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派】鸽王小说:每天两章连载(3)(4)

鸽江湖 2018-05-18 17:47:53
 点击上方 “鸽江湖”一起加入鸽江湖的大家庭

鸽王(三)输得不服气

  为什么村长的儿子李家卫敢嘲笑大壮和小北呢,那是因为他家的鸽子可是他老子花了好几十块钱从县城里买的!据说还是一对飞过五百公里比赛的信鸽孵出来的小鸽子,鸽子脚上可都还带着足环呢!难怪人家看不上大花和小花这对菜鸟。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还没见鸽子飞回来。脖子都瞪酸了的李大壮开口问到:“小北,你说咱家鸽子能回来吗?”

  “哥,你放心吧!咱飞不过李家卫,还飞不过他李二愣家的鸽子吗?你可别忘了,咱家黑妞可也是一羽信鸽呢!”小北说到。

  “对,对!咱黑妞的孩子能差到哪去?”

  突然一个黑影从远处飞来,大壮差点就尖叫了起来,可仔细一看,只不过是一只路过的麻雀,空欢喜一场。又过了十几分钟,邻居二婶家小妮张小燕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报信,“大、大壮哥,李家卫已经回来一羽鸽子了,你们快去看看。”这可急坏了小北和大壮。李家庄大部分村民都姓李,也有那么十几户外姓可能是早期移民过来的。

  “快看,是大花,是大花!”李小北虽然着急,可是眼睛却一直盯着南面。大壮听到呼喊立马也来了精神。虽说两羽鸽子长得很像,可打小就看着它们长大的小北,还是一眼就认出那是大花回来了。大壮立刻撒下一把粮食,打口哨呼唤着大花。大花绕家飞了几圈之后一个漂亮的收翅,落到了柴房的窗户上。

  大壮忙把大花赶进了柴房,关上了窗户一把捉住了正在吃食的大花。“小北,你快带着大花先去村长家,我再等等小花。”李小北一脸兴奋地抱着大花就往村长家跑去。

  等跑到大槐树下时,人家李家卫早已经抓着两羽灰色的鸽子在那等着看他们笑话了。不仅如此,李二愣家也回来了一羽雨点色的鸽子,就连平时鼻涕都擦不干净的刘胖子怀里也抱着一羽鸽子。“哎呦,李小北,你家鸽子也回来了,恭喜恭喜啊。”李家卫一脸坏笑地说到。

  男孩子嘛,总是有个争强好胜的心理,虽说心里不服气,可大壮嘴上还是说到:“咱家的菜鸟哪能和你李大公子家的鸽子比呢?”

  不一会,又有两个小伙伴拿着鸽子过来了,一下午总共回来了七羽。李大壮在家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小花回来,又不知道别人家都回来了几羽鸽子,于是着急地往村长家跑去。

  到那一看,傻眼了,怎么回来了这么多?问了问小北才知道大花是第五羽回来的。“怎么样,李大壮,今个输得服不服?”

  “我服你妹啊,今天比赛不算数,有种的哪天我们把鸽子拉到罗山县城再比试比试。”李大壮不服地说到。村里哪个小子他都敢揍,就是这村长家的大儿子他不敢。也不是不敢,就是怕揍了回头这小子再给他老爹一告状,村长会给他家穿个小鞋什么的。为了给父亲省心,也就忍了。

  “一言为定!不过罗山县城到这可有五十公里路呢,到时候可别连根鸟毛都见不着,哈哈哈。”李家卫得意地嘲笑道。

  “看那**的嘚瑟样,真想给他两拳!不过小北,你说为啥咱家的鸽子就飞不过人家呢?”

  “哥,咱家小白可是一羽真正的菜鸟,黑妞虽说也是一羽信鸽,可咱也看不出来好赖啊。估计要是从县城放飞的话,咱家大花多半也是凶多吉少了。”

  大壮点了点头,“那你说,咱从哪才能搞来真正能飞远路的信鸽呢?”

