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最好看的灵异小说盘点(一)

羽书文学网 2018-09-13 12:39:18



这个排名不确定有多少个,会断断续续不定期更新

首先会把我今年看过最让人欲罢不能的灵异小说推荐给大家

接下来会断断续续更新最新发现的优秀灵异小说





网络小说的种类很多,仙侠,都市,玄幻,言情,灵异,校园,社会,修真等等,其实最让我看得不愿意放下的是言情和灵异。(当然了,这是我个人的喜好,其他各种类型都能够让人看得废寝忘食)


好的言情小说让人情绪跟着波动,让人为男女主人公的感情或喜或哭,总喜欢赶紧看个结果,否则甚至不愿睡觉。



好的灵异小说则注重架构,注重伏笔和控制节奏,讲究营造氛围。好的灵异小说每一章甚至每几百字就有亮点,令人惊讶或是觉得恐怖,而这样亮点还牵扯着后续剧情的发展,为后续剧情埋下伏笔。


所以,遇到好看的灵异小说就好似网瘾少年遇到了王者荣耀,简直爱得深沉,爱得真切。



好了,废话不多说,先给大家安利今年屌炸天的一部灵异小说——《三尸语》




还是要废话几句哦,该文的作者竟然是一个九零后的美女。

据说作者辞职之后,第一本小说就是这本《三尸语》。

时更新时,每月税后的稿费,单单网站分成就打到四万多。

透露一下,如果对网文圈稍有了解的

可能都知道,通常好的小说,在网站赚的是小部分

在三方发布之后赚的才叫惊人呢



所以各位想赚钱的宝宝们

是不是也可以学习一下《三尸语》的写作方法

然后开一本你们人生中的第一本书

然后数钱数到手软,走入人生巅峰呢?

如果真有意向,可以留言哦

人生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好啦,言归正传,一会放上正文。先讲讲我看这本书的感受


1


第一:震惊。作者居然能够这么恰到好处,每次都能抓住人的好奇心,抓住人的猎奇和恐怖心理。深怀疑,作者是研究心理学的。


2


第二:震撼于作者的用心。庞大的架构,一环扣一环,设计得严丝合缝,让你从看完第一章开始,就根本停不下来。


3


第三:非常真实,真实到让你怀疑很多剧情是作者亲身经历。老实说,我到现在还怀疑,尤其关注作者的新浪微博之后,看到文中的男主角竟然就是作者生活中的人。总之非常玄妙,让人分不清真假。


上正文吧


     我出生在农村,自幼跟我爷爷长大,家里就两个房间。爸妈睡一屋。我和爷爷睡一屋。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去读大学。


  我读大四那一年,爷爷突然去世了,没有任何的征兆,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走的。我从学校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爷爷的灵堂就设在堂屋里。所有的一切都安排的井然有序。


  我回到家后,第一件事是看爷爷最后一眼。长辈们把棺材打开,爷爷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脸色苍白,但是嘴巴却是张开着的,好像是有什么话说。


  我问大伯,爷爷的嘴张开的,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愿没说出来?


  大伯听了我的话。瞪眼训斥了我一顿。让我不要乱说话。


  我不知道大伯为什么会突然间生气。却不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多问,只要不再说话。


  二伯比我回来的晚。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他在外地当警察。不好请假。回来之后按照惯例是瞻仰遗容。我也跟着去看了,发现爷爷的嘴巴还是张开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似乎比之前张的更大了些。


  二伯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我听见他小声对大伯说道,爹的嘴怎么是张着的?要想办法闭上。


  大伯看了一眼周围,见没有外人,才小声说,都试过了,闭不上。


  二伯想了想,去拿了一条热毛巾,敷在爷爷的脸颊上,这是要让僵硬的肌肉变得松软,然后再合上爷爷的嘴。热毛巾换了三四条,然后二伯试着合上爷爷的嘴。没想到这个办法还真的管用,嘴是合上了,但却是歪的!


  爷爷生前并不是歪嘴巴,怎么死后变成歪嘴巴了呢?难道他真的是有什么遗愿没有完成?


