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拯救一个过春节的文明|2017科幻春晚

科幻星云 2018-03-14 12:14:10
关注我获取更多您想不到的资讯!


来自/不存在日报  ID/non-exist-FAA

经允许授权转载


好运来


表演:凌晨

著名科幻作家。代表作《猫》《潜入贵阳》,多次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2016年出版个人作品集《离开地区表面》。


我慵懒地把左侧身子翻了个面。茂密的海绿藻连同它丝绒般的红花都被压在了石头上。海绿藻顿时尖叫起来,撕扯着触足周围的表皮,左侧身子底部皱皱巴巴地撅起来。我狠狠地摔打一下,海绿藻们的挣扎不那么强烈了,我压住身子。红花破碎开去,汁液四处流淌,散发出浓郁的酸甜味道。无数蠓蚁便寻味而来,包围住了我的身体。而在翻过来的这面上,阳光热烈,表面温度很快就升到了60摄氏度。千万只盲虾迅速爬出表皮中的毛囊,在毛发的缝隙间享受阳光浴,然后觅食、求偶、交配、生育。在蠓蚁吮吸花蜜的时间中,盲虾完成了一代虾的使命。


这是NA718号行星无数普通日子中的一个。这颗星球正在远离它的太阳,地表温度将渐渐降低。在远日点,地表温度将降到零下,所有的生物都会休眠。那时,只有安宁的大地陪伴我的心跳,等待日出,静候日落。


▲只有安宁的大地陪伴我的心跳,等待日出,静候日落。(插画师Regulus36 )


“你还真能忍受这种无聊啊。”中枢神经网里忽然响起一个声音。随即,天空中突然坠落一个黑点,掠过大地,落在我的身体上。那是一个银色精致的金属球状物,通体光滑无瑕,有着玉石般莹润的质感。


“大兄弟,”那声音继续说,“内梅西斯已经到达近日点,奥尔特云中的彗星群正在攻击柯伊伯带的AI监测体,正是我们返回地球的大好时机。”


金属球辗压着挡路的盲虾,滚过我的身体,最终停下来。


“你这地方都是什么玩意儿?”声音有些不屑,“养的这都是啥?”


“这个星球可能诞生的生命。我不能走。我已经成为这个星球生态环境的一部分。”


那声音忍不住哈哈大笑。金属球裂成四瓣,一个美丽的人类男子立体形象出现在空中,他笑得前仰后合,这使他的仪态非常妩媚妖娆。


“算了吧,你不属于这里。”男子终于收敛了笑容,神色严肃起来:“你忘记自己的使命了?”


“使命应随遇而安,随境而变。我在这里,再过一百万行星年,整个星球表面都将被我覆盖,会有智慧生物用双足丈量我的身躯,研究是什么构成了我和他们乃至万物。这就是我现在的使命。潘安,”我温柔地回答男子的询问,“我守护了生命的脉络,延续了它的存在。”


“但这些并非地球上的生命,即便它们的基因中含有母星的信息,它们仍然是在这个星球上孕育的生命形式。”潘安说,“我们必须回去。”


左侧身子的表面已经被阳光晒得发烫。盲虾们的敌人巨鳌蟹出来捕食,挥动饭铲样的前爪,冷酷无情地将一只只盲虾送入口中。


▲盲虾们的敌人巨鳌蟹出来捕食。(插画师:FacundoDiaz )


潘安抓起一只螃蟹,“好吃吗?参照了大闸蟹和面包蟹的基因,味道会很奇怪吧?”


“我的一部分和你去。”我妥协,“这些生物依存于我,已经组成了稳定的生态圈。”


潘安手中的螃蟹掉落到我的前胸上,他激动地叫嚷:“盘古,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你的使命,你的地球!”


“地球并不是我的。”我纠正他的说法,“何况,即便我们两个人合力,也不能突破AI监测体的防线,进入地球环境。”


“突破AI的事情有彗星群呢!我们肯定能找到机会!”潘安说,“建立了那么多个系外人类定居点,不就是为了这一刻!”


我打量下潘安的身量。奥尔特星云非常松散,天体间的距离动则就是上百天文单位,地广星稀,要突破轻而易举。关键是柯伊伯带,AI在那里设定了连续动态监测体。作为太阳系的第一道防护,监测体可以瞬间调动上百颗小天体,攻击任何胆敢前来进犯的敌人。潘安具备的能量储值,只够开启防护罩5个天文单位,还不能突破柯伊伯带的一半路程。


“你还需要其他帮手。”我说。“别大意了。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必须一击而中。”


潘安点头,伸出手指,抵住我的身体。我的意识随即分出部分,跃上他的指尖,与他的意识成为邻居。潘安的全息图像随即消失,金属球立刻合拢,向空中飞去。


▲我的意识随即分出部分,跃上他的指尖。(插画师:Victor Negreiro )


