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生死两相欢》最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TXT连载

大海文学小说免费 2018-07-31 12:38:25

第1章 我们离婚吧

温度慢慢退去。

房间里凌乱不堪,袜子、裤子、T恤散落了一地,还有被扯成两半的内衣。

秦菲赤裸着身子,用被子紧紧地把自己裹住,裸露出的肌肤上还有着被抓伤的痕迹。

“啪!”地一声,一沓红色的钞票甩在她的脸上,随后四散开来,落在了床上。

“赏你的!”

阅读小说《与你生死两相欢》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 号“玉兔书库”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91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墨天宇居高临下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充满了鄙夷和不屑。

两年了,每次他睡完她,都会“重重有赏”,而这“赏赐”也是她唯一的收入。

尽管他们是合法夫妻,可他还是用这种方式来羞辱着她。

墨天宇不紧不慢地穿好衣服,迈开长腿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

“我们离婚吧。”

秦菲终于还是受不了了。

她不想再像一个妓女一样地活着。

墨天宇冷哼一声,转过身来。

“怎么,嫌少?”

墨天宇掏出自己的钱包,又掏出一沓钞票,走到了秦菲面前,崭新的钞票抽打着秦菲的脸,发出脆响。

“夜总会的台柱子一晚上也不过几千块,你看看你自己,凭什么要这么多,嗯?”

秦菲抬眼看向这个冷漠的男人。

“我们离婚吧,我是你的妻子,不是妓女,你用这种方式羞辱我两年了,够了吧?”

墨天宇捏住秦菲的下巴,那力道似乎要把秦菲的骨头捏碎一样。

“不够!秦菲,当初你给我下药的时候,就应该想过会有今天!”

他的话一字一顿,充满了恨意。

“你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相信,给你下药的人不是我!”

秦菲的语气很平静,同样的话,她都说了很多遍了,可墨天宇就是不信她。

“天宇,算我求你了,我们离婚吧,你不是喜欢若若吗?你们青梅竹马那么多年,你不娶她多可惜,就算是为了若若,我们离婚吧。”

“为了若若?你当初设计和我上床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你那个双胞胎的妹妹呢?”

墨天宇冷冷地笑着。

“那你说我算计你,可我为了什么?我……又不喜欢你!”

说这话的时候,秦菲急忙把眼神转移到了一边。

她暗恋墨天宇八年,是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墨天宇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可你喜欢这个!”

墨天宇拿起钞票在秦菲眼前晃了晃。

“当年你们秦家破产,你上了一个三流大学,连工作都找不到,眼看着大小姐的日子过到了头,可不就想着找个靠山!秦菲,别以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

秦菲苦笑,在她心爱的人眼里,她竟然如此不堪。

在M市,没有人不知道,墨天宇和秦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从小就被成为金童玉女,都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在墨天宇的生日宴上,和墨天宇上床的人竟然是秦菲!

本着负责的态度,墨家便让墨天宇娶了秦菲。

给墨天宇下药,抢走亲妹妹的未婚夫。

从此,在M市,秦菲多了一个名号:心机婊。

墨天宇决然而去。

秦菲抱着自己,眼泪簌簌而下。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这样的日子,她受够了!

她一定要离婚!

第二天,秦菲睡到了自然醒,墨天宇每次都要的厉害,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从来不会考虑她的感受。

每次他过来,她身上都是疼的没有知觉。

秦菲缓缓地起床,收拾利落就下了楼,她今天要回一趟娘家。

刚一下楼就看见一个贵妇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正优雅地喝着茶。

于子兰,她的婆婆,墨天宇的后妈。

“妈,你怎么来了?”

秦菲立即下楼,来到了客厅里。

于子兰斜了她一眼。

“这墨家少奶奶的日子过得可真够滋润的,这都日上三竿了才起床啊!”

秦菲难为情地垂着头。

“昨天晚上不舒服,起的迟了一点。”

“无所谓的,我们墨家少奶奶不需要做事,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也没关系,可是……该做的也是要做的,我问你,怀孕了没有?”

