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小说(全本免费)

可爱小说免费 2018-11-30 08:10:23


可爱小说精选及可爱小说推荐。

本周可爱小说最受欢迎的小说

情深误终生(热)

都市血色风暴(热)

在想你的夜里(热)

不负岁月不负你(热)

野玫瑰

爱恨两痛

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暗许佳缘:少爷别傲娇(热)

被遗忘的刻骨铭心

时间使我忘记爱

一段流浪的爱情

误惹BOSS:暖妻别走开

爱你不负年华

逆世医妃

神奇保安俏总裁

神医惊天录

豪门游戏:总裁独宠小猫咪

小村医的强悍人生

重生魅后俏冤家

婚姻的黑色幽默

总裁再宠:说好不回头

-----------------------------------------------

本本都是精华,本本都美不胜收!

你只要记得小说名就不愁找不到它了!

-----------------------------------------------

可爱小说精选及可爱小说推荐。

   

她也觉得自己这样的单方面猜测对于胡竟垒来说是有些不公平,只不过她的心思就是这么敏感,那种疑心的感觉是怎么控制也控制不住。


这一次平安回去以后,看到胡竞垒对她母子的那种自两、担心、焦灼,又惊喜的神情,还有小朗朗看到爸爸时那种亲呢高兴的神色,本来江月晴那极其不悦的心也终于一下子控制下来了。


可是,这一次,小朗朗出事,胡竟垒竟然以这样的一种语气说话,这实在令得江月晴很是有些忍无可忍。


她对于他本来就有些怨言了,而现在,他的话触动了她压在心底里面的所有神经,很快两个人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程希芸和白宛梅相互对望了一眼,看着胡竟垒的神色都变得讨厌又不满,要不是这个时候江月晴已经跟胡竟垒吵了起来。


白宛梅也绝对不会给胡竟垒什么好的话听,而且向来白宛梅这个人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纵然她对于裴诗茵没有多么喜欢,可是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媳妇,她白宛梅向来护短,自己的媳妇自己要打要骂都没问题,可是换了让别人欺负上门,那就绝对不行。


听着胡竟垒那种语中带刺的冷嘲讽,她也早就忍不住想要发飙,不过,是江月晴抢先一步的有所反应了,白宛梅才没有插嘴进去。


现在在牵挂着小菲菲安危的情况下,听着江月晴和胡竟垒的争吵,白宛梅不胜其烦,甚至有些连江月晴也是迁怒进去了。


大家都心烦意乱了,还在吵吵闹闹,这样的情况也是怪不得白宛梅恼火。


“吵什么吵,这里是医院,要吵就出去吵!”白宛梅很是有些窝火的瞪着江月晴和胡竟垒,一副想要赶人的神情,就仿佛这医院是她的一样,一点也没给胡竟垒面子。


小菲菲这边的气氛很是紧张,而裴诗茵的那边氛就更紧张了。


裴诗茵被推进了急救室里,很快医生就出来了。


“谁是裴诗茵的家属?”医生一走出来,就找家属,程逸奔马上快步的走了走去。


“医生,我是!我是病人的丈夫。请问我太太她怎么样了?”程逸奔问得语气很急,眼神也是十分的担心,那又眼睛很有些期待的看着那名医生。


那医生被他的眼神看得怔了一怔,这男人那阴沉的脸着实的很有些吓人,而他那凌厉霸气的目光中却是写满了担心、焦急与期待的神色。


“病人现在的情况很是危险,病人的头部受到了剧烈的撞击,头部严重受创,伤及到大脑,而且病人头部一直流血不止,更加严重加大了病人脑部受损的程度,现在必须马上的进行手术。”


“手术的危险程度有多高?”程逸奔的脸色极度的难看,他盯着那医生,凌厉的眼神仿佛要生生的把他盯出两个洞来。


“手术的风险程度很高,由于原来病人的脑部就受过伤,而且还残留着一块不少的淤血,现在的再次受伤让淤血移位。而这个位置,却是极度的凶险,淤血必须得取出来才行。而且现在新伤旧伤累加在一起,十分的复杂,其中存在是不少的变数……


“你别跟我废话那么多,你只须告诉我,有多少成的把握。”程逸奔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他盯着那医生,眼中一瞬间就翻起了狂风剧浪一般。


那医生实在被他盯得很是有些发毛,不过还是硬着头皮的实话实说:“手术的成功率不会超过四成,而且,还得要请医院里最好的的脑科医生刘主任才能动这个手术!”


程逸奔听得红了眼睛:“什么,四成的成功率?你们这些人什么怎么当医生?不行,怎么能做这样的手术,绝对不行……”程逸奔又气又怒,一颗心凉到了极点。


“先生,你太太这情况很危急,拖不得的,而且她现在有孕在身,是会增加和术的风险性,如果想要提高手术成功率,可以先把孩子打掉。”


“不……你们这些饭筒医生,究竟会不会治人,我必须得转院。”程逸奔的眼光彻彻底底的成了千年寒冰,看得那医生都直打冷颤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的他,倒还是十分专业的对程逸奔说:“先生,你的心情我们很是明白,只是以现在病人的情况,那是绝对不适合移动和转院的。而且时间拖得越长,她的危险程度会成倍的增加……”


……


程逸新、程逸海、裴振腾、沃扬、殷卓都全部到了医院,这个时候程逸奔是极度的颓废的坐在长椅里等着他们。


一向都是杀伐果断的他这个时候没了主意。整个人被一种从没有过的惊惧情绪掌控了,他害怕,说不出的害怕,丫头要动手术,可是比他要动手术还要害怕。


成功率那低的手术,怎么能动!怎么能?


