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炜:玩“转”二手交易市场

中国新闻周刊 2018-11-08 10:58:53

他犀利洞察

基于人性建起人与物品的连接

成为二手交易市场中炙手可热的领导者

他目光高远

将共享经济的精髓引向用户生活品质

打开行业变革的大门

黄炜。摄影/张沫

 影 响 中 国 2017 年 度 行 业 领 袖 

黄炜

玩儿“转”二手交易市场

本刊记者/杨智杰

本文首发于总第834期《中国新闻周刊》


转转公司CEO。毕业于清华大学,2007~2012年任职于百度,曾负责百度新闻,2008年组建团队研发百度地图。2013年加入58集团。2015年11月出任转转公司CEO。

 

 获 奖 理 由 


他用短短的两年时间,带领“58同城二手频道”走向“转转APP”,一跃成为二手交易市场中炙手可热的领导者。他犀利洞察,基于人性建起人与物品的连接,化交易中的“不信任”为“放心”,化“质疑”为“品质”,守护C2C交易环境的信任与真实;他目光高远,将共享经济的精髓引向用户生活品质,坚定不移树立行业标准,打开行业变革的大门。


一套黄冈密卷、一个印有清华大学四个字的盒子、一本科幻小说《三体》、两个大红色二人转手绢。时间回到2016年7月26日,在58集团总裁姚劲波的直播中,姚打开装着以上四样物件的百宝箱,让身旁的黄炜做自我介绍。


黄炜很自然地接过话茬,挥挥粉色的仙女棒,凑向镜头乐呵呵开玩笑,“作为一个黄冈人,很对不起大家,大学以下的同学,我会教你们怎样应付黄冈的考卷。”物件一一被介绍,他的身份背景也很快被勾勒出来:湖北黄冈人,毕业于清华大学、喜欢科幻小说的80后工科学霸,58集团孵化的专业二手交易平台转转的CEO。


这次直播距离58集团二手频道整体品牌升级为转转刚过去一个月,一共吸引了1500多万观众在线观看,姚劲波颇为重视地介绍,转转是58在2016年举集团之力推出的全新App。他在多个场合为转转站台,甚至创业10年以来首次自己出马做了代言人。他曾公开表示,“内部创业派最好的人去而不是闲人去,因为派最好的人去才有一线胜算。”


姚劲波对着镜头揽过“最好的人”的肩膀介绍,“这是我创业的搭档,也是我的好兄弟,黄炜。”


在此前大家极为关注的58同城和赶集网的竞争中,黄炜作为公司无线及用户发展业务负责人身居幕后,主要策划如何让网站增加用户流量。2015年4月,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不久之后他转投二手市场,担任转转CEO,走入了公众视野。他和姚劲波信心十足,在他们看来,“闲置二手这件事情,是一个快速增长、有无限可能的赛道。”


“转”起来


添加照片,填写物品转手原因、入手渠道、尺寸规格和新旧程度等,再开个价,点击发布,不超过5分钟,你的闲置物品就可以挂在手机客户端上售卖。相较于过去的跳蚤市场或者类似58二手频道的线下交易,现在的在线二手交易无论是对卖方还是买方,都既省时又省力。腾讯研究院甚至以“黄金时代”描述当下在线二手市场的形势。


但是2015年的黄炜还没有发现这个市场有如此大的能量。2014年年底,他深陷58同城和赶集网在春运期间的竞争。彼时两家的竞争已经相当激烈,甚至在58集团内部有一个规定,网站上所有的线都不能比赶集慢,如果业绩不佳,负责人也可能会被裁掉。为了能够打赢这场“战争”,黄炜曾召集团队成员分成两拨,一边代表58,一边代表赶集网,进行沙盘演练,思考如何打败对方。


公司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资源进行低效的竞争,目标并非为了促进公司向上发展,也不能为用户创造更多价值。黄炜觉得没意思,在公司当众表示,不管结果怎样,这是他最后一次打这种仗。


2015年4月,58同城和赶集网合并,黄炜松了口气,他终于可以把重心放在垂直业务线上了。随后公司内部调整,黄炜因用户产品经验丰富,分管58集团的用户平台部门,而二手频道是分类信息网站中获取用户的主要平台。