  “哥,你先别着急,马上就要放暑假了,到时候咱去县城舅舅家,看看他有没有门道给我们弄几羽信鸽。”

  大壮摸了摸小北的脑袋,“那就只能等放假再说了,咱先回家看看小花回来了没有。”说罢,一同往家走去。

鸽王(四)黑妞的离去

小花最终还是没能回来,小北很伤心,大壮也很失望。

  小白和黑妞的第二窝孩子也已经长大,但是头顶的黄毛还未褪去。与大花和小花截然不同的颜色,一羽黑色的,但两只翅膀是白条,另外一羽浑身雪白但尾巴梢是黑色的。这对小精灵也让兄弟俩从丢失小花的阴影中渐渐走了出来。

  每天依旧早早起床,给这几个小家伙喂食,然后把大花轰起来让它飞上半小时。大壮还用几只木棍和铁钉在柴房给鸽子们钉了几个栖息的架子。小北给白翅膀的那羽鸽子取名叫“白痴”,本来想叫它“白翅”的,可大壮说“白痴”更顺口,另一羽取名“白雪公主”。

  又过了两周,白痴和白雪公主已经能够飞到房顶了,时不时地也会绕着院子飞上一两圈,有时也会落在别人家的房顶。大壮和小北依旧用原来对付大花和小花的办法,把它俩轰来轰去。没多久,姐弟俩也能和大花一起飞向蓝天了。每当这个时候,大壮和小北就会爬到房顶,注视着它们自由地在蓝天上飞翔,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一圈两圈,鸽子飞多久,他们就看多久,永远都不会觉得厌烦。直到快上学了,才恋恋不舍地撒上两把粮食,背着书包匆匆往学校跑去。

  隔三差五的他们也会把这三羽鸽子带到学校门口放飞,引来女同学的一片欢呼。

  李小北的学习成绩很好,总是能考满分。老师说要是能考到县城里的罗山一中,将来上个重点大学没问题。李大壮的成绩就有点差强人意了,总是和六十分作斗争。老师也很纳闷,同一个父母生出的孩子为什么差距那么大,不只是学习成绩上,就连性格也是完全不一样。大壮性格外向,为人大大咧咧,属于豪爽型的;小北平时就比较文静,话也比较少,但是脑子特聪明。好在哥俩从小关系就特别好,要不是亲兄弟,还真玩不到一块去。

  小白和黑妞的第三窝蛋也已经产下一周多的时间了,李小北趴在竹筐前,想着用不了多久,家里又会多两羽能飞的小家伙了。妈妈和他们商量,想等这两窝小鸽子长大了,杀了给和舅舅一起住在县城里的姥姥送过去,大壮和小北死活不同意,妈妈也就由着他们了。

  姥爷走得早,姥姥很早就从农村搬到县城里给舅舅带小孩,平时见不着,一到放假就想这两大孙子,小北和大壮也就趁机跑到县城舅舅家住上十天半个月的。这不,又快放暑假了,这俩小子又开始掰着手指头算一算,还有多少天才能去城里。最主要的,还想让舅舅帮他们弄几羽能飞远路的信鸽呐。

  这天放学回家,小北照例去喂鸽子。推开柴房的门却被里面的景象吓了一跳,圈着小白和黑妞的竹筐已经打翻在了一边,小白蜷缩在里面,像是受到了惊吓,黑妞却已经不见了踪影。那两只鸽蛋也已经被打破了,蛋黄流了一地。

  小北慌了,“哥、哥,你快来看啊,黑妞不见了!”

  大壮几步跑到柴房,一看,可能是母亲取柴火的时候把柴垛拉松散了,不知什么时候,柴垛就倒了下来,正好砸在了圈着小白和黑妞的竹筐上。黑妞趁机从打翻的竹筐中逃了出来,顺着打开窗户飞走了,地上还留着一根当初李大壮绑在它翅膀上的绳子。小白傻傻地蹲在竹筐的一角,不见了黑妞,只能望着被砸破的鸽蛋咕咕地叫着。

  小北哭了,哭得很伤心。因为他早就听说信鸽一生只认一个家,那就是它出生的地方,黑妞一定是从这跑了出去,回到它出生的地方了。但是小北想不通,它为什么连自己的老公和孩子都不要了呢?

  大壮在一旁安慰他,“没事,哥答应你,一定再给你抓几羽比黑妞还好的鸽子!”

  好在还有剩下的几羽鸽子陪着他们,每天逗逗鸽子,看他们在天上飞几圈,日子倒也过得很快。在对假期的一片期待中,期末考试就要来了。

  李大壮最头疼的就是这要命的考试,经过两天的奋战,头皮都快抠破了,绞尽脑汁终于考完最后一门功课。李小北却答得很轻松,几乎每门功课都是第一个交卷的,不是不认真,而是他觉得这卷子也太简单了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