一面爽朗的大笑一面对菊姑娘做了个手势,于是琵琶声再起。

“林公子,你这个玩笑开得很突然啊。”他就这琵琶声说道。

“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吗?”林磊反问,“它确实就在那里啊,在江面上空,从这里就能看到。只不过到造访它,需要一些特别的准备。任少爷,我们来谈笔交易如何?”

林磊刻意换了一下对任公子的称呼,以此来提醒他“攻防已经易手了”。

任公子果然理解了林磊的意思,表情和刚刚相比有了明显的改编,他双手作揖称赞道:“果然,六少爷之前都是在演戏呢。佩服,佩服。”

刻意转换的称呼,应该代表着他也认清了攻防易手这个事实。

“但是,您要让我们相信,您确实掌握了悬空寺的秘密,那就得拿出比取火术更加有份量的证据。”

像林磊这样一直没有表现出秘术天赋的人突然会用取火术了,本身就能证明他得到了一个相当强力的宝地,可以从那里吸收大量的气。

之前莲香楼曾经出过一位修炼玄武秘术的小姐,但是这位小姐是落难了才来到莲香楼,本身就有秘术的天赋,还有用来修行的奇物,所以隐姓埋名躲在莲香楼,一面卖唱一面修行。

出生的时候并没有秘术天赋的林磊,在一般人的认知里,应该是属于有宝地都不可能学习秘术的存在。

他能用秘术了,本身就是一个强有力的佐证。

然而果然仅靠这个无法让对方乖乖就范啊。

换位思考,林磊自己也会提出要看更多证据的请求。

然而林磊并没有更多的证据,就连悬空寺的位置也是蒙的,这种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维持强势的地位。

对此心知肚明的林磊耸了耸肩——然后他发现任公子作为一个这个世界的土著,似乎并不懂耸肩是什么意思。

于是林磊说道:“任公子,您搞错了一件事,我并没有什么地方有求于您,但是也不介意和别人稍微分享一下悬空寺的秘密。”

其实林磊屁都不知道,能这么气定神闲的说出这番话来,并不是因为他天生善于忽悠,而是因为在穿越前的林磊呆过好几个所谓的创业公司,这些公司唯一的工作就是画大饼给投资商看,从投资商哪里空手套白狼骗投资。林磊呆的第一个公司是个做独立游戏的,用一个PV在国外众筹网站上弄了一大笔钱然后食髓知味,到处旅游采风把钱花光之后又做了个PV继续圈钱。林磊觉得太尼玛无耻了就离开了这个公司,去的第二个公司是做动画的,做了个PV在国内众筹然后拿钱去意大利采风,林磊又离开了这个公司。后来林磊才知道,在行业内,像这样画饼以后骗投资的公司和项目要多少有多少,也就随遇而安加入了画大饼骗投资的行列内。

所以现在林磊完全干的老本行,做出“你们不来我也有得是备选金主”的架势只是第一部,接下来就该吹牛逼了。

林磊顿了顿,以此作为自己前后两段发言的分割点——这很重要——随后继续说道:“这悬空寺可是宝地啊,连我这种已经过了开始修炼的最佳年龄的人,都能轻而易举的学会取火术,让我们家杨道长那种程度的人在里面修炼个一年半载,实力还不知道会有多大长进呢。”

任公子冷笑道:“也许确实如此,可是林公子,您已经失去了一边手臂了,不是吗?”

潜台词是“下次再有人来暗算你那恐怕你要丢掉小命还不赶快来抱我们任家的大腿”。

林磊吃了颗花生,淡然回应:“虽然失去了一边手臂,但是我命还在,不是吗?”

潜台词是“机关算尽也只是弄掉我一条手臂,老子无所畏惧”。

一边说,林磊一边在心里暗笑:大家都是中国人,玩潜台词谁怕谁啊。你来个英国人跟老子玩双关语那还有点难度,毕竟老子托福分不高。

任公子表情不太好看。

“林公子还真是成竹在胸啊,只是如果太常寺知道这悬空寺……”

“太常寺知道了,又哪里轮得到你们任家分一杯羹?”林磊打断对方的话,他决定赌一把,赌任家和太常寺关系不好。

任公子沉默了。

林磊心里在那乐,看来这名门望族的公子也不过如此,毕竟年龄在哪儿摆着——看面相他撑死20岁,在谈判桌上哪里可能是社会你林哥的对手。

不要小看过了而立之年的单身社畜啊!

