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贾宝玉遭遇义和团:晚清科幻小说的救国之梦

荣德钢铁 2018-05-24 09:21:01

《红楼梦》是中国传统文学的一大巅峰之作,而“红学”则是现代文化界的一大显学。体现在当下,是相关研究考订、乃至索隐探佚之作层出不穷;而在有清一朝,则为大量出现的续作与仿作。

在清代的数十种续作、仿作中,绝大多数都是俗套的言情故事,高水平的著作不多。其中,吴趼人(1866-1910)的《新石头记》是题材新奇、水平也较高的一部续书。《新石头记》共四十回,首刊于光绪三十一年(1905)的《南方报》,单行本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由上海改良小说社刊行。

小说讲贾宝玉出家之后,想起补天之愿未酬,决心下山入世。下山后才发现,自己已“穿越”到光绪二十六年,即公元1901年。前二十回主要讲贾宝玉在薛蟠等人引导下,在上海观察十里洋场百态,又积极学习西方科学技术与政治制度,以求“补天”。二人又先后进京,亲身经历了义和团与八国联军变乱的本末。后二十回讲贾宝玉再度穿越到“文明境界”,进行一场政治制度与科学技术的乌托邦之旅。最后,贾宝玉发现“文明境界”的缔造者竟然是当年的甄宝玉(改名为东方文明),于是留下通灵宝玉,废然离去,于是成为《新石头记》。

《新石头记》的大结构基本上沿用了《红楼梦》的设定,但具体情节却与原书无甚关系。这种续书在晚清民国以来多被目为“取悦于流俗”或“狗尾续貂”,如阿英在《晚清小说史》中就特别批评其为“文学生命上的一种自杀行为”。但如果持平而论,《新石头记》描写的内容与蕴含的思想都有许多值得关注之处。

就其性质而言,《新石头记》属于“兼理想、科学、社会、政治而有之”,而最为人所注意者是其中的科幻内容。小说里面写到了大量千奇百怪的新技术。比如小说第二十二回写到,贾宝玉刚到“文明境界”,就先进入了“验性质房”,可以用镜测试人的文明与野蛮程度,文明者晶莹如冰雪,野蛮者混浊如烟雾。第二十四回又写到有“验病所”,站在验骨镜前面,人就如一副白骨,所有骨节都清清楚楚;站在验血镜前,人就如同鲜红的血人,血流运动明白展现。此外还有验筋、验髓、验脏腑等镜,配合起来,不须解剖就可以看清人体。更说到可以将脑筋提炼出来,加入药物,让人当鼻烟闻,就可以将聪明灌入笨人的脑中。

此外还有制造天气的办法。小说第二十二回中写化学博士华兴,在空气中施放硫磺、又用数十个大火炉蒸出暖气,居然将冬天转为春暖花开。此后在这基础上加以研究,四季天气均可以人为制造,人们称颂他为“再造天”。其余如助聪筒(应脱胎自电话)、助明镜(类似于望远镜)、司时器(中国化的钟表)等,或脱胎于已有现代科学发明而稍作改良,或借鉴于其他小说已有的想象。但在作者的笔下,这些多是具有“中国特色”乃至于“古已有之”的。

随后贾宝玉深度游历“文明境界”——全境分二百万区,每区一百方里。交通需要用“飞车”,大致相当于今天的飞机,普通的一个时辰能走八百到一千二百里,新式的“夸父车”一天就可绕地球一周。还有运送货物的隧车,约相当于改良后的地铁,无需轨道,用电气带动。在水上行走则可以用水靴,即脚上穿状如小船的靴子,便可“水上漂”。小说中最具声名的则是“贾宝玉坐潜水艇”的故事,贾宝玉在海底乘潜水艇航行,既见识到大量新鲜的技术,又饱览海底奇珍异景。——这故事乃是直接受到法国科幻小说家儒勒·凡尔纳(1828-1905)的影响,如果将《新石头记》与《海底两万里》等著作对读,正可看出当时中国小说家是如何借鉴、移用西方科幻作品的。

凡此种种,不胜枚举。《新石头记》所写的这些科幻内容,在当时来说算是比较新潮的,也标志着我国科幻小说文体的兴起。但应该特别注意的是,这对“文明境界”的科学幻想虽然占据了较多篇幅,却只是作者增加小说趣味的手段,根本上是为了宣扬其政治理想而服务的。

