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与巨婴

混沌巡洋舰 2019-07-14 12:25:18

在地铁上公车上,你会见到不少拿着手机看书的人,他们很专注的盯着屏幕,然而,仅仅凭借他们翻书的速度,再加上标题上的三位数的章数,就可以推测他们在看什么样的文。不外是玄幻修真,亦或是穿越宫斗。最近甚至听说起点网的文章被翻译成了英语,在海外也获得了些许好评。


我没有读过网文,但读过网文的鼻祖黄易的小说。因此对这个话题也算有些了解。我并不觉得穿越啊,玄幻啊这样的题材一无可取,万维刚之前还推荐过几本穿越小说了。我虽然理解为何有那么多人喜欢读网文,但总是说不清楚。直到看了武志红的《巨婴国》,才明白,网文是为巨婴准备的啊。


没看过这本书的可以去看罗辑思维最近的一期节目,里面讲述的很形象。网文的魅力来自于读者代入主角的视野后做起的巨婴梦。网文的主角有时如同一个超人,有时又如同一个婴孩。白日里顶着光明顶独站六大门派的光环,夜晚则有小昭双儿的服侍。网文的主角一不如意,便可以屠城,他们杀伐果断,算无遗策,仿佛整个宇宙都在围着他们去旋转。而这正符合《巨婴国》中对大部分还没有长大的国人的描述。


现在反鸡汤的文章已经足够多了,然而反网文的文我却没有见到。其实无论是鸡汤文还是网文,都是写给巨婴的。与其深究为何鸡汤有毒,不如想想鸡汤满足了巨婴的那些需求,若是无法帮助巨婴摆脱这些需求的纠缠,那么没了鸡汤,还会有老鸭汤。


说起巨婴,不得不说最近的神剧《西部世界》,西部时间中的游客都是巨婴,他们来到乐园,只是为了满足自身的本能。大部分来这里的人,和乐园里的AI一样,缺少自我意识,意识不到自我的边界。而大多数看这部剧的观众,则多少会代入剧中AI的视角,觉得自己的生活也想那些host那样重复而缺少意义。


而正如二分心智理论所说的,当大约3000年前,人口过剩,自然灾害、战争的压力大大超过警告之声的极限。二分心智分崩离析,之前能够听到的警告之声完全消失,自我意识开始零零碎碎地回到人们的意识当中。二分心智中的神的声音,对应的是巨婴们熟悉的母亲,权威,既有秩序或者任何可倚靠的东西的声音,而只有当人们看到了这些婴儿期所依仗之事的崩溃,才可能真正找到自我的声音,从而摆脱巨婴的心理诉求。


西部世界中最美的一条设定是痛苦能带来host的觉醒。正如诗里写的“眼因流多泪水而愈清明,心因饱经忧患而愈温厚”,自我意识的觉醒,只来自与多经历多包容不确定的现实。之前读反脆弱的书,就有过类似的看法,只是看了西部世界的剧之后,又想的更透彻了。参考要想体会人生,就要多爱几次


回到中国的网文,西方也有玄幻文学,然而书中的主人公并不能如龙霸天这般任性,或者说,他们的任性是一种成熟后的亢龙有悔式的任性。我曾有过一篇关于哈利波特的小文,名为《英雄的任性》其中说道


哈利波特是一本关于英雄的成长的书。所谓英雄,就是超越了阶级出身,超越了周围坏境,超越了性格局限,拒绝按照任何设定好的程序行事,能够给世界带来惊喜的人。而哈利波特中很多英雄,都可以按照这个模式来解释。

 

这其中最典型的是罗恩。他要超越的是大家庭带给他的自卑,以及某些他习以为常的观念。他最初不理解赫敏帮助小精灵的行动,但在最后,却不愿意见到小精灵死去。他的懦弱决定了他会在他的朋友最需要时离开,但使其成为英雄的是他离开后立刻就会想着回来。什么人都值得问出处,唯有英雄不问出处。


罗恩背负的平凡的反面正是哈利要超越的。哈利从小就不是个平凡人,他要超越的是“the chosen one”的标签。他要一步步的去发现,不是命运选择了他,而是他的选择决定了他的命运。如果不是他一年级时就去为了救赫敏而直面Troll,不是二年级在就要关闭学校时还拉着最没用的老师去了最危险的密室。若不是有之前的数次奋不顾身,邓布利多会觉得他还没有准备好,从而不会告诉关于自己的预言,不会信任他去寻找魂器。哈利的英雄之路,是从the chosen one 到 the one to choose的路。


网文中有太多的命中注定,鸡汤中有太多的苦尽甘来。然而真实的世界是这两者的叠加,每个人在是choosen one的时候,他的选择会受到出身的影响,他的二分心智还没有崩溃,而唯有成为了the one to choose,才能算是成人的英雄的任性。


然而摆脱巨婴状态,并不意味着你会因此获得力量,许多很成功的人心里面仍然会保有巨婴的一面,他们在外的光鲜和他们是否是巨婴无关。罗曼罗兰在巨人三传中写道: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仍热爱生活。摆脱巨婴的代价是自觉的把自己成为一个筹码,一个工具,以达成更大的目标。这么说有点直接,那更励志的说法是 “一个不幸的人,贫穷,残废,孤独,由痛苦造成的人,世界不给他欢乐,他却创造了欢乐来给予世界!”在英雄的任性这篇文中接着说道:


超级英雄系列中总是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指环王中说道“small hand do them becausethey must,while the eyes of the great are elsewhere.”。驱使英雄走下去的是使命感,是内在动机,是他们的任性,使他们成为了一个自由的人。使他们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他们只对自己的使命负责,不受任何外力的限制。他们会问不敢问的问题,调整周围人的共识,不屑于取悦任何人。明白了这一点,我才明白哈利为什么不愿意向更多的人透露魂器的事。他不只是在遵守邓布利多的交代,而是把找魂器看成了自己的事。


写了这么多,终于到了我想说的一点。哈利波特的故事,冰与火的故事,都是来自西方的成人式的英雄,无论是罗恩还是小恶魔,都不是传统网文中的英雄;无论赫敏还是龙女,都会因为自己最初不顾现实的理想主义而收到挫折,正是这样的描写,使的这些人物能够引起西方读者的认同,正如起点网文中那些无所不能的主角能满足巨婴的YY一样。


根据香农的信息论,信息就是意外,你要测量一段话里有多少信息,其实就是看这段话带给了你多少意外。在看哈利波特的每一步之前,读者都会预测哈利变成什么样,但正如福特所说的:“如果当初通过问别人想要什么才去发明什么,他们只会告诉你他们想要跑得更快的马”。每一本的哈利波特,总会带给读者新的维度,新的惊喜。而不只是会更强大魔法的哈利,更勇敢的哈利。看着哈利的成长,我们看到了哈利接受他的父亲不那么美好的一面,他的导师邓布利多见不得人的一面,他讨厌的人可爱的一面,说到底,一个敢于接受不完美真相的普通人,是每一个读者都在这个俗世间追求的。


更多阅读

为什么“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中土世界的智者

杀不死我的东西,使我变得更强大|Better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