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所困】lovesick小说中文版二次连载ing(第三十一章)

天府泰剧 2018-06-30 17:11:27

CHAPTER 31:  face to face 面对面

 

Mrs.meda刚宣布下课,我藏在桌子里的手机就响了,幸好混在嘈杂的人声中,老师并没有听到手机和桌子搓澡似的剧烈震动。

我摸出手机一看,这个golf还真会掐时间,“到哪了呀你”。
  “快到了,出来接驾”玛德!你搞的好像不是从这里出去的一样。“搞笑,你来事务大楼社团教室找我,我得去准备乐团预选工作了,懂?”
  “那怎么可以——,我牺牲泡妞的时间来找你,你必须出来迎接,到了,一会儿见!”这咋又是个我行我素不好好听我话的人呢(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派个任我使唤的人来,可好!!?),他随即掐断电话,把我推入不得不整理行囊出去迎驾的境地。
  “om,社团的事先拜托你了,我立马就回

可想而知必遭此货痛骂,“纳尼————,你又要死去哪!选拔马上开始了呀!”
  “哦。就一会儿,golf到了,我得出去接他

捕捉到这个名字,om一下兴奋起来,“really !?呃,快把这小子拖来给爷踹几脚,那天他居然拿鱼露当酒耍我差点没把老子咸死,必须好好教训他一下,不,好几下”哈哈哈,你自己交友不慎,活该!!

我越过雕像,十万火急地跑到校门口,手表上每嘀嗒一下就离选拔赛更近一秒,但是仍不见golf的身影,“狗娘养的不是说快到了吗”我气急败坏地咒骂。
    正在等他这当儿,眼前飘过一丝修道院校服的身影,引起了我的注意谁??虽然距离很远,但是丝毫没有削弱那份优美。我紧盯着那白色的身影,随着距离的逐渐拉近,不难想象此刻的自己激动得与别的男生一个德性。

但……

妈妈咪呀我怎么反应这么迟钝em已经走校门口了,我只好掉头装没看见,实在是没什么能跟她聊的,但感觉她已经看见我了。
    此刻除了我,校园警卫、老师们、同学们都涌出来了,只是丝毫不见有长得像pun的脸出现看起来我和em还得各等各的,但我可不想搭理她这个女人做过的一切,已经耗尽了我所有对她的尊重和绅士风度。

吹着口哨,春暖花开,感受着不用搭理em所带来的愉悦心情,就是这样,让你也气气我偷瞄了她几眼,发现她确实表现地有些浮躁,嘿嘿嘿看她那遮遮掩掩的样子,我就知道她勉强自己来这里找pun,一定想监视pun,不给我靠近的机会,就怕我会告密。
    所以是来打探一下我有没有告状的喽(我才不是这种人)要告早在华欣就告了,要是我心肠能再狠点还用打电话叫golf来共商大计吗不过话说这家伙到底啥时来啊。
    我在心里诅咒了没多久,就看到一辆紫色的士停在马路牙子边,通过车窗看到golf半边身子,正在给司机大叔付车钱他收好找零便下了车,穿着私立学校的套装,立即给了我一个大大的微笑。

“抱歉抱歉,校门口超堵,也不知道在搞什么。”他一个劲儿地解释生怕我会发怒(帮我已经有怒气了)。但我们还来不及一起进校门呢,就瞥见一个白衣少女震惊的神情。

呃,我才想起emgolf那会还不知道他就是从这所学校转出去的,难怪会有这么惊讶的动作,嘻嘻嘻,这下有趣了还差一个当事人没到。
    说曹操曹操就到啦,“诶呀,no,你怎么跑这来了,om这会儿正开骂呢”猜到啦pun跑过来跟我们汇合,用很友好的口吻向我示以问候,呵呵,我转过身去朝前来的pun献笑,他喘着气跑近,迟钝了一下,马上又跑到em那边去接她。
    pun停下来喘了口气,终于察觉到我边上站着的人,“golf!?顺道来看我们的吗?”没错我心里想着这下em可以去演撞到鬼的女主角了(那脸色可不就像见到鬼了吗)。
    golf也觉得现在剧情发展的越来越好玩了,“嗯,刚好收到no的邀请,就过来看看啦,话说你跑这儿来干嘛,不用准备吗”老姜,还是你比较辣,嘿嘿。
  “哦我来接emem,这是golf,学校校友,我和no都认识的”我猜golf和我一样都很期待em会说什么
  “你好次见面,请多关照”特么还真敢
  “em看着有点眼熟啊”但我们golf也不是省油的灯,哈哈!我简直崇拜到分分钟想把国王的雕像拆下来颁给你!痛快极了!

em目光一闪而过,仍不肯败下阵来,“pun曾经带我来过这里,也许见过呢真是棋逢对手,看来我还要再去建造一座国王的雕像才够颁奖。

但是还没等故事朝更精彩的方向发展,手机突然叫了起来。

‘哦嚯~哦嚯~哦嚯~什么都不要想,看着可爱就去追啦’

手机屏显上映出om的嘴角,“干嘛”接他的电话从来不需要浪费感情
  “你死哪去啦!!!!!!时间要到了傻逼!!!!!!!!!”我的耳朵喊得这么大声连golf都听到了,那家伙真是猪一样的,于是我随声附和马上就到,而golf也急急忙忙推攘着我的后背  

“快快,身为社长可不能迟到”马勒戈壁“还不都是因为你啊!”

