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芈月传》小说作者蒋胜男被告上法庭,编剧原着作者署名之争成了罗生门

华语娱乐聚焦 2018-08-20 15:31:11

观察|《芈月传》小说作者蒋胜男被告上法庭,涉嫌电视剧本抄袭

回  顾

认为《芈月传》小说抄袭《芈月传》电视剧本,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花儿影视公司)以侵犯著作权将《芈月传》小说作者兼《芈月传》电视剧编剧蒋胜男、《芈月传》小说出版商和销售商诉至法院,索赔二千万。记者上午获悉,海淀法院已正式受理此案。

花儿影视公司诉称,2009年6月16日和2010年7月1日,蒋胜男分别在网络上发表了《大秦太后》小说的序章和《天命》、《初生》、《向氏》三章合计约7000字左右的小说。后通过判决和受让等方式,花儿影视公司和蒋胜男成为《电视剧剧本创作合同》系列合同的双方当事人。

合同约定:花儿影视公司聘任蒋胜男为编剧并委托创作电视剧《芈月传》剧本,蒋胜男是电视剧《芈月传》的原著(《大秦太后》)创意人,拥有原著创意版权,对原创小说享有发表和出版的权利。蒋胜男愿意接受委托并按照花儿影视公司的意愿创作修改该电视剧剧本;花儿影视公司是委托蒋胜男创作的《芈月传》电视剧分集大纲、人物小传和剧本的著作权人。

此后,蒋胜男陆续通过电子邮件向曹平提交剧本相关作品。截至2015年11月15日,花儿影视公司和相关公司已向蒋胜男支付了全部稿酬。

2015年8月-11月,浙江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发行了署名“蒋胜男 著”的《芈月传》小说全六册,经比对发现,蒋胜男发表的《芈月传》小说并非是其原著《大秦太后》,且该小说与花儿影视公司委托蒋胜男创作的《芈月传》电视剧分集大纲、人物小传和剧本在人物关系及故事情节上高度一致,部分章节完全一致。

花儿影视公司在委托蒋胜男创作《芈月传》剧本之初,蒋胜男就明确表示其原著小说《大秦太后》并未完成。花儿影视公司在委托蒋胜男创作《芈月传》电视剧分集过程中,因蒋胜男不具有大型电视连续剧编剧经验,从创作之始花儿影视公司就反复与蒋胜男讨论剧本创作。经过反复的修改,《芈月传》电视剧本创作包含了集体智慧与集体劳动的共同成果,其(大量情节)表达内容具有独创性,构成原创作品,而不是蒋胜男未完成原创小说《大秦太后》的改编作品。

原告认为,蒋胜男在未经花儿影视公司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将《芈月传》电视剧分集大纲、人物小传和剧本作品的内容改编为《芈月传》小说,且抄袭《芈月传》电视剧剧本作品的部分内容,并单独以小说作者的名义许可出版发行小说《芈月传》,上述行为已严重侵犯了花儿影视公司对《芈月传》的著作权,因此起诉要求判令蒋胜男等三被告立即停止出版、发行、销售《芈月传》小说、赔偿损失二千万元。

事情起源于余飞在7月4日发布的一条长微博,微博中余飞写出了担任双方剧本比对专家的原由、期间所做的工作。




“他们为什么都找您来比对呢? 

是因为之前于正那个事情吗?”


 “于正那个比对的事情不是他找我来比的,是我自己看不过去然后拿来一集比对了一下。她们(蒋胜男和王小平)找我是因为我之前在微博上就这件事(《芈月传》纠纷)发表了一下观点,因为都是编剧圈内的人嘛,平时会关注一些行业内的事情,然后我又是编剧协会的人,所以他们就委托我做这件事,既然双方都找我,那我就没办法再推了。” 不过,余飞微博言语间可以看出他对蒋胜男颇有微词。采访中问及这一问题,余飞情绪上来再次吐苦水:“当初是她找我比对剧本,当时也是被她的说辞打动,看她可怜才接的。我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帮她比对,为了这事到处跑,白辛苦不说,还被她拉黑,我图个什么啊!”言语间很是懊恼。 

而后,7月8日凌晨,蒋胜男工作室也发表了一篇长微博,名为“关于余飞老师‘牢骚’的回复”,文中亦列举了从委托余飞比对到放弃比对的前因后果,并指出余飞最初对比对一事拖延,字里行间有对余飞收受王小平方好处的质疑。蒋胜男转发了此条微博。