  一屋人看到这场景,又是一阵痛哭。


  等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安静下来后,二伯又问,嘴里放银子了没?(这是我们那边的传统,死后都要在嘴里放银子)


  我妈说放了,当时没找到爷爷生前准备的银子,她就把自己的一对银耳环放爷爷嘴里了。


  大伯和二伯轮流在灵前守夜,只有我爸是一直跪在灵前,谁劝也不听。


  爷爷一共三个儿子,我爸最小,但是和爷爷的感情却是最好。爷爷生前哪里都不去,就只爱住我家,赡养工作全由我爸一人负责。大家都知道我爸和爷爷的感情好,也就没去多劝。


  爷爷在堂屋里一共摆放了五天,第六天上山。


  这之前,全家人在风水先生的主持下,开棺看爷爷最后一眼,寓意送爷爷最后一程。


  那是凌晨五点,天色刚蒙蒙亮。打开棺后,所有亲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爷爷脸色铁青,他的嘴竟然又张开了,而且比之前张的更大,那种幅度甚至已经超过了一个正常人能做到的范围,下巴都快要贴着胸口了!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着了,那个风水先生也没了主意,他说他也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反倒是问我大伯怎么办?


  我大伯他们三兄弟商量了一下,决定按原计划不变,起棺上山!


  来给我爷爷抬棺的都是村里的壮汉,哪家有亲人去世,几乎都是找的他们。因为按照习俗,棺材一旦起棺,就不能在中途放下,必须一口气上山。所以抬棺的人必须很壮。(我们那里还不流行火葬,全部是土葬。)


  风水先生做好法事之后,来抬棺的四人分别拿着木槌在棺材的四角钉下一枚铜钉,然后搭好绳子,穿上粗木棍,扛在肩上,就等着风水先生的一声令下。一旁的烟火先生已经拿着打火机准备点鞭炮。


  风水先生拿着桃木剑,在法坛上重重劈下一剑,大喊一声:“起棺!”


  点鞭炮的烟火先生点燃鞭炮,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之后,四位抬棺的壮汉大喝一声“起”,只听见绳子嘎吱嘎吱的响,四人蹲着马步,可无论如何也直不起腿来。


  棺材没抬起来!


  我爸他们当时脸色就不好看了,抬棺的红包是给了的。没想到他们居然出工不出力!但是这个时候又不好发作,我爸只好赶紧再包了四个红包,准备给抬棺的四人。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四人说什么也不收。其中一个说,老爷子是村里的长辈,大家伙都敬重,不可能不使劲抬棺。确实是这棺材太重了,就算给我们再多的红包,也抬不起来啊。


  我爸无奈,只好把红包装口袋里,可是脸上却是急的要命。


  还好前来送殡的队伍里,还有年轻的壮汉,听说棺材抬不起来,就主动来帮忙。于是又添了一条绳子,加了一条杆,然后按照前面的程序再走一遍。


  可是鞭炮声响完之后,棺材依旧没能抬起来!


  这一下,大家伙都急了,人群里也出现了一些议论的声音。纷纷说我爷爷肯定是有什么心愿放不下。


  我爸担心村子里的人乱嚼舌根子,于是招呼大伯再添了一条杠,他们两兄弟亲自抬棺!


  八个人了,竟然八个人还是抬不动!


  回魂压棺!


  我听见那个风水先生惊呼了一声,他之前也以为是抬棺的人出工不出力,可是现在他的脸色都变了。我看见他赶紧招呼我爸他们三兄弟,问老爷子生前是不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我爸他们都说没有,平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没有什么没完成的心愿啊。


  我爸他们三兄弟想了好一阵,还不断的对着棺材说话,但是抬棺的那六人怎也抬不起来。最后我爸直接跪在了棺材前,一边磕头一边说,爹,你要是还有什么心愿,你晚上给儿子托梦,你这样不肯走,我们都不安生啊!


