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趋势|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却可能被TA取代?

众维职业教育 2018-09-21 09:59:44

当下,AI毫无疑问是出于风口浪尖上的话题之一。谷歌CEO Sundar Pichari表示人工智能是继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个技术热点。“我确信从长远看,我们将在计算上从一个以移动为先的世界演进为一个以人工智能为先的世界。”

全球很多大企业都把AI作为重要战略目标,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一方面,AI将掀起新一轮的技术革命和人力解放,一方面,人类又开始担心AI的强大会毫不留情的碾压人类的智商,导致大量失业,再考虑长远一些,甚至,机器人会有一天控制了人类,成为地球的主人。

《纽约客》杂志近期发布的一张封面图引人深思。

从有了机器人的概念开始,大量的科幻小说和科幻电影就已经帮助人们提高了警惕,人类早就有了害怕被机器人统治的焦虑。目前而言,被机器人完全统治或奴役倒没有那么大的可能性,然而在竞争已经很激烈的人类社会,AI无疑加重了人类另一个焦虑——被取代,也就是面临失业。

BBC 基于剑桥大学研究者Michael Osborne 和 Carl Frey 的数据体系分析了 365 中职业在未来的“被淘汰概率”。

从这个分析中我们可以得出两个基本的结论:

1. 如果你的工作包含以下三类技能要求,那么,你被机器人取代的可能性非常小:

  • 社交能力、协商能力、以及人情练达的艺术;

  • 同情心,以及对他人真心实意的扶助和关切;

  • 创意和审美。

2. 如果你的工作符合以下特征,那么,你被机器人取代的可能性非常大:

  • 无需天赋,经由训练即可掌握的技能;

  • 大量的重复性劳动,每天上班无需过脑,但手熟尔;

  • 工作空间狭小,坐在格子间里,不闻天下事。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在2017年1月的一份报告中估计,目前人类的工作职责中有一半可能在2055年实现自动化,最早2035年,最迟2075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不是什么新鲜事。自从车轮发明以来,技术就一直在取代人力劳动。现在机器已经在逐步取代那些低技能、低工资、重复度高的工作。最少被取代的工作属于娱乐界人士、治疗师、医学领域成员、社会工作者、教师和管理者。因为在人际互动和定制决策等方面,计算机似乎还比不上人类。


但是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由于人工智能、自然语言处理的发展,以及计算能力的成本变得越来越低廉,人们曾经觉得不适合自动化的一些工作,突然显现出了自动化的前景。


例如在10年前,研究人员曾经认为,让汽车绕过障碍物,并在车流中穿行,这项任务的复杂性超出了计算机的能力范围,但现在几乎所有的汽车制造商(以及像苹果这样的公司)似乎都在研制无人驾驶汽车。


哪些工作可能被取代?


短短几年里,计算机可以做的工作就在数量和类型上出现了大幅增长,有的在意料之中,但有的出乎了人们的想象。


律师:下次从交警那里收到违章罚单的时候,你或许可以雇佣一个机器人律师。 DoNotPay已经在伦敦、纽约和西雅图帮助16万人打过这种官司了,它的业务很快将扩张到旧金山、洛杉矶、丹佛和芝加哥。你填写一张调查问卷,如果法律机器人认为你并没有违规,它就会发一封信进行申辩。该公司声称其申辩的成功率达到了60%。


记者: Narrative Science和Automated Insights等公司创建的AI机器人已经为福布斯和美联社等客户撰写商业和体育报道了。Narrative Science联合创始人克里斯·哈蒙德(Kris Hammond)2015年6月接受《卫报》采访的时候预测说,到2030年,90%的新闻都将由计算机编写,而一些勤奋的机器人甚至可以在那之前就获得普利策奖。


治疗师:已经有一些公司开始用 “社交机器人”帮助一些自闭症的孩子学习适当的社交行为。治疗型机器宠物可以陪伴患有痴呆症的老年人。美国军方正在使用计算机生成的虚拟治疗师在阿富汗筛查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的士兵。


教师:使用McGraw-Hill Connect和Aplia等软件,大学教授一次可以管理成百上千个学生的课程作业。Mooc在线课程也可以同时给数以千计的学生上课。日本和韩国正在使用实体机器人教学生学习英语。


演员:1994年去世的彼得·库欣在2016年的《星球大战,侠盗一号》中再次扮演了他的老角色,这得归功于工业光魔公司的神奇技术。但他并不是第一个出现在新电影中的已过世演员。保罗·沃克、奥黛丽·赫本、劳伦斯·奥利维尔爵士、李小龙和马龙·白兰度也在新的电影和广告中“数字化复活”过。


