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有书(神秘佛眼小说完整版)

西南热点 2018-12-06 15:57:07







 佛门咒言


    张均从随身包裹里取出一个木盒,打开盒子,从提出一只降魔杵。这只降魔杵,正是他从郭教授那里讨来的,有神奇的功用,可以把他的透视范围扩展至十倍,从而透视方圆百米之内的一切事物。


    把降魔杵握在手,张均顿时感觉精神一轻,有种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感觉。他的眼识瞬间就笼罩了整个院落,任何变化都逃不过他的双眼。


    四间平房的东卧室,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像猫一样趴在地上,双眼死死盯着房门,眼闪烁着怨恨、阴冷的光芒。她张均的眼光一扫,她似乎有所感应,张口发出一声凄厉刺耳的啸音。


    佛眼透视之下,他就看到少女的脑子里有一团青气翻滚飞腾,里面传来滚滚煞意。深入透视之后,他发现那煞气之,存储了大量的怨念与执念。


    看到这一幕,张均并不吃惊,越往下修炼,他的心境就越平淡。其实伴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早就发现物质的本质就是能量,或者说,能量与物质可以互相转化。


    同理,人的精神也可视为一种波动能量,无形无质,却实实在在存在于世间。


    张均并不想把简单的问题搞复杂,他只要自己可以灭掉这道怨念就可以了。看透了少女疯魔的原因,他手持降魔杵,大步走了进去。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少女尖叫一声,猛然扑过来,度之快不弱于暗劲高手。眼看她就要接近,那降魔杵微微一热,突然大放光明,当然这种光亮只有张均的佛眼能够看到。


    金光万道,刺得他睁不开眼。金光就像一阵狂风,一下子就将少女脑子里的青气吹了出来,然后寸寸消散。少女双眼一闭,跌落在地上昏迷过去。


    那青气不断翻滚,就像热油里的一滴水,发出噼哩啪啦的怪响,青烟直冒。这种情况持续了十秒钟,青光便消失了,一道小女孩的虚影出现在金光。


    小女孩泪眼婆娑,可怜巴巴地望着张均。她长得很可爱,虽然只有六七岁,可已经是位小美人了。


    张均心一动,试探着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眨了眨眼,一道信息就进入了张均的意识,让他一瞬间就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小女孩的父母就住在同村,一年前父母离了婚,父亲第二天就在工地上出了事故,永远地离她而去,那年她才六岁半。


    小女孩的母亲早就已经与村长私通,所以她很快就和村长腻在了一起。在母亲的同意下,禽兽不如的村长在一个雷雨天的夜晚,猥.亵了小女孩。


    兽行过后,小女孩的下.体流血不止,一度昏迷过去。孩子的母亲和村长害怕事情败露,于是一狠心把小女孩掐死,悄悄埋进了邻居家,也就是张均所在的院子。


    后来,院子的主人,眼前这对兄妹回家居住,结果妹妹被怨气缠绕,得了疯魔之症。

猫咪有书(神秘佛眼小说完整版)

    这些信息就像放电影一样,在张均的脑子里闪过。而后,小女孩的影像渐渐转淡,最终消失不见。在她消失的最后一刹,似乎有个声音在他的脑响起。


    “叔叔,替我报仇!”


    张均走出屋子,少女的哥哥立即冲了进去,没多久,他便扶着妹妹走了出来,兄妹二人对张均千恩万谢。


    “这座院子以前是不是空闲过一段时间?”他问。


    哥哥想了想,点头道:“是,头两年我带着妹妹在外面打工,院子就空着。”


    张均于是又询问了他们邻居家的情况,果然和小女孩传达的信息一致。那个女人生活极不检点,目前不仅和村长有一腿,还和村其他几个男人不清不楚。


    问过之后,他冷冷一笑,当场就报了案。警察一听报案人是国安的,便不敢怠慢,立即派了骨干警员出勤,于半个小时内抵达。


    警察来到之后,张均出示了证件,然后指挥警察们行动起来。最终,他们在院子里的大水缸下面,挖出一具幼小的尸骨。


    警察们非常震惊,立即按照张均的指示把受害小女孩的母亲孙宝芬,以及村长王道宗抓获。经过突击审讯,二人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来惩。


    恶人被绳之以法,但张均的情绪依然很恶劣,接下来的半日都没精打采。华布衣似乎知道他的心情,说:“这世界之大,罪恶太多,不平事也太多。我们一两个人的力量有限,只能遇一事做一事,不必想太多,那样与人与己都没好处。”


    张均叹息一声,道:“师父,你说徒弟能不能做一名超级英雄,除恶扬善,拯救民众于水火之?”


