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流 第三十五章 重复的光影

奴隶社会 2018-11-05 17:38:39

题图:来自网络。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1018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

作者开通了个人微信公号 “二湘的六维空间(erxiang6D)",二湘的六维空间同步推送《狂流》的语音文字版,另有其他小说散文,时评影评。


在此地,在国际的鸡尾酒里,
我仍是一块拒绝溶化的冰 ——
常保持零下的冷
和固体的硬度。

余光中,《我之固体化》

怡敏早饭也不吃了,就去商场买了早早孕,匆忙忙再回到家,开始测试。

两条粉红的线。

她努力回忆是哪一次中的招。应该是在滑雪场的那个旅馆,好像是没怎么套好。她在床上坐了半个小时,心情倒还是平静,终于意识到该去上班了,还有一堆的事情等着她呢。她带上门,不知怎么就想起林晚,许多年前是不是和她一样的心境。原来历史真的是会重复的。

晚上她给林晚拨了个电话。

电话通了。

“我怀孕了。”怡敏开门见山,许多年前林晚打到巴黎的那个电话突然浮现在她脑海里,命运之手仿佛把多年前的那个场景复制,然后把双方的角色对换了一下。

“谁的?”

“范健。”

“你怎么打算?”

“准备生下来。”怡敏想了一天了,有一点她觉得自己想得很清楚了 —— 孩子是要生下来的。怡敏回国后听了威尔逊的建议,找了公司的一个副总经理做Mentor,她是个能干的女人,年轻的时候怀了两次孩子都打了,想趁着年轻拼事业,后来怀上的孩子都成了习惯性流产,没有一个能保下来,到现在还没有孩子。怡敏和她后来都陆续离开了原来那家公司,但是一直联系着。“千万不要为了所谓的事业耽误生孩子。” —— 这是她的忠告。怡敏都快38了,她一直喜欢孩子,甚至还动过从精子库里找精子做试管婴儿的念头。她知道过了这村没这店,再不生,以后恐怕就生不出来了。

“奉子成婚?”林晚问。

“应该不会,来上海之前他向我求婚,我到上海就有逃避他的意思。”

“原来你做了一回玉娇龙。”林晚道,“你想清楚,单身妈妈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

“也不算单身妈妈吧,我和范健住得近,两个人都可以照看孩子,比你的境况要好。”

“唉,结个婚有那么可怕吗,人多力量大,两个人互相配合,日子总会更好过一些的吧。你别那么矫情了。”林晚叹气。

“我没想到自己还真是一个矫情较劲的人。不知道有孩子时,我就已经决定和他断了。孩子的出现不该影响我对婚姻的决定。”

“唉,也许你低估了自己,或者说高估了自己。”林晚似是而非地说了一句。怡敏挂了电话,良久说不出一句话。她像是看到了命运的神光,在她和林晚的身上都打上了类似的痕迹。

怡敏早就和盈盈约了在正大广场的望湘园见面。这是家湘菜馆,是海婷推荐的,说是味道很地道,尤其是剁椒鱼头,做得很正宗,环境也干净清爽。据说老板是T大毕业的海归。运气不错,她们挑了个靠窗的座位,能看到窗外的黄浦江。几年不见,陈盈盈倒是愈发精致了,虽然眼角也有了些细细的皱纹。她指甲上还画了好看的花,一个指甲一个花式,都不重样。怡敏还是牛仔裤,平跟鞋。

“你怎么还是那样,女人要舍得在自己身上花本钱。”盈盈一张口还是那个爽利劲。

“嗯,本性难移,怎么舒服怎么来。话说没瞧出来你还是个痴情的,是哪路大神,能让你放弃纽约?”怡敏笑说。

“唉,其实也不见得他就有多好,谁让我们刚开始好。你知道,爱情就是生病,陷入爱情的人都是病态的,不正常的。只有爱情退了烧,人才能正常地呼吸。”盈盈一开口就刹不住,“我这不正害着病吗。实在舍不得断掉,就跟着回来了。不过也是这个机会好,做私募,在美国那个玻璃天花顶可是实实在在的,要往上做,太难了。”怡敏看了一眼她,她一直觉得她是个物质女,不怎么想事,没想到她倒是个通透的人,世故又不圆滑,精明里又透着深情。

“你倒是明明白白的,我可还在犯糊涂。”怡敏把自己和范健的事跟她说了一遍。

“侬脑子瓦特啦!”陈盈盈估计是听多了她男朋友的上海话,一着急居然说了句上海话, “你这不是犯糊涂,你这是犯贱 —— 敢情这哥们怎么起这么一个名字。”

“是啊,我就是脑子抽风了!” 怡敏叹气。

“你准备把孩子生下来,一个人带?你到底要什么?”

“我要的就是生病的感觉,我需要爱情病毒。”怡敏叹气,“其实,我当初和他交往还是希望能结婚的。但是我们两个好像真的不是很合适。”

“怎么个不合适?”

