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月球上的人们(4)

诗书多维空间 2019-08-22 08:28:04

  “张先生对我说,中国国内不少人询问过新华社,想了解‘自由’号太空城的居民怎样生活和工作。这次,张先生很想写一篇‘自由’号太空城的专访。”任水静不紧不慢地说。

  泰勒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感谢贵国人民对我国科学成就的关注。不过,不过采访问题么,则要请示有关当局。我知道中国现在的效率是很高的,已扔掉了官僚主义。但是,美国却越发展官僚主义越厉害。妳明白吗,任小姐!美国当局的清规戒律太多,不许这不许那,弄得我们很对不起朋友。不过我个人一定再次催促有关当局,允许您和张先生采访‘自由’号太空城。”泰勒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满意地挥了一下手。

  我笑了,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们明白泰勒先生的好意,只希望美国当局能重视宣传报道工作,重视对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民的宣传报道工作。”

  我和任水静从塔斯社记者安东诺夫那里回来时,已经傍晚了。刚一进新华社大楼,还没摘下面罩,就见小燕子飞快地跑到我们面前,说道:“美联社泰勒先生的电话,请任小姐和张先生讲话。”

  我和任水静对视了一下,赶忙放下“生命保障背包”和面罩,整理了一下衣服,向客厅走去。

  电视电话屏幕上,泰罗先生在打招呼:“哈罗,张先生,任小姐,你们好!请开动加密系统,我有好消息相告。”泰勒满面春风地说。

  任水静按动电视电话上的红色按钮,屏幕四边出现了一圈蓝色的光波。“好了,泰勒先生,请讲吧!”任水静笑着说。

  “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把官司打到美国天军司令迈克将军那里去了。他是我叔叔,我向他讲了你们采访的重要性,他动摇了,赶忙请示了总统。总统批准了他的建议,允许你们到美国载人太空城去采访。看来,在美国走后门是相当重要的。哈哈,不过迈克将军规定,去太空城采访,不允许带摄像机和其他录音录像机转播装置,只允许看,明白吗?我相信你们东方人的记忆,一定会有很大的收获的。明天上午9时,我开飞艇去接你们,然后一同去C区机场。任小姐,张先生,有困难吗?”泰勒得意洋洋地讲出了他走后门的成果。

  我赶忙说:“感谢泰勒先生,我们明天一定按时恭候。”

    “谢谢,你可真是个了不起的记者呀!”任水静笑着说。

  “好,明天见!”泰勒耸了耸肩膀,满意的放下了话筒,顿时在屏幕上消失。

   

  次日上午9:30,美国月球—10号航天飞机,正点从C区南海机场起飞,向“自由”号载人太空城飞去。

  我坐在机舱内,点燃一支香烟,烟雾缭绕。任水静在旁边轻声的问:“怎么,你还在抽烟,难道戒不了吗?”

  我抱歉地欠了欠身,说道:“虽然自知营养香烟对身体也有害,但一直未下决心戒!”

  “我可不喜欢抽烟的人!”任水静用手扇了扇眼前的烟雾,说道。话一出口,又感到不对味儿,脸顿时红了。

  我赶忙岔开话题说:“飞机9:30正点起飞,多长时间才能到?”

  任水静接过话茬,赶忙说:“月球—10号航天飞机是美国的航天骄子,采用热核聚变作为推力,最大航速能超过光速3%。太空城距地球35万公里,距月球仅3400公里,飞船1/10秒就到了。”

  “那怎么还不到啊?飞机起飞好几秒钟了?”我说。

  “谁知道,可能飞机还有其他任务。我坐过一次月球—10号飞机。现在感到飞机根本未开足马力。机舱里的几个军人正在向后面移动,泰勒一上飞机就不见了,可能要执行什么任务。”任水静小声地说。

  “太空城附近还有什么设施吗?”我轻声的问。

  “还有几个定向能武器平台,是针对地球苏联洲际导弹基地设置的。”任水静也轻声地说。

  “为什么设置得这么远?距地球38万公里?”我不解地问。

    “还不是便于管理。另外,也许是为了防止苏联反激光装置将其击落吧。这些武器使用太阳能,具有很强的远距离摧毁能力。”任水静说。

  我一听,更加不解了:“那么,距月球也太近了,苏联人在D区不是设置了许多激光武器基地吗?”