卧槽心好痛。

在这个世界必须开后宫,不开后宫真是辜负了在另一个世界作为单身狗度过的那些时光。

接下来任公子似乎在思考对策——也可能是想用沉默来给林磊加压,毕竟在他的视角看来,林磊是刚刚吃瘪失去了一条手臂,正是需求强力援手的时候。

林磊淡定吃花生,反正这种状态下策略就是敌不动我不动,来嘛磨时间而已嘛,又不是没见过这样的架势。

甲方在饭桌上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谈正事的场合实际上和现在这种沉默效果是一样的,要么就是有一方根本就不想谈,要么就是双方都想通过拖来给对方施压看谁先沉不住气。

不想谈的可能性不存在的,林磊穿越才一周,对一件事却非常的清楚:秘术师在这个世界非常屌,能让秘术师实力快速增长的宝地自然也非常屌。任公子肯定对悬空寺的秘密充满了渴望。

来嘛,拖嘛。

不过林磊也面临一个问题:盘里的花生快吃完了。

吃完了以后难道就跟任公子大眼瞪小眼么?

还是说聊下诗词来缓解下尴尬?

就在这时候,有人敲门。

林磊突然觉得这个敲门的时机有点好,刚好可以打破现在这种沉默的状况,最不济还能要碟新花生嘛。他便抢在任公子开口前应门:“进来吧。”

门开了,姬涳澄端着盘子进来了,盘子里放着白瓷酒瓶,还有下酒小菜。

“我家小姐听说林公子被人邀请聊诗歌,便让我送来酒和小菜助兴。”姬涳澄的语调完全不像是个伺候人的丫鬟,她也不等房里的人回答,就端着盘子进来,把东西往桌上一摆,然后就双手把盘子抱在胸前,在林磊身后站着不动了。

林磊心里说“来得好啊”,这边正装逼唬人呢,柳小姐把姬涳澄派过来估计是检视自己,但对于林磊来说,这正好可以利用起来,装出“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最妙的是,现在这个状况下,林磊什么话都不用说,只要继续吃花生,就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任公子眉头紧皱,目光一直在往林磊身后的小丫头身上瞥。

林磊心想,姓任的把菊姑娘安插进莲香楼估计很长时间了,没注意到姬涳澄的异常不太可能,这样这个场面对他迷惑性就更强了。

林磊打定了主意,要好好利用现在的场面,华丽丽的来一次空手套白狼,赚到自己来这个世界的第一桶金——准确的说是第一波利益。

**

同一时间,莲香楼顶楼,十娘的会客室。

林老爷坐在上宾位悠闲的喝着茶,眼睛是不是瞟一眼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的大儿子。

“稍安勿躁,虎儿。你在这走来走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父亲,您早就知道弟弟这些事了?”

“当然,你爷爷把一切交给我的时候,我还只是工部的屯田员外郎,现在已经是从三品,再过个几年就能拜工部侍郎进天启城了。连自己儿子那点小心思还察觉不到,怎么可能爬得这么快。”

“可是……六弟到底是怎么想的?”

“当然是被奸人蛊惑,一般的小孩子再聪明,没人教他也不至于走上歧途,只是那奸人不知道,十娘当年因为六夫人的事情和我闹掰只是表面,所以在和六儿联络这个环节疏忽了,我早就知道他们假借莲香楼六夫人的姐妹的名义给六儿下达指示的事情。”

“那为何父亲不顺藤摸瓜把奸人们一网打尽呢?”

“因为时机未到,所以一直没有打草惊蛇。但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出乎我意料之外。”

“您是说,六弟突然声称文曲星入梦一事?”

“没错,太不合理了,不可能是老谋深算之人的计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没有城府的人情急之下扯出来的幌子。你六弟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林虎在老爹左边的位置上坐下,一脸疑惑的问道:“有意思的事情?孩儿愚钝,还请父亲明示。”

林老爷慢条斯理的倒腾着盖碗,把茶叶全部仔仔细细的拨到一侧去之后,才品了一口茶,随后带着满足感对儿子解说道:“你可知道,最近诛杀婴儿一事?”

