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单来了!值得放在书柜里的五本新疆小说

西域周末 2018-07-10 16:52:19
1
李健《木垒河》

作家简介


李健,1964年生于新疆昌吉州木垒县,自幼生长于木垒县,后求学于乌鲁木齐。上世纪90年代初起,有文字散见于各地报刊杂志。后为生计,常年行走于木垒、昌吉、伊犁、乌鲁木齐等地。经多年积淀,几易其稿,著成《木垒河》一书。


内容简介


《木垒河》如一幅徐徐展开的长卷,以木垒河县城由小见大,再现了这一时期新疆地区乃至整个中国的风云变幻。小说从汪秀英三次出嫁未遂、夫婿均离奇死亡开始,引出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活剧:汪雨量逼婚、魏啸才娶妻、剿麻匪、贩烟土、惨遭阉割、兄占弟媳、战火劫难、遭遇饥荒……同时写出杨增新、金树仁、盛世才三位新疆统治者的新旧交替,“尕司令”马仲英进军新疆,直到新疆和平解放、解放军进疆等历史事件,铸就了一部沉郁、厚重的新疆往事,以史诗般宏阔的笔调,还原非常时期的非常人事,书写动荡时代的家国命运变迁。历史大势的风云变幻,交错缠结的恩恩怨怨,彪悍率直的爱恨情仇,此起彼伏的正邪善恶……古老的木垒河在一代代人新生的阵痛中颤栗。打开《木垒河》,你将走进新疆这片古老而瑰丽的土地,走近一群历经苦难而生生不息的人们……


精彩评论

阅读《木垒河》,我产生了一种久违了的愉悦感,那节奏明快、优美畅达的语言,浓郁醇厚、豪放质朴的西北风情,真实细腻的细节和跌宕起伏的情节足以让人流连忘返,喜之不禁,尤其是小说将家庭和各色小人物的无助命运变迁,置于匪患、灾荒、兵乱相交织的动荡时代大背景下,人物的命运感和悲剧色彩陡然增强,渗透其中的国家命运触人深思。可以说,这部小说是当代文坛一部令人欣喜的精心之作。


——陈忠实(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奖经典作品《白鹿原》作者)


《木垒河》这部作品娓娓道来,又大气磅礴。作者是有备而来,写作底气十足,编织故事的能力与塑造人物的技艺,都堪称一流,尤其是语言文中见野、土中带辣,很有味道和劲道。小说以民国新疆往事为描写对象,弥补了新疆民国史写作的一个空白,有助于人们认知这一段复杂而久远的历史。家族化的故事,小人物的命运,共同构成了一部厚重的平民史诗。


——白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著名评论家)


这是一部新疆人的书。作者笔下的这段前尘往事,虽在其生长的小城——木垒河发生,却浓缩了新疆动荡、骤变、刀犁血火相交织的百年史。作者的故事产生于这样宏大壮丽的背景,绚烂多彩,引人入胜,所有活动其中的人物,都异常饱满鲜活,令人难忘。最让人叫绝的是作者运用的叙述语言,是纯粹地道、杂糅四方的新疆本土方言,粗粝、质朴而机智幽默,她肯定可以赢得广大读者喜爱,但恐怕只有新疆人才能真正心领神会其文体的独特之美。


——赵光鸣(新疆作协原常务副主席、著名作家)


《木垒河》,一个不一样的关于新疆的故事,一部不一样的关于西部的传奇。边疆的荒野上,历史的辙印里,不知渗透了多少血与泪;远方的村镇间,民族的胸膛中,不知萦绕着多少情和仇。每个人都可以从中发现人性的善与恶、心灵的美与丑,更能感受到情感和思想的巨大冲击力。语言之结实而准确,结构之完整而灵活,叙述之畅快而丰润,想象之辽阔而奇特,这样一部长篇小说,很难相信是出自一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之手,完全可以说它是一部厚重的具有史诗品格的力作。


——董立勃(新疆作协常务副主席、著名作家)

2
阿拉提·阿斯木《时间悄悄的嘴脸》

作家简介


阿拉提·阿斯木,维吾尔族,双语作家。自治区文联副主席、新疆作家协会副主席,新疆德艺双馨奖获得者。有作品获得“天山文艺奖”,“天马文学奖”,第十届《上海文学》小说奖,有作品被译成英文、法文、挪威文出版。作者目前已出版25部著作,有《金矿》《亚地卡尔》《帕丽达》《蝴蝶时代》《隐藏的旋律》《珍珠玛瑙》《海底的珍珠》《不要哭朋友》《最后的贵族》《时间悄悄的嘴脸》《生命的河流》《白杨树下》等。


内容简介


在这部小说中,作者用诗歌般的语言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宽恕的故事。“玉王”艾沙麻利为了争夺几块和田玉,和哈里成为死敌。争斗中,艾沙麻利误以为自己杀死了哈里,逃到上海。在经历一次换脸手术后,艾沙麻利重返新疆。面对“陌生”的“玉王”,他的亲人、友人、情人和仇人都显露出他们真实的嘴脸,最终艾沙麻利也看清了金钱和时间的嘴脸。在了结昔日的恩怨后,他得到了重生。通过这部作品,作者发出这样的叩问:人可以匿名地活着吗?不被识别、不被认可的人能存在吗?人一旦没了“脸”,存在的根基就被抽空了,也就没了自我。


