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馗嫁妹,阎王娶妃,众生回避,生人勿近!”

小香家书屋 2018-04-21 07:37:45

书名:阎王娶妃 全本完结 6.99

第一章 梦中闯近鬼洞房


天,黑的像泼墨,伸手不见五指,周围全是诡异的黑,黑的让人心底发寒,突然一阵是人非人的恐怖声音传来:



    “钟馗嫁妹,阎王娶妃,众生回避,生人勿近!”



    “钟馗嫁妹,阎王娶妃,众生回避,生人勿近!”



    “钟馗嫁妹,阎王娶妃,众生回避,生人勿近!”天上,四鬼披着红袍,抬着一顶大红花轿冲着胡辛飞来,嘴里还念念有词“钟馗嫁妹,阎王娶妃,众生回避,生人勿近”……



    要我回避,我才不怕你们呢。我活到24岁,就做梦做到24岁。每次都是你们这些妖魔鬼怪追着我跑,以前我怕你们,你们天天晚上来找我,纠缠我。



    现在我早都习惯你们的存在了,不怕你们了,你们还是来找我,好,以前是你们追着我跑,现在我就追着你们跑。



    让你们也尝尝被追的滋味。反正是做梦,又不会死,我才不怕你们。



    “啊……”胡辛大喊这冲上去,刚跑几步,身体就飞了起来,原来梦里是可以飞的,我倒忘记了。就在她得意着发愣的时刻,碰的一声,直直的撞上了花轿,昏了过去。



    胡辛头昏脑涨的醒来,睁开眼睛,一对大红花烛迎入眼睛,烛光一闪一闪的,在黑乎乎的空间里,格外诡异。我房间里哪有大红蜡烛啊,难道是在梦里撞坏脑子了,胡辛迷糊的想。



    胡辛揉揉脑袋,闭上眼睛,再睁开,再闭上眼睛,再睁开,还是那对大红蜡烛,难道还是在梦里?可是梦里脑袋会痛么?站起来,想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除了这古板又硬的大床,和那对红蜡烛,什么也看不见,四周都是黑漆漆一片。连地板都看不到,好像一切都是悬空着的。



    跳下床,一走路,差点被什么东西绊倒,一看是衣角,为什么我的衣服会变成大红袍啊,摸摸笨重的脑袋,头顶上居然是凤冠,拽下一个东西一看,还有块红艳艳的头巾。还有那红蜡烛上的大红喜字,这一切,让胡辛想到古代成亲。



    天啊,真的被撞坏脑子了。胡辛跌坐在床上。一定还在梦里,躺好睡觉,醒来,还在我那可爱的,软绵绵的大床上。一睁开眼就可以看见我那可爱的老鼠哇哇,还有温暖的阳光照进来……



    胡辛闭上眼,幻想自己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压了过来,很重。不会是鬼压床吧?



    睁开眼睛,就着烛光一开。吓,一个男人。被一个男人压着。而且,那个男人还在埋头解胡辛的衣服。



    “啊……”啪啪,两巴掌,胡辛很用力的甩到男人的脸上,烛影交错在男人的脸上,模糊中看起来很帅,很酷。



    “你敢打我”男人有点冒火。





第二章 打新郎


“打你又怎么样,谁让你解我的衣服”胡辛不知死活的回答。男人懒得理会,又继续和胡辛的衣服奋战。啪啪,又是两巴掌。



    “你又打我”



    “你不解我衣服,我就不打你”男人怒,身体的温度也跟着怒气增高。再愤怒的埋头继续解衣服。啪啪……



    “别打了,好烦”男人忍不住发火。



    “别脱我衣服,色魔……”



    啪,一巴掌,帐内,扔一件衣服出来。啪,又是一巴掌,帐内又扔出一件衣服。啪啪两巴掌,帐内,扔出两件衣服……



    “我不打了,你别再脱我衣服了,就这最后一件了”帐内传出胡辛可怜兮兮声音。



    哗啦,又扔出一件……



    “你别亲我,我不认识你。啊……色魔”



    “闭嘴,女人,我是你相公,阎罗皇-阎墨”



    “现在是那个年代啊,我是不是穿越了”帐内传出胡辛不死心的尖叫。



    “以人间算,现在是2008年,3月份。穿越,你小说看多了吧。哼。闭嘴,女人,安静点,我没哪么多耐心”