“当然知道,那是因为罗睺现世,所以要杀掉可能是罗睺传人的婴儿。”

“钦天监和太常寺下令杀婴儿,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实情,在他们的位置只能下达杀掉那两天出生的婴儿这样的指令。但是你想想,你六弟变得奇怪的时间,不刚好也是那两天么?我在接到从天启飞来的机关鸟书信之后,就觉得这两件事有关联了。”

作为随时右迁工部侍郎都不奇怪的人,林老爷肯定不可能在八百里加急快马到了才获得消息。

“父亲,你是说,现在的六弟,其实是罗睺帝君的转世传人?”

“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说太巧了。”

“我明白了,”林虎一副茅塞顿开的表情,“所以您把他逐出了家门,毕竟如果他真的是罗睺帝君传人,我们势必被牵连。”

“就是这样,现在我们至少有个说辞,不用担心被满门抄斩了,但是如果他真的罗睺附体,我们家的官运也到头了,最起码要你的孩子那一代才有可能东山再起。”

“怎么这样……那父亲,我还要考取功名吗?”

林老爷皱着眉头,瞪了儿子一眼:“傻啊?就是因为官运到头了,才更要考取功名,毕竟科举看的是分数,能金榜题名至少能混个闲差,不然你靠什么养活林府数百号人?本来还有六儿武举这一重保险,现在就只剩下你了,你的几个弟弟要不是太小,要不就是整天不学好,哼。”

林老爷说到气头上猛拍了一下桌子,随后拿起盖碗,开始拨弄茶叶平复心情。

林虎观察了一下父亲的表情,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现在我们在这里又是……”

“之前勾引你六弟上歧途的奸人肯定也在奇怪呢,他们一定会派人来接触你六弟弄清楚怎么回事。”

“你是说任正非那家伙……”

“当然不是他,那种小家伙也就在20岁的公子哥里玩玩诡计还行,不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的对手。要真是任家背后下的手,那也是他们家老爷在主持大局。不管是谁,他应该都快要现身了,毕竟你六弟前天莫名其妙的丢了一边手,还大摇大摆的穿过永安城去买机关手,现在全城的有心人都知道这事了。诱惑你六弟的人肯定非常着急的想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如果他十分谨慎,这时候选择躲起来等风头过去呢?”

林老爷看了眼林虎,冷笑一声:“你总算提出来一个靠谱的问题了。对方这时候如果躲起来,我们就完全拿他没办法了,只能等下次机会。至于最后结果如何,现在只能等了。”

“那柳姑娘又是怎么回事呢?”林虎再次问道。

林老爷瞥了林虎一眼,骂道:“别以为我看不透你的心思!你来莲香楼总是翻柳姑娘的牌子这事我知道。你小心点,以我看人的眼光,那家伙是你对付不了的等级,连我在她面前都感觉是被猎手盯住的猎物。她那甜美的外表完全是装出来的,我一看就知道,她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那她和六弟……”

“所以我才说,这事情很有意思啊。”林老爷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

这时候门口传来一声拖长的声音:“什么很有意思呀?”

莲香楼的老鸨十娘在这声风韵不减当年的娇嗔伴随下,迈入房间,向林老爷走来。

“在说你们的柳姑娘和我家那个逆子。”

“这个啊,柳姑娘的小丫鬟自从六少爷来了之后,几乎就一直跟在他身边,确实让人忍不住怀疑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任家的少爷也往我这里安插了一个菊姑娘,你们这些人,能不能不要把我的地盘当成你们勾心斗角的地方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全城的达官显贵都喜欢来你这里听姑娘们的嗓音呢。对面烟花巷虽然也有达官显贵经常出入,但是那地方显然更不适合勾心斗角吧。”林老爷一改刚刚的稳重做派,仿佛又变成了当年那个风流才子,只是他那已经明显发福的身体配上这幅语调有种强烈的反差,让人看了会感到生理上的不适。

就连林虎都忍不住别开目光,开始喝茶。

而十娘却仿佛完全不受影响,她笑盈盈的对林老爷说道:“关于六少爷的手,这事情有不少蹊跷的地方,撞见事情的是柳小姐的丫鬟,说是刺客和六少爷对打,也受了伤,看到小丫鬟出现害怕事情败露,落荒而逃。我十娘也算见多识广,这么胆儿小的刺客,只怕没人会雇吧?把六少爷和小丫鬟一起杀掉才是正常的做法。”

“原来如此,确实很说不过去。会扯这种谎言,要么情况十分的仓促,根本无法准备更可信的谎言,要么扯谎的人就没打算长久隐瞒,十娘觉得应该是哪一种呢?”

