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世界——现实社会的照妖镜

一鱼数据 2018-10-14 14:49:37

上期我们聊到随着网络小说幻想世界逐渐的类型化,它们存在着一些共同要素,例如超自然力量的等级量化,纷繁的生物种族以及具有凝聚性的各种组织。

本篇文章我们将更加深入地挖掘,小说里幻想世界的热捧究竟体现现实社会里怎么样的心理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美国符号美学家苏珊·朗格指出:“每一种艺术都以不同程度的纯粹性和精巧性表现了艺术家所认识到的情感和情绪,而不是表现了艺术家本人所具有的情感和情绪;它表现的是艺术家对感觉到的事物的本质的洞察,是艺术家为自己认识到的机体的、情感的和想象的生命经验画出的图画。”

 网络文学作为一种面向大众且读者众多的文学,创作者必然自觉不自觉地传达出他所感受到的社会普遍存在的某种心理。

 这种传达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更加鲜明,也更加真切:网络作家要想获得收益,必须使自己的作品受到读者的喜爱,所以必须在某种程度上和读者达成共鸣。备受热捧、读者众多的小说必然承载着为数众多的共鸣,这种共鸣可能代表着整个社会的共同心绪。



读者心中的“乌托邦”

社会心理植根于社会现实,现代社会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那样:“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一切神圣的东西都被亵渎了。


人们不再有不可置疑的、 坚实的绝对价值作为依靠和支撑,不再有确定理性、真理、善行和正义的客观根据和限制。永恒价值的消失,使得个人主义泛滥,社会和他人成为自我成就的手段。社会要求、外在的秩序、规范以及神圣价值都被忽略,于是,这样的社会无法给人以安全感。

首先,网络小说反映了人们在社会中孤独、不安的心理状态。网络小说中的人物总是缺乏安宁现实的时间,他们与人斗,与天斗,与自己斗,争夺机缘、财宝,力图挣脱束缚。而这正是现代社会中人们普遍的生存状态。市场经济的调节使得竞争加剧,达尔文的进化论使人们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作为普遍的真理。


竞争的机制使得人们习惯性地视周边的人为竞争对手,信任成为稀缺的产品,孤独、不安成为普遍的心理状态。信任危机普遍存在,现代社会信息交流的多元化使得人们缺乏统一的信仰,不相信就会产生怀疑,怀疑一切也是当代社会人类的精神危机,因为它消解权威,将存在的价值引向虚无。

其次,网络小说反映了人们对成功的渴望和对公平的要求。网络小说中的主人公不论遭遇怎样的危险,总能化险为夷,一路升级,“升级流”几乎成为网络小说的专有名词。“升级”是小说中的人物沿着等级设定攀援而上,而严格等级设定的背后,就是对公平的要求。网络小说强调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其他一切都是免谈。


力量等级呈现出几何图形“倒三角”的模型,均衡给人以公平感,并且人人都通过这一个标准来衡量。现实生活中总是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公平,容貌、金钱、人脉和家世成为“通行证”,“走后门”成为见多不怪的现象。小说中固然也存在这样的不平等,但是力量成为衡量强大与否的标准,其他种种因素的影响被极大的缩小,个人努力和机缘反而更加重要。

最后,网络小说反映了人们对信任、合作的渴望。现实中,人们害怕信任别人,但同时渴望着可以信任的对象,信任带来安全感,而他们恰恰极度缺少安全感。


我们可以看到网络小说中,主人公身边总是存在着那样绝对可靠的伙伴、爱人或者下属,《琴帝》中主人公叶音竹和紫签订平等契约,同生共死,他们的友情和相互的信任让人动容;《斗破苍穹》中,主人公萧炎的老师药尘一路陪着萧炎成长,教导他,辅助他,萧炎的青梅竹马萧薰儿更是对其钟爱一生,最后与萧炎一起进入大千世界;《斗罗大陆》里号称“史莱克七怪”的七人情同手足,共进共退,最后获得不朽的成就……网络小说的世界里不是没有仇敌,不是没有背叛,但那些温暖的情感更能触动读者的心。

马克思说:“任何神话都是借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有人说,网络小说是人们的“狂欢”,是“白日梦”,是现实的补偿和宣泄,我认为,网络小说里的世界是人类天真却不再单纯的“神话”。人们在认识到世界的残酷后,想要征服、支配、改变的是现实世界的自己


网络小说的幻想世界是读者心中的“乌托邦”,这个“乌托邦”并非那么美好安宁,但是人们却相信如果换了一个世界,我们能够改变自己,能够找到可以信任依靠的同伴,卑微平庸的我们在那个世界里会敢做敢拼,闯出自己的天地。