    华布衣冷冷道:“如果你能飞的话,大可尝试。”


    张均不能飞,所以他做不成超级英雄,只能继续地在医者的道路上行走,日复一日。


    忽忽又是数月,距离第一天行医已经快一年时间了。这一天他二人进入山野密林之,走了几里地,前方就出现一座寺庙。


    张均走得乏了,就打算在庙休息一阵,顺便弄点吃的。走到庙门前,只见上面写着“普仁寺”三个大字,古意十足。


    推开庙门,张均就见一个小沙弥正在打扫院子,他看到张均师徒,连忙放下扫帚,双合十客气地说:“阿弥陀佛,二位施主是入寺上香的吗?”


    张均心想你这破庙,鬼才来上香。嘴里说:“小师父,我们路经贵寺,想要休息一阵,顺便打扰些吃的,不知方便不方便。”

猫咪有书(神秘佛眼小说完整版)

    “出家人慈悲为怀,当然可以。”小沙弥道,然后把二人引入大殿。


    大殿里坐着一位老和尚,眉毛又白又长,眼神慈和,他向华布衣微微点点头,笑说:“施主请坐。”


    张均定睛一看,才发现老和尚自膝盖以下的部位空荡荡的,居然是个残疾人。他和华布衣见过礼,就在对面坐下。


    老和尚眼力不凡,只一扫,便知华布衣已然抱丹,笑道:“没想小庙里能来大菩萨。”


    华布衣笑说:“不敢当。大师的修为非常精湛,若非身有残疾,应该早就抱丹了。”


    原来佛门把丹境之人称之为菩萨,道家则称为真人、真仙。


    老和尚微笑道:“一具臭皮囊而已,是全是残,都没所谓。”


    刚说几句话,小沙弥就抱了一只后腿瘫痪的小野猪走过来,他一脸伤感地道:“住持,这只小野猪吃奶的时候被老野猪压住了,挤坏了内脏,连大便也拉不出,您救救它。”


    张均听着好奇,问:“小师父,这只野猪从哪里找来的?你怎么知道它被压了?”


    小沙弥道:“这窝野猪就住在寺院后面,我时常还喂它们东西吃。刚刚过去探望,结果发现这只小野猪被老野猪压在身下,眼看就要死了。”


    老和尚接过小野猪,将它平放于膝盖之上,然后对张均道:“二位,众生平等,容老衲先救过这条性命后再相陪。”


    华布衣道:“大师慈悲,让人敬佩。”


    老和尚双手合十,口突然吐出一连串古怪的音节。这些音节非常有力量,仿佛是老和尚用整具身体发出的。


    一听此音,华布衣便神色一动,他示意张均认真听音。

猫咪有书(神秘佛眼小说完整版)

    随着老和尚发音越来越响,整个大殿的空气都微微轰鸣,桌上茶碗里的水就像烧开了一样沸腾不止。


    十分钟后,奄奄一息的小野猪便一个扑腾跳了起来,受惊般地跑出大殿。小沙弥高兴地追了出去,留下一串笑声。


    张均非常吃惊,忙问:“大师,您是怎么做到的?”


    老和尚笑道:“老衲身有残疾,不能外出,所以闲暇的时候就研究佛门真言咒语,渐渐就发现真言咒语也可以治病疗伤。六十年来,我每日持咒,倒也有了点心得,找出了一些能够治病的音节。”


    华布衣:“佩服!早就听说咒言之妙,只是没料到到大师的功夫如此精深。”


    张均突然拜倒在地,道:“大师,晚辈是一名游医,对大师的手段万分向往,求大师教我!”


    老和尚“呵呵”一笑:“你是医生,学了去能治病救人,是老衲的功德,你想学,自然教你。”


    张均求艺是华布衣暗指点的。其实走到今天张均也明白了,华布衣医术高超,不仅因为他是阳灵先生的弟子,更因为他善于学习和钻研。


    比如之前遇到天吃道人,他就非逼着张均去偷师一阳指。正是这种不断学习,才使得他的医术不断进步,更上屋楼。


    老和尚是得道高僧,佛法精深,不会做那种敝帚自珍的事,他非常详尽地把真言咒术传授给张均。师徒二人在寺庙一住就是十天。


    十天后,张均尽得老和尚真传。


    老和尚苦研六十年,只编排出四篇真言咒语。第一篇是还魂咒,对精神治疗有奇效;第二篇是金刚咒,对内伤有疗效;第三篇是虎豹雷音,此为炼形之法,修炼到绝顶,身体便可自行发动炼体雷音;第四篇是心咒,持此咒,可让心灵纯净,摒除一切邪魔,乃是修心的无上法门。