“两者都有吧。柳姑娘那个小丫鬟姬涳澄,时不时会做些杀人的勾当,估计还是个秘术师。”

林老爷皱起眉头:“这你可从未跟我说过啊?”

十娘哂笑道:“林老爷您不也有很多从未和我说过的事情嘛,我又不是您的家臣,彼此彼此。我楼里许多伙计和小姐都被施加了秘术,所以都未察觉这事情,但是这莲香楼是我经营多年的家,在这里别想有事情能瞒得住我。当然了,我也只是推测,并没有实证。”

林虎不解的问:“为什么不取证呢?”

十娘瞥了他一眼,答道:“当然是因为我不想她们跑来对我施术啊,虽然我有可以抵抗大多数洗脑秘术的奇物,但她们发现无法洗脑的时候,说不定就直接下杀手了。大少爷,有些事情,就算知道也还是装作不知道比较好哟。”

“这样啊……那为什么不通知太常寺呢?”

“然后太常寺发现她们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女并且公之于众?那我莲香楼今后还怎么做生意?当然,如果事情到了不得不报太常寺的时候,我会去的,但是少爷啊,这还什么事情都没出呢,我安安心心的赚我的钱不好吗?柳小姐作为花魁很敬业的,能给我赚到大把大把的银子哟。”

林虎愣住了,似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说起来,”林老爷插入十娘和儿子的对话,“前两天城南顾家除了出门和朋友云游作诗去的大儿子顾冠仁之外,全家上下被杀干净了,按察使司和太常寺为这事情忙翻了天,难道……”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十娘说,“不过这顾家我多少有所耳闻,他们发家的过程中有许多蹊跷的地方呢。”

“正是。太常寺怀疑他们和北辰教做生意发家,现在想抽身才被北辰教诛杀。这样看来,说不定这位柳姑娘……”

林老爷收住话头,显然不想再透露更多信息了,刚刚他透露太常寺的判断,纯粹是对十娘提供柳姑娘的丫鬟可能会秘术还杀人这个情报的礼尚往来。这让在旁边全神贯注的聆听的十娘露出遗憾的表情,不过十娘毕竟见多识广,马上把话题转向别处:“来说今晚的事情吧,我已经按照林老爷的吩咐减少了偏楼的警备,如果您在这里的风声没有走漏出去的话,您要等的人应该会趁今晚和六少爷取得联络。”

“我这边你不必担心。”林老爷一副成竹在胸的口吻,“对面咬不咬钩,就看今晚了。”

**

而此时此刻,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老奸巨猾的人们手上的棋子的林磊,还沉浸在占据上风的快感中。

“任公子,不必在意这家伙,”林磊毫不客气的把姬涳澄称为“这家伙”,用这种方式来强调“我们关系不一般”,“我们接着来讨论刚刚的话题啊。”

“不了,”任公子却忽然摇头道,“任某忽然想起还有要事,这里就先……”

林磊不轻不重的拍了下桌子。

“任公子,哪有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道理?”

仗势欺人什么的,最愉快了。

“可是……”

“悬空寺那么大的秘密,光是告诉你我知道怎么进去,就已经是巨大的泄密了,你不拿出对等的东西来,就想走出这里?”

虚张声势的时候林磊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姬涳澄,后者对他微微点头。

果然,柳小姐有下达要姬涳澄适当配合他林磊的指令呢。

于是,林磊下令道:“涳澄,给任少爷展示一下我们的待客之道。”

“哦。”

然后姬涳澄抬手就开始施法了。

林磊都来不及阻止。

任公子确认在施法的刹那就抓起盘子对姬涳澄扔过来,林磊下意识的就把飞向自己——身后的姬涳澄——的盘子给凌空抓住,然而花生还是撒了姬涳澄一身。

任少爷要拔剑,然后长剑刚出鞘三分之一,他动作就停下了。

他的跟班们也在同一时刻僵住了,每个人都维持着抽兵刃的动作。

林磊手拿着盘子,也整个人僵住了,连他自己都差点认为自己也中招了,不过当他产生要放下盘子的想法的时候,手忠实的执行了指令。

接着林磊看了眼菊姑娘,发现她正打开琵琶露出内藏的暗器,然而并没有来得及发射。

整个房间,只有菊姑娘的丫鬟啥也没做,处在发愣的状态。

“这是?”

