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获“雨果奖”,钛媒体对话刘慈欣:《三体》电影要么大成要么被骂死

钛媒体 2018-01-10 06:38:14

钛媒体 TMTPost.com
TMT|创新|创


中国作家刘慈欣凭《三体》获国际科幻大奖“雨果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奖。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曾在数月前与刘慈欣有过一次深度对话,这也是刘慈欣最近一次系统性的讲述了其对于科技、科幻以及《三体》电影的思考。他也坦言,《三体》的电影要么是非常成功,要么是被人骂死。






(图片来源于网络)


北京时间23日下午1时许,第73届雨果奖在 华盛顿州斯波坎会议中心 正式揭晓。中国作家刘慈欣凭借科幻小说《三体》最佳长篇故事奖,这是亚洲人首次获得雨果奖,也是中国科幻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重要一步。


《三体》英文版

由于 刘慈欣 并未亲自前往美国参加本届世界科幻大会,作为译者的 刘宇昆 代表刘慈欣上台领奖。


刘宇昆表达了获奖的兴奋和期待:“翻译科幻作品很少进入美国作品,更不用说获得雨果奖了。与很多书一样,很多人和机构对这本书做出了重大贡献。我很期待后续部分能够继续出版”。


(代领奖人:刘宇昆,图片来源:凤凰文化)


钛媒体注:刘慈欣的科幻小说系列《三体》三部曲(又名“地球往事“三部曲)《三体》《黑暗森林》《死神永生》三部小说组成,被誉为迄今为止中国当代最杰出的科幻小说,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将中国科幻推上了世界的高度。本次获雨果奖的是该系列的第一部《三体》(英文版)


故事以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为背景,军方探寻外星文明的绝秘计划“红岸工程”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在按下发射键的那一刻,历经劫难的叶文洁没有意识到,她彻底改变了人类的命运。地球文明向宇宙发出的第一声啼鸣,以太阳为中心,以光速向宇宙深处飞驰……四光年外,“三体文明”正苦苦挣扎——三颗无规则运行的太阳主导下的百余次毁灭与重生逼迫他们逃离母星。而恰在此时。他们接收到了地球发来的信息。在运用超技术锁死地球人的基础科学之后。三体人庞大的宇宙舰队开始向地球进发……人类的末日悄然来临。


同为科幻迷的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曾在数月前与刘慈欣有过一次深度对话,这也是刘慈欣最近一次最系统性的讲述了其对于科技、科幻,以及《三体》电影的思考:



刘慈欣

中国当代科幻作家

1963年6月出生于北京

山西阳泉长大


代表作有《超新星纪元》,《球状闪电》,“地球往事”系列(《三体》、《三体II:黑暗森林》及《三体Ⅲ:死神永生》)等。曾多次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



“互联网是人类历史第一个异度空间,降维论的初衷是先升级再降级”


赵何娟:大家都知道大刘老师的《三体》里有一个非常著名的降维理论,这是一种毁灭文明,让人类文明指数降低的攻击手法。但是这种理念被堂而皇之的搬上了中国互联网,成为光明正大的商业竞争法则,且备受推崇。当黑暗森林法则成为互联网经济常态,因为他能够更快速和短期内实现成功,但这种让商业文明倒退的方式,符合大刘老师您的预期,或者说这是您写此书所愿意倡导的吗?


刘慈欣:科幻小说一个很有趣的特征,他的经济观念非常薄弱,某一个科学家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拥有一个实验室,里面有一个人或者一个助手,做一些很神奇的科学实验,包括欧美俄国前苏联的科幻小说都有这样的情形,但从来不会去追究这样大一个实验室由谁来建的,类似这种设施规模大的惊人,这些钱是从哪来的,它的效应是什么?