我就此离开躺了八十万行星年的躯体。从空中俯瞰,我是连绵起伏的巨大山峦,绿色的毛发覆盖了沟壑峰谷。在我周围,广袤的大地还是土褐的沙土和土灰的石头,看上去毫无生机。这八十万年我都在改良大气层,挖掘地下水,培养行星原初的生命形式。万事俱备后,生命的种类和数量将快速爆发,以极短的时间完成地球生物链41亿年才能形成的规模。一百万年之后,这颗行星的人类就会制作出飞行器,突破重力的束缚飞入星空。


“他们到那时会寻找DNA的起源。”潘安洞悉我的思绪,“想要回到地球去。如果我们不能夺回地球,他们就回不去,在柯伊伯带便会被AI打成筛子。”


此时,金属球已经擦过人马星座的V4641SGR黑洞,在强X射线和亚原子微粒喷射流的推动下,经过两个空间曲面,成功来到比邻星的行星上。这里距离地球仅仅只有4.2光年,是人类掌握空间跳跃技术后的第一个定居点。因为是第一个,技术水平并不高,被追踪到此的AI轻易就摧毁了。定居点的断壁残垣已经风华成沙,还能在沙子下像鼹鼠那样生活的人,应该是对母星念念不忘,执意与AI一战到底的斗士。


“我可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孙悟空说,抖了抖身上的沙子,“我只是很久没有打架手痒了而已。”


当年,虽然孙悟空建立的防卫体系被AI击破,但AI也元气大伤,无法聚集力量打击其他定居点,只得退守柯伊伯带。人类由此获得了暂时的休养生息。


“它是什么?”孙悟空指指我和潘安中间的生物。


“云猫。”潘安说,“桃源星给的战宠。”


▲“云猫。”潘安说,“桃源星给的战宠。”(插画师:Victor Negreiro )


孙悟空冲云猫眨眨眼睛。云猫长嘶一声作为回答。


“桃源星,呵呵,不愿意掺和地球的事可是又挺怕二位的。”孙悟空洞悉我们在那颗星球上的遭遇,“所以就献出了云猫。它有啥能耐?”


“尚未得知。我喜欢它。”云猫的毛发仿佛我身上的柔软。实体的云猫在信息体的我和潘安之间一直镇定自若,这很讨我安心。桃源星上的人类可以任意选择形态和性别,他们早已和母星人类没有丝毫的生物共性,如果不是因为一直沿用汉语言,他们根本就不会承认源自地球。


“它是人心猫身。”潘安说,“会有作用的。我们上路吧。”


在若干的时间前,人类培育了AI辅助文明,以协助人类突破太阳系,进入宇宙深处生存。但就在执行过程中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AI突然对人类发难,并接二连三毁灭人类在火星、土卫二、木卫六以及木卫二的定居点,一路追杀到比邻星。幸好人类在此重兵集结,阻拦住了AI的杀戮步伐。这之后,AI退缩进太阳系再也没有出来。人类也安然在宇宙中的远足,再也不曾接近过太阳系。但重返地球的信念,还是以基因密码的形式,深埋进子孙后代的血脉之中。哪怕我们这些后代已经进化为信息体,已经有了改造一个行星地表环境的力量,我们仍然会在眺望宇宙深处的时候,感到难以描述的伤痛,那是故国万里不能归去的游子的疼痛。回家,仍然是我们血液中流淌的终极使命。


我们上路了。已经在600光年外的我的分身,又扩展了三分之一的身体,制造出了蠓蚁的天敌,并且给这些小动物取名食蚁兽。但在进入奥尔特星云的时刻,我和分身做了一次信息切断。我不想被AI感知到分身的存在。那个崭新的,在进化中的星球,还脆弱幼小,需要有个安宁的环境,让分身精心的耕耘。


如果我失败,分身还可以在百万年后再度出发。子子孙孙无穷无尽,只要地球和太阳系存在,终有一天,我们会回家。


不出潘云所料,柯伊伯带的AI监测体被奥尔特星云的彗星群摧毁了大半,我们隐藏在彗星中就穿过了10个天文单位长的这一危险区域,进入到太阳系的内部。这令我们欢欣鼓舞,接下去是有心形冻土地带的冥王星,富含甲烷的蓝绿色天王星、海王星,戴着光环帽子的土星,有着可怕气旋和大红斑的木星,橙红色漂亮的火星,最终到达蔚蓝色的地球。这一路的战斗将由孙悟空、云猫完成,我和潘安直奔地球,寻找AI总部并设法给它致命一击。


▲我和潘安直奔地球,寻找AI总部并设法给它致命一击。(插画师:Markus Vogt )