烹饪书籍作者:2015年1月,IBM 的计算机沃森(Watson)创作了一本烹饪书。里面包含65个食谱,比如如何制作“克里奥尔虾肉羔羊”饺子,酿造“蹄子蜂蜜”啤酒等。

配送员:雅乐轩酒店正在试验一个名为“Botlr”的机器人管家,让它把毛巾或洗浴用品送到客人的房间 (它不会收取小费,但是会鼓励你发推文)。Starship技术公司的送货机器人看起来像是一个加强版的扫地机器人,不过它可以把食品和包裹送到附近的地方。 DoorDash和Postmates已经宣布与Starship技术公司开展合作。而在去年12月,亚马逊使用无人机向顾客配送了第一个包裹。 Amazon Prime Air则承诺在30分钟或更短时间内送达重量不超过5磅的包裹。


司机:Uber和Lyft想要用机器人替换成千上万的业余出租车司机,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尽管早期测试遇到了监管和安全方面的障碍。出租车和城市公交车可能是最先获得自动化的交通工具,时间可能是在2020年代初。


电话推销员:即使没有机器人的出现,这样一个单调、重复、恼人,又毫无效率可言的工种也是迟早要消亡的。






会计:会计工作的本质是信息搜集和整理工作,内部存在着严格的逻辑要求,天生就要求 100% 准确,从结果上来看,机器智能操作的优势的确明显。而事实上,就在今年,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中的德勤、普华永道和安永都相继推出了财务智能机器人方案,给业内造成了不小的震动。




保险业务员:目前很多保险推销员已将智能科技引入到公司业务上,目前主要应用于售后领域。业内预测,不久的将来,人工智能将替代销售人员,成为个人保险智能管家。




银行职员:银行办理业务排队时间的长度和处理业务的效率足以让机器人有取代柜台人员的可能性。。虽说当下市面上出现的所谓“银行机器人”在实际功能上依然以卖萌为主,但在切实的需求面前,银行职员被机器人取代的确是可以被预见的事情。


政府职员:如果你看过类似《是!首相》之类的英国情景喜剧,便会知道,在这个国家,冗余且无能的行政人员一贯是民众的槽点和笑料。在该国今年年初的一项调查中,有 1/4 的受访者认为,相比人类,机器人有更好的从政能力;66% 的人认为,至 2037 年,就会有机器人在政府任职;16% 的人认为,在未来的一至两年中,就会出现机器人担任政府官员的现象。


前台:机器人前台这两年已经多次登上了新闻标题,话题度最高的是由日本软银公司开发的 Pepper。目前,日本以及欧美多国都已经有医院、银行、电器店之类的机构购买了 Pepper,作为前台接待人员使用。






客服:Siri 诞生了这么多年,人工智能取代人工客服在技术上早已能够实现,剩下的就是普及化的问题。近两年,这类人工智能客服平台也逐渐成为了互联网行业热门的创业项目,其中某些产品的回答准确率据说已经能达到 97%。


人事:今年 3 月,由北美著名猎头公司 SourceCon 举办的一年一度的行业竞赛中,一个名为“Brilent”的机器只用 3.2 秒便筛选出合适的候选人。除此以外,国内厂商开发的一种名为“iHR人力机器人”的一站式自助办公服务也获得了大量媒体曝光,其最基础的功能是开具各类证明文件自助打印,如在/离职证明、收入证明、公积金证明等。在未来,不单单是员工本身,就连负责招募员工、解雇员工的 HR 也有可能会被机器人取代。通过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聊天机器人等人工智能技术,机械 HR 能完成很多人力资源管理者所要求的基本技能。




房地产经纪人:现阶段,无论是房屋买卖还是租赁,都离不开房地产经纪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售楼小哥的牵线搭桥,他们也借此收取佣金。但美国的一些房地产机构近些年开始尝试使用机器人、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算法完成交易。随着人工智能在这一领域的技术逐渐完善,一旦这种模式被行业主流接受,人们又发现绕开中介可以省去大笔佣金,这一职业的前景便岌岌可危了。