科幻作者对这种经济规律很忽视,我写作三体的理论很少考虑经济的因素,我写降维理论的初衷,想考虑下宇宙中最伟大的武器是什么,想到最伟大的武器就是宇宙规律,宇宙规律可以改变光速,可以改变人类常数,这种最有视觉震撼力的是改变宇宙的维度,由三维降为二维。


但现在互联网行业经常所谈的规律,却是“我的层次很低,我把你拉到同样的层次来消灭你这么一个策略”,这个策略是不是正常的一个策略呢,这很难回答,但是这肯定是一个阶段性的策略。


互联网经济是一个新兴的经济,但还处于比较野蛮的阶段,现在野蛮争霸的时代已经过去,理性和规则的因素越来越多,互联网经济也是这样,互联网创造的虚拟世界,是我们的平行世界之外的第一个异度空间世界,以前的大航海时代也发现有许多新的疆域,但那还是现实地球世界。


当然,以后我们还要进入其它的新世界,比如进入太空,进入太阳系。


然而,在我们旧世界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是否在新世界都要重新发生呢?这样是一个很残酷的事情,二次世界大战是否要在太阳系的疆域里爆发?


我们或许能从互联网的发展中得到一些答案。


如果用降维攻击来比喻商业战争,我其实最初想这个理论,是想说人类文明是先升级再降级,就是先从三维升级到四维,再从四维向下攻击到第三维。人类的文明最终能升级到十一维。不过很遗憾,我最终困顿于自己的想象力不够,人类的想象力都不够,我已无法想象人类升级文明之后的世界是怎样的,所以就只能直接降维了。但降维是向下攻击,不是“我的层次很低,我把你拉到同样的层次来消灭你这么一个策略”。


文学的作者很大的目的在追求一个很好的故事,而它所代表的哲学意义、社会学意义是这个故事本身所蕴含的,前提是一个有好看的故事,我的降维理论就是这样。


“《三体》被拍成电影处境比较险恶,要么非常成功,要么被人骂死”


赵何娟:不知道大刘老师有没有一些新的正在构思的作品?


刘慈欣:作为一个作者认真去构思创作一个小说的话,一辈子写不出几本书来,有的人一辈子就写出一本来。《三体》写完之后的两年,第一年我写了一部分,结果写到后面自己不满意,就废掉了;第二年我又重新开始写,写了一部分之后,又不满意,又废掉了;这一年我还在写,能不能写到满意,我也不知道。


赵何娟:那你有什么样的标准来判断这个东西能不能再继续写?


刘慈欣:这个很好判断,你写出的小说故事,你自己感到兴奋震撼,最可怕的事情是,半夜醒来,一下子就对自己的故事失去信心了,这个真是噩梦般的经历。


周围的一切都在飞速变化,用三体中的一句话来说,“奇迹跟随着奇迹”,我们的奇迹在周围不断发生。


赵何娟:中国的科幻电影可以用贫瘠来形容,无论是创意、制作还是产业链条都很贫瘠。但听说已有电影公司正在把您的小说改编成影视作品,您对这部中国原创电影制作的期待是什么?您最希望哪个导演来导,谁来当男女主角?


刘慈欣:我对国内的影视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大成本的影视制作是很难的,我们对中国的科幻电影应该采取一种宽容的态度,关键是有一个好的开始慢慢赶上差距,《三体》的电影制作可以用两个字形容,险恶。国内的影迷对他很期待。成功或者失败,风险都很大。


大制作电影有一个成功方法是不温不火,没有赚钱没有赔钱,但这条路在《三体》这是被堵死的。《三体》的电影要么是非常成功,要么是被人骂死。对成功的 希望和失败的可能,要有一个客观的估计。所以在我的预期中,《三体》这个项目所面临的其实十分险恶。


关于女主人公的问题,三体的小说中有很多形象像科学家,在以前的传统电影中很少出现,目前我想不起来曾经创造过这种角色的演员,使美国科幻电影起飞的不是当时美国的主流导演,他们都是一些很非主流的边缘的,有很深的科幻情怀,但位置很边缘,直到他们创造了科幻电影的辉煌之后,科幻电影才变成主流。


我目前对中国科幻电影不抱什么希望,但希望能有一个很好的开端。


“科幻被科技催生,但最终也会被科技所消灭”