“定身术。”姬涳澄一面回答,一面跑到任公子身边,把他的裤腰带给解了。

“你干嘛?”林磊惊讶——不对他惊恐的问,心说“难道小家伙是个肉食系?”

姬涳澄把腰带上的玉佩扔到林磊面前。

“当然是解法宝啊,不然怎么继续对他们用摄魂取念?这个人带的法宝还挺高级的,如果让弱一些的秘术师来施法,刚刚这个定身术会让你手里的玉佩碎掉。”

林磊蒙了,碎掉不是说明不好么?

“碎掉?”

姬涳澄意外的看了眼林磊:“你难道和我一样脑筋不好么?我以为你挺聪明的……”

“我……好吧我脑筋不好,劳烦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碎掉反而说明法宝等级高呢?”林磊觉得就算这样问小姑娘也没什么问题,反正她是个笨蛋,不会往深里想的。

“因为法宝碎了,只要检查法宝就知道中过秘术了啊。”姬涳澄没好气的解说道,“所以好的法宝和奇物在遇到无法抵抗的秘术的时候,一定会碎掉,这样佩带者的朋友只要确认法宝就知道朋友已经中过招了。”

林磊恍然大悟。

“而当秘术比法宝高级许多的时候,就会发生秘术起作用了,法宝却没有碎的状况,对吗?”他推测道。

“对。你在那杵着干嘛,来帮我脱法宝啊。你去脱那个女的,这里应该就她和这个男的法宝多。”

“脱……”林磊看了眼在扒任公子衣服的姬涳澄,“要脱到什么程度?”

“都脱呀,就连X眼和XX也要检查是不是藏了东西。”

林磊看了眼定身不动的菊姑娘,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姬涳澄说:“跟你商量个事,我来扒男的,你去扒女的,成不?”

过了而立之年的单身狗社畜,输给了内心的矜持。

**

十五分钟后,林磊看着在面前排排坐的男女。

“你到是让人家穿上衣服啊。”

“穿上衣服。”姬涳澄说。

于是男女们就乖乖的开始穿衣服。

林磊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就完全控制他们了?”

“嗯。在这种状态下对他们吩咐的事情,他们一定会遵守,只要我打个响指,他们就会恢复本来的性格,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下了指令,旁人看起来也和过去一样。这就是罗睺秘术中最令一般人恐惧的摄魂取念。”

“这确实令人恐惧。”林磊真心实意的称赞道,“有这种秘术的存在,这个世界的达官贵人全都睡不好觉了好吗。但是,普通人如果没有法宝就完全无法抵抗这个秘术吗?”

姬涳澄歪了歪头:“我本来以为是这样,直到你出现。”

“那秘术师对秘术师使用呢?”

“那就要看谁对气的掌控更厉害,以及拥有的气更多了。”

林磊总算是明白这个世界秘术师有多屌了,这尼玛自己刚刚还在处心积虑想要从任公子这里套情报和各种好处呢,这一下对方完全任凭摆布了,而且是毫无抵抗能力那种。

林磊看了眼菊姑娘的胸口,有点后悔刚刚太矜持了让姬涳澄去脱菊姑娘的衣服了,不过现在摸好像也没啥……

“手感很好哦。”姬涳澄忽然说。

“你……对我用了读心术?”

“根本用不着吧,我也很喜欢揉呀。等我长大了,就可以揉自己的了,现在还不行。”姬涳澄说着双手按住自己的搓衣板,叹了口气。

林磊觉得她现在这个模样真是太可爱了。

不过该确认的事情还是要确认的,刚刚一切发生得太快,林磊没有开口的时机,现在必须要抓紧时间问:“我说,对他们使用摄魂取念是柳小姐的意思?”

“小姐叫我看有泄密的可能就用,说我应该锻炼一下自己判断状况的能力。”

……

“所以你做了怎样的判断?”林磊终究忍不住好奇,问道。

“我没有判断呀,不是你让我干的么?”