于子兰话锋一转,立即质问着。

她每次来这边,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催生。

“没有。”

“没有?”

于子兰“噌”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你也好意思说出口!两年了,你这肚子就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

不等秦菲把话说出口,于子兰左右开弓,“啪啪”就是两巴掌。

“你还想顶嘴不成?你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你看看你哪点儿比得上你的妹妹,相貌,相貌不行,身材,身材不行,气质,气质也不行,现在怀个孕都这么困难!”

“……”

秦菲咬着嘴唇,始终低着头。

“你说也就奇怪了,同样一个妈生的,一个就是天之骄女,一个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从小到大,人家秦若,什么都比你好,你就不觉得害臊吗?!我都替你觉得丢人!”

又是她的妹妹……

她从小就生活在秦若的光环下,结婚了仍旧如此。

秦若是人见人爱的白天鹅,她就是人见人欺的丑小鸭。

“既然觉得她什么都好,那你们娶她当儿媳妇吧。”秦菲咬着牙说。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于子兰指着秦菲,手指头恨不得戳到秦菲的脑门上。

秦菲壮着胆子抬起头来,反正这样的日子,她受够了!

“我说你们墨家娶秦若吧,我要和墨天宇离婚!”

于子兰抬手又是一巴掌。

“你竟敢说离婚?就是真的离婚,也轮不到你来说!你这个小贱蹄子!当初耍心眼爬上我们天宇的床,现在还敢提离婚!”

秦菲捂着脸,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

“我没有逼着你们墨家娶我,是你们非要娶我进门的!”

“你——竟敢顶撞我!小莲,翠平,给我教训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是,夫人。”

名叫小莲的佣人在房间里找了一根鸡毛掸子朝着秦菲就挥舞过去。

于子兰坐在沙发上,把头扭向一边,多看一眼秦菲,都让她觉得难受。

小莲和翠平可从来不会收着半分力气,哪怕秦菲已经倒在了地上,她们还是用力挥舞着鸡毛掸子,鸡毛横飞。

“行了,行了。”于子兰摆了摆手。

小莲和翠平收了手。

“我告诉你啊,识相的话赶快怀孕,不然的话,小心我剥了你的皮!”

于子兰带着两个佣人离开了。

家里的保姆张嫂和樱花急忙把秦菲从地上扶了起来。

“少奶奶,你没事吧?”

火辣辣的疼痛从全身的各个地方传来,秦菲默默地叹了口气。

这个婚,她离定了。

她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秦菲坐在餐桌上吃着早餐,张嫂和樱花互相使着眼色。

“有事就说吧。”秦菲缓缓开口。

第2章 竟然怀孕了

张嫂面露难色,可还是开了口。

“少奶奶,昨天物业来催收物业费了,一共是八万八千块。”

“哦……”

秦菲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这墨天宇折磨人的本事还真的不是盖的,他不允许她出去工作,说是给墨家丢人,她全部收入都来自于他每次睡完之后给她的“赏赐”。

可他又偏偏安排她住进这高档别墅,又安排两个佣人伺候她,这里的一切开销全都是她来支付。

当知道她缺钱的时候,他又故意十天半月都不过来。

“我手里没钱了,先缓一缓吧。”

八万多?

她到哪里去找八万多!

“少奶奶,我妈病了住院了,你看能不能把这个月的薪水先给我?离发薪水的日子也没几天了。”

樱花急忙凑上前来说。

“等一下。”

秦菲转身上了楼,把昨天晚上墨天宇留下的钱一张一张捡了起来,一共一万一百块。

正好够给她们发薪水的,可是这薪水一发出去,她就身无分文了。

秦菲把心一横,反正她今天走了,就不打算回来了,索性把两个人的薪水都发了。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她就出了门。

用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打了车。

坐上车子的时候,她看了一眼这栋住了两年的别墅。

“天宇,我走了……”

秦菲转过脸来,已经泪流满面。

她是喜欢墨天宇的,从见到墨天宇的第一眼开始,她就喜欢上了他。

可是,她小时候,皮肤黑,长得也没有妹妹好看,学习成绩也没有好,嘴巴也没有妹妹甜,人群中,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所以,当墨天宇和秦若在一起的时候,秦菲一点儿也没有意外。