获奖


第十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精彩评论


对当代维吾尔族文学来说,阿拉提·阿斯木无疑是最具现代意味的作家之一。他的思维方式、写作手法、叙事手段、文本结构,都走在了前面。

他的长篇小说《时间悄悄的嘴脸》是一部震撼人心的充满时代性与民族性的作品,深刻反映了当下维吾尔人的生存状况与精神风貌。

结仇、复仇而最终化解,善感化恶,这样的故事与主题并不新鲜。作者的独特之处在于通过大量的心理描写表现人物进行灵魂的自我拷问与救赎,获得了对人生价值、善恶、金钱、欲望、爱情、亲情、友情、信仰、时间等问题的解答与顿悟。文中很多深邃的充满智慧的话语,是作者深入思考之后的结果,也是维吾尔民族文化的结晶,反映了当下百姓的理想和愿望,堪称新时代的“把人们导向幸福”的《福乐智慧》。而且,维吾尔族独特的思维造就了小说新颖的意象和别致的表达,语言机智幽默,给汉语文学带来了质朴与清新之气。

《时间悄悄的嘴脸》,让我们感觉到古老的《福乐智慧》风格的大规模返回,那种文学性强而暗含智慧的语言在阿拉提·阿斯木这里是一贯的,却在这部小说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张扬。进而言之,这是阿拉提·阿斯木向本民族文学传统的一种致敬。


(新疆作协供稿)

3
帕蒂古丽《百年血脉》

作家简介


帕蒂古丽·乌拉伊穆·麦麦提,近年来为数不多的优秀新生代作家。帕蒂古丽出生成长于天山下一个多民族共居的村庄,父亲维吾尔族,母亲是回族,邻居是哈萨克族,自小就读汉语学校,能熟练使用多种语言。她以汉语写作,虽非母语,帕蒂古丽却凭借过人的语言天赋,将汉语运用得出神入化。荣获过《民族文学》年度文学大奖、《散文选刊》年度华文最佳散文奖、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人民文学奖”等多个国内重要文学奖项。



内容简介


《百年血脉》是帕蒂古丽写下的首部长篇小说,用半自传的形式描写了家族五代人的传奇故事,以及西部的百年兴衰,反映了一个世纪以来风云变幻的历史。作品融入了宗教神话与民间传说等神秘元素,巧妙地糅合了现实与虚幻,展现出一个难以言表的世界。作品情节紧凑,帕蒂古丽优美散文式的写作方式让小说读起来时而张狂时而柔软,时而振奋人心,时而又催人泪下,是当代中国最优秀的少数民族文学作品之一。


获奖


获得2014年度“人民文学奖”、“第三届向全国推荐百部优秀少数民族图书” 、“北京市优秀长篇小说奖”、入选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精彩评论


维吾尔族女作家帕蒂古丽是近年文坛突然跃出的一匹黑马。从散文集《隐秘的故乡》《散失的母亲》到长篇小说《百年血脉》,引发越来越大的关注。特别是《百年血脉》,这部长篇小说以半自传体的方式,描述出包括她在内的五代人构成的多民族家族长达百年的“迁徙图”。


她的父亲是南疆喀什来的维吾尔族,母亲是甘肃迁来的回族,邻居主要是哈萨克族。从小在老河坝、羊群、浓郁的烤馕味道里成长。因为考入内地的大学,她才离开北疆的小村子。此后,她先后到甘肃、新疆、广东、河南等地求学、工作,多年后在浙江余姚停下脚步,安了自己的小家。而她的家族成员,也一代接一代、一茬接一茬地走出新疆,陆续定居到浙江、广东、天津、香港等地。每一代人都经历着种种磨难与欣喜,每一代人又都怀揣着挣扎与希望。


离开故乡和母语环境的帕蒂古丽,虽然爱上了江南的文化,迷上了姚剧、河姆渡,但仍意识到自己是“一只断了尾巴的蜥蜴”,“在不断到来又流逝的时间追逼下,往事就是鲜活跳跃的尾巴”。正是这条“尾巴”引她在文学的道路上继续出发,并以鲜明的少数民族特质使她的创作从一开始就与众不同。“人民文学奖”评委会曾评价,“帕蒂古丽的作品,通过个体民族语言记忆记录一个时代的文化选择。过去记忆与当下经验互为映象,透露着民族身份在语言选择中的无辜、焦虑、不安与痛楚。作品呈现出语言选择与文化精神传承间隐秘而悠远的勾连,在飞逝的时光中体认语言是灵魂的阐释者,从而赋予文字宏阔的文化意蕴。”


帕蒂古丽作品集中审视社会变革、民族团结、城乡差异、幸福和谐等主题,使其具备了独特的社会意义和时代意义,也超出了文学领域,赢得社会学界的广泛关注。在文明时代里描述社会特征,除了统计资料,文学作品必不可少,当代或后世的各领域学者尤其历史学家们,正是依托这两种资料,做出各类分析,进而描绘出一个可供多数人认可的“历史”。