“他什么东西都到处乱扔。我是比较爱整洁的人,有些受不了。我高估了自己包容别人的能力。”

“爱整洁你能有我厉害,我可是有洁癖的人。家里床单隔几天必换,可是段思惟脏差乱都齐全了,我不照样能忍?依我看,你还是不够喜欢他。”

“你说得太对了,就是不够喜欢。不喜欢一个人,很难朝夕相处。我原以为,只要找一个坦诚善良,品质忠厚的,总是可以搭伙过日子,但其实是行不通的,至少对我行不通。我害怕这样过一辈子。”怡敏觉得这一下自己思路算是理顺了。

“没想到你是个这么拧巴的人。”盈盈叹气,“你爸妈的意见呢?”

“我爸是个随性开通的人,随便我自己,我妈要我和范健闪婚,她劝了我好几个晚上了,我现在一看她来电话都不太敢接。”

怡敏准备一个月之后回北京当面告诉范健。那天,他们约在上地的一家饺子馆。饭馆装饰得有些不伦不类。墙上挂着中国风的装饰画,每一张桌子却都铺着白桌布,中间放了一个玻璃小花瓶,插了一朵花,说不上是月季还是玫瑰。范健看上去神色还算平静,心里却不好受。怡敏离开北京两个月了,对他来说比两年还要漫长。

“你做了逃兵。”范健点好了几样饺子,把菜单往旁边一推。

“也许是吧。我这次是要告诉你一个重要的事,我怀孕了,大概是我们在滑雪场那次怀上的。”怡敏脸色平静。

“我就要做爸爸了!”范健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那笑容里甚至是带着丝孩子气,“你会把孩子留下吧。”

“不出意料应该吧,我都这么大了。”

“那么,我们结婚吧。”范健握住了怡敏的手,怡敏看着他的笑脸,准备的话突然就不太说得出来了。

她顿了好久,迟疑地说出了她的打算,“我…准备…还是,先一个人带这个孩子。”

“你不是开玩笑吧。”范健松开了手,脸沉了下来。

怡敏倒觉得上帝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这么多年,没有合适的人,可以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和她相遇,就像一个玩笑,一个对她来说已毫无幽默感的玩笑。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之前和范健在一起,有一个原因是惧怕女性的生物钟,怕自己如果不及时嫁掉,年纪大了生不出孩子。而现在,如果已经有了孩子,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服务生已经把第一盘饺子端上来了,是白菜猪肉,一个个手工饺子上冒着一层雾气。

怡敏觉得那雾气似乎是在她和范健之间安了个帘子,隔着这层帘子,她总算有勇气说了句,“不是玩笑,我是这么打算的。”

沉默,两个人之间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沉默。

第二盘韭菜猪肉饺子端上来的时候,范健总算又开口了,“你没有准生证,怎么办?”

“我想好了,到时候去南加州生。林晚在那可以照应一下我。”

“那户口呢?”

“到时候再说,最多上国际学校。”

“你简直是个疯子!”范健突然站了起来,“对不起,我今天有事,先走了。”他说着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怡敏一个人看着桌上那朵花发呆,这到底是玫瑰还是月季?饺子还在冒着热气,没来由的,她想起她妈妈常说的那句“迎客的面条送客的饺子。”

怡敏早孕反应强烈得吓人,吐得稀里哗啦。人家怀孕了都是长肉,她倒好,还掉了几斤肉。晚上她躺在租来的小房间里,心里又在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折腾?她第一次有些动摇要不要生这个孩子。她那天在网上乱逛,不知怎么就看到了一个意大利小姑娘在唱圣歌,那稚嫩天真的眼神一下子又让她心里温情蔓延。孩子是必须要的,她又一次坚定了这个信念,但是一定要自己带吗?为什么不妥协?像现在要是身边有人端茶送饭,问寒问暖,该多好。她想如果不是人在上海,是不是早就妥协了。可是范健远在北京,她有几次真想给他打个电话,想想还是忍住了。自己把人家惹毛了好几次,还要再去招惹人家吗?还是算了吧。倒是范健给她打了几次电话,主要是询问孩子的事情。那天他得知会是个男孩时,忍不住说了句太好了。 但是,除了孩子,他们俩又不太说得上话了。也许他们之间的缘分就是这个孩子,但是,也只是这个孩子而已。她就这么硬撑了七个月,中间把去美国的签证办好,跟老板说了到美国远距离工作一个半月,最后一个月就休假不上班了。

美国那边林晚帮她在尔湾大华附近租了个小公寓,走路就能到大华超市,买中国菜特别方便。林晚原说要怡敏去她家住的,怡敏不肯,她觉得人和人之间还是保持些距离的好。没有一个人能放在显微镜下看,靠得近,彼此的毛病免不了要露出来。怡敏高中有两个女同学,关系非常好,后来却是散了,据说是因为两个人一起开公司,公司上市了,两个人也成了陌路。

夏天只剩下个尾巴的时候,怡敏踏上了去美国的飞机。洛杉矶机场出海关的队伍很长,好不容易轮到怡敏,那个胖胖的黑人大叔问,“你来美国干什么?”