人对于自身的内心观照

当人们认识到社会缺乏公平和信任后,深感不安,便只能将目光转向自身。但是,他们的心底又敏感地察觉到自己在整个社会面前的无力和渺小,于是一边是对自己信心的缺失,一边又积极地顺应着社会的要求去改变自己,希望成为社会中的“胜利者”。网络小说迎合大众的心理,从其幻想世界的设定,我们可以看到人对于自身的内心观照。

 首先,网络小说中“异化的人”显示了人类自信的缺失和内心的脆弱。网络小说里,人类不再是整个世界的主宰,其力量的增长既受到自然的约束,生存空间也被其他生物瓜分。主人公也可能不再是单纯的“人”,常常成为多种族的“混血儿”,被不同能力、不同种族身份包裹,脱离了“人”的范畴,有些更是直接以异类生物为身份。


例如,《兽血沸腾》中的主人公就是误打误撞成为兽人世界的龙祭祀;《神魔之子》主人公的身份显然易见,就是“背负着神魔两族的血统”;《亵渎》中的罗格继承了最强大的死灵法师罗德里格斯的灵魂与最纯净的灵魂能量;《生肖守护神》的主人公齐岳拥有麒麟血脉…

通过文学发展的历程,我们可以看到其书写对象的变化,那就是“神——上帝——人——异化的人”,“异化的人”就是“非人”。曾经,人们认为上帝(或神)创造世界,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开始相信新的世界是由自己创造的,于是人开始自我膨胀。


物极必反,当发现人不能解决社会中存在的很多问题后,人类开始恢复用一种理性的目光看待自己,发现自身的不足,而到了19世纪末期,人们开始发现自身生存的困境,信仰的衰微使人的自我异化成为现代文学创作中常见的主题。纵观历史发展,人类从仰望自己,到最后的俯视自己,表现出了人类对自己信心的逐渐丧失以及在整个世界面前的无力感和痛苦感。

除了书写对象,网络小说设定中功法、武器、装备、丹药等力量辅助系统也很能说明问题。人类在这些法宝的裹挟下,看似强大无敌,实际上更显脆弱无力。面对层层的力量等级,人们总是不断追逐强大的法术、法宝,甚至借助这些东西实现越级挑战。


这些法术法宝在延伸人类能力的同时,却忽视了人类驾驭的能力,忽视了自我精神修养和心性锻造的缺乏,更显现出人类的孤独无依从而产生对外物的依赖,透露出人类内心世界的虚弱。现实世界的人们也无不幻想能够拥有某种“法宝”,走捷径跨向成功,这或许就是彩票经久不衰的原因。


其次,网络小说显现出人们理想对象的颠覆。19世纪,尼采高呼“上帝死了”,主张建立以人的意志为中心的价值观,强调以强力意志取代上帝。“超人”是具有强力意志的人,是尼采追求的理想目标和人生境界。尼采还指出,“超人”还没有现实的存在,是未来人的理想形象,是人的自我超越。尼采所说的“超人”具有这样的特征:反叛一切、强大无敌、冷酷无情但又是人类的救星。令人惊讶的是,网络小说中的主人公常常从平凡的小人物开始,经过种种艰辛和努力,最终却都塑造成为这样的“超人”。

 “魔”在网络小说中是个有趣的现象,魔法世界、修真世界里都有着魔族的存在,修真突破过程中还常常存在“心魔”的阻碍。魔族在东西方神话中都是邪恶的象征,在宗教里也是恶念、欲望的象征。魔族往往生存于阴暗荒凉之地,遵从弱肉强食的原则,经过优胜劣汰,魔族具有更为强大的天赋和身体,以及叛逆、冷酷的种族性格,而这些描述不正好符合尼采对“超人”的描述么?所以,实际上,“魔”来自于人,而网络小说对“魔”的态度却相当暧昧。它们描述“魔”的邪恶、放纵、贪婪、自私,却也隐隐羡慕着“魔”的自由、纵欲、势利和无情。


过去,人类尊崇的对象是清贫、克己、仁爱、进取的,如西方的耶稣,中国的孔子,他们是人类理想的人格化;今天,人类尊崇的对象是富足、为己、无情和适应的,他们是手握权势和金钱的“一方霸主”。人们向往的对象发生了实质的变化,可见人们的价值观在当代市场经济的运作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最后要说的是,网络小说的世界里,生命力顽强的人类永远存留着希望,也永远具有向上的生机。


