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北京折叠》奇幻?「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雨果奖女作家新预言:女儿国将实现

牙小仙要凶猛 2018-09-15 17:28:58



《镜花缘》中有一回讲的是女儿国

这里男子反穿衣裙,作为妇人,以治内事;

女子反穿靴帽,作为男人,以治外事。

▵ 胡适评《镜花缘》


难怪胡适将这部奇幻著作称为是一部讨论妇女问题的小说,作者李汝珍所给出的答案是:男女应该受平等的待遇,平等的教育,平等的选举制度。



20168月,郝景芳因《北京折叠》获得雨果奖,在科幻圈外红极一时,这种走红,全然是一场意外。


710日,阿里巴巴集团将在杭州国际博览会举办2017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郝景芳受邀参加演讲。演讲的主题是《人人都可以是创造者》。


在中国,还没有任何一个民间主办的大会

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这样

明目昭昭地宣示女性创业权利

并给出赋能女性的实际方案

镜花缘》的奇幻想象

从未能如今天这样落到现实


回想上一次阿里巴巴的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还是两年以前,当时盛况无两,马云把《赫芬顿邮报》的创世人阿里安娜赫芬顿和国际影星杰西卡阿尔巴请到杭州。



一次,前来助力赋能女性的则有世界最美王妃约旦王后亚辛·拉尼娅,联合国助理秘书长、联合国妇女署副执行主任拉克什米·普里和华裔设计师婚纱女王”Vera Wang等人。


▵婚纱女王与最美王妃



  “阿里让新奇的idea照进现实。”2015年召开的第一届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上,在众多参会女性面前,马云毫不吝啬地赞扬女性之美:世界因为女性而美好,世界因为女性而成其为世界。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上升。


这第二届大会上

马云又将如何表达对女性的赞美




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的官方议程


女性正在唤醒

人们对女性角色的重新定义

她们对生活充满热情

温柔呵护家庭

魅力平衡世界

她们向世界展现出张弛有度的领导才能

积极进取的商业魅力

和探索未来的无限激情

向世界发出·时代的强音








女性企业家在过去20年里迅速崛起,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的《中国女性创业》报告中显示,中国约60%的女性企业家年龄在45岁及以上。


绝大部分受调查女企业家拥有大学及以上学历,超过60%女性领导的企业在东部地区。


比起公众所熟悉的那些作家,郝景芳很少谈及文学创作,更像是一个社会学与未来学研究者。


所以常有人指责女性缺少逻辑,缺少理性,总是容易从一个idea跳到另一个idea。进入智能时代,就不同了,女性创业者可以更加个性化,跳跃性思维是未来时代最稀缺的。


2016113日,郝景芳出现在36氪的活动上,穿着白色的硬材质的套装,天气骤冷的冬天,披着黑色长发,端庄地坐在沙发里。她本来就瘦瘦的,屁股又只沾了座位一半的空间,整个人显得挺拔,讲话的时候声音糯糯的,很温柔。




童行书院 • 发起人 •郝景芳



柔弱的女作家,这次漂流到了《镜花缘》里的君子国


她的项目和风口上的科技不沾边,她向火热的创投圈说:我们要做一个企业,但是这是一个公益企业,是一个社会企业。这种企业在国外很成熟但是在国内很少。


7月的第一个周一,忙碌的人总是从早上就拧好时间的发条,郝景芳坐在地铁上接受了采访。


她实在挤不出时间,密集的行程上,每个小时都要跟不同的人开会,从早9点到晚9点。


女性创业者越来越多,她们带来更多好的产品和服务。但没有必要向男人一样,那么雄性,那么阳刚。


订去杭州的机票前,郝景芳在淘宝买了玩具,送给女儿。


参加女性创业者的集会,是件大事儿,方便她找到事业上合作的机会,但是这次出差,又耽误了另一件大事儿——哄女儿睡觉。


作为用户,郝景芳习惯了在淘宝上搜罗各种新奇玩具,她说自己是淘宝的重度用户;站在创业者的角度,她不自觉称赞起阿里的生态。


感谢阿里为女性赋能,一个好的生态,要有资本、技术、服务,还要有好的理念。才能让女性创业者在这个平台上,全方位展示个性化产品。让新奇的idea照进现实。




郝景芳的新奇Idea

人人都有创造力







参加全球女性创业大会,郝景芳自然会带上童行书院童行星球,创造力教育的项目。


这次大会她的演讲题目是《人人都可以是创造者》,关于创造本身。


我觉得创造不是一个特殊的天赋,而是一种思维过程和思维能力。如果习惯于这样去思考,那么在每天的工作生活中,都可以去创造性的生活,创造性的工作。


刚开始创作科幻小说的时候,郝景芳把《流浪苍穹》,拿到《科幻世界》笔会上给人看,遗憾的是,她并没有很快得到回应。而在几个星期后,她收到了一封肯定的邮件,来自一名科幻作家。