当时姚劲波和黄炜已经关注到国外成熟的二手交易市场,2015年7月,黄炜提出独立于58同城,专门做一个二手交易APP的品牌,转转项目在黄炜的团队正式孵化。


基于长期积累的用户思维,黄炜很快意识到,二手平台是供需平台,必须有一个基础的网络效应,简单地讲就是有足够多的东西在卖,才会有人买,供需缺一不可,所以必须要把第一个雪球滚起来。转转的发展需要58集团的支持。2015年11月,转转App正式上线,直到次年4月,黄炜和他的团队的主要工作就是把58集团旗下的二手业务全面升级到转转旗下,打通数据和流量。


恰逢当时58集团正在做组织结构调整,转转将成立全资子公司,姚劲波问黄炜愿不愿意卸掉其他职务,专心做二手交易和生态优化,“卸掉原先的职务,你会不会不开心?”


“我说都可以,我觉得这个事情会更好,因为我 在58时间蛮长,原来那场‘战争’结束了,我也希望个人能投入到一个新的大事上面去。”黄炜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黄炜。摄影/张沫


“我希望我做的事情能够影响很多人”


毫无悬念,黄炜也是转转的忠实用户。每次去淘宝、京东网购前,他都会强迫自己先在转转上搜一搜相关产品。


他最近在转转上买到的是一个别人从来没用过的苹果原装皮革手机壳,官网原价近400元。对方语气爽快,价格公道,黄炜很快同意交易。填地址的时候发现俩人都住在北苑,再一细聊,竟然在同一个小区!对小区居住人口结构的熟悉,甚至还提高了黄炜对这场交易的信任度。


他还买了一部未拆封的华为手机,卖家在东莞。交易结束之后这位卖家给黄炜发消息说,“你在北京啊,我从来没去过北京,你能不能用这个手机拍一张天安门的照片发给我?”


这个故事让黄炜颇有感触。不同于电商提供的标准化服务,二手交易不那么标准化,不那么快捷高效,但是每一次交易用户都会跟别人发生一次关系,这个过程也能给人不一样的满足。


这些全新的体验和黄炜一直以来的追求契合,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是一个影响力驱动的人,我希望我做的事情能够影响很多人。”


2000年,黄炜就读于清华大学机械专业,他讨厌条条框框的知识点和数据,又没办法换专业,不安分的他在大三时自己做导演,有模有样拍了部92分钟的电影《一起》。


研究生毕业后,他到国际知名跨国公司通用电气工作,这对绝大多数人来讲都是很不错的归宿,但是黄炜内心仍有执念,他希望自己做的事情能够直接触及每一个真实的个体。他被“百度一下,你就知道”这种用户体验至上的口号吸引,在通用电气工作才3个月就离职,经朋友介绍去了百度。


进入互联网公司以后,黄炜感觉自己的世界一下子被打开了,在这里人们靠投入、靠能力可以给用户提供很好的价值,还能养活自己。在过去,这种影响力只存在于明星、政治家、作家、导演身上。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去校园招聘会跟学生们交流时,都会强调互联网的影响力。而所有的推广都有一个前提,黄炜认为一个人的价值,不在于成绩好坏或者其他庸俗的标准,而取决于他能够影响多少人。


在百度工作四年多,黄炜担任百度地图首任产品负责人,但是公司业务太多,他知道在这里很难做O2O这种深入生活的项目。2012年年初,又是朋友介绍,他和姚劲波在北四环吃了一顿饭。做决定不难,58是分类信息网站,业务更深入人们的生活。过完春节,他就跳槽到姚劲波麾下。


黄炜身上鲜有人们对工科生的刻板印象,比如内向寡言。去年7月的直播,轮到黄炜介绍转转,他一口气讲了三五分钟,身旁的姚劲波忍不住打断,“黄炜什么都好,就是在打广告的时候太啰嗦。”


有段时间他和姚劲波的司机时常保持联系,发短信问他在哪儿,进而了解姚劲波的行踪。2016年4月,他正思考着把58集团旗下的二手频道归到转转这件事,得知司机要去机场接刚从湖畔大学回来的姚劲波,他也跟着一起过去,在回家的车里把这个事情第一次和老姚提出来。