在小说的前二十回中,作者借贾宝玉的眼睛,冷眼观察当时中国的黑暗情势,并对其严加针砭。比如吸烟的坏习气、中国财富的大量外流、租界的丧权辱国、国人妄自菲薄的消极心态,都为贾宝玉所不满。其中作者最痛下辣笔的,当属对义和团(作者称之为“拳匪”)的揭露。从文学的角度上看,作者对这一部分的描写,远胜过后半部分对“文明境界”的想象。

小说写北京流氓王威儿与宣化教民杨势子酒后斗殴,县官因畏惧教民及其背后的洋人教会,不敢得罪杨势子,重罚王威儿。故事写的生动,我们这里迻录一段:

县太爷坐了二堂,喝叫:“拿上来!”不问青红皂白,先叫痛痛的打了一百板子。王威儿大叫:“冤枉!”县太爷道:“我把你这不知趣倒的畜生杂种,我活活的惩治死你!你那里不好去闯祸,却走到本县治下来得罪教民!我问你有几个脑袋?你的狗命不要紧,须知本县的前程不是给你作玩意儿的。你还敢叫冤枉,我把你的狗嘴也打歪了,狗牙也给你打掉了,看你还叫!”左右差役听说,连忙上前,劈劈拍拍的打了五十嘴巴。打得王威儿两腮红肿,牙血进流。又喝叫:“用头号大枷,枷起来,发往犯事地方示众;一个月后再责二百板驱逐出境。

王威儿受了这场恶气,几年后报私仇打死了杨势子,后来为避祸又加入义和团,成为“大师兄孙悟空”,后来他又拉薛蟠入伙,让薛蟠用十两银子买来“大师兄薛仁贵”的封号。如果只是当差,至少要三个月才能请到封号,但如果给十两银子打点,就能很快得封——王威儿从薛蟠那里拿到钱不久,就带回一件上写着“薛仁贵”三个字的坎肩,这就代表薛蟠得到封号,“有了九牛二虎之力了”。

作者还借王威儿的口说,“这个也同做官一般,有了这个,身份大些,而且体面得多呢!”

其实义和团所谓刀枪不入的法术都是骗人的——所谓“不怕洋枪”,是放空枪来骗人;薛蟠带人去洋货铺子抢来几十箱洋油,焚烧铁路,却当场就被神话成“念咒烧的”。义和团拳民就是在这制造谣言和听信谣言的过程中,大闹起北京城来。由于这“神功”“法术”的力量,穿着拳民的服装,在街上遇见王爷、中堂,不过行一个平礼。其余尚待、京堂等官,还要下车下马,向拳民表示致敬呢。

装神弄鬼、本领不济事也就罢了,关键是拳民们还为非作歹。在路上遇见不顺眼的人,如衣服穿的窄小,就说是跟随洋人的“二毛子”,捉过来就要杀,如焙茗就是因为敲了洋货铺子的门问话,就被抓走要杀,幸亏“大师兄”薛蟠搭救才免于一死。为了“法术”的不被破,拳民每天都传各种稀奇古怪的号令,有时不许吃荤,有时不许洗澡,有时晚上不许睡觉,用种种花样骚扰百姓,“天天或早或晚总有两三处火起”。至于日常在街上,“凡是我们当大师兄的,说一声要这样东西,谁敢不送了来,还要花钱么!莫说是中堂的,就让是皇帝的,说要也要得来”,这些也就更是不值一提的小事了。拳民的蛮横更是可见一斑。

这还不算,拳民还有自作孽的愚蠢举动。小说这样讲道:

他们老说不怕枪炮,那攻打使馆,被洋枪打死的,也不知多少。好笑他们自己骗自己,拿一杆来福枪,对着同伙的打去,果然打不倒,人家就信以为真了。谁知他那枪弹子,是倒放进去的,弹子打不出来,放的就同空枪一般。旁人被他骗了,倒也罢了,久而久之,他们自己也以为果然不怕枪炮了。最可笑的,使馆里被他们攻打,自然也要回敬,可奈使馆里面,没有许多枪弹子,便设法到外头来买。他们却拿了毛瑟枪子去卖给洋人,只说他拿了去,也打不死我们的,乐得赚他的钱。你说笨的可怜不可怜!

岂但这个,天天往使馆里供应伙食、煤、水的,不都是这班人么!