“我之前参与调节过太多编剧与编剧、编剧与制作方之间类似的纠纷,大多数纠纷闹来闹去最后都双方自行协商解决了,我希望《芈月传》的纠纷最终能私下和解。编委会毕竟只是一个公益组织,并不具备法律效力,充其量也就是做个第三方给纠纷双方做见证,我们是出于道义来做这件事。况且,我有公司要管,有项目要做,有家人要陪,自己都忙不过来,难道你说什么时候比我就得什么时候比,随叫随到?她怎么不说让我把所有事情推开蹲到她家门口跪求比对?我也太贱了吧!”谈及此事,余飞很是愤怒委屈。


 对于蒋胜男微博中提及的用小说比对王小平剧本的环节,余飞不认可:“这不合规矩,根据之前的进展看,她(蒋胜男)的小说是在最终剧本完成之后才写的,内容基本相同,现在根据纠纷需要比对的是蒋胜男的初稿剧本和王小平的终稿剧本。” 

由于最终蒋胜男并没有提供《芈月传》的原创剧本,余飞便对比了王小平版本的《芈月传》剧本和制片人曹平提供的蒋胜男的初稿剧本,比对结果是王小平版本与蒋胜男版本基本相同占比23.5%,重大修改占比28.2%,完全不同占比48.3%。




“有没有可能王小平这边提供的初稿剧本是经过修改的?”


“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但王小平方没有必要这么做,而且蒋胜男迟迟不肯提供剧本,这已经说明问题了。” 

蒋胜男工作室的动作激起了余飞更强烈的不满,于7月8日上午、7月9日凌晨发了三条微博对蒋胜男进行反击,并公布出更多个中细节及他与蒋胜男的通话录音。微博中涉及了蒋胜男给他寄小说、他与王小平的交流细节等。




“我他妈太累了,那么多事放下,免费帮你干活,你还往我身上泼脏水,我能不生气嘛!”余飞说,因为蒋胜男最初在网上发布的信息,他完全站在蒋胜男的立场,以为她是被欺负的一方,也愿意为她讨个公道,但随着蒋胜男态度的不明确、屡次拖延不给剧本、自己找律师比对等行为,以及王小平方提供的合同、剧本等物品,他开始反思,并转变态度。“她完全就是外行,非常没有常识,哪有自己给自己当裁判的,这也没人会信服。”

《芈月传》之前,蒋胜男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网络作家,之后,她凭借《芈月传》小说的热销登上了作家富豪榜,已经获得了相当可观的利益。对于蒋胜男方为何坚持“维权”一事,余飞分析,是因为小说的署名权,矛盾点也在这里,蒋胜男的小说出版于王小平修改的终稿剧本之后,其中的不少情节有王小平、郑晓龙、曹平等人的参与创作,蒋胜男出版的小说既没有给后者署名,也没有利益分成。



而今,在余飞看来,整件事情的脉络已经非常清晰了,接下来的事情也只是这场官司的衍生产品。“这场官司讨论输赢没有意义,重要的是弄清楚事实,为下一场官司做基础。”

如今,余飞被法院指认为第三方的证人,他表示将站在中立的角度把他所得出的结果在法庭上展示。关于庭审方面的细节,余飞也会陆续发文章在微博上公布出来。


以后会对年轻创作者起戒心


在这场官司中,余飞本处于一个第三者的角度,却成了受害者,这对他来讲不可接受,也让他对剧本比对一事有了抵触心理,“以后尽可能少做,要做就得收钱了,而且得把比对双方都叫过来,签字画押之后才做。” 编剧协会主持纠纷双方的剧本比对是个得罪人的活儿,余飞曾经因为参与剧本比对得罪了不少人,如今经历了蒋胜男一事,他,包括协会人员对业内新编剧包括网络作家,都提起了很大的戒心,“真的怕了。”不管是自己的时间、金钱的消耗,还是出力不讨好的处境。“真都这样的话,以后没人愿意干这活儿了!”余飞直言。 也是因为这件事,在清楚了事情的始末后,余飞及公司的人对年轻创作者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警惕心强,而且在合同上也会有非常严格的条件列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