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魏星修仙 第一章 神秘器灵

庆丰棋圣木可三吉 2018-11-04 10:34:46


第一章 神秘器灵


魏星是个每次期末考试前都会突击一周然后顺利低空掠过的平凡大学生,长相普普通通,个子偏矮,略胖。年龄的增长并未给他带来丰富的阅历,也没有等来异性的告白,而只是悄然推后了他的发际线。不过他始终保持开朗,至少是外表开朗。


在魏星的心里,不知从何时一直记念着一句话——仙凡只在一念间。没错,听似荒诞不经的修仙才是他念兹在兹的人生要义。可惜地,或者说,理所当然地,在他前二十四年的人生中,没能实现这一理想。假如按照正常的进行,在他今后的几十年人生中,也同样不会实现。


二十一世纪第十七个愚人节上午的十点半,亦即魏星个人生物钟定义的一大早,他从被窝里爬起来,半眯着眼端详了三件好久没洗的外套片刻,最终选择了未洗时间最短的那件。没有相当程度的观察能力和实际演练,是绝不可能做得如此准确的。


这间学生宿舍只有他一人在。本来还有三个室友的。但史乐沉迷游戏,上学期三门主课不及格,遭劝退;李安箫是个暴力狂,因时不时与人打架,怕被追上门来,跑到校外租房住去了,反正他家最不缺的就是钱了;陈小侠则是暴饮暴食,体重超标,上个月不堪蹂躏的上铺床板达到了承受极限,半夜两点多分崩离析,罪魁祸首从一米多高的地方滚落,幸无大碍,不过磕坏了尾椎骨,目前在校医院暂住。


独霸宿舍的好处不必细说,坏处显而易见,本就不规律的大学生活变得更不规律了。


现在这个点,早饭肯定没有了,午饭还没到时候,上一顿饭要追溯到十七小时以前。揉了揉瘪了一圈的肚子,魏星决定先整个泡面垫巴垫巴。


热水,从楼道的水房里直接打了一暖壶。杯面是康帅博牌的,开杯,撕包,加调料,添开水,封口,等待......所有的流程十分娴熟自如,魏星向来把泡面当成是修仙炼丹一般郑重以对,一丝不苟。仙气氤氲,异香阵阵,好个仙家气象!


咦,好像忘记了什么。炼丹要加一天地奇物作药引!


魏星忙从墙脚的架柜里拿出一瓶老干妈辣椒酱。这是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瓶了。魏星从十六年前爱上了本省特产的老干妈,几乎顿顿不离,而且每吃一瓶都会计数,一开始是为了与同楼的小伙伴比谁更能吃辣,吹牛显摆,后来逐渐习惯成自然了。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魏星一手握瓶身,一手拧盖子,双臂一发力,吐气开声,轻叱一声:“疾!”


啪——


瓶盖开了,随后瓶口涌出一道赤红光华,在瓶身处一绕一绞,便散落满屋光雨。同时,寒芒划过,沐于光雨之中,须臾长作三尺六寸长短,形状笔直修长,有锷有柄。飞剑?


换做普通的地球人,此时发出尖叫或惊呼,失手把酱瓶掉在地上,是正常的反应吧。


问题是,魏星是不普通的地球人。朝思暮想的修仙风格画面是他最期待的东西。害怕教务处老太太的高嗓门也就罢了,怎么可能害怕修仙的超自然景象呢?


不过十数个呼吸之后,魏星的面色变得古怪起来!


飞剑是不需辅助即可停在半空的神秘法器,这完全符合魏星的预期。剑上浮动着一个器灵,这也不难接受。可是这个器灵为什么看着颇为眼熟呢?


“你......你是这个?”魏星指了指手中老干妈辣椒酱的商标。那上面彩印着一个介于中年和老年之间的女性头像,面容朴实。只要吃过老干妈辣椒酱的男女老少,没人不熟悉这张面孔的。


飞剑的器灵也称剑灵,无论是美少年还是美少女,又或是仙风道骨的长者,面相奇特的精怪,魏星都能轻易接受。但长得像老干妈辣椒酱的创始人,一位如今身家数十亿元的老年女企业家,这实在太离谱了吧。


剑灵瞥了眼前的凡人青年一眼,冷声道:“不错,你是唤醒本座的?!”