厨师:虽说当下类似披萨机器人、咖啡机器人、酸奶机器人之类的机械厨师已经问世,但哪怕是再智能的机器人,看到中餐菜谱上的“盐/少许”“味精/少许”也得死机。




IT工程师:它将取代 IT 部门里许多的例行公事,其中又以系统管理、服务台、项目管理与应用支持等营运面最可能受影响。







摄影师:而更令人惊讶的是,摄影师这样一份依赖主观审美的工作竟然也被判定为有超过 50% 的可能被机器人取代。在专家的评估中,图像审美与其他艺术不同,是可以被量化、数据化的。而谷歌也的确开发出了一种试验性的深度学习系统,这个系统会模仿专业摄影师来展开工作,从谷歌街景中浏览景观图,分析出最佳的构图,然后进行各种后期处理,从而创造出一幅赏心悦目的图像。




演员艺人:在所有常见的艺术创作工种中,“演员”被判定为最容易被机器自动化取代的行业,概率高达 37.4%。



化妆师:维也纳设计师 Johanna Pichlbauer 和 Maya Pindeus 开发了一种据称“有独立审美”的化妆机器人,虽不具备真正的人形,但内置编程系统,被设计师称为“美学数字公式”。设计师希望通过这种非需求式的体验,来让人们体验“一旦机器具有自我意识,人类会有什么感觉?”






写手和翻译:无论你对微软小冰创作的“诗歌”有着怎样的苛责,不可否认的是,在语言学习上,机器和人工智能已经走到了一个令人惊叹和警惕的地步。如此说来,在不久的将来,要说一个连小冰都写不过的文字工作者有 32.7% 的可能被取代,一点也不为过。


理发师:看过《剪刀手爱德华》的朋友十有八九幻想过被(德普扮演的)机器人设计发型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但理发师与化妆师相比,不仅同样有审美上的高要求,安全指数也是一个重要的考量因素。正因如此,当下市面上一些所谓的“机器人理发师”大多沦为搞笑视频的主角,没有实际效用。


警察:很早之前社会上便有人提出,人工智能最值得开发的领域便是作战功能,以特种兵的身份代替人类士兵赴汤蹈火。在科幻题材中,类似的机甲战士威力无比,却也常常威胁到人类自身,这大概也反映了人类对这一领域机器人开发的警惕。但就在今年年中,迪拜竟然真的开发了一款“机器人警察”,预计 2030 年投入使用。这款机器人警察名叫 REEM,身高约为 1.68 米,靠轮子而非双脚行动,同时它还配备了“情感检测装置”,能够分辨 1.5 米以内人类的动作和手势,还可以辨别人脸的情绪和表情。不过 REEM 并不是用来追击犯罪分子的,起码现在还不是。目前这款机器人警察主要是为了帮助市民而设计,它胸前的内置平板电脑可用来与人类进行互动交流,比如报警、提交文件或是缴纳交通违章罚款等。它还能凭借体内安置的导航系统来辨别方向,可以使用包括英语和阿拉伯语在内的六种语言和人类进行交流。




目前的关注重点,不是人工智能取代蓝领工人的生产工作,而是传统认为它们不能取代、需要人与人互动的白领工作。

许多媒体喜欢引用如下的例子:19世纪初,一群被称为“勒德分子”的英国纺织工人担心织布机等将使他们失业,捣毁机器以示抗议。但也有专家指出,从历史看,新的经济形态和技术发展总能催生新的行业,从而扩大就业。

谷歌的人工智能“深梦”已学会模仿毕加索和梵高的风格画画,日本的人工智能程序甚至写起了小说。听起来,机器好像已经和人一样聪明了。但专家认为,下棋、画画、写小说,只说明人工智能模仿性智商越来越突出,但仍然无法别出心裁地进行真正的艺术创新,或者说达到智慧程度。

“智能机器人很难说比人聪明。”现有人工智能系统,可以说有智能没智慧,有智商没情商,会计算不会算计。经过近60年发展,人工智能取得巨大进步并呈爆发增长之势,但在看得见的未来,人工智能整体水平还难以超越人类智慧。

以往对人工智能的理解,只限于有着机器外壳和人类思维的机器人。现实却是人类已依赖人工智能的各种计算服务。这种计算化于无形,从购物网站的精准推送到电视剧的剧情设计,再到无人驾驶汽车中的识别技术,可谓无处不在。


比如AlphaGo所用技术就已被应用在包括图像识别、文本翻译、音频/文本处理、脸部识别、无人驾驶汽车以及机器人等领域。

从目前的趋势看,人工智能有智力、缺智慧的问题依然无法解决。即使人工智能在围棋和智力答题上可战胜人类,但也仅是某一个类别上的技术发展里程碑。人工智能依然必须接受训练、接受指令,却无法真正创造新事物,其工具的本质仍然无法改变。


   


别光看,

赶紧长按关注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