 学有小成


    老和尚钻研了六十年才得出的结论,自然珍贵无比,张均深为感激。临走之时,他请教老和尚法号,后者却笑道:“法号就是驴屎马粪,要它何用。你学了我的法子,多多救治病苦,老衲便心满意足。”


    告辞了老和尚和小沙弥,走出山林,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两年的理论学习和一年的医学实践让他受益匪浅,在医道上终于登堂入室。


    这天张均找了家旅馆住下,二人收拾停当后用餐的时候,华布衣道:“这一年你表现不错,天下大可去得。为师决定明日便放你出去,去建立自己的名声。”


    张均早有想法,他放下筷子,道:“师父,弟子想开一家医馆。”


    华布衣笑了:“医馆可以开,但为师给你提三个建议。第一,馆址最好设在京都,那里名流云集,最容易打响名气。第二,从小处着眼,野心不要太大,你只需慢慢行医,自然就会积累名气,渐渐为人所知。第三要多与京都的医界同行来往,朋友多了路好走,他们愿意捧你,你很快就能上位。”


    听了这三个建议,张均连连点头:“是,徒弟记下了。”


    次日,华布衣直接就启程离开了,他走开三年,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处理,没有片刻的耽搁。张均则乘机飞往东海,三年了,想必公司有许多变化。


    东海国际机场,张均一到接机口就看到了林娴。三年不见,她越发显得娇美动人,张均微微一笑,走上前紧紧抱住美人。


    林娴低声道:“张均,你总算回来了。”


    “这几年,辛苦你了。”张均道,然后狠狠在他唇上吻了一下。


    林娴道:“谈不上辛苦,就是想你。”


    “我也想。”张均一语双关地说,目光非常炙热。


    林娴玉颊一红,轻啐他一口:“没正经的。”嘴里这么说,身子却微微发烫了。


    东海的住宅里,张均横躺在大床上,盯着床前一丝不挂的林娴,不停地吞着口水。林娴笑吟吟地看着他,道:“小馋猫!”


    张均“嘿嘿”一笑,说:“好姐姐,我这回可真是三年不知肉味,你快解救我吧。”说着伸手一拉,就把林娴扯倒在怀里。


    感受到那根坚硬且热力十足的东西顶在自己私部,林娴浑身都软了,娇声道:“你这坏小子,一见面就猴急,是不是只喜欢我的身子呢?”


    张均“哈哈”一笑,道:“姐姐的一切我都喜欢,可不仅仅是身子。”讲着话,他已经把手伸进林娴胸口,轻轻揉起来。


    揉了几下,那咪.咪上的紫葡萄已然竖了起来,她口也开始发出阵阵轻吟。


    张均实在忍得辛苦,前戏没做完,便已提枪上马,狠狠动作起来。


    二人就像干柴遇到烈火,这场盘肠大战持续了足足两个钟头,其间不断变换花样,用尽了手段。林娴累得身上全是细汗,下面也肿胀起来,求道:“好弟弟,姐姐吃不消,改天再……哎呀!”


    张均一挺,又深深进入,吸着气说:“好姐姐,三年了,总要尽兴嘛。”


    林娴一整天都没下床,着实被张均折腾惨了。直到第二天,她方能陪着张均去公司查看。


    三年时间,天行投资公司的发展非常迅猛,总投资额已经超过一千亿美元,合计投资了六十几家公司企业。目前,小半企业已经处于盈利状态。


    比如其的小天使投资集团,今年第一季度的销售额已经突破八十亿元,今年全年的销售总额有望突破四百亿!以百分之十的利润率,利润额将有四十亿。


    张均当年和牛冲天有过对赌协定,三年之内若销售额突破一百亿,后者将获得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所以,牛冲天很轻松就拿到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另一家十二兄弟电子集团走得更远,第一季度销售额就突破一百亿,其三分之一属于出口外销。集团在数码相机、数码摄像机、智能手机、游戏机上全面发力,取得了重大进展,在国内市场已经能占有一席之地。


    公司能够取得这样辉煌的成就,自然离不开葛小仙独到的经营智慧。此刻,她坐在豪华的办公室内,穿着小西装,平静地向张均介绍三年来公司发展的情况。


    “按照目前的发展度来看,两年之内,公司的投资与收益将基本持平。不过就现在来说,公司依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因为公司的投资多是吸金的大项目,像目前正在进行的东海卫星城,一投就是几百个亿。”