闻言,魏星反倒兴奋起来,此前些许疑惑全部抛到本市三十五公里外的垃圾填埋场,点头答道:“正是在下!本人姓魏,名星,至今元阳未失。剑灵何名?待我滴血认主!”


说完,魏星忙不迭翻箱倒柜,找了一把水果刀,就要割腕。


一点寒星从飞剑上射出,正中水果刀的刀身,魏星只觉手中一轻,哗啦啦掉落一地碎铁屑。


“愚蠢!滴血认主只在炼剑成形之初有用。”剑灵不屑道,“至于本座的名号,给你一次机会猜测。若是猜错,足见无缘,本座会给你些好处,以酬劳你唤醒本座之功。”


魏星厚着脸皮堆笑问:“那若是猜对了呢?”


剑灵不答,只一指老干妈辣椒酱的瓶子,森然道:“本座的名号即为剑名,就在这瓶上。你且猜来,给你一炷香的工夫!”


老-干-妈-辣-椒-酱-陶-华-碧-净-含-量-配-料-表......提示在什么地方呢?魏星全力运转头盖骨下的思维中枢,试图找出蛛丝马迹。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剑灵的嘴角露出几不可察的轻松笑意。


“老干妈辣椒酱,老干妈,辣椒酱,老辣,干椒,妈酱,干酱,干......酱?”福至心灵,魏星大叫道:“干将,干将!古代传说中的神剑干将!”


“蠢!干将是男名,以干将为名的神剑,剑灵也只能是男的!”


“莫邪!莫邪!你是莫邪!时间还没到,我猜对了,我这下百分百猜对了!”



为了抓住好不容易等到的修仙际遇,魏星不惜耍赖。


剑灵沉默不语。魏星也闭口注视着面目熟悉的剑灵,神剑莫邪,神剑莫邪,被自己糊里糊涂地从顾客过亿的知名调味品瓶子中召唤出来,再怎么样也得知恩图报,还自己这个因果吧。


感觉过了两个小时,其实只过了两分钟,剑灵开口道:“一年!我看顾你一年时间。你若能在一年内凝聚丹火,或者找到玉虚宫遗迹,我便认你为主,否则各奔东西,再无牵扯。”


魏星强自镇定,洒脱应道:“一年足够了!若一年不行,再多十个百个一年,也是枉然。”其实他既不知道什么叫凝聚丹火,也不知道怎么找古代小说封神演义中出现过的阐教圣地玉虚宫,甚至不确定玉虚宫是否为古人虚构的地方。总之,当前最要紧的是先稳住剑灵,再伺机徐徐图之。


“对了,莫邪前辈,我是怎么把你唤醒的?就拧开个老干妈的瓶盖吗?原来你一直住在辣椒酱里啊。真没想到,看起来很窄小的瓶子,竟然能藏一柄神剑!”魏星害怕莫邪继续考校什么凝聚丹火、玉虚宫之类的事宜,便没话找话地岔开话题。


莫邪的眼光何等老辣,早看出这年轻人在修仙方面是个缺乏底蕴的草包,指望不上,否则它也不会以一年为期给此人下套。早日了断因果,重获自由,才是明智之举。凝聚丹火,找玉虚宫,嘿嘿,别说一年了,一百年都未必够用。这是完全不可能达成的目标。


想到很快便可天高云淡、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无须听命与人了,莫邪剑灵心情大好,随口多解释了几句。


“神兵奇宝大多不存在于现世,而是隐于过去未来。若欲现于当世,必有特定之物指引,名为灵契。有了灵契,方可降临显化。”见魏星听得云里雾里,不明觉厉,莫邪顿感索然无趣,只道:“你今日吃的是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瓶此物,可对?道家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一元会,一千二百九十六可称一小元。”便不再说话了。至于莫邪与辣椒酱之间的关联,交给这笨小子胡思乱想去吧。


魏星正想再说点什么,宿舍门外突然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咣!咣!咣!


“开门!开门!马上开门!”


劣质的薄板门被砸得摇摇欲坠。不速之客气势汹汹,来意不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