不,我没有!今天林磊不知道第多少次在心里这么想。

但是,做都做了,干脆好好利用一下吧。

于是林磊对任公子说:“把你来的目的,和你一伙的都有谁,全都告诉我。”

任公子就像个木偶一样的开口了。

接下来林磊接收了巨量的信息。

首先,他知道了万州并不是他原本认为的行政区划,而是一个地理概念,类似“华南”“华北”,虽然敖国设置在永安的地方行政机关叫“万州布政使司”,然而实际上敖国只控制了地理概念上的万州的一大半而已,剩下的是被一个叫单月国的国家控制——虽然读作山岳,实际上写作单月国。

在万州布政使司下面,还有南北两个知府,永安府一般又被称为万州府,这自然是因为永安是万州第一大城市,同时万州布政使司也在永安,在北面的健康城,设有健康府,通称北万州。

这万州知府就是任家的老爷子任正非,正四品。

林磊也第一次知道了自家老爹的官职:万州布政使司员外郎兼领工部经承。

具体这个官儿有多大林磊不知道,而且这个官职的命名看着像明朝,但又有明显的不同,比如布政使司员外郎这个名号林磊就没听过这样叫的,也不知道是他见识少还是这边就是和地球这么不一样。

至于工部经承什么的,林磊只依稀记得经承是六部在地方上的小头目,也不知道这个官是怎么让一个布政使司的大官兼职的,可能在这个世界工部在各地的头目都是相当大的官职吧。

不过林磊搞清楚了一件事,就是林老爷官比任老爷大。

任家之所以被视作和林家平起平坐的豪族,是因为财力强大。

至于现在的万州布政使刘大人,则是从天启左迁过来的京官,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回到天启,并不怎么在地方上搅合。

任家现在积极的想把自己有秘术天赋的女儿任若曦嫁进林家,就是为了和四代为官而且出过一代宰相的林家攀上关系,而林家也对任家的财力有所求。

就是这么回事,然而任家并不打算只做一手准备。

其中快速让家族力量成长的一大方法,就是培养秘术师。

虽然理论上所有的秘术师都受太常寺管理,而且不能在太常寺之外的官府当官,但秘术师强大的力量会成为整个家族的后盾。

比如林磊就有一个大伯和两个叔叔在太常寺,现在正在太常寺管理的道观里潜心修炼秘术,而林老爷是四兄弟中唯一没有秘术天赋的,也是四兄弟中唯一考取了世俗功名的人。

“这太不合理了,”林磊在分析总结任公子说的话的时候,如此发表自己的看法,“秘术师的力量那么强,只有秘术师能抗衡,国家的最高统治者理应是秘术师才对。”

林磊看了许多穿越小说,其他小说里魔法师没有成为世俗政权的控制者——或者曾经当过又被推翻了——是因为非施法者有办法抗衡施法者,他们要么拥有斗气,要么可以锻炼肉身到超常的地步,这些小说往往也有一套对应魔法师的物理系职业升级系统,战士们可以从侍从骑士升级为骑士、大骑士、天骑士,最后也能进阶传奇。

然而这个世界明显就是施法者为尊的世界,那么国家应该被掌握在施法者手中才对。

施法者全部归太常寺管理,不能直接担任世俗政权的官职这太不合理了。

林磊没想到的是,自己个刚刚抱怨完,姬涳澄就疑惑的问他:“这有什么问题么?敖国的皇帝都是强大的秘术师啊。”

林磊楞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只问了任公子万州这个地区的事情,没有问敖国的最高层呢。

于是他赶忙提问。

然后他才知道敖国皇族每一代中最强的秘术师成为皇储,而第二强的则担任太常寺卿。而且皇族占据了天启城外龙渊阁宝地,理论上拥有最好的秘术师修炼资源。

所以每一次乱世,大家逐鹿中原最终的目标都是占据龙渊阁宝地而已。

顺便,原本的龙渊阁早就在战火中被焚毁了,只是宝地还留着,每一代的大一统帝国都会在旧址上重建龙渊阁。

换而言之,在这个世界不存在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虽然他看起来完全是个中国风的世界,但是却缺少了这个中国古代最大的特色:农民战争。

能得到这些情报真是太棒了。

林磊正问得开心呢,姬涳澄忽然开口问道:“为什么,林磊你要问这些东西啊?”

而林磊此时因为对姬涳澄的智商“有信心”所以也没认真回应,随便搪塞了一句:“因为我笨啊。”

“你骗人,刚刚他说的我大部分都没听懂,你分明都懂了。你一点都不笨。”

……糊弄失败了!而且是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失败了!