邮件中写着:你创造的世界绝无仅有,你的小说有一种其他科幻作家没有的色彩,就像消失很久的金色夕阳又回来了。这封邮件来自刘慈欣。



▵郝景芳与刘慈欣


当自己的创造没有得到别人的认可,郝景芳最初也会沮丧,不仅是因为受到刘慈欣的鼓励,她还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反思,来以绝后患。


除了创造新奇的科幻世界,郝景芳还用创造力给自己建立起一座堡垒,不会再因为外界的评判来苛责自己。


她寻找到一条路径,把自由的内心世界变成《镜花缘》里的独立王国,只为保护好金色太阳一样的创造力。


她说

外界给我的定义,就像窗户上的影子。

我不需要真的把自己贴在窗户上,成为那个影子。

只要我还真实地坐在房间里,我的内在自由还是存在的,

那窗户上的影子就不会困扰到我。


全球女性大会赋予她时代导航仪

提到女性创业者,你会想到谁?


敢和雄性荷尔蒙爆棚的商业大佬打赌的董明珠;靠颜值,活出美丽梦想的卖货达人张大奕;执拗地说我不靠男人,靠着红烧肉走红的田小姐。


女司机一样,女性创业者在万众创业的当下,仍然面临着不少争议。女权主义者随时准备好在网络上发起中华田园式的进攻。



我从1997年,开始上网,就是简单浏览一些网站。观察到互联网其实是一个流动状态,和大公司里面严格的体系不一样。互联网是一随时随地有新连接的地方,女性又最擅长这样的人际交往,所以很容易适应。


郝景芳没有划分自己

属于女性主义

还是女权主义


她更愿意鼓励女性经济独立,借助互联网,女性找到自己喜欢的位置,已经是件便利的事情。



互联网有没有清晰的性别属性?



外界看来,阿里巴巴在管理上,继承了马云的阳刚风格,是一个行动力极强的组织。


而从产品上看,为了服务多数女性用户,阿里巴巴又是充满了活力,带着文艺的调调。


蚂蚁金服集团董事长彭蕾,在第二届互联网大会上发言的主题,是互联网金融的核心是要做到小确幸


微小而确实的幸福,想必是大多数女性的内心诉求。


郝景芳认为一家公司,和它的产品,可以雌雄同体,因为本身就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


回归到自身,郝景芳也不能说出,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有了清晰的女性意识。

只是从始至终,都对女性身份有着清晰的认同。


不必像男人一样,女性也可以很成功。


她用自己最熟悉科幻圈举例,坦言这个圈子里的女性比例非常小,但是她们取得的成就又都很高。“2016年雨果奖的所有奖项,都是女性作家包揽。


女性非常容易在网络时代,做出一些创新的事情。未来女性权益肯定会增加,哪怕是未来我们又回到了生很多孩子的状态。女性都会有更多空间去实现自我。


提到自我实现,郝景芳把话题又折回到创造力


女性和创造力的关系非常紧密,因为女性能够更准确地得知周围人的意图,体察对方的情绪,并且获得更清晰的认知。



阅读郝景芳的小说,会发现反思命运这一课题,多次出现在她的作品中。


在《癫狂者》中,一个优秀的年轻人觉得自己的命运不受控制,生活都是假的。


在《繁华中央》中,阿玖怀疑自己获得的成功和名誉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骗局。


《深山疗养院》则讲述了一个学业优秀的男主人公对生活焦虑、想要逃离的故事。


相比于把人物丢在一个危机四伏的环境中,郝景芳更痴迷于写一个在没有任何外在压力下自我推动型的人。



在人工智能时代,女性不擅长的规划和逻辑推理上的事情,确实可以借助工具完成。比如很多女性曾经不清楚路线,没办法开车,但是现在可以用导航仪啊。当她举出这个例子的时候,难免有了疑问,娇声娇气的郝景芳会不会也是个路痴呢?


全球女性创业者大会

就像在给出一个她时代的导航仪

借助它,那些曾经不清楚的创业路线

也在杭州阿里巴巴集团所搭建的舞台上

变得历历可见



我所说的都是怼的

只有我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