呵呵,还说什么打掉孩子,增加手术的成功率,可是孩子是丫头的心肝,怎么能打掉,怎么能?


他可以约到更好的脑科权威,比如是洪际铭和陈博士,可是时间却是赶不及,赶不及了,这里的医生汇诊却已经强调了好多次不能再拖,可是程逸奔却是不想签字。


程逸新一干人等过来之后,程逸奔那副仿佛像是没了生气一般的眼神这才又重新恢复了焦距。


程逸新一看程逸奔的神色,知道事情严重。跟程逸奔聊了几句之后,马上找那些汇诊的医生了解情况,这个时候宁敏悦给菲菲、朗朗、还有那保镖解完毒之后,也马上的赶了过来。


她也跟在程逸新的身旁去了解情况。


她跟程逸新都是医生,她的出现多多少少的给程逸奔带来了那么一点希望,虽然她只是解毒方面的专家,而不是脑科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程逸新跟宁敏悦也很快的就出来了。


显然的,他们并不想浪费一点时间。他们走出来的时候步子都显得十分的沉重,而神情更是凝重异常。


在长椅里等着的众人一看两人都出来了,不禁目光都转向了他们。


程希新很有些为难的开口:“哥,嫂子这情况的确是拖不得,请洪际名跟陈博士他们是来不及了。刚联系过他们,他们都在国外,要赶来,最快了也要十来二十个小时,而嫂子现在最多也只能是等一两个小时。所以,眼下也只能请B市最出色的医生来动这手术……”


“那孩子,最好也是打掉吧?”程逸新沉凝了好一会还是终于说道,“打掉了孩子,手术的成功率会增加一两成……”


“不……打掉了孩子,丫头以后会恨我,会恨我的……”程逸奔的目光阴厉滚滚,仿佛是刮起了十二级的旋风。


程逸海、白宛梅等人是彻底的怔住,他们说孩子,他们是说裴诗茵怀了孩子了。


程逸海听得心疼无比,原来,诗茵丫头已经怀孕了,而他却是一直都不知道呢,看来是大家都在故意瞒着他了,可是,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现在却又要……程逸海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人挖了一块肉,痛苦的感觉极端的蔓延开来。


大家的心情也是一样的痛心难受,一群人都站在一起,突然的都静了下来,像是被一片的愁云惨雾给笼罩了。


“打掉了孩子这后,手术有多少的成功率?”裴振腾这个时候是突的开口了,孩子虽然重要,可是再重要,也没有他姐的性命来得重要,裴振腾这时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作出了选择。而且他知道,程逸奔最后也是会这样做的。孩子再重要,也没有他姐的命重要。这一点,他知道程逸奔也肯定是一样的想法的。”


“六成左右!”程逸新很有些沮丧的回答。这样的情况实在是糟透了,这跟赌博没有什么分别,裴诗茵这一次有很大的可能,就这么的结束她年轻的生命。


“各位病人的家属,病人刚刚苏醒过来,你们先去看看病人再作决定吧?”


“看望的人不要多,只要一两个就好。”一个医生走了出来,而且,话语有些惊喜的传了过来。


程逸奔红了眼,马上的就大步走向前去,而裴振腾这个时候也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裴诗茵这个时候已经在得症的监护室里,里面有着好几个汇诊的脑科医生。


裴诗茵这个时候,的腿伤已经处理好,头部却是包着厚厚的纱布。


头部的血已经止住了,而脸色却惨白得仿佛没有丝毫血色,而这个时候,刚刚开始进行输血。


裴诗茵是刚刚有了血液补充的时候,这才转醒过来的。


“逸奔,逸奔!我头好痛,好痛!”


“丫头,你忍着点,一定发坚强的撑着。”程逸奔看着她,强忍着心中的伤痛,不想让裴诗茵看出来。


“我,我的宝宝,宝宝……”裴诗茵很是吃力的说着,而且一边说,一边眼中露出期待的神色,她记得很清楚,她的肚子里宝宝并没有事,她一直是很小心的保护着她的。


不过这个时候,她却是想要知确切的答案。她想要程逸奔告诉她,宝宝是没事的。


她很逼切的想要知道,想要证实,宝宝是没事的,因为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涌起一股不受控制的恐怕。


其实这个时候,她是什么都想起来了。随着脑内的血块移位,她所有的记忆都已经回来。


“宝宝没事,他很好,很健康。”程逸奔的心疼到了极点,他早就知道裴诗茵会很在乎、很紧张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她越是紧张、越是在乎,他的心就越是难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