    “啊,色狼,不许摸我……”接着又是一阵拼打,挣扎,胡辛不死心的捍卫自己二十四年来的贞操。



    芙蓉帐,大红床,不停摇晃……胡辛根本没时间想他那句什么以人间算,现在是2008年,3月份,到底是什么意思。



    极度的平静,银色的光芒照耀这一切,喜烛早已经熄灭,红鸾帐内,两人睡的正香。胡辛趴卧在自称是阎罗皇的男人怀里,枕在他的胸膛上,睡的正熟。男人高挺的鼻梁,俊美高贵的五官,薄薄的嘴唇,紧闭,长长的黑发张狂的披散在枕头上,与胡辛的头发交缠,肌肤相亲。



    他仰卧,一只胳膊环保着胡辛。一只胳膊随意放在床上,占去了大半个床,还露出麦色皮肤,几块性感的肌肉,被子只盖到他腰下,整个胸膛到肚腹暴露在外,完美的体型,不像现代的明星演员,都是在健身房里练出来的,他就像天生的完美,天生的贵气,天生的王者。睡的一脸安详,性感,让人想入非非。



    紧闭的双眼,让人不敢打扰。天生就有种让人不敢打扰的气势。可渐渐舒醒的胡辛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贵气,什么不敢打扰……



    胡辛缓缓的睁开眼,模糊的看看银色的光线,擦擦睡觉滴下来的口水,慢慢坐起来,伸个懒腰。



    “啊……哎呦”一个哈欠还没打完,就浑身疼痛的跌回原位置,趴在那。浑身酸痛,好像被黏土机黏过一样。手低下有点硬,而且还有温度,摸摸还很有质感,弹性,再摸摸有个小硬尖,是什么东西啊?



    胡辛睁开疲劳的眼睛一看,吓,胡辛的眼睛都快看成斗鸡眼了,怎么会是小乳头,而且看起来像是男人的。在往上看看本尊,呆愣了数秒,好帅啊,不过也紧紧是数秒。胡辛条件反射的看看自己,没穿衣服。把整床被子都拉过来,裹住自己。



    “啊……啊……”最高记录的魔音尖叫。胡辛,闭着眼,硬着头皮,张大嘴巴大喊。



    “闭嘴,女人”男人,一手按住胡辛的后脑,一手捂住胡辛的嘴巴,翻身把她压在身下。胡辛的眼睛瞪的比牛眼还大,震惊的看着他的裸胸。





第三章 床上睡了陌生男


“啊……啊……”



    “不要再叫了……”男人威胁的看着她,胡辛识时务,乖巧的点点头。男人放心的松开手。



    “啊……色魔,救命啊……”刚一松开手,胡辛的高分贝音量又绕梁三日。男人赶紧右捂住,还没完全松开的嘴巴。



    “嗯……嗯,嗯……”即使嘴巴被捂住,胡辛还做殊死挣扎,奋力抵抗,手脚并用,连嘴巴也开始使劲咬起人来……让男人也手忙脚乱起来。



    “女人,安分点……你是我王妃……”



    “喂,女人……”床上,又是,芙蓉帐,大红床,不停摇晃……



    不知,过了多久,胡辛再次醒来,看看眼前的情景,他还是在熟睡,所有的事情都回到脑子里。天啊,胡辛赶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免得尖叫,吵醒这个变态。



    拽起被子,裹在身上,悄悄下床,捡起地上,被扔的到处都是的衣服,都是一些红艳艳,又古典,像是古代结婚的喜服。拉扯了半天,也不知道从那穿,怎么穿。



    呜呜……怎么这么衰啊,胡辛还在心里哀悼自己保存的二十四年的贞操,居然会被这个变态抢走,虽然他看起来非常帅,又酷,又有型,可也要伤心一下,哀悼一番。毕竟不是自愿的。呜呜……



    不对,万一我跑了,他要是追出来怎么办啊?他的腿哪么长,还有我这跑起步来可以和乌龟媲美的速度,肯定跑不过她。看看地上,他的衣服,嘿嘿……捡起他的衣服,蹲下来,看看,他还在睡,我就穿上他的衣服跑,他起来没衣服,看他怎么追出去,等他找到衣服了,我也应该跑出险境,安全脱险了。嘿嘿……胡辛一脸奸险的笑容,想象他醒来找不到衣服的狼狈摸样就想笑。



    胡辛胡乱的穿戴个大概,这么长的袖子,使劲卷起来,一直卷到胳膊弯,这下摆,太长,一直拖到地上老远。这屋里的摆设,现在到是可以看的清楚。



    雕花木椅,配上五蝠雕花图案的茶几,还有桌几上各种吉祥云的花纹,看起来古色古香,价值不菲,就连那喜帐上的鸳鸯,龙凤花纹都看起来精致迷人。桌几上还放了盆景,珊瑚,等等装饰品,那个珊瑚看起来就像是活的一样,还会闪闪发光。就连胡辛这个古董外行都看的出来,这里件件是宝。