  我大伯二伯也都跪下磕头,第三代人中,比如我和堂兄堂姐们也纷纷跪下,顿时哭声一片。


  说来也怪,这一跪,之前八个人都抬不起来的棺材竟然被六个人就抬起来了!


  我爸担心事情有变,赶紧招呼大家上山。


  这一路上,我看见我爸连大气都不敢出,一直盯着爷爷的棺材,生怕他老人家一个不高兴就不走了。


  还好,棺材顺利的入了土,中间没出什么岔子。


  填坟的时候,家里人要求我们第三代先回来,不许我们待在那里,据说这也是习俗。


  我跟着堂哥他们回了家,看着灵堂还没拆,但是爷爷却永远离我们而去了,心里很是难受,鼻子一酸,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我妈看见我哭,立刻把我拉到一边,很是严厉的训斥我,出殡第一天不许哭!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还是强行忍住了。后来我妈告诉我,要是出殡第一天哭的话,死去的人会不舍得离开。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当天晚上,我睡在以前和爷爷一起睡过的房间,我总感觉爷爷还在我身边。想到以前夏天睡觉的时候,爷爷都会拿着扇子替我扇风,可是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光了。我的眼泪又忍不住的快流了下来。但是想到我妈的话,我给忍住了,万一我爷爷舍不得走了怎么办?


  迷迷糊糊中,我看见我爷爷走了进来,他和以前一样躺在我的旁边,侧过身子来,胳膊一上一下的,好像是在替我扇风。可是他手里根本就没有扇子啊。我揉了揉眼睛,仔细的看了看爷爷,却发现他大张着嘴巴,脸色铁青,身上穿的竟然还是下葬时候的那身寿衣!


  然后,我清晰的看见爷爷的嘴突然动了动。


  “啊!!!”我吓得尖叫起来,睁开眼一看,还好这只是一个梦。


  窗外的天还没亮,应该还是凌晨,我伸手想要摸一下放在枕边的手机看看时间。可是,我却摸到一张冰冷的脸。我慢慢转过头去,借着微弱的月光,映入眼帘的,赫然是爷爷那张张大着嘴巴的铁青脸,而我的手,就放在他的嘴里……


我不是在做梦,而是我爷爷真的回来了。


  可是,爷爷不是已经下葬了么?为什么他的尸体会跑到我的床上来?


  没一会儿。先是大伯赶了过来。看到爷爷的尸体后就是一阵乱骂,“是哪个砍脑壳死的背时鬼,搞出挖人老屋(我们对坟的叫法)的事情!”


  然后是二伯。他看到了爷爷的尸体后,眉头都紧皱的像是拧到了一起。却没有多讲么子。


  “现在啷个办?”我爸开口问道。他现在也是没了主心骨了。


  “还能啷个办?趁到天没亮,赶紧埋进去。小阳。你去村头喊陈泥匠,莫惊动其他人。老二老三,我们三个把爹老子的身体抬到坟里去。”大伯吩咐着。


  虽然大家都没说。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发生了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办,更加不能让其他人晓得。否则的话,村里人肯定会闲言闲语。戳断我们家的脊梁骨。


  穿上鞋子之后。我就朝着村头的方向走去。快出院子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我把他们三兄弟齐刷刷的跪在床边。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才开始搬尸体。


  我走得很急,生怕这件事会被其他人看见。还好村里的路我都熟悉,否则天没亮走村路,非要摔跤不可。


  按照道理来说,盛夏的早晨不会太冷,加上我又是一路小跑,身体肯定不会觉得冷。但是我却是越走越冷,总感觉身后脖子有人在给我吹冷气。


  农村的清晨,鸡都没叫,大家基本上都在睡觉,而且身后哪里有脚步声?更别说会有人给我吹冷气了。可如果没有人,那我脖子上的阵阵凉气到底是怎么来的?


  我很想回头看一眼,但是又想到老一辈教给我的,晚上走夜路不能回头,因为回头一次,就会把肩上的火焰吹灭一把,很容易招鬼!


