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推荐】孩子阅读科幻类作品的好处(附:7套适合小学生阅读的世界经典科幻小说)

德阳日报爱读EDU 2018-09-26 08:36:51

“阅读是青少年需要培养的最重要习惯之一,尤其是要引导儿童阅读科幻类作品。”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忠告家长,应引导孩子阅读一些科幻作品。


与孙云晓的观点相映衬,美国科幻作家阿西莫夫也曾说,“儿童应该尽早阅读科幻作品,在9岁或10岁,不能晚于11岁。”


在如今的科幻界,一个普遍的观点是,科幻作品除了能够普及科学知识、激发阅读者对科学的学习兴趣外,还能够开发想象力,传达向往未来的精神力量。在更大的层面上,科幻也是一种公民教育的方式,在思考人类、宇宙等终极问题的基础上,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引导青少年获得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中国孩子想象力排名垫底

2009年,“教育进展国际评估组织”曾对全球21个国家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孩子的计算能力排名世界第一,想象力却排名倒数第一,创造力排名倒数第五。在中小学生中,认为自己有好奇心和想象力的只占4.7%,而希望培养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只占14.9%。


同样,在美国几个专业学会共同评出的《影响人类20世纪生活的20项重大发明》中,没有一项由中国人发明;中国学子每年在美国拿博士学位的有2000人之多,为非美裔学生之冠,比排第二的印度多出1倍。美国专家评论,虽然中国学子成绩突出,想象力却大大缺乏。



应试教育扼杀想象力

在科幻作家韩松的记忆中,他上小学的时候,身边还有不少同学像他一样,对外星人、宇宙这样的神秘现象感兴趣,但慢慢地,这些同学就都转去看武侠、言情小说了。“小孩子多少会有一些兴趣,但拥有持久兴趣的人不多,其实他们本身的想象力不差,但上学上着上着,想象力就差了。因为我们的教育体系要求非此即彼的标准答案,这跟科幻所追求的发散思维是矛盾的。”


除了应试教育的弊端外,目前在中国,科幻作品在文学门类中仍然处于非主流和边缘地位,而且在中学和大学教育当中,科幻作为一种行之有效的工具,几乎是完全缺失的。


韩松也曾做过一个对比:在中国,孩子们心中的圣地是少林、武当、华山或峨嵋,在美国,孩子们心中的圣地是硅谷、北极、银河系、黑洞;在中国,孩子们一张口就是“九阴白骨爪”“降龙十八掌”“铁布衫”,在美国,孩子们则常说飞船、激光炮、百变金刚、绿巨人和蜘蛛侠。让中国人骄傲的、家喻户晓的影片是武侠片《卧虎藏龙》《少林寺》《少年黄飞鸿》,而让美国人骄傲的、家喻户晓的影片是科幻片《星球大战》《龙卷风》《阿凡达》……“从这样的对比中不难看出科幻类教育在中国教育体系中的缺位,而这样导致的后果则是扼杀了孩子的想象力。”



科幻让学生对自然产生兴趣

在科幻界人士看来,阅读科幻,是一种把孩子从应试教育里解救出来的方式。


“我们的孩子数理化考分都特别高,但没有兴趣,觉得只是冷冰冰的公式,学完之后都想逃离数理化。而通过科幻作品这种形式,他就可能对自然科学产生兴趣。”“科幻不是唯一的选择,最起码是一个思路。有了好奇心,就有了求知的欲望和动力,就能够尝试自己解决问题,有思考和探索新世界的空间,而不是我们给他们书本,告诉他们答案,让想象力在应试教育中被扼杀掉。”


科幻作家韩松记得自己第一次受到科幻的震撼,就是读到《科学画报》上的一篇苏联短篇科幻小说,里面描写了地球人和各式各样的外星人共同遭到囚禁,在密闭的空间里进行叛逃。“很兴奋,想象力的门一下就打开了,我就开始想象宇宙中会有什么样的生物,会发生什么事情,通过什么科学手段可以到那里去。”事实证明,读科幻小说和学习成绩并不矛盾,韩松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前三名,并且在学习的过程中他感到,“想象力变好了,对问题的理解能力就会增强,记忆力也会变好,更能够捕捉到要点。”



专家忠告:儿童应尽早阅读科幻作品

“读科幻读不懂也不是件坏事,因为读不懂的话,你可以自己去探究。”80后科幻作家陈楸帆记得,小时候在科幻小说中遇到看不懂的情节时,他就会去找一些科普类、科学类书籍来看,或者在网上搜索,和他人讨论,直至搞懂为止。到现在他觉得,“小时候看的多远,能决定你以后走得多远。”


(来源:扬子晚报)


附:7套适合小学生阅读的世界经典科幻小说


1、时间的皱折

纽伯瑞儿童文学金奖作品,作者马德琳·英格曾获得国际安徒生奖。这本书在美国几乎人人皆知。

小女孩麦格有一个特殊的家庭。她最亲爱的爸爸在研究五维空间的时候,失踪了。三个住在鬼屋的人:沃斯特夫人,壶夫人,尾趣夫人,知道爸爸的下落。于是,在一个深夜里,麦格、弟弟和大他们几岁的同学加尔文,和这三个神秘而友善的外星球天使,一起开始了神奇、危险、曲折的寻亲路。他们旅行的方式,不是飞机,不是火箭,也不是时间穿梭机,而是神奇的时间的褶皱,叫纬度跳跃,从一个平面进入,出来站立脚下的便是另一遥远的星球。