    现在不是欣赏家具的时候,先跑为妙。一出房门,就是客厅了,客厅更是豪华,自不用细说。



    一冲出,房间大门,两旁种着各样,花卉,有的兰花,有的水仙,居然还有胡辛喜欢的菊花,只是菊花还是没开花,连花苞都没长出来。走几步就是小桥流水,不过这个桥可是够漂亮的,扶手上还雕了各种动物,花卉,精美可爱,桥下的小河里开满了荷花,纯白色的。还有茂盛的大荷叶衬托,整个美景都弥漫在薄雾里,这里的早晨会下雾的。看起来飘渺,虚幻。



    穿过小桥,远远的望去,前面好像有座古塔,为什么这里的东西都这么奇怪啊,都是古色古香,那个色魔告诉我,我又没有穿越,那这里是哪里啊?如果是梦的话,我也不会感觉到痛才对,可是现在身上都还很痛。哎,想起这个,胡辛就垂头丧气的,没了精神。



    算了反正也不知道哪里是出口,先去逛逛那个古塔,说不定还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在里面。





第四章 私闯阎王殿


胡辛气喘吁吁,两眼发晕的看着,明明看是不太远的古塔,为什么走起来却哪么遥远。走了这么久还不到。



    当胡辛走的气都快没了,人都快晕了,脚都快断了,才走到古塔的脚下,可是看看面前就算是十个胡辛加起来,都数不完的楼梯,被楼梯架着的高耸入云的古塔,天啊,还让不让人活了,没事建那么多楼梯干吗,又不能当饭吃。胡辛在心里把这古塔的建筑师统统骂了个底朝天,才开始提起无力的腿脚,四肢并用的往上爬。



    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头牛,更何况是胡辛这个天生好奇心旺盛又不安分的老鼠。其实胡辛是属鼠的。不上去看个究竟,肯定十辈子都忘不了这个古塔。



    爬着楼梯,胡辛还在纳闷,为什么这边的天空都是红红的,像血,红艳艳的,照耀的这里的一切,一切都蒙上一成红色。而刚刚过来的那边,是小桥流水,薄雾花朵,迷幻漂亮的不得了。怪不得古人都说‘东边日头西边雨,到是无晴却有晴’现在总算体会到了。



    不过这边的天空,就像科幻片里,电脑制作出来的一样,看起来的很‘玄’,不管了,到了小心点就是,先看看。爬到一半,往后看看,吓死人的高度,胡辛直冒冷汗,只能一个劲的爬上去。



    一屁股,坐到最上面的一个楼梯上,喘着口气,扇着风,垂垂腿,好好的奖赏一下,这么厉害的自己,原来我可以爬这么远,这么高,这么多的楼梯的。这应该和天梯有得比了吧。



    休息差不多的时候,走上去,奇怪,这门呢?转了几下,找门,一到墙角转个弯,赶忙把头缩回来,差点被人发现。



    看起来像是把门的角色,还拿着长矛似的武器,站在那,一动都不动的。胡辛现在怀疑自己是到了哪里?他们这身古装打扮,这身造型,让胡辛更加昏眩了。可昏眩归昏眩,还是想进去看看。这更吸引人了。



    到底怎么才能进去呢?胡辛急的直转悠,怎么把这两个看门的弄走?或者怎么溜进去呢?看他们站这么久了,连个表情都没变过,应该是个难缠的看门角色。抱着柱子,躲着的胡辛,恨不得把柱子都给踹倒,这一踹,还真掉下个东西。



    一块像是什么牌子,上面还鬼画符的写着几个鬼字,也认不得,拿着端详一会,左猜右看,有点像什么阎什么皇什么的。这是不是黄金做的,胡辛脑子里突然闪现这个念头,如果是黄金做的就发了。拿在手里掂量掂量,挺重的,一定是那个色魔的。



    这个令牌能不能混进去啊?根据多年电视古装片的经验来讲,应该是行的通的。恩,胡辛决定豁出去了,试试。反正干等,也是等不了,等比死还痛苦。天生的急性子。



    胡辛整理一下衣服,挺直腰背,抬头昂胸,下几个台阶,绕到正大门,人模官样,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完全不把两个看门的放在眼里。也是据胡辛多年电视经验,摆架子,充大腕,那些人才能对你毕恭毕敬,不敢怀疑。



    胡辛摆着架子走进去,两个看门的看看胡辛那拽样,再互相看一眼,不知道拦还是不拦,看她样子,应该是个大人物,可是不拦如,果真让乱七八糟的孤魂野鬼混进去,那我们不是惨了么?