    葛小仙一张口就要钱,让张均很无语。这几年之,他已经从老德普那边支取了五百亿美元。算上之前投入的二百亿美元,以及其它的投资总额,他已经往公司投了近九百亿美元。


    其的五百亿美元,属于预支的部分,也就是说,目前的张均背了五百亿美元的债务。因此,他这回非常坚决地拒绝了葛小仙的要求,道:“公司这几年扩张得太快,欲则不达,应该要停下来歇一歇了。接下来两年之内,不要再进行太大的投资,可以转向一些微小企业。”


    葛小仙想了想,道:“好吧,我服从你的命令。但这样的话,公司的经营将按部就班,一般的经理人完全可以胜任,我将退出管理层。”


    张均一愣,忙问:“你要去哪里?”


    葛小仙微微一笑:“老板,我已经为了工作了三年,难道就不能休息一下吗?”


    张均想想也是,不过他并不打算放弃葛小仙这个人才,便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葛小仙微微一笑:“这几年赚了上亿的工钱,当然是去挥霍挥霍,不然对不起自己。”


    林娴深知葛小仙的才能,她挽留道:“小仙,休息不一定要辞职嘛,你可以请个长假,完了再回来工作,这样不是更好?”


    葛小仙耸耸肩:“算了,剩下的工作太没挑战性,我不喜欢,想换个环境。”


    张均想了想,笑道:“过几天我要去京都开设一家医馆,身边正好缺个帮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葛小仙眼睛一亮,道:“你不怕我偷学你的医术?”


    张均笑了,道:“你要真能把我的医术偷学去,那是你的本事。”


    葛小仙“啪”打了个响指,道:“就这么定了!”然后道,“其实这三年时间,我已经帮你培养好了公司的管理人才,我走后,他们可以直接走马上任,绝不会有任何问题。”


    用三天时间交接了工作,葛小仙就神秘消失了。其实张均也知道,三年婚约期限已经到了,按说他葛小仙之间应该要举行婚礼才对。


    不过华布衣没提这事,葛小仙也没提,他也就装作不知道,因为实在没有准备好。而且对于葛小仙,他并十分了解,总觉得这个女人太过神秘了。


    一走就是几年,张均感觉有必要拜访一下老朋友,所以这几日里,他都在走朋访友。像庄家,张五,小叔等人都一一拜访。


    回来的当天,张均就去东大门口找疯道人,只是那里已经没了他的身影,他去向学生们打听,才知疯道人两年前就离开了,不知所踪。


    距离比较远的,像冯玉龙,商阳等,也都打了电话,述说了这些年的情况。


    不过,当他拜访张五的时候,却发现他的住宅已经换了主人,连电话也没有人接听,张均心顿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直到数日后,才找到当年张五手下的一个兄弟,目前已经变成了断腿瞎子。


    通过此人之口,张均得知张五半年前就出了事情,被一个叫左天狼的人取代。左天狼在半年内迅崛起,带领手下的十二狼将横扫整个东海的地下世界,像皇明区的乔八,汇东区的老刀子,宣武区的蛇哥等,全部被其收至麾下。


    张五的下场非常凄惨,被左天狼挑断手筋脚筋,废去一身功夫,然后丢进了垃圾场。他被人二十四小时看守,不准任何人接近,所以每天只能以吞食垃圾为生,并持续了半年之久。


    眼前这位瞎眼兄弟,就是因为偷偷给张五送吃的被发现,所以被左天狼的人扎瞎双眼,打断双腿,落得这么个下场。


    张均听后,怒火烧,沉声问:“兄弟,左天狼有什么来历,他凭什么能在半年之内崛起?”


    那人叹息一声,道:“据道上朋友说,此人是位半步抱丹的高手,且心黑手辣。更重要的是,他还是西江方家的先锋将,背后有方家的全力支持。方家是西江地下世界的王者,势力非常庞大。”


    张均听完故事,已经抽完了三支烟,他拍拍这位兄弟的肩膀,道:“好兄弟,你够义气,你的伤我会帮你治好。”说完,他把此人带上了车子,直接拉到自己的住宅安顿下来。


    吩咐了刘阿姨好好照顾这位兄弟后,他又驱车赶往东海西郊的垃圾焚烧场去见张五。


    张五是他在东海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能为他两肋插刀的兄弟,他身上发生这种事,张均心早就生出杀机。


    沃尔沃跑车一路风驰电掣,直接开进了垃圾场,他巡视一周后,便在一片窝棚区停了下来。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