拳民明明在攻打使馆,却将子弹、食物等必需品卖给镇守使馆的洋人,实际上相当于帮助洋人镇守反击、杀害中国人。同伴明明被洋枪打死,却还是迷信自己有“法术”,这种愚昧令人痛心。

等到洋兵占领北京城,就又是一番景象。王威儿等拳民又摇身一变成为箪食壶浆迎接外国军队的顺民。路旁,王威儿等人跪在地上,衣领背后查着写有“顺民”的旗子,手里捧着热腾腾的馒头和肥鸡肥肉,迎接洋兵。在强者面前怯弱,在弱者面前跋扈,这正是作者眼中愚昧无知的义和团,“可笑前日要杀毛子的也是他们。今日惧怕洋大人的也是他们。”。

更有甚者,王威儿看到贾宝玉懂得英语,还能与外国人对话,害怕他向洋兵泄露自己是拳民的消息,面前跪地哭求,百般求饶;一旦知道根底并没泄露,背后居然生出杀贾宝玉灭口的想法。贾宝玉逃过一劫后暗想,这拳民“真是刁恶艰险,丧良无耻”。

作为小说,这些情节当然具有相当的虚构成分;但《新石头记》的前半部同时又是一部社会小说,其所描写的内容多有原型,又具有相当的写实性,反映出了不少社会现实。即使是坊间流传、难辨真伪的传言,也可以看出时人对于义和团的普遍认知态度。应该承认,这些评价虽与主流意见不同,但在作者,却是颇为严肃的社会批评。

在小说中,正是在这黑暗现实的刺激下,贾宝玉才走入了“文明境界”的乌托邦。在那里,贾宝玉才找到了自己心中的理想世界。

这理想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其制度核心,乃是“文明专制”。小说第二十六回详细描写了“文明境界”中人对各种政体的争论,其中说道:

现在我们的意思,倒看着共和是最野蛮的办法。其中分了无限的党派,互相冲突。那政府是无主鬼一般,只看那党派盛的,便附和着他的意思去办事。有一天那党派衰了,政府的方针,也跟着改了。就同荡妇再醮一般,岂不可笑?就是立宪政体,也不免有党派,虽然立了上、下议院,然而那选举权、被选举权的限制.稳稳的把一个贵族政体,改了富家政体。那百姓便闹得富者愈富,贫者愈贫。不信,你放长眼睛去看.他们总有邦分离析的一天。

外国有那均贫富党风潮,国人就开了两回大会,研究此事,都道是富家为政的祸根。于是各议员都把政权纳还皇帝,仍旧是复了专制政体。……那一个官不是百姓做的?他做百姓的时候,已经饱受了德育,做了官,那里有不好之理。百姓有了这个好政府,也就乐得安居乐业,各人自去研究他的专门学问了,何苦又时时忙着要上议院议事呢?……所以文明专制,有百利没有一害。

这类话在当时的思想界有相当的势力——梁启超等维新党人就大力鼓吹“开明专制”,吴趼人毫无疑问深受其影响。而在这对“文明专制”的鼓吹背后,实际上仍是传统的“孔道”。贾宝玉也好,“文明境界”中人也罢,贯穿全书的议论都是中国人、中国文明高于西方。——如我们前面提到的验骨镜等仪器,应该是化用自现代物理学X光(发现于1895年)的相关知识,但在作者的眼中,却将其归功于中医传统经络,并以此大力抨击西医的荒谬。对于欧美世界通用的红十字旗,“文明境界”认为是崇洋媚外,不合国情,特意改成黑白相间的旗子。

更有甚者,小说第三十二回指出,中国历史悠久,三皇五帝时就已开化,中国人具有“文明”的“基因”,因此虽然暂时不及西方,但终究比洋人为高等。而西方虽然进步较快,但只是暂时隐藏了野蛮的本性,总有一天将会全国大乱。我们可以说,吴趼人的政治观念,很大程度上正近似于《阿Q正传》中写的“现在的世界太不成话,儿子打老子”。至那增进智慧的鼻烟,也不肯让野蛮人食用,认为那只能助长野蛮,这里面既有对西方世界的仇视,又带有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可以说是一种极落后的观念了。

在小说的最后,吴趼人借一场大梦描写了他对于复兴国家的期待——针对美国人禁止华工条约,中国商界、学界发起抵制美货、振兴国货的运动,令清政府感到民气可用。于是清政府派五大臣出洋,实行宪政,令中国全面改观,还召开盛大的万国博览会。——这些理想正与当时的时局相切合,足见作者并不能提出什么真正有价值的思想方案。作者以贾宝玉的梦醒为《新石头记》的结局,而不过数年,辛亥革命也为吴趼人的这场梦画上了句号,可惜作者已不及见之了。

点击关注“荣德钢铁”微信公众号,每日实时库存新鲜资讯第一时间送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