    长矛突然一下子架起,拦住了胡辛,把胡辛吓了一跳,不过,她声音更大。



    “看什么看,想吓死人啊,看清楚令牌,敢拦我,你们有几个脑袋”所谓先声夺人,不吼死你们,也用声势压死你们。胡辛把牌子随便一晃,马上收起来。都没敢让他们把牌子看清楚。



    “恭,恭迎特使,请特使息怒”两个看门的吓的跪在地上,声音都颤抖的像风中的落叶,可怜兮兮。嘿嘿,胡辛摸着牌子,狠亲几口这牌子,一脸奸诈的贼笑,原来这是特使牌子啊。那个家伙还不简单么。



    “本使节今日有要务,就饶了你们,下次不可再造次”胡辛在心里贼笑几下,捏着强调,模仿着电视里的人物。



    “是,是使节,要不要小的替你通报”两人想拍马屁的,效劳。



    “不用,不用,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不要惊动里面的,这次是秘密行动,知道不”要你们去通报,那我不是穿帮了么,当我傻啊。



    “是”



    胡辛一走进去,就偷溜到旁边大柱子后,再观看情况。他们看的那么紧,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可是一看什么也没有,怎么会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呢。



    “救命啊……饶命啊”



    “小人不敢了,好疼,饶命……”凄厉的喊叫声,让人毛骨悚然,那声音比七月半的鬼叫的都难听。而且还不止一个人在叫,是谁呢?顺着哭喊声,胡辛转了个弯走进内堂。还是躲在柱子后,这里也只有这好几个人才能合抱的过来的柱子可以躲人了。



    “啊……阎王饶命啊……啊……”躲在柱子后面的胡辛差点被吓晕过去,那场面……分明是……分明是地狱,鬼府。



    离胡辛最近的就是被钩舌头的,舌头被铁钩从嘴里给拽出来,血就在舌头上不停的滴答,滴答,滴答……舌头被拽的老长,大概有三四尺那么长,样子好恐怖,电视里的长舌鬼就是这样的。



    又有一个长的像魔鬼,又像怪兽,跟人身高差不多的样子,手里拿着几尺长的大刀,要硬生生的割下他的舌头。那凄厉的惨叫声,让胡辛吓的,腿都打哆嗦。天啊,这里的人脸色都是惨白惨白的,不是被吓的,就是鬼,这里的人,都好像鬼啊。



    还有割舌头的前面,更吓人的是人被活活的抛开,开膛破肚,那叫声,那个凄惨,吓人,场面血腥恐怖。把心挖了出来,可那心奇怪,居然是黑色的,人心不都是红色的么?现在胡辛除了害怕,双腿直哆嗦之外,还能想出人心是红色的,这个胆识,哎,让我这个作者都汗颜,不知道她是太胆大还是吓傻了,还是天生反应迟钝。



    还有一个最惨的是一个人被几个鬼东西给直接扔进油锅里了,妈呀,这大到底是哪啊?呜呜……太可怕了,那些会子手长的一个比一个可怕。都奸笑着折磨人。他们会不会像那些恐怖电影里把人给吃了啊?



    啊……我想回家,想回家,这里太可怕了。呜呜……胡辛在心里哭上个千百遍了,现在后悔死了……



    “来呀,把躲在柱子后面的小鬼给本王拖过来……”坐在最高位置,头带皇冠(中国古代皇冠的款式)怒目横视,脸色发青的看着下面的一切。





第五章 炸了她


“是”几妖魔怪兽样,跑来,把胡辛给拽了出来。



    “我不去,我不去”本来还存在侥幸心里,以为说的不是她的胡辛,现在彻底的面对事实,可也不想认命,垂死挣扎,死抱着柱子不放手。任凭几个鬼差拉扯。



    “大胆小鬼,来到阎王殿还敢抵抗,给本王拉过来”自称阎王的开始发火。



    “你骗人,我进来的时候,塔前面的门牌上根本没有写着‘阎王殿’三个字,如果上面写的有,我死也不进来。”其实是胡辛自己没看,也可能是忘记看,也可能尽顾着在两个看门的面前拜官架子,没顾的看。总之现在她是死不承认,承认了就惨了。就算胡辛看见了阎王殿三个字,大概也会溜进来,看个够本,没办法天生就是这个性子的人。



