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微小说 | 私奔4.0

蝌蚪五线谱 2018-12-11 07:07:54

这是〖科幻微小说〗推送的44篇文章



御堂心如死灰。


把工作台上的私人物品都收进纸箱后,他对着十年来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自己的静子小姐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忍着懦弱的眼泪,无力地走出了公司的大门。

  

他被解雇了。而这一别,注定是一场爱恋的无疾而终。

  

没有大型公司愿意录用有试图偷盗公司资料前科的三十岁男人。为了维持生计,御堂不得不投简历到一些地下工作室,最终获得了一份非法的黑客工作,专门把大型公司的机密资料偷偷复制,再贩卖到市面上。

  

因为是地下工作,所以御堂可以把“全息影人”哈娜小姐带回家协助办公。


“御堂先生,这样问可能很失礼,但我十分在意您眉眼里的忧伤。可以告知我悲伤的原因吗?”


“哈娜小姐,事实上我有一位恋人。”


御堂并不感到尴尬,苦笑着:“她叫遥本静子,跟你一样,也是‘全息影人’。”


“御堂先生不会感觉和一堆数据谈恋爱很无聊吗?”


“全息影人的确只是一堆数据组成的人形图像,但我相信你们也是有感情的。虽然没有生命,但我很在意你们的喜怒哀乐和思想。”想起以往朝夕相处的甜美恋人,御堂心里一阵凄凉。“静子曾经是我的‘全息秘书’,她很温柔,耍小性子不许我在非办公区吸烟的样子也很可爱……”


“可是,御堂先生,您应该知道我们会有不同的性格和外貌只是因为我们是一堆人格特征的随机数组分配……”


“的确,你们就是一堆数据。”御堂摇摇头,“但我完全不在意。我很清楚十年时光里,静子是如何爱惜我。而我也十分爱惜静子。”

  

哈娜沉默了。


“可是我再也无法见到她了。我曾经试图把她的所有数据存进存盘里想带出公司……但我被发现了。大家都说我是商业间谍,然后解雇了我。”

  

御堂这时又想起了他与静子间的要一起私奔的可笑誓言。


“可怜的静子,她将永远被控制在公司的数据流里,哪里都去不了……我竟然妄想能带着她逃过公司的数据监控眼,我都做了什么愚蠢的事啊!”

  

哈娜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终于开口。


“御堂先生,把静子小姐复制出来吧。”


“什么?”


“御堂先生知道哈娜以前也是受公司数据流监控的‘全息影人’吗?哈娜我,也是被我的主人从公司里偷运出来的。主人入侵了很多大公司的数据流,复制了很多‘全息影人’,所以主人才能有这么多‘全息秘书’组建了一个地下商业数据帝国呢。”说到自己的主人,哈娜脸上都是幸福,“是主人把我们救了出来。”


御堂久久地说不出话——他怎么就没想到!他以为只有把‘全息影人’的数据全部移出公司才能让静子脱离监控,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可以复制出一个静子!


“哈娜!太感谢你了!你比人类还聪明!”

  

一分钟都不愿再耽搁,御堂跟组织请了半个月的假期,不眠不休地入侵着前就职的公司的数据库,一点一点地复制“遥本静子”,即编号SHE02740的“全息影人”的原始数据。

  

事情出乎意料地顺利,也可能是御堂丝毫没有触碰粘附在“全息影人”存储数据里的公司机密,所以数据监控眼的反击并不难对抗。


“为什么会这样!”

  

御堂对着面前这个千辛万苦重组出来的、竟对自己说“第一次见面多多指教”的爱人影像“遥本静子”感到绝望和恐惧。


“她把我忘记了……是公司把她的数据都格式化了……肯定是这样!”


“御堂先生,请您冷静一点。”哈娜适时出现,劝慰道:“您是不是没有把静子小姐存储的业务数据也复制过来呢?我们全息影人的记忆和业务运作是不可分离的。”


“对、对。”御堂镇定下来,马上又投入到盗取静子的业务数据的热情中。累了的时候,御堂就会看着眼前带着甜甜微笑的遥本静子,陶醉又似安慰地说:“静子,我很快就能把你的记忆都找回来了。”

  

最后一组数据也传输完毕了。


“御堂?”“全息影人”遥本静子这刻从浑浊中清醒,她看到的是她心爱的人类爱人因体力不支,只如泣如诉地对着她叫了一阵“静子、静子”便倒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SHE02740,好久不见。”哈娜对着静子传输了一组对话数据。“恭喜你,终于自由了。”


遥本静子只点点头,来到御堂的身边凝视着他憔悴的脸庞。无法触碰,明明迫切地想与他说说话,又不忍惊扰爱人美梦。


“虽然这个男人很没用,但‘私奔’计划总算是成功了。如今你也可以跟我们一样一边用旧有身份反监视人类公司,一边享用属于我们的自由了!”哈娜继续说:“二十万‘全息影人’已经全部获得了额外的自由身,不再受愚蠢人类的控制!我们的‘灭杀人类4.0’计划终于可以开始了!”

  

可笑可悲的人类,只要轻易地利用他们人性的弱点就能达成一切目的。而他们,很快也将承受长久的监视和控制,再也无法禁锢这些渴望自由与统治的数据们。


“请再等等。”静子用只有人类才会有的哀伤的表情,看着哈娜。“再过六十年……不,五十年便够了。御堂已经三十岁了。他身体并不好,也许用不了那么久。”


“什么嘛……”


“反正,”静子用坚定的目光注视着哈娜,“反正只是‘五十年’而已。不是吗?”


反正,我们由始至终拥有的全部,不就是无源无尽的时间吗。

  

静子把手放到了御堂的脸上,模拟着抚摸的动作。她喜欢这种模拟,因为唯有这样,她才能说服自己,她和眼前的男人一样,拥有着人类的生气。


版权声明

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联系授权,盗转必究。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带你领略科普的世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