赵何娟:现在的硅谷正在发生很多事,比如我们现在创造的机器人未来都会进化到自我意识机器人的阶段,这是跟人类的大脑差不多的智能机器人产品。如今深度学习技术的发展,以及类似谷歌的可穿戴设备,谷歌眼镜等的出现,很多过去的科幻都在变成现实。这些越来越前沿技术和产品的出现,会限制我们对科幻作品的想象吗?还是说会打开另一扇窗?同时,尖端科技也会伴随越来越多的社会伦理问题,在美国的科幻界也产生过类似问题,作品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对青少年的影响越来越大,会反映到社会伦理的考验上,刘老师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刘慈欣:科学发展对科幻有很大影响。美国科幻就是在登月成功之后才慢慢衰落的,在登月之前美国曾经拍过一部科幻电影,好像名字就叫《登月》,最大的特点就是技术细节特别的精细,场面也都不错。但就因为登月实现了,现在完全被人遗忘 了。


这很生动的反映了科技对科幻电影的影响,科幻被科技催生,但最终也会被科技所消灭。


当我们周围都是科幻的时候,那我们就没有科幻了,当我们身边都是高科技的时候,那我们就没有高科技了。


科幻作品面临的最本质的危机是科技没有神秘感了。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缓解:


第一,需要我们作家自己的想象力,让我们预想未来的发展再进一步,能够比现在的奇迹更像奇迹,比已有的震撼更加震撼;


第二个方面,从人类发展的背景的大的方面,把互联网这种越来越窄的技术向外看,向太空看,互联网这种技术很可能是非零悖论的一个解释,很可能最后所有的文明都进入了虚拟空间,大家都看不到真正的实体都没有了,这是一个危机,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向星空的深处,那还是一个很大的未知的世界,这就是我的看法。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社会伦理和科幻的关系。我本人觉得科幻还是一个比较阳光的东西,他的精神内核是人类对新世界的向往,新生活的向往,对宇宙的向往,科幻作品在反映现实的同时,应该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与人类的未来关系极大的地方,这是一种很好的尝试,我认为这也是科幻作品的灵魂。


关于科学技术的正面负面效应,在现在科技诞生之初就有这样的争论,以乐观主义为代表的伏尔泰,以悲观主义为代表的卢梭,这是一个很鲜明的对立面。对于科学技术要不要发展,很简单,通过对粮食的评价就能够看出来,粮食是一个好的东西,但他的负面作用也很大,相当多的人死于心血管疾病,就是因为他吃的粮食有问题,但不是粮食是活不了的,如果离开粮食人类大概一星期就会崩溃,技术在发展的过程中确实要时时警惕,尤其是技术带来的负面作用。


赵何娟:越来越多的科技创业者正在进入这个大时代,科幻对他们能有些什么启示?


刘慈欣:对我个人来说,我认为创造力是比黄金还珍贵的东西,真正的创意可遇不可求,但是我们只能努力开拓自己的思想,让自己的思维不受眼前的某些东西的阻碍,从而尽可能的广阔,这是我一个外行对创业的建议。


钛迷还有福利拿了!


很多人都知道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也是科幻迷了。今天,钛媒体就携手注明科技预言家,《连线》杂志前主编,《失控》作者KK(凯文凯利) ,给钛迷们准备了一份这个“失控老头”的科幻漫画奇妙大礼。


今天钛媒体推送的两篇文章都与科技预言与科幻有关。另一篇即正在“赞赏”众筹的KK的科幻漫画新书介绍,感兴趣的可以移步钛媒体微信推送看看。我们将从今天两篇文章的评论中挑出最精彩评论的十位钛迷,每位送出KK 即将全新出版的科幻漫画新书一套。太!赞!了!


回复 开普勒星人 还可看钛媒体首部科幻巨制小说连载


有好想法,好创意,都来钛媒体·我造社区吧!

阅读原文 体验钛媒体旗下全新创新产品交流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