***

我火速赶回社团教室,看见om已经摆出凶神恶煞的面孔在等我了,哼,别想我会吓到。
  “什么啊我才离开一会儿,你就想我到不行了,非得飙电话来?”这个时候惹om不亚于把自己推入危险的境地,但我还是要这么做,于是我可怜的头像是被榴莲狠狠的砸了一下。
  “小杂种,这个节骨眼上还敢跟爷耍流氓,给爷直溜溜滚去那边,电源坏了”操!得,先放过你小命,我赶紧拉着golf坐到评委席后面,然后放下东西过去检查om所说的那个坏掉的电源箱。

我没一会儿就摆弄好了,然后宣布甄选开始预选赛刚开幕,首组成员就上台了,于是我叫齐所有的参赛乐团都挤在这个狭小的音乐社教室,35组已经是这里能容纳的极限了。所有乐队都不允许带自己的乐器上来(因为场地有限,而且调音太费时),必须用社团提供的乐器,但我还是担心今晚得陪最后一组乐队在这里过夜了。
  “我去真要让每支乐队表演两首歌曲吗,就一首不行吗?”开幕词刚结束,我就已经开始在评委席上按耐不住狂躁起来了。不料又被om迎头痛骂一顿,“不你丫的指明要两首吗!我早就说了一首就够,你非要搞出在这过夜的节奏,自己作死!你就永远都要摆出这么一副争强好胜的死德性吗!我那会儿是觉得光一首歌就做定论这不公平啊,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来,真正不公平的人反而是我们自己T_T

时间流淌举步维艰我满身疲惫,只要有精彩的乐队出现,我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竖耳倾听,一边还要为每首歌曲打下分数,这简直就是累死人的活。我现在才体会到ork学长(前音乐社社长)当年的感觉,我觉得自己还是比较走运的,幸好提早截止了报名时间,不然要真跟ork学长当初那样集满50个组还不如杀了我吧(那时整整选了两天啊,几乎全程猛灌红牛啊,你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啊有木有)
    我耸耸酸疼的肩膀,一边朝pun所在乐队的那个角落斜眼望去,坐了一排平头男生,除此之外,我还看到em那个漂亮的修道院女生也坐在一起,她选了靠门的位置,我看到她一直拉着pun出去,回来时手上总是拿着各种水啦,点心啦,牛奶啦,之类的,她不是说要减肥的么,或者她只是想找借口把pun拖去大老远的地方,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免跟我面面相觑了。
    每次我望向那边,都能碰到pun向我投来的无力的目光,带着请求原谅的意味,让我头痛不已…我都说了多少遍啦!不要摆出这副歉意的死样,我没有生气,也没有吃尼玛的醋—————你丫知不知道,就你边上坐着的那个女的,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一直在欺骗你啊—————额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常态吧。
  “我说pun似乎对你有点愧疚呢,他带了外人过来总爱朝你这边看,瞧那失魂落魄的样儿”看吧就连坐在后面的golf都看得出来,呵呵,幸好他不像om那家伙思想那么龌龊。golf见我摇摇头,突然就面目狰狞起来,“我特么真是忍不住要过去向pun揭发事实了,怎么办
  “哎呀!冷静”他不仅仅是说说而已,已经做出一副要出动的架势!你大爷的!我不得不迅速拽住他,因为他这人要是冲动起来谁都没得好过。这会儿初三小学弟的表演刚好结束(同样很精彩),使我只能放开golf的袖口,转过来报下一组的名字,“接下来是第15组……‘啦啦哥’,你的名字真是雷人啊,earn”正是earn的那支乐队,大伙儿(特别是初一的小孩们)听到这名字笑作一团,因为这取意也太直白了。这支乐队是由上次球赛的啦啦队员组成的,小学弟们常常在背后把“啦啦哥”戏称为“雷哥(因为他像厉犬一样严肃),连earn自己也略有耳闻,但他并不生气,他曾说自己要是还初一也会这么叫的,哈哈哈
    他们调试了一下声音(不用自作聪明啦,本社长已经都调好了),然后开始表演第一首歌曲,曲名,Change来自Deftone乐团,我曾经听om常唱这下om评委将给earn打满分了啊!瞧瞧,om现在享受的不得了(就是我经常见到的那种享受状)他老爸可是有名的管弦演奏家,地位等同于大学管弦乐队特级教师,虎父无犬子,om当然也不孬,只不过他一开始的蠢货形象设定让各位读者朋友误解了(说实话,他到底是不是个纯蠢货我也不确定),我偷瞄了一眼他的分数牌,果然
  “你徇私
  “他唱的很好哇!”om愤愤地解释,一边还遮住了分数牌。我只能呵呵一笑,不过earn的乐团表演得的确很好,尤其是earn的领唱更是为表演加分不少,只可惜这首歌太轻飘悠扬了点,我都快睡过去了。
    正当我半梦半醒间,我听到自己的名字从扬声器里传出来,“no,快醒醒,还有一首歌呐”额earn这混蛋,居然敢这么戏弄!让我一下子无地自容。suddenly清醒过来,挠了挠头,看他,这下大家都在笑我了(你小子给我等着),我只好仰头喝了口水,缓解尴尬(和困意)。
    earn私下里给我表露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开始接下来的歌曲,“用心听这首歌啊,no”怀疑他会担心我又偷偷睡过去。
    鼓手先打了一段前奏,接着响起了吉他的伴奏,第二首歌就这样开始了……