这本书充满了爱、宽容和理解,有亲情和友情。三个怪孩子的故事,写给孩子,也写给大家。


2、时间机器

威尔斯是20世纪初英国的著名科幻作家,与凡尔纳并并称为“科幻小说之父”。《时间机器》是英国科幻小说大师威尔斯最早获得成功的一部科幻小说,也是他最负盛名的科幻作品之一,在此书中第一次提出了“时间旅行”的概念。

一位科学家乘自己研制的时间机器旅行到公元802701年的未来世界中,此时的世界已变成了一个大花园,到处是宫殿式的建筑。时间机器为我们描绘的未来极其荒诞但又让人深思,情节引人入胜,充满惊险刺激和悬疑。人类之所以不断进步就是在于对于未来的思考、探索,推荐高年级孩子阅读。


3、安德的游戏

《安德的游戏》荣获美国科幻文学最高奖“星云奖”,《纽约时报》畅销书榜第一名。以科幻设想为背景,站在青少年心灵成长的视角高度,讲述了主人公的成长故事。小说的画面感非常强,故事情节的意外安排让你一步步深入到安德的内心,去反思人生的意义。可以说这套书无论从科幻性、思想性还是可读性等诸多方面,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作者卡德是当今美国科幻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从1977年发表第一篇小说开始,在二十多年的写作生涯中,仅雨果奖和星云奖他就获得了24次提名,并有5次最终捧得了奖杯。除此之外他还获得过坎贝尔奖和世界幻想文学奖。在美国科幻史上,从来没有人在两年内连续两次将“雨果”和“星云”两大科幻奖尽收囊中,直到卡德。他的《安德的游戏》囊括雨果奖、星云奖,其续集《安德的代言》再次包揽了这两个世界科幻文学的最高奖项。2008年卡德因为《安德的游戏》和《安德的影子》获得了玛格丽特·爱德华兹青少年文学终身贡献奖。


4、威尔历险记

在三脚机器人奴役了人类很久之后,人类几乎已经忘记了曾经有过的文明。孩子们一到年龄就要被强制戴上机器帽子,以控制正要萌芽的自由意识。威尔是个普通的男孩子,但他不想做奴隶。他在乔装成流浪者的自由人的指引下,向着自由人的基地——白色的群山逃去。一路上,他遇见了聪明、有创造力的竹竿儿,重新认识了以前讨厌的玩伴亨利。三个人竟发现了人类曾经历过伟大文明的蛛丝马迹,也在危难中经历了他们真正的成人礼。

这是部历险小说,但更是关于人的成长的小说,威尔并不是完美的英雄,他莽撞、有些虚荣,会嫉妒。但他始终勇敢地面对着自己,思考着人类的未来。因此,它不是普通的历险小说,它是一套故事性强、文学性也高的难得的小说。所以,它才作为一套外国作品夺得了德国青少年文学大奖。


5、永恒的终结

作者艾萨克·阿西莫夫,与凡尔纳、威尔斯并成为科幻历史上的三巨头,获得代表着科幻界最高荣誉的雨果奖和星云终身成就“大师奖”。这部《永恒的终结》厘清了关于时间旅行的终极奥秘和恢宏构想。

24世纪,人类发明了时间力场。27世纪,人类在掌握时间旅行技术后,成立了一个叫做永恒时空(Eternity)的组织,在每个时代的背后,默默地守护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这本书仿佛站在世界顶端俯瞰整个人类历史,把读者从现实中抽离,体会到时空的广大和生命的渺小。


6、遥远地球之歌

作者阿瑟·克拉克与艾萨克·阿西莫夫、罗伯特·海因莱因并称为二十世纪三大科幻小说家。克拉克的作品以详实精准的科技描述著称,真实可信,毫无虚假之感,并运用其哲学的思考方式,探求人类在宇宙中的位置。

公元1967年,人类经过反复计算,发现要不了两千年,太阳就会变成超新星爆发,地球即将毁灭。在这最后的时刻,有人绝望,有人痛哭,有人放浪形骸,但更多的人将全世界的力量凝聚到一起,试图移民银河系...读科幻作品,不仅关注作者的想象,随着这些想象沉浸其间,更要关注著作中包裹着的人文因子,人文所带来的触动有时胜过天马行空的想象。


7、出卖月亮的人

罗伯特·海因莱因,世界科幻“三巨头”之一,美国最具影响力的科幻作家。《出卖月亮的人》是世界科幻大师罗伯特·海因莱因曾获雨果奖、星云奖桂冠的科幻力作。

在能源技术和太空科技日新月异的未来社会,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虽然见解不同,性格迥异,但全都充满了改造世界的壮志雄心:有的人梦想在月球上建立自己的王国;有的人冲破垄断封锁,将获取免费能源的技术无偿奉献给大众;有的人运用科技手段对人生做出了不可思议的精准预言...书中人物那种决不放弃的气场非常感染人,近乎不择手段地追求自己的理想,这就是人类应该有的进去精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