看小姑娘一脸认真的盯着自己,林磊觉得这次自己想要糊弄过去没那么简单了——没什么理由就是这么感觉。

“你不跟柳小姐报告的话,我就告诉你。”虽然还没想好怎么糊弄,不过先来这么一句总归不会错。

没想到小姑娘干脆的点头了:“好,我不报告。”

林磊内心嘀咕“信你就见鬼了”,不过这个小家伙才七岁,而且确实有点呆呆的,说不定她真的不会说呢?因为觉得有这样的可能性,林磊继续提问道:“你平时有没有跟小姐报告的事情吗?我怎么觉得你肯定事无巨细都报告呢?”

“有呀,我平时会把鼻屎悄悄的放进小姐的饭里呢,当然不会跟她说。”

……突然听到了爆炸性的发言!

林磊疑惑的问:“你……难道很不喜欢你家小姐么?”

“是呀。我早就跟你说了,我家小姐是个坏心眼的家伙。”

“那你为什么要对她言听计从?打不过吗?”

“怎么可能,我比她厉害。”

“那又是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不跟着她我很快就会被太常寺抓住然后干掉啦,我很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逃脱追捕。”

林磊觉得自己脑袋里产生了一个绝妙的想法。

“那……如果我保证你不会被太常寺抓住,你就会抛弃你们家小姐,然后跟我走吗?”

姬涳澄盯着林磊看了两秒,然后摇头:“我觉得你比我还要容易被太常寺干掉,所以不行。”

林磊不由得咂嘴。

不过总算是知道了一件好事:小姑娘对柳姑娘并没有什么忠诚心,以后说不定这个情报用得着。

“所以,你为什么要问这么多无关紧要的问题啊?”姬涳澄把话题又掰回了最初的问题上。

“你答应不告诉你家小姐我就告诉你。”

“我答应了啊。”

林磊叹了口气,不管小姑娘是真答应还是假答应,看来自己这一次都搪塞不过去了,于是他说:“我啊,其实失忆了,就连自己 的名字还是看了寄给我的信才知道的,所以我想多了解一下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

“诶……这样啊。”

林磊判断,小姑娘她主子应该都认为自己和罗睺星突然现世有关,这个时候扯一句自己失忆了,应该有一些可信度,之后还能进一步宣称自己是古代某个伟人的夺舍转世什么的。

所以这么说应该问题不大。

就在林磊以为已经搪塞过去的当儿,小姑娘忽然说:“我觉得你在骗我。”

林磊内心在悲鸣:为什么这货突然就变得不好糊弄了嘛!

小姑娘没有察觉林磊内心的悲鸣,继续说道:“我经常被小姐骗,所以能感觉得到。”

这是被骗出经验来了么!

等一下!林磊忽然顿了顿,一个新的想法产生了。

如果自己把实情告诉小姑娘,她会怎么认为呢?一般人根本不会把实情当真吧?如果自己在地球遇到一个人突然说自己是穿越者,自己第一反应肯定是当他神经病。

于是林磊说:“我啊,其实是跨越世界的旅行者,在我们最初的世界,像我们这样的人被称作旅法师。”

本来他想说自己是穿越者,但是忍不住就把自己给刻画成强大无比的位面旅行者旅法师了,只能说林磊内心深处还燃烧着一股中二之魂。

“我不信,你那么弱。”

“那是因为每个世界魔法的运转原理都不一样啊,在上一个世界,甚至都没有魔法的存在,法师们都变成了一种叫做科学家的人,研究世界的原理,然后利用这些原理制造出神奇的道具。”

“有多神奇?”

“有可以让普通人乘坐,在天上飞的铁鸟。”

“机关鸟吗?有多大?”

“能一次坐三百人!还能运载和300人一样多的货物!”

“这么大的鸟,扑起翅膀来肯定非常吵。”

“不用扑翅膀啊,只要速度足够,固定不动的机翼就能产生升力……”

小姑娘撅起嘴巴:“嘴巴,你又骗我!”

“我没有骗你呀,”林磊一边说一边在自我吐槽“我这是在干嘛啊”,“你看,风筝的翅膀不会动吧?可是你拖着风筝跑风筝是不是就飞起来了?就算是鸟儿,在天上飞的时候也会有翅膀伸平不动的时候嘛。”

小家伙歪头思考了一秒钟,然后狐疑的问:“那个世界用大风筝带三百多人在天上飞?”