王国维在《红楼梦评论》中说:“吾国人之精神,世间的也,乐天的也,故代表其精神之戏曲小说,无往而不着此乐天之色彩.始于悲者终于欢,始于离者终于合,始于困者终于亨,非是而欲厌阅者之心,难矣。”乐天精神、世间情怀是中国人的生活基本支柱,网络小说也多以“大圆满”的结局告终:主角成为世界的主宰,力量至尊,爱情顺利,帮派兴盛。


纷杂的幻想世界里,魔兽、魔族天赋远超人类,修真改命遭遇天道雷劫,然而纵使有那么多的生物凌驾于人类之上,纵使世上有那么多的不公、危险,人类依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以自己的智慧和勇气争夺生存空间,争取自由和尊严。

人与自然的对抗

对社会的不满,对自身无力的失望,使得人们只能寄希望于重建一个满意的社会,而这种重建便充分体现在幻想世界的设定当中。当今社会的急剧发展和多元化使得人们看不清未来的路,因而幻想未来的小说不是没有但仍然占少数。所以,无论是西式奇幻小说还是奇幻修真小说,都充满浓浓的“复古”风味,当然,这种“复古”也极大地跳脱了古代社会的规则束缚。


在借鉴古代社会重构的幻想世界里,自然占据重要的地位。网络小说中基本存在这样的定律:越古老的东西,力量越是强大。而越古老便越是脱离了后期加工的影响,即越是合乎自然,天材地宝无不如此。

首先表现出这种对自然的尊崇的,就是网络小说中“自然为源”的设定。


网络小说中,人类的力量总是来源于自然:魔法元素是魔法的基础,自然真气是修真的来源。人类达成普遍的共识是,我们取材于大自然,我们依赖大自然。现实世界里,为了经济的发展,纵然有这样的认识,对自然的攫取却仍未停止,而在幻想世界里,这种认识化为对自然的“环保性”的利用。人们用自然中不可见的“元素”或是“真气”洗练身心,驾驭这些能量,加之以一定的形式表现出来,构成破坏或者修复的能力,保护自己。

 其次,便是“万物有灵”思想在小说中的充分显现。托尔金指出童话是为了“满足人类的某些原始欲望”,其中重要的一点是“能够与其他生物交流”,这种认识是“万物有灵”的理论视野的进一步深化。“万物有灵”的思想伴随着超自然力量生成,在网络小说里更为普遍,小说中众多的种族就是绝好的证明。野兽、花草、树木都可以成为有意识的物体,可以修炼成精;甚至丹药、武器也会产生自己的意识,可以产生丹灵、器灵,自己择主,与主人心灵相通。

“自然为源”、“万物有灵”的思想要求人们尊重自然,热爱生命,在价值观多元化的现代社会,生命成为上帝之后普遍被尊崇的对象,生存的危机感和个体生命反抗未知神权的叙述是容易被接受的有“深度”的故事主题。


最后,小说中也会强调过度使用自然的恶果。网络小说仍然自我为中心来考虑过度使用自然力量的后果,那就是对超自然力量的不合理利用。在西式奇幻小说里,魔法的发挥需要精神力的中介,因而,过度的汲取自然力会导致个体精神力的不足,产生严重的后果。而修真小说中,身体是自然真气的容纳之处,而过度的汲取会导致走火入魔,爆体而亡。如果说很多小说是从正面来宣扬这种思想的,那么末世小说作为人类灾难的预警,可以说是从另一方面来提供佐证。

从西方资产阶级工业革命开始,人类对技术充满崇拜和迷恋,走上了一条与自然对立的工业之路,陶醉在资本与技术的交替演进当中。末世中,因为人类对自然的无度索取,自然环境崩塌,各种资源短缺,生存欲望强烈的人类将必然争个你死我活,因而又必然导致道德体系的崩塌。作者和读者在这样的绝境中释放所有潜在欲望,人性美丑在超常态的环境中彻底展露。生化危机的想象,与真实世界的生态危机有着直接的关联。


网络小说的虚拟世界里,设定的种族越来越纷繁,人们以人类这个种族为宇宙中的基本立足点来观照世界,想象其他生命的存在形式,并且将整个生态圈纳入思考的范畴,从而发现人的存在与意义,探求人的困境和出路。虚拟世界要么模拟过去,要么幻想未来,加之以超自然力量和奇异的存在,在小说的世界里,网络作家重新构筑关于人、自然、世界的体系,并将其呈现在人们面前,让人得以从容审视过去,并鼓励人们不断尝试以更多元的方式无极限地接近那个存在于宇宙中的所指。

好啦~~~本期文章就分享到这,下期一鱼将告诉大家网络小说幻想世界的发展问题和未来发展~~大家敬请期待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