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人类已经走到了科幻电影中遥不可及的未来

三联生活周刊 2018-07-10 17:45:22

哈里森福特饰演的老一代银翼杀手戴卡德到底是不是复制人?带着这个问题走进了电影院。两个半小时后,带着两个问题走出了电影院,如果老一代银翼杀手是复制人的话那他为什么可以活这么久?瑞恩高斯林饰演的新一代演绎杀手k怀疑自己不是复制人时为什么不用他检测其他复制人的机器检测下自己呢?


在距离前作35年之后,《银翼杀手2049》终于与观众见面了。曾执导过《边境杀手》、《降临》等影片的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接过了雷德利斯科特在电影中所营造的赛博朋克世界,并联手著名摄影大师罗杰狄金斯和编剧汉普顿范彻带领观众又一次坐进了银翼杀手的警车中。


这次,新一代银翼杀手K在执行任务中发现了可能撼动整个人类社会的惊天大秘密,为了解开这个秘密他踏上了危险重重的寻找老一代银翼杀手之路。


《银翼杀手2049》剧照


很多人在网上发问,看这部电影前需不需要补一下1982年版的《银翼杀手》?《银翼杀手》与《2001太空漫游》并肩成为科幻电影经典之作当然值得补,就算仅仅为了听片尾处复制人首领贝迪那段经典的雨中独白也值得补。


“我看到过你们这些人绝对无法置信的情景,战舰在猎户星座之肩燃起的熊熊火光。C射线在幽暗的宇宙中划过了‘唐怀瑟之门’,但所有的这些瞬间,都将消逝于时间,就像泪水湮没在雨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段独白的前几句出自编剧大卫皮普尔斯之手,而最后两句充满诗意的内容则来自饰演贝迪的演员鲁特格尔哈尔的“强行加戏”。当年演员一起读剧本时,他在念完规定台词后又说出了“All those moments will be lost in time.Like tears in the rain”这些话。说完后,他调皮地看了一眼编剧。后来时间证明,这段台词带给观众的冲击确实让整部电影达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银翼杀手》剧照


若是不补看的话其实也不会影响对《银翼杀手2049》这部新作的剧情理解。但若是看了,则可以更好地捕捉到新作对前作的致敬。比如开场时出现的眼眸,立刻就让人想到《银翼杀手》中透过眼眸看到战火纷飞的那一幕,而当通过电影特效还原的瑞秋徐徐走来时,若是看过前作那便可以更切身地体会到哈里森福特饰演的老银翼杀手对她长达30余年的想念。


但补看的坏处也是很明显的,最坏的可能就是会让你直接放弃看《银翼杀手2049》的打算。《银翼杀手》在1982年上映后票房失利,恶评如潮。影片缓慢的节奏,阴冷的画调,消不散的雨雾以及全片流露出的诡异感都饱受诟病。而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当年设定出现在2019年洛杉矶的黑科技已经并不新鲜了。影片中,老银翼杀手戴卡德给瑞秋打电话用的可视电话,在当年看也许能让人耳目一新,但现在看却感觉平淡无奇,恨不得建议他们直接用微信视频算了。电影上映后的三十余年,人类科技的发展已经远远超越了当年人类自身的想象力,毕竟人类距离电影中的2019年也就差两年而已。


《银翼杀手2049》


即便是在新作中,发生在2049年的许多情节,也多多少少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相应的对照。


影片中,昏暗的天空、浓重的云雾以及拉斯维加斯漫天的黄沙,这些糟糕的自然环境不需要等到2049年就已经发生了。老银翼杀手戴卡德为了躲避追杀而选择住在没有人烟的核辐射污染区,这与现实中S.A阿列克谢耶维奇的著作《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声音》中因为种种原因而选择居住在切尔诺贝利的人何其相似。



商业电影总需要有一条爱情线,编剧为新一代银翼杀手K安排了一个女朋友。不同寻常的是,这个女朋友是虚拟的,需要依靠全息投影才得以显形。这不难让人联想到日本的虚拟歌姬初音未来。初音未来就是这样一个依靠全息投影技术才存在的音乐偶像,她走红后还依靠技术手段开办了演唱会,场场爆满,人气超越很多真人歌手。


至于K在执行任务时使用的无人机则像是将现实生活中手动遥控的无人机升级成了语音控制。片中另一幕,反派女助理在杀掉陆军中尉后,试图托起她的头靠人脸识别打开电脑的这幕看起来就不怎么高级了,毕竟现在很多企业连上班打卡都需要虹膜识别。




现在,人类已经活在了科幻片中遥不可及的未来——一个事实新闻比虚构作品更精彩的时代。现代生活用不断革新的技术发展喂养着人类的想象力和期待,结果就是,科幻片想提供让观众眼前一亮、惊掉下巴的黑科技愈发困难。


然而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现在需要面对的问题似乎变多了。首先是过去那些纠缠人类的问题仍然存在,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如何定义真实?是凭借记忆还是情感去判断?技术的飞速发展将过往这些问题所处的情境变得更复杂了,除此,还带来了新的问题,人类该如何处理自己与这些新科技的关系呢?像是影片中出现的复制人。


但幸运的是,过往带给人类幸福感的东西也仍然奏效。老银翼杀手在时隔30年后终于见到自己孩子时的感动就证明了亲情的联结仍然能给人类心灵的慰藉。当新一代银翼杀手K伸手触摸雪花的时候,所有人都得承认,自然带给生命的触动是对每一个人都生效的,包括复制人。



K曾在办公室对陆军中尉说,他认为如果一个人是被生出来的,那他就是有灵魂的。中尉告诉他,没有那玩意儿(灵魂),你也可以活得很好。


真是这样吗?这个问题留在银翼杀手K心中,也透过荧幕留给了观众。《银翼杀手2049》不是那种交给观众一个结论或一个答案的电影,正相反,它把一些问题留给了观众,一些远比新老银翼杀手到底是不是复制人更值得思考的问题。走出电影院,带着这些问题重新投入生活,在不断走向未来的路上反复琢磨这些问题,才是科幻电影的意义。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到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以下封面图

一键下单「这些年,我们正在追的网剧」


 点击阅读原文,今日生活市集,发现更多好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