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暖树 |Vol.4 再见了,少年

弥生三月 2018-10-09 08:17:53

  文章转自网络



·

·

·

·

·




你从一节觉得没有什么意义的课上睡醒,窗户外是蓝天白云和热烈的阳光,教授依然在讲台上自娱自乐,喋喋不休地讲课。你坐直身放眼向前望去是一片一片的活色生香,玩手机的,看小说的,听音乐的,看电影的,睡觉的……习以为常的是依然无聊枯燥的一个下午,似乎今天醒得有点早。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距离下课还有很长时间,你惯性的解锁手机,登空间,上人人,借以打发掉剩下的时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已经不再感触人生的无常,不再抱怨学校的好坏,不再遗憾那个失之交臂的美好的第一志愿,不再诉苦食堂的饭菜难以下咽,不再想念家乡和兄弟,不再痛恨一潭死水的学习环境。同样的,你也不再提及梦想和未来。

 

你已经很久没有拿起过笔了,大多数时间你更习惯敲击键盘,你已经忘记上一次用笔是什么时候,甚至你发现你都找不到你的笔袋了。你很久没有看过那些青春小说了,韩寒郭敬明也已经更多的与你像是一个娱乐偶像,你所关注过的韩寒与方舟子的骂阵已经远远超过他的小说,你也很久没有写过读书笔记,你甚至没有用完开学带来的那两个笔记本。你已经不记得函数,立体几何,空间向量,不记得《赤壁赋》,不记得辛亥革命的意义。不记得如何实现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你不记得串联并联的电路图,不记得元素周期表,你开玩笑,自己已经慢慢变成了一个文盲,虽然这一点都不好笑。

你不用再每天五六点钟爬起来,一边吃早饭一边迷迷糊糊往教室跑,你不用偷偷么么上课玩手机怕被老师抓到,你不用再每天的某节课情不自禁地睡过去。你不用把篮球杂志藏在历史课本后面小心翼翼地看完,你不用挖空心思想办法骗一张假条,你不用每天熬夜到凌晨做习题。你不用再为每一次的考试郁闷不已,那个过去的梦想无论完美与否,你似乎都实现了它。

 

你不必再盼望一个可以睡懒觉的周末,因为你每天都可以睡到艳阳高照,你每天可以打通宵游戏,然后在任意一节课上补觉。你不必再抱着手机看图文直播,因为你可以翘掉任意一节课去看比赛。你不用再为课桌上一沓一沓的教案和试卷犯愁,因为你只需要临考前狂背两个星期就可以及格。你不用再偷偷地躲在被窝里看电影,因为你电脑里存了不下于两百部电影。你不用害怕班主任突然在教室的后面出现,因为你连辅导员都没见过几次,可是然后呢,然后呢,然后呢?

 

你每天按时吃饭,再也不会和同桌偷偷分零食吃了,再也不会晚自习偷偷跑出去喝酒了。你的周围也不再是满满当当的课本了,你再也没有机会在安静的晚自习和课堂上和周围的人聊天吹牛了,你不会下课和几个死党勾肩搭背一起去厕所。你不会再在走廊里背基本能力可以天光大亮了,你不会回到宿舍和舍友聊天到午夜直到被宿管通报了,你不用再躲在洗手间抽烟了。你遇到无数的漂亮光鲜的姑娘,却再也没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怦然心动了,你不用等到有时间才可以接电话,你不用绕过几间教室装作不经意的看那个可爱女生一眼。你有了大把的时间,认识了大把的异性,却越来越没有了恋爱的勇气和冲动,你再也不会为了一个人整整不眠到天明,你再也不会为了一个人酩酊大醉,再也不会为一个人痛哭流涕刻骨铭心。这一段,你只能留下,带不走。

你遇到无数可以一起喝酒的人,却再也没有几个人和你形影不留,你越来越能喝酒,越来越能喝醉,你再也没有机会和几个狐朋狗友勾肩搭背的喝得醉醺醺的回宿舍,再也没有机会和几个死党喝酒到天明。你认识了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却再也没有几个和你谈人生谈理想,掏心掏肺、生死与共。你再也找不到一群可以随时随地一起组队的好球友,也再也没有人和你在球场上相互取笑,你再也不会溜达过半栋教学楼,只为给哥们讲一个笑话。你再也不用和一堆家伙分享篮球杂志,篮球报纸,可是你再也没买过。这一段你只能留下,带不走。

 

你每堂课都换一片前后左右桌,你谁是可以打电话发短信你再也不用惊动大半个班的人,只为传一张没什么要紧事的小纸条。你每一天都可以翻阅无数的网游修仙玄幻校园青春小说,却再也没有提笔写下些什么的冲动,你每天早早的回到宿舍却除了对着电脑上网,再也没有聊到天亮的激情。你认识了数不清的男男女女,却再也没有轻易寄存心事的那种信任。这一段,你只能留下,带不走。

 

你开始喜欢陈奕迅,喜欢怀旧,喜欢一些那些年觉得很土的歌,你听《同桌的你》《童年》,听到悲从中来,泪流满面。你终于听懂了那些年不曾领悟的东西,却再也难以倾诉,你看《老男孩》,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看《初恋这件小事》,你用一切可以缅怀的方式缅怀过去,可是过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你常常因为一首歌一部电影感慨良多,黯然神伤,那些打动你的某些歌词,某个镜头却都如同你的心酸委屈孤单的埋在心里,你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一回头就可以与他分享的那个人,这些你只能孤独承受。

我也不想一个人,我也很想你,你还有你们。

 

转眼又是一年毕业季,一场高考后又是一群少年前程未卜,各奔东西,他们就是那些年的我们,他们就是曾经的我们,他们就是我们所怀念的我们。

 

我多么想一觉醒来发现我坐在高中的教室里,风扇吱吱呀呀的吹,老师还在讲课,我揉揉眼睛,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再见了,少年。

 

再见了,少年们……


分享我的遇见,遇见你的遇见

弥生三月

南有暖树

蓹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