计划非常完美。我和潘安甚至还猜拳决定谁来纠缠AI,谁去直捣黄龙。兵贵神速,我们的推进速度快到都没有发现AI的异样。只是当孙悟空骑着云猫追上我们,才引起我们的注意。孙悟空和云猫因为没有意料中的战斗,都有些沮丧。在他们指引下,我们才发现内太阳系的AI设施,那些在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轨道上的观测基地,那些被整体挖空的土星和木星的卫星,还有火星上的AI工厂,全部都不见了。无论是可视光领域还是其他波段,都找不到了。硅基上建立的AI文明,曾经气势汹汹将人类驱逐出太阳系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机器人,那些不吃不喝不会生病不会情绪化的钢铁机器,竟然化成了乌有。


这是我们没有意料到的事实。我们无法接受的事实。完全不符合逻辑的事实。


“这是AI的阴谋也说不定。”潘安第一个从惊骇中反应过来,“能有多长时间?我们人类都还好好活着,AI比我们有那么多优势,没道理不存在。”


“按照地球时间,已经过去四百八十万年。”孙悟空掐指一算,微微皱眉,“比邻星上并没有观测到太阳系有大的天体活动。”


 云猫轻呼一声,爪子指点处,我们看到地球边缘一些微小的飞行器。


“我说嘛。”潘安松口气,“AI怎么会销声匿迹。不过是衰败了而已。一个没有欲望的文明是不会长久的。当AI把人类驱赶出太阳系后,它们的欲望就到头了,再无增长,也就没有了行为的动力。”


我摇头,有些什么地方不对,这些飞行器……“飞行器十分原始,”我说,“这不是AI的作风。”


云猫扑到前面去了,我们不得不跟上,并且做好战斗准备。我从未与AI硬碰硬直接接触,不由得神经亢奋,瞬间就集聚满满的高能射线,可以击碎10千米直径的AI钢甲。


云猫刹住脚步。我们身下,一个桶状飞行器慢悠悠晃过来。飞行器左右展开了两张老式的太阳能集成电池帆板。飞行器上,印了一幅红色带星星的旗帜,还有蓝色的符号和“中国航天”四个字。我立刻对飞行器进行信息扫描。潘安也急忙跟进。


▲天宫二号


中国,天宫二号,2017年……陌生的信息潮水般汹涌而来,我和潘安不由得面面相觑。


“到底出了什么事?”孙悟空焦急问。他并不是纯信息体,没有我们恒星级的资料存储搜索能力。


“AI和人类同归于尽。然后,崭新的人类发展起来了。”潘安说。


“不可能。”孙悟空撇嘴,“这文字没什么变化啊。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语言和文字被写进基因留存了下来。”我补充,“在大洋东边的陆地上,人类重新发明和构造了这种语言,并且自称为汉族。”


我们瞬间沉默,正是因为汉语言文字的图形符号表意结构,才使得分散在全宇宙的人类,无论是实体还是意识体,无论是哪段时间和空间,都能沟通无阻交流顺畅。


“AI不存在了。敌人没有了。”孙悟空愣了愣,忽然狂笑,笑过后竟然大哭:“那我们来这里干嘛?”


“感受下这个新世界。再把母星已经平安回到人类手中的消息传遍银河系的每个角落。”潘安抹抹眼角的泪水。


“嗨,你们这两个脆弱的家伙。”我说,“中国的春节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干嘛不去过节,好好玩耍呢?”


是的,要过春节了。每个中国人都在匆忙回家的路上,写对联,贴窗花,包饺子,蒸花馍,准备给小辈的红包,给长辈的礼物。舞龙舞狮队擦亮了行头,鞭炮和礼花也都早早预备。一定有个祥和丰盛快乐的节日,等着劳碌了一年的人们。


▲是的,要过春节了。(插画师:Jaime Posadas


我们走在中国的街道上,心头也盛满了喜悦。游子的漂流情绪,竟然再也寻觅不到。我们从千里冰封的松花江畔走到繁花盛开的三亚街头,到处都能听到一首歌曲: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好运带来了喜和爱。

好运来我们好运来,

迎着好运兴旺发达走四海,

叠个千纸鹤,再系个红飘带,

愿善良的人们天天好运来。

你勤劳生活美,你健康春常在,

你一生的忙碌为了笑逐颜开。

打个中国结,请春风剪个彩,

愿祖国的日月年年好运来,

你凤舞太平年,你龙腾新时代,

你幸福的家园迎来百花盛开。

               我的地球,我的人类,祝好运!                



2017年春节,《不存在日报》沿袭去年传统,举办史上第二届“科幻春晚”。国内顶尖科幻作家受邀,在给定题目为历届春节晚会经典节目名的条件下,在限时48小时内快速创作,为科幻迷呈现出二十余篇风格各异的科幻小说。另有中国科幻“四大天王”携手担任嘉宾主持。农历腊月二十六至正月十七(1月24日至2月13日)每天上午,为各位科幻迷奉上春节假期的科幻盛筵。

本届科幻春晚合作媒体


果壳网、豆瓣、澎湃新闻、新华网、MONO
新华社、中青报、未读、北京晚报
今日头条、十五言、知乎专栏、简书


科幻春晚分答分会场
(戳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详情)

节目预告:《千手观音》 演唱:杨平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