“家庭/家族”是打开帕蒂古丽作品社会学意义的钥匙。法国社会学家安德烈·比尔基埃在《家庭史》中说,“家庭是人类天性和社会文化之间的一种妥协”,家庭真实地反映了所赖以存在的社会结构及社会心理特征。和许多作家一样,帕蒂古丽以自己的家庭、家族生活为切入点,通过文学创作,记录存在于特定历史阶段中的家事,以及家庭和成员随社会发展变化而承受的阵痛和希望,进而反映他们所置身时代的重大事项和社会特色。


一个家族和另一个家族,一个民族和另一个民族,就像同一棵繁茂大树上的小枝杈,每根小枝杈都跟别的小枝杈错综结合,彼此难分难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些小枝杈源自一个共同的“根”。作家刘亮程曾说,“能把新疆历史连根拔起的,也许只有帕蒂古丽。”但帕蒂古丽试图深挖的“根”,不独属于“新疆枝杈”,更不独属于“维吾尔族枝杈”,她一直试图跳出各种社会范畴和历史范畴的界限,用更广阔、更包容的语言,客观、冷静地通过写家族史,来理解更广阔视野下人们的命运。就像她在《百年血脉》后记里所说的,“我相信人类是同一个相互连接的肢体,每一个器官的疼痛,都是人类共同的疼痛。每一个生命个体,都是人类这个巨大身躯上的一个分子,彼此相连,牵动一个便会影响到另一个。生命就像花粉,随着命运的风飘荡,你无法预料,有一天,你的子孙会和哪一支血脉交融,碰撞杂糅出什么样的文化来。不同的文化就像正电荷与负电荷,撞击时会发出刺耳的噪声,也会产生耀眼的火花。暖湿气团与干冷气团的交锋会带来雷鸣,也会带来一场激情的雨,这种撞击与交锋,也许就是人类进步的前奏。不同亚文化缝隙总是越来越窄的,身份认同指向中华民族这个更具包容性的巨大符号。”


帕蒂古丽属于天赋独特又厚积薄发的作家,她超越了一般女作家对性别、爱情、婚育等生理困惑的关注,也超越一般男作家对权力、竞争、功利等生存困惑的关注。她的文字像一条直梯,让读者直接站上来,再俯身自己生活的世界,既感受到参与者的激昂和怆痛,也体验着旁观者的冷静和理性,同时又生出对命运的感动和悲悯。这是一位值得文学界和社会学界予以更多关注的作家。


( 评论者:王凤丽,原载于《光明日报》2016年3月28日第13版。)
4
赵光鸣《迁客骚人》

作家简介


赵光鸣(1948- ),湖南省浏阳市北盛镇人。现为新疆作家协会副主席(常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自治区文联委员。其作品有短篇小说《客路青山下》等数十篇。中篇小说《石板屋》、《远巢》、《西边的太阳》、《汉留营》《黄昏行旅》《芳草地》等中篇小说15部。还有大量的散文、随笔、评论、序跋。已有两部中篇小说改编为电影,两部中篇小说被改编为电视剧。


内容简介


采用《在路上》的叙述结构,展示大潮涌动中的边疆知识分子众生相,自然、流畅、富有幽默感。


被评论界和读者誉为“新疆当代的儒林外史。”

5
王蒙《王蒙文存:在伊犁新大陆人系列小说》》

作家简介


王蒙,男,河北南皮人,祖籍河北沧州,1934年10月15日生于北京。中共第十二届、十三届中央委员,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当代作家、学者,文化部原部长、中国作家协会名誉主席,任解放军艺术学院、南京大学、浙江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新疆大学、新疆师范学院、中国海洋大学、安徽师范大学教授、名誉教授、顾问,中国海洋大学文新学院院长。著有长篇小说《青春万岁》、《活动变人形》等近百部小说,其作品反映了中国人民在前进道路上的坎坷历程。曾获意大利蒙德罗文学奖、日本创价学会和平与文化奖、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与澳门大学荣誉博士学位、约旦作家协会名誉会员等荣衔。作品翻译为二十多种语言在各国发行。


内容简介


跨越了他从1965年至1937在新疆的整整八年时间,王蒙称伊犁为他的"第二故乡",他刻意用一种"非小说的纪实感"的方式来书写这个地方,放弃了他以前擅长的意识流写法,这足以证明,伊犁,对于王蒙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地方,那里的人,那里的土地,包括这部《在伊犁》,都值得人们用一种全新的视角,全新的态度去再次解读。


在豆瓣上,有评价认为这本书“终于看到一些正常的给人回忆的文字,甚至是轻松的”,“就好像看到美丽的维族姑娘穿着绚丽的连衣裙在正午的阳光下舞蹈、旋转。”以鲜明的思想性、艺术性、时代性在全国乃至海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END

来源 | 西域周末综合


投稿邮箱 | 1144506815@qq.com


ps:


小伙伴们,来撒,说说你们最喜欢的新疆小说有哪些?下方留言即可~


长按二维码可以识别关注

西域周末
我们寻找的不是西域文化,是精神领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