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再无顼老在

赵县朋友圏 2018-05-18 08:22:11






67日对于农人来说,是麦熟在望喜获丰收的时节。对于高三学子来说,是磨刀霍霍冲刺高考的日子。而对于古城所有爱好文学的人们来说,今天是个惊雷乍响,举目悲哀的日子!我们所敬仰的前辈——原教育局老局长,求索诗社创始人顼国成老人仙逝。看着媒体平台上诸多文友写诗文以祭哀思,我自愧没有那样神来之笔,绝美之辞来歌颂老人的功德,我只会用拙劣的文字来述说。

闻老人大名,是我在沙河店中学读书时,学校开展了家乡文化的搜集活动,当时所有的老师和学生把赵州古城,特别是我的老家沙河店镇关于《李老爱歌谣》大面积开展搜集整理,那时满校园流动着美好的传说与上口的歌谣。到现在才知道那是对于家乡文化、地域文化的挖掘整理,三十年前呀,老人已开始为后人建起积淀家乡本土文化的大业,将小小古城带进了河北省乡土文化的前列。闻老人大名,是我在读师范时,在原师范学校大礼堂里(现今柏林寺),老人将当今的中国作协主席铁凝请到了赵县,这无论是于当时还是在现在看来都是一件很轰动的事情。是家乡人热爱文学的热情打动了这位女作家,是老人“教育引领文化并创造着文化”的理念打动着这位女作家,让她没有任何推辞来到家乡,来到这个朴素又有深厚文化底蕴 的小城。那个旧礼堂里座无虚席,人满为患,当年听讲座的就有一个我。三十年前呀,老人就有了以文化教育打造家乡名片的理念。闻老人大名,是他在位时,一个领导能将文学创作看得如此持重,并将这颗种子洒播在教育这片沃土上。是他即使退休也从未放弃坚持发展文化与教育的结合。“诗社进校园”就在老人的倡导下在几个试点学校掀起热潮,获国家大奖的诗歌无一例外地出自于这些校园里的诗人。几十年呀,他对于文学播种、普及永不言弃。


顼老生前居住的小院


而我与顼老仅仅是一面深谈之缘。2014年的初春,我与慈祥的老人在那个简陋的小院里长谈两个小时之久。“不做班主任的老师是遗憾的老师。”——他是前辈,这位教坛麦田的守望者永不忘教育者的初心。“多么好的年龄,正是应该做点事情的时候。坚持做下来,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是长者,对我和许多如我这般刚涉足文学的人,寄予的仍旧是厚厚的期望。“这院子里一到春天会种上很多菜,一年都吃不清。长青他们每年都会来我这儿看看……”——他是引路人,发现并培养了优秀的本土作家诗人,将文学遍洒在家乡这片沃土之上。简陋的屋舍与院落与老人的理想,追求,信念与执著竟然丝毫不违和……

读文忆旧,低头静思良久:在如此浮躁繁华的社会中,有几人如他那般躬耕家乡文化这块土地几十年而不懈,有几人如他那般沥尽心血洒播文学种子于校园几十载不辍,又有几人如他那般清廉正气在官场只落两袖清风回归故里?再举首却是泪流满面。看多了穿越小说的我,常异想着这世间是不是平行着许多空间同时存在,那么是不是在另一个空间里,老人还在耕耘播种奔忙,以他的光芒给那个地方带来一片书声朗朗,一片文学葱茏?一定是的,一定会有的,那地方叫天堂。

佛家有云,众生到西天极乐世界,天主教义就是渴望能去天堂。殊途同归,可能都是在说,人用一生的善念与修行,为自已修得一个终极的善果。我想,顼老用一生的修为一生的执念,为自己更为后代子孙修得硕果,他一定做到了。

为什么人们的眼里有这么多泪水,是因为爱您爱得如此深沉。

今世再无顼老在。

 求索诗社 秦秦


    

岁序丁酉,时维五月。麦收之时,端午之末。悲声噩耗,心冷天热。叹顼老以九九更五之岁,仙游驾鹤。嗟乎!人间自此失雅韵,宇海而今少声和。可叹顼老,昨日慷慨尤在目,今朝已然隔岸人。六十余年园丁之谊,一朝去却教鞭情深。真是:同行望门眼含泪,门生闻讯哭连声。

白驹过隙,恍若一瞬,浮生若梦,具化尘烟。三十年前,文化“繁荣”。恐欺国粹,立志传承。弘扬国学,传统复兴。知己悄聚,成立诗社。旁无借鉴,因号求索。东西访师,日夜奔波。南北寻友,登山涉河。劳其身心,历尽坎坷。付之辛苦,终得成果。次年随心,成立省协。因无样板,首推求索。名誉燕赵,心宽路阔。卅岁奋斗,朝气蓬勃。才俊辈出,文采载车。

呜呼,孰料今日,不寻华佗。药石无补,辞众归佛。再叹顼老:春花秋月耄耋寿,峥嵘坎坷百年人。往事历历,犹似眼前。教书育人,品自青莲。真乃:清白一生无尘地,勤劳半世艳阳天。

深怀远思,以文祭之。

             伏惟

尚飨

                丁酉年五月十四日

赵县求索诗社敬輓    任振杰执笔



悼念我们敬重的顼国成局长

魂归兮艺海朗月失星伴

人去否诗韵清风留世间

---求索诗社任振杰


  高山仰止

 槐河洨河忆舵手,

     教坛文坛曾领军 。  


  赵县防疫站书记   陈培杰


明德至善

槐河洨水思大海,

桑梓桃李志国成。


赵县李春学校校长 吴胜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