“是啊!”

“那得用什么东西才能拖着它跑起来啊!”

“他们造出了一次能拉四万吨货物的火车!”林磊说完才惊觉自己不该用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十进制的公制单位呢……

结果小姑娘惊呼:“四万吨!”

“等下,你知道吨是什么吗?”

小姑娘疑惑的看着林磊:“不就是吨吗?”

“……一吨是多少两?”林磊说出了他穿越到现在听到次数最多的重量单位,想要搞明白这个世界重量单位的换算关系。

“你在考我算数?十两一斤,一千斤一吨,一万两嘛!”

等一下!

林磊整个人都不好,这个世界的重量单位已经是十进制了?

中国古代度量衡里面,度和量都是十进制的,就是衡(重量)单位非常混乱,让人觉得十分不可思议,这边如果连重量单位也是十进制了,那说明这边比中国古代要先进啊……

该不会几百年前已经有穿越者过来改造过重量单位的进制了吧?

毕竟已经有“拉瓦锡之光永闪耀”这种怎么想都是穿越者所为的咒语存在了。

该不会那帮神明,每隔几百年就弄一个穿越者过来搞他们的节目吧?当然也可能是几百年才有一个穿越者混成伟人,其他穿越过来之后都很快被整死了。

妈蛋这帮无良神仙,那么有空去解决一下地球上的饥荒和战乱可好?

林磊正走神呢,自己小腿骨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脚。

他猛然惊醒,发现小姑娘正直勾勾的盯着他。

“你还去过什么奇怪的世界?多讲几个我就信你,要好玩的。”

“有个世界,人们都生活在星星上,互相之间坐船来往。”

“哦!”小姑娘的眼睛闪闪发光,“可是星星那么小,怎么住人呢?”

“那是因为星星和我们离得远啊,你看,平常我们那么大一个人,离得远了看过去就像一个芝麻点那么大了,不是吗?每个星星其实都很大,只是互相之间离得太远了。所以人们造出了在星星之间旅行的大船,他们能飞的比光都快。”

“比光都快!”

“那些人们还使用一种叫做原力的秘法,使用原力的秘法师把光铸成剑互相战斗!”

“哇,所以你在那个世界也会用光铸成的剑战斗吗?”

“当然,我可是旅法师,任何世界的秘法我都能掌握,只是需要时间!我在那个世界后来人们叫我黑勋爵。”

“勋爵是什么?”小姑娘打断了林磊愉快的YY。

“就是……大将军中最厉害的!”

“征西大将军?”

“鹅……差不多吧,我不知道征西大将军是什么鬼,总之大家都叫我黑勋爵,平时谁不听话我就用原力扼住他的喉咙,就这样。”林磊摆了个POSE,“我的手没有掐到他们的脖子,而是靠原力让他们窒息。后来我因为好玩,所以干脆只摆出动作,根本没有用原力,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小姑娘双眼更闪亮了。

“他们居然还是一副被窒息的样子!我根本就只是做了个这么一个动作而已!但是他们害怕自己如果没有表现出窒息并且很痛苦的样子,就会被我用光剑砍死,就都装作窒息了!”

小姑娘咯咯笑个不停,还对着林磊摆出了刚刚他摆过的动作。

于是林磊学着星球大战里那些被达斯维达原力锁喉的人那样摆出痛苦的表情,还扭曲着身子。

小姑娘笑得都前仰后合,后仰幅度最大的时候林磊都以为她马上要表演后空翻了。

小姑娘收起手势后,林磊也停止装模作样,跟她一起笑,一边笑还一边瞥了眼还在旁边呆坐的任公子一行,心中感慨无限。

这尼玛就在几十分钟前,他林磊还在和任公子进行智力上的博弈呢,结果转眼间他们就成了待宰羔羊,任他林磊摆布。

关键现在还成了布景,这反派也做得忒没尊严了——如果林磊是主角的话,任公子当然是反派嘛。

秘术这东西,还真是可怕啊。

这么一想,就感觉得出来自己能免疫罗睺秘术有多开挂了。

 

 

 

 今天有杂谈了,你们不下载一个轻萌轻小说吗?

虽然有自卖自夸的嫌疑,但是白兔旗飘扬现在的评价真的很好哦!


大概是因为没盗版外加网站小,黑子不知道我开新书了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