  “苏联月球上的激光装置根本没有能力击落美国这些定向能武器平台。美国人很刁,凡苏联人运到月球上的激光武器,全在美国的监视中。美国是不会让苏联人威胁到这些定向能武器平台的。”任水静小声地解释着。

  这时,扩音器中传来女广播员的声音:“美国‘自由号’大型载人太空城到了。”

  我同任水静走下飞机,左右环视着。这是一个金属结构的候机厅。明亮的灯光,将厅内照得犹如白昼,大厅的四周全是变色玻璃。我边看边走,这时,泰勒在一旁出现了,“任小姐,张先生,我们先到市政厅去吧,先去采访市长林肯博士,只有取得太空城特别通行证,我们才能在城中自由活动。”

  我同任水静跟着泰勒来到市政厅。

  林肯博士是位头发斑白的瘦高个子,一身笔挺的西服,显得很精干,他热情地招呼着我和任水静。

  “欢迎欢迎,中国人民的使者!我代表自由城中15,000名美国居民,热烈欢迎中国朋友到自由城来,观看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的人民创造的空间奇迹。”

  我赶忙上前致谢,大家寒暄了一阵后,我向林肯博士提出了问题:“市长先生,您能否向我们介绍一下自由城的情况?”

  林肯博士扫了一眼眼前的三位记者,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来:“‘自由’号太空城建于2050年,系地球卫星城,位于地球35万公里的轨道,与月球同步。建造费用约250亿美元。全城呈圆柱形,直径2,000米,由特种铝板和玻璃制成。太空城的主要作用是向地球输送太阳能和开发月球的矿产资源,并作为一个中转站,向金星、火星等外星移民。”

  “请问,这样巨大的太空城是怎样在空间制造的?”任水静问。

  “建造太空城的原材料来自月球。美国工程师和技术人员首先在月球表面C区建立了一个开采基地,开采月球土壤中的铝矿土。此后使用月球粉碎机,将这些铝矿土粉碎并扬到空中。而距地球约30万公里的空域,便是与月球同步的空间加工厂。加工厂将铝矿土尘粉吸进矿土原料仓,此后转入冶炼仓冶炼,后送入加工仓,制成各种型号和规格的合金铝板。这些合金铝板便成为太空城的砖瓦。目前太空城与月球一样,绕月球公转的同时进行自转,周期27.32166日,也正好是一个恒星月,因此有吸引力,人们可以在城中自由行走,不会在太空城中飘动。全城是一个密封的空间,城内建有中央氧气站、中央水塔、中央食品厂、中央医院、中央音乐厅和很多酒吧间;同时分成若干区域,如蔬菜区、牲畜饲养区、体育区、科学实验区和工厂区。目前,全城居民需要的蔬菜、水果、肉食、粮食等基本己自给,不需地球供应。水则是我们从地球大气层中抽取的水蒸气。”我和任水静仔细听着林肯先生的介绍,脑子拼命地记着…

  林肯先生介绍完后,泰勒将获得的参观通行证递给我和任水静,说道:“目前,太空城内的一些设施正在检修。我们只能参观一层的果园、蔬菜区、牲畜饲养站、体育区,二层的科学实验区中的遗传研究所,三层的中央医院等,四层和五层现正在维修,禁止参观。很抱歉,这是一些技术原因。”

  我和任水静未讲什么。实际上这些这些项目对于长期在月球上生活的人们来说,已意思不大。我们跟着泰勒先生在这座铝合金制成的太空城,更确切地讲这栋大楼里走来走去,除了那豪华的陈设、热闹的街道,使人感到好像是地球的居民区一样,那些蔬菜区、肉食加工厂、体育场等同月球设施并无大的区别。美国人看来很刁,只让我们参观太空城的生活区域,而太空城内的真正设施是五层的航天母舰基地,则借口检修而拒绝参观。

  我和任水静参观美国载人太空城后回到月球A区新华分社,已经是傍晚了。洗了澡吃过晚饭,我们来到客厅,开始回忆白天参观所闻所见,一起写了一篇题为“走访美国‘自由’号永久载人太空城”的稿子。任水静打开汉字语音自动打字机,我一边回忆一边讲。自动打字机自动将讲话变成句子……

  正忙着,电视电话荧光屏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头。“任小姐,你们好呀?”男人说。

  任水静一见,赶忙说道:“哦,张所长,您好!您现在在哪里?”

  “我就在你们门口。”所长说。

  “小燕子,快开门,请张处长进来!”任水静吩咐道。

  遗传研究所所长张彻提着一个手提箱走进客厅,任水静赶忙迎上去,帮他摘下面罩,向他介绍说:“这是新华社记者张先生,他前天刚到,正准备抽时间去拜访您。”

  “哦,早听说了,你好,张所长上前握住了我的手。

  张所长年仅37岁,中等个子,一派学者风度。“这么晚了,你们二位还在忙呀?”他说。

  “今天有幸参观了美国‘自由’号永久载人太空城,正准备稿子,准备今晚发往地球。”任水静说。

 

  (连载4,共9)

  注:作者张亮,写于1986年,后载于《时空传》(2017年1月,华龄出版社)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