2017年4月,腾讯将向转转投资2亿美元并逐步打通双方资源,而这个投融资的内部商讨和决策也发生在姚劲波的汽车里。


这成了黄炜提很多决策的“秘密武器”,“时间蛮难得的,第一,(姚总的)时间很难约。第二,其实你在一个非工作的场景里面去想事情,有时候才会抛弃掉更多的东西,那个时候做出的决策更接近于一个人本身的反馈。”


黄炜。摄影/张沫


“只要竞争是积极的就好”


2012年,58集团做过一个项目,为保障二手消费者的权益,在电脑网站上更改产品流程做担保支付,但是这个改革最后以失败告终。在黄炜看来,这是因为时机没到,“它其实是跟一些环境因素强相关,比如移动支付,比如物流。”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58同城的二手频道运营许久,直到2015年黄炜团队才孵化出转转。


近两年国民人均购买力提升,网购的规模越来越大,人们在消费升级的助力下产品更新换代速度快,流通平台发展,都在催熟闲置物品市场。


转转2017年的用户总数突破1个亿,交易额达到了210.64亿元,同比增长200%。黄炜赶上了时机,同时也面临竞争。早在转转成立一年多以前,阿里巴巴就推出了二手交易平台闲鱼。


58和赶集合并不到两年,黄炜从战场转身来到了一个新的赛场,这次的对手实力依然强劲。黄炜偶尔会从对方角度思考一些事情,但是目前不会影响到他做事情的角度,他还用不着像过去一样做沙盘演练,竞争远没有到从前短兵相接的地步。“现在就是你(闲鱼)那儿不错,我这儿也不错,反正市场我们现在都占不到10%。”


黄炜不排斥竞争,他坦言只要竞争是积极的就好,积极就是公司还在为用户创造价值。


最近每周的例会,黄炜最关注的还是如何使得用户增长。正如腾讯研究院所言,“二手交易平台的流量难题不破解,无法形成供需匹配的流量基础及正向循环,不仅会影响交易成功率,同时还会对平台后续盈利模式的落地有直接影响。”


黄炜必须让转转的雪球不停地滚下去。2016年6月,他带领团队做3C业务时,对这块的二手市场有些担心。“大家都知道,中国人买卖二手的习惯还没有那么普遍,那总归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大家互相不信任,担心骗子。”他说。正如他自己在购买手机壳时也下意识对卖家信任度进行了判断。


原先的58同城二手交易都在线下,有人经常反映网站上骗子多。黄炜和姚劲波在多个场合提到,对58同城的二手现状不满意,希望能营造一个更有诚信的环境。


黄炜最满意的决策之一就是,转转设立“转转优品”自营业务,为C2C交易提供平台验机与验机质保等服务,希望解决3C的交易信任问题。


“在中国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形成C2C这个信任体系,因为C端交易低频,所以你不能去按照评价数去评价对方。”黄炜说。


目前转转所有用户都必须通过微信登录,除此之外,微信还首次对外开放其社交关系链,转转用户可以依据“一度好友”“二度好友”关系来形成彼此互信的交易氛围。


转转刚成立时,姚劲波几乎每天都会给黄炜打电话,提一些对转转的意见,问问最新数字。今年转转的办公地点从酒仙桥搬了出来,姚劲波的电话也少了,“现在我们其实在独立发展,也可能他对我们越来越信任了。原来他打电话经常说,‘哎,你要不上来一下?’现在我也过不去了。”


搬到新的办公区域以后,黄炜第一次真实感受到了独立,自己过去为决策者出谋划策,如今成了最终做决定的人。


2017年11月12日,黄炜带领转转团队庆祝了两周年生日,并在当日宣布交易额达到210.64亿元,平台交易订单量达5698万。短短两年时间,这家国内专业二手交易平台已经晋级10亿美元独角兽企业俱乐部,作为其背后的掌门人,黄炜开启了不断创新的征程。


值班编辑:庄兼程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阅读 | 陈凯歌为什么要拍唐代的一只妖猫?

点击图片阅读 | 跳楼的程序员、大哭的朴树:中年人的崩溃是默不作声的崩溃

点击图片阅读 | 那些喜欢学钢琴的中国人,大部分在浪费生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