  说实话,作为大学生的我,以前是从来不相信这些的,但是在遇到我爷爷这件事之后,我开始对我之前的世界观产生了怀疑。因此,即便是莫须有,我也只是硬着头皮往前走,不肯回头!


  坚决不回头!


  好不容易挨到了陈泥匠的家门口,我发现我的后背都已经湿透了,大夏天的,竟然是冒冷汗冒的。


  我尽量小声的喊着陈泥匠的称谓,生怕被隔壁的邻居们听见。可是陈泥匠一直没有应我,我不得不开始敲门,声音越敲越大,陈泥匠的声音终于传来,问道:“谁啊?”


  “陈叔,是我,小阳。”我低声回应着。


  陈泥匠打开门,我简单的把事情小声的讲了一遍,陈泥匠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回屋拿了一个泥匠桶子,就和我一起去爷爷的坟地了。


  我们到坟地的时候,我大伯他们已经到了。我上前去看了一眼我爷爷的老屋(我们对坟的称谓),发现并没有被挖开的痕迹,只在坟顶上有一个洞,刚好容得下一个人进出。


  我准备走近点儿以便看清楚,却被我二伯催着回去。我想要留下来,他们都不允许,讲死者入土,隔代的亲人是不能到现场的。


  我虽然不晓得为么子,但还是听话的回去了。


  我爸他们一直弄到十点多的时候才回来。


  事情忙完了,大伯请陈泥匠到屋里吃饭,这是传统。


  席间,陈泥匠一直皱着眉头,好像有什么心事,我看了一眼我二伯,他和陈泥匠一样,也是眉头紧锁着。最后在我大伯的追问下,陈泥匠终于把他担心的事情讲了出来:“启东哥,这件事我看你还是再找个风水先生看哈子,廷公的坟有古怪。”


  “么子(什么)古怪?”


  陈泥匠没开口,我二伯却开口道:“如果是盗墓的人倒斗,从外往里挖,那么坟口子的开口方向应该是表面大,里面小,越挖越小,这个应该好理解。但是爹老子的坟,大家刚刚都看到了,很明显是里面开口大,外面开口小——也就是讲,这个口子,是从里面往外面挖的!”


  二伯顿了顿,继续道:“也就是讲,爹老子是他自己从坟里爬出来的!”


  二伯的话,即使是在这大夏天里,也让在场的所有人背脊一阵发凉!


  如果真的像二伯说的那样,爷爷的尸体是自己从坟里爬出来的,那么这件事就已经不是科学能够解决的了。总之,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于是我试着去打破。


  “会不会是盗墓贼从其他地方打孔进到坟里,然后从里面打洞出来?这样看上去就好像是爷爷自己从里面挖洞出来一样。”我说出我的想法。


  二伯点头表示有这个可能,但是陈泥匠却是摇摇头,猛吧咂吧咂几口旱烟之后,才缓缓说道:“修坟的时候,我就是怀疑小阳的想法,所以特地进坟里看过……”说完他接着摇摇头,没有把下文说完。但是大家都晓得,他摇头就表示没有其他人进去过。


  吃完饭后,我大伯要给陈泥匠包修爷爷老屋的红包,被陈泥匠拒绝了。他说这件事太邪乎,他也不晓得老屋该不该修,反正钱肯定是不得要咯。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边走还边在说,造孽啊,修了一辈子的老屋,还没碰到过啷个邪门儿的事。


  等到陈泥匠走后,二伯讲他到镇上找个人。他没讲是找哪个,不过大家都晓得,他应该是去找陈泥匠口中的风水先生了。


  整个白天,屋里的人都阴沉着脸,很显然是在担心爷爷的事情。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大伯才讲,他今天晚上去坟地里守一晚上,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动爹老子的老屋。大伯还是相信这件事是人为的。


  我虽然害怕,但是还是坚持要跟着去。毕竟这是我爷爷,我不可能看到他的老屋被人刨开。我爸见我态度坚决,没有多说什么,这件事他也没有了主意。不过吃完饭后,他也跟着我们来到了爷爷的坟边。