    最终双手难敌四拳,胡辛还是被鬼差给拎小鸡似的,拎了过来。按跪在自称是阎王的面前。



    “说,那来的孤魂野鬼,敢闯阎王殿,报上名来”



    “我不说,我要是说了,我就活不了了”他说他是阎王,那这里就都是鬼了,妈呀,坚决不能说,说了我还能活么,如果他们是鬼的话,那现在我不是在梦里,就是我的魂来到了地府。反正不能让他们知道我是谁,否则我可能就回不去了。不告诉你们,坚决不说,胡辛打定主意。



    “大胆,不说,来人拿回尘镜来,我要照出她阳间所有的事情”



    “是”回尘镜,照出我所有的事情,那不是一点隐私都没有么?那洗澡的时候也能照出来么?天啊,希望不要啊。他们也太缺德了。呜呜……胡辛闭上眼睛,不敢看镜子里能照出什么。没胆量看啊。



    “咦,奇怪怎么照不出来啊”照不出来?胡辛一听有了精神,睁开一只眼睛,那只还在眯着。镜子除了照出胡辛现在的脸什么都没有,普通的镜子么。早说么,就不用吓的双腿打结了。



    自称是阎王的人,瞪着双眼奇怪的看着胡辛。



    “居然是生魂闯地府,来呀,给我先放进油锅里炸一炸,在拖过来问罪”



    “是”



    “啊,不要啊,我不要去,我不是要闯地府啊……我有牌子,我是特使……”让他们炸了,那不是生不如死,肯定什么都没了,脸更是难看的比鬼还吓人,看那平时炸的油条的样子就可以联想到,被他炸了之后的效果了。呜呜……命怎么这么惨啊……谁有我惨啊……牌子被夺了过去,递到阎王手里。他仔细端详了下,脸色大骇。



    “大胆,居然敢盗窃阎皇圣物,多炸她一会”





第六章 阎皇现身


“啊……救命啊……”胡辛的尖叫声,把地府都快震动了,阎王也大惊,从来没见过精神这么好,尖叫音波这么强的生魂。女人特有的尖叫声啊。汗颜,阎王听着都捏了把冷汗,幸亏马上就处理掉了,要是她天天呆在地府里,那地府迟早都会被她拆了。



    胡辛被几个鬼差举过头顶,往油锅前进,胡辛手脚四肢都被拽住不得动弹,可身体还像蚯蚓一样乱动,挣扎。刚要扔进去。



    “慢着”一人,头带紫金皇冠,身穿黄锦龙袍,脚踏白玉雕靴,负手而立,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拜见阎皇”阎王一看来人,大骇,赶忙从龙位上下来,走到来人面前,带着所有鬼差,鬼魂都跪下叩拜。



    “起来吧,这个人,你不能扎,她是本皇新娶的皇妃”被称阎皇的人,轻描淡写,缓缓说出,一脸的无痛无痒。胡辛一看,来人不就是那个色魔么。便不经大脑的大喊



    “色魔,救我”全场哑然,都傻了。被胡辛给吓傻了。阎皇头上明显有三条黑线飘过,他不耐烦的闭了闭眼。



    “不想死的给本皇闭嘴”被他的怒气一吓。胡辛乖乖的闭上嘴巴,再迷糊也看出来,这里他最大。得罪了他,大概真的会比下油锅更惨。呜呜……为什么会是这个色魔是老大啊。胡辛满腹委屈。



    本来听他说起来的阎王和小鬼们,才想起来,又被他的怒气给吓的又跪了下去,不敢抬头。他一挥手,几个鬼差就赶快把胡辛给放下来了。胡辛一着陆,马上就跑到他的身后,拽着他的衣服,露出半个头看着跪着的,怪莫怪样的鬼差和凶相残忍的阎王。这里大概只有这个色魔长的比较正常一点。



    他转身拉起胡辛,向大门走去。



    “恭送阎皇”众人在后面跪了一地毕恭毕敬的大喊。胡辛被他拖着走,还忍不住回头看看跪了一地的壮观场面。哇,皇帝真是了不起也。胡辛看看他头上的紫金皇冠,用手偷摸了几下,是真金的也。款式好别致。再拽拽他那黄锦龙袍,这要是拿出去当古董拍卖,那不是赚疯了。



    “安分点,女人”他一转身,不耐烦的拉过胡辛的手拽在怀里,紧紧的抱着,突然往下一跳。



    “哇……你要自杀也别拖着我啊,我不想死啊……”胡辛闭着眼,大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