“靠近,不让自己靠太近,

还没奢望能够靠近你,

这样的距离,没关系

清晰,当一切变得清晰,

也许还未及如此深刻,

这样的程度,也可以

允许我能靠你更近一点,一点点,

你就会看见我心里刻着,爱你

才明白这仅仅是我所想,

那就让我在梦中呓语,不要停息

哪怕最终都淡去,

只留下卑微的梦境,

但我仍然选择守候下去

只怕再靠近一点,你将离我而去,

离我的心远去,不再回来

允许我能靠你更近一点,一点点,

你就会看见我心里刻着,爱你 哦…

啦…啦…啦…

才明白这仅仅是我所想,

那就让我在梦中呓语,不要停息

哪怕最终都淡去,

只留下卑微的梦想,

但我仍然选择守候下去

只怕再靠近一点,

你将离我而去,

离我的心远去,不再回来

哦…离我的心远去,不再回来

不奢望靠近……”

 

    嗯——??

    我喜欢Friday(梦想着能有boy哥-Traimang,那样迷人的声线)

但……………………………
    为什么earn唱歌要一直盯着我看,让我好难为情,不得不避开他的视线看向别处哇!?看起来不止我一人觉得这样。
  “earn你小子!你唱这歌是要向我们社团大boss示爱吗!!!”怎么可能曲音刚落,om就喊叫起来-_-,这个混账东西我真是要羞死了,你就不能躲在麦克风后面轻轻的叫吗,我要羞死了
    我正暗自神伤的当儿,偷瞥了earn一眼,这家伙居然对om的调侃面带笑容喂!!!!!!你就不能站出来撇清一下下吗,我感谢你八辈祖宗啊,居然还愣在那里任由om这混蛋逗趣!!!

om这张臭嘴还不知停歇,完成分数登记后继续打混,“但是earn啊,你太大意啦,我们boss的真命天子正从那走过来呐,看你这回不被他揍趴下不可!”嗷你这只混蛋!又掀起一轮高潮!!但他说的没错,我确实看见pun来势汹汹地从earn背后走,但其实只不过是第16组乐队准备好要出上场了而已我看pun面带微笑的样子,并没有反驳什么,但是从earn身边走过后,他来到那个位置,抓起吉他线,直梆梆地拉紧。
  呯!!
  “你这张狗嘴乱吠也不看好场合!!瞪大你狗眼看看,pun学弟可是带了女朋友来的!”嗯,大哥,你太好了,就该狠狠揍他我转过身去朝dew学长笑笑,学长用咖啡杯当武器痛痛快快响响当当给了om一个深刻的教训,om只好轻轻抚摸自己的脑袋瓜,可怜的不行。
  “诶呀,对不起,我忘了”om频频向pun做合十礼,惹得大家又一阵乱笑,秘书长也不得不迅速做回礼,连连摆手说没不介意,也就这会儿他才没有再看我
  “这下怎么办,我要怎么判定啊,要是不给这支乐队晋级,怕是明年社团的预算就要缩减啦”呃该死的om你不跟他好好道歉,还背地里乱胡话说胡话还喊这么响,站在学校门口都能听到,大家又是一阵狂笑。

而此时fi学长(学生会会长兼领唱)已经打开话筒了,然后响亮回击到,“不让我过,我也没话说,但是有件事,我肯定不会给你们拨钱啦,跟你们的两万说再见吧”这下完了他居然直击我们社团的软肋,让我大吃一惊,但是om大笑起来俨然像个胜利者  “才不怕呢,pun已经自掏腰包帮助我们啦,哈哈哈”你这家伙提到这事干嘛啊-_-“真有此事!?”看起来fi还不知道自己的秘书长干了什么,他的脸色极其震惊,当pun点点头确认om说的都是真的。
    fi透过话筒扬声器大声咕囔,“pun你小子你真看上人no啦,是不是”你又想怎样!!最后你们还是把好端端的我拉下水,混蛋!你们自己滚远点好好玩,关我什么事!这下不管是初一的小学弟,还是高三的学长,甚至是那些不认识我的人,都集体笑,整个教室充斥着洪亮的笑声,你们这都是什么意思T.T,诶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威信被这帮家伙损的荡然无存。
    骂无所出,我只好竖起中指,狠狠鄙视他们,但pun还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摆弄了一阵他的吉他之后,转身向他的鼓手(爱谁谁)示意,准备开始表演。
    最终他不再一直往我这儿看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