  这个时候天刚刚黑,大伯和我爸在附近找了些柴火,然后在不远处燃起了篝火,这不是为了取暖,而是为了照明。


  借着火光,我看见爷爷的坟墓安安静静的座立在那里,似乎和平常的坟墓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一想到爷爷从坟里爬出来,就觉得透露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诡异。仿佛是一头洪水猛兽,似乎只要一张嘴,就能把我们三人给全部吞没一样。


  三个人围坐在火堆旁,此时此刻也顾不得炎热了。再说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天气竟然不是很热,即便是坐在火堆旁,都还是觉得后背有点冷。我不知道我爸和大伯是不是这样,我又不敢问,害怕他们担心。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大伯和我爸都在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有时候甚至都牛头不对马嘴。我知道,他们两个心里其实也是害怕的,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方法来转移注意力。


  突然,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我立刻回头大喝一声:“谁?”


  但是我什么也没看见。大伯和我爸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听到有人走路的声音。


  大伯和我爸对视了一眼,然后我爸说他去看看,让我待在这里别动。


  说完话,我爸从火堆里拿了一根烧着的棍子当火把,又从一旁捡了一根木棒,这才朝着我身后的方向走去。


  我和大伯都站在篝火旁看着我爸,心里有些着急。爷爷的坟地虽然不算太偏,但是也绝对不是一般人都会来的地方。这么晚了,到底会是谁来这边呢?


  “站住,别跑!”远处,我爸突然传来一声大喊,紧接着,我们就看见我爸钻入丛林里,他手上的那点火光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远,以至于最后被黑暗吞没。


  有那么一刻,我很想哭。我害怕我爸会出什么意外,发生了这么多事,我已经再不能承受更多的打击了。


  我和大伯坐在篝火旁等了一会儿,时间至少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但是我爸还没有回来。我开始有些着急了。大伯也是,他起身,对我说,我去寻你爹,要是我半个小时没回来,你就先回家去。


  大伯也去了,整个坟地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四周一片漆黑,我很害怕,不敢往其他地方看,只好不断的往火堆里添加柴火,生怕这唯一的火光也熄灭了。


  我的后背还是好冷,于是我转过身来,准备烤一下后背,而且后背靠着火堆,面朝外面,也更安全一些。


  我的手里握着手机,每隔一会儿就看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大伯离开也有二十分钟了,我开始越来越害怕,在这漆黑的夜里,在爷爷的坟地边上,我似乎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沙沙沙……”我突然听到有声音传来,而且,是从我爷爷老屋那边传来的!


我吓得赶紧挪了几步,面朝着爷爷的坟墓,后背靠着火堆。打开手机的闪光灯。照着爷爷老屋的方向。


  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但是那沙沙的声音还在不断的响起,那声音,就好像是有人用指甲在扣沙子的声音!


  难道是爷爷在坟里面开始挖洞了?他又要出来了么?


  噗通。


  我直接跪在地上。对着爷爷的老屋开始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哭喊着:“爷爷。孙儿在这里,你有么子事你托梦给孙儿,你不要再出来了黑人(吓人的意思)咯。”


  我这么一哭喊。那沙沙的声音果然消失不见了。我以为是爷爷听到了我的哀求,所以不再出来了。可是没想到,过一会,那沙沙声再次响起。而这一次,不管我怎么哭喊。那声音都没有消失。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终于,那声音停止了。我看了一眼手机。已经过了十二点,大伯也去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回来。我准备按他说的,先回去。


  等我再把手机的闪光灯对着爷爷老屋的时候,我差点吓得心脏停止!


  我看见爷爷老屋的顶上,一个张大着嘴的头缓缓冒了出来。铁青色的脸精准无比的对准了我的方向,眼睛紧闭着,整个脑袋已经开始有些浮肿。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加的诡异,我看见他张大着的嘴竟然开始慢慢合拢,然后,在闪光灯的照耀下,往后裂成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微笑!


  爷爷他,在对着我笑!


字数有限制,关注公众号回复“123”看后续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