“旅游,购物,访友,生孩子。”怡敏知道美国的法律也没有说到美国生孩子就是违法,再说她34周了,也没法装,所以一开始就没打算撒谎。

“生孩子,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大叔笑容不改,声音却大了起来,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是啊,我没想撒谎。 我实话实说了啊。”怡敏微笑地看着他。

大概是怡敏镇定的反应和微笑起了作用,大叔语气又收敛了一下,“很好,你没撒谎。许多妈妈只说是来旅游,却瞒着来生孩子的真实目的。”

接着大叔又问,“为什么来美国生孩子?为了孩子拿美国公民?”

“还真不是,我没有结婚,没有准生证,在中国没法生这个孩子。”怡敏坦言。

“还有这回事?”大叔明显对她同情起来,一边说着,一边就在她的护照上盖了章,“祝你好运!”

怡敏高兴地收好护照,出了旋转门,林晚早就等在那了,看见她脚上的人字拖,林晚笑了—怡敏最喜欢穿人字拖。林晚每次回国都会到北京转机,一是让鸿飞见见玉溪,二是她自己也见见怡敏。距离她们上一次见面也有三年了,但她还是那个她,那个她十八岁就认识的怡敏,尽管她现在的身体有些臃肿。

“越来越美了啊你。”怡敏看着林晚,她真的越来越有风致了。

“你的小嘴是越来越甜了啊。”林晚笑意盈盈,“你挺着个大肚子还是原来那个你,说话还是没个正经。” 

从洛杉矶机场到林晚住的尔湾只有五十分钟的车程,两个人说话间就到了林晚住的小区。小区绿荫片片,一栋栋精致的房子掩在大片大片的绿草地里。

“你这里是高尚住宅区啊。”进了林晚家,怡敏说。

“还好吧,因为来得早,公司上市发了一笔小财,经济上没有压力。”林晚把怡敏的箱子拿下来,“而且那时候尔湾房子便宜,我买得早,还买了两个投资房。尔湾学区好,现在这些房子都老贵了。”

林晚陪着怡敏大致看了一下房子。林晚的房子是一个四居室的独立屋,两层楼,楼下有一个卧室,楼上三个,外面看着有些古旧,里面装修得却很现代,一色的红木地板。房子后面就是一个自然保护区,黄黄的荒野,和澄蓝的天连成一片。

“这房子真漂亮。你就是心细,会打算,我到现在还是到处漂,没一点计划,也没买房子,哪像你,都成小富婆了。”怡敏真心实意地说。

“哪里是什么小富婆,中产阶级而已。不过,你在北京这么多年也不买房是怎么想的?”

“一直单身,没有安定下来,就没买房,现在房子贵得要命,还真买不起了。”怡敏叹气。

“看来你比较没房运。” 林晚说着给怡敏和自己一人沏了一杯绿茶,“我知道你是个咖啡控,不过你怀孕了,就不给你咖啡了。”下午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被镂空的细纱窗帘筛出了一些淡黄的光影,温柔地洒照在每个角落,房子里有一股好闻的淡淡的清香。两个人坐在那,不由相对一笑,仿佛她们从来不曾隔了天涯,而是近旁的邻居,现在不过是串门来喝一个下午茶。


加油耶稣 by Antoniano小合唱团

来自二湘:祝各位读者朋友们鸡年大吉,阖家欢乐,万事如意,美梦成真,感谢一路相随!


推荐阅读:

喜欢读小说的朋友们,我们每个周六早上定时为你送上一篇小说连载,今天是《狂流》第三十五章,读之前的小说《此岸》和《遇见》,请关注奴隶社会以后查看菜单。

狂流 第一章 遇见

狂流 第二章 秋天的银杏树

狂流 第三章 命运的节点

狂流 第四章 苹果树之吻

狂流 第五章 红罂粟的诱惑

狂流 第六章 北京,北京

狂流 第七章 命运的选择

狂流 第八章 告别的季节

狂流 第九章 巴黎的咖啡

狂流 第十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狂流 第十一章 众神的食堂

狂流 第十二章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狂流 第十三章 沉醉

狂流 第十四章 少有人走的路

狂流 第十五章 法兰西的背面

狂流 第十六章 最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天

狂流 第十七章 她的名字叫玉溪

狂流 第十八章 爱的代价

狂流 第十九章 错过的月虹

狂流 第二十章 我们结婚吧

狂流 第二十一章 啊,纽约

狂流 第二十二章  情到深处人孤独

狂流 第二十三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狂流 第二十四章  你记得跨青溪半里桥

狂流 第二十五章  911,今夜无人入眠

狂流 第二十六章  骤雨将至

狂流 第二十七章  浮出水面

狂流 第二十八章  告别纽约

狂流 第二十九章  秋天的童话

狂流 第三十章  彼岸似闻风铎语

狂流 第三十一章  别了,美利坚!

狂流 第三十二章 时光的站台

狂流 第三十三章 你还需要备胎吗?

狂流 第三十四章  人生没有赢家

楚歌:科幻小说 - 2046(下)-- 宏大科幻背景下的凄美爱情,前两部分链接在里面

楚歌:摩羯座的爱情

和郝景芳喝咖啡



你读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读经典老文章,发送 m 或者点下面的菜单。有感悟想和大家分享请给邮箱 nlsh88@163.com 投稿吧。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