知道自己配不上墨天宇,她只能偷偷地喜欢墨天宇,直到墨天宇二十二岁生日那一天。

她原本是随家里人一起给墨天宇过生日的,可哪知道一觉醒来,就看见墨天宇一脸怒气地盯着自己,而自己浑身赤裸,身下还有一点殷红。

就是从那一天,她成了万人唾骂的人,成了所有人嘴里的心机婊。

可能嫁给心爱的男人,她全都忍了。

两年来,她想尽一切办法讨好墨天宇,可她越是讨好他,他就越是厌弃她。

这样的日子终于到头了。

手机铃声把秦菲的思绪拉了回来。

电话显示来自体检中心,她前段时间去做了体检。

“喂,秦小姐,您好,您的体检报告出来了,报告显示您现在怀孕了,需要您做一个进一步的检查。”

“你说什么?”

“恭喜你啊,秦小姐,您怀孕了。”

听见电话里的声音,秦菲只感觉五雷轰顶一般。

她竟然怀孕了!

秦菲立即叫司机调转车头去了市中心妇产科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她忐忑地坐在了医生办公室里,不可能的,一定是体检中心搞错了。

两年了,都没有怀孕,现在怎么可能突然就怀上了呢!

“菲菲?”宋莲拿着化验报告走了出来。

“莲莲,我没有怀孕是不是?”

宋莲的表情有些复杂,坐在了办公桌前。

这宋莲是秦菲的好朋友,这两年她都是找她来看病,两个人的关系很好。

“菲菲,你的确怀孕了,妊娠六周。”

秦菲的心沉了下来。

妊娠六周。

她昨晚和墨天宇有激烈房事的时候,她肚子里怀着宝宝。

她今天早上被于子兰痛打教训的时候,她肚子里也怀着宝宝。

“不过……”宋莲话锋一转。

“不过什么?”秦菲猛地抬起头来。

“你现在有流产前兆,我建议你还是留院观察,现在正是关键时期,你婆婆已经催了你两年了,好不容易怀上了,可别……”

对于秦菲的情况,宋莲是一清二楚。

“可是……”

秦菲面露窘色。

“我没有钱……今天检查的费用,我恐怕……”

宋莲蹙了蹙眉,叹了口气。

“可你现在怀孕了,这是墨家的骨肉,他们不会不管的。”

秦菲扯着嘴角,勉强地笑了笑。

老天爷怎么可以对她这么残忍,在她打定主意要离婚的时候,却和她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莲莲,我的情况严重吗?”

“这个说不好,只能有前兆,你月份还太小,现在什么都看不出来,你有什么症状吗?”

秦菲摇了摇头。

“那还好,这个前兆是根据医学指标来的,不过也因人而异,你也不要压力太大。”

“那我就不住院了。”

宋莲摇了摇头。

“这样吧,我给你开点儿药,你回家以后尽量卧床休息,然后找墨天宇好好谈一谈,这毕竟是你们两个人的孩子。”

“嗯,这检查的费用……”

“我先替你垫上。”

“谢谢,我会还你的。”

宋莲给秦菲开了药,秦菲便离开了。

一路上,秦菲的脑袋里都乱极了。

她以前不是不希望自己怀孕,于子兰催得紧,她和墨天宇的关系又一度非常紧张,她也希望接着怀孕能缓解两个人的关系。

可她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秦菲还是回了秦家,她需要找个人商量商量,娘家自然是她的依靠。

秦菲下了车,秦家的别墅空荡荡的,以前的秦家虽然比不上墨家一手遮天,可也算是豪门贵族,可是,秦菲的父亲秦忠经营不善,导致了秦家破产。

这两年总算有了点儿起色。

几个佣人在忙碌着,可看见她就好像没有看见一样。

全Z市人眼里的心机婊,自然也包括秦家自己人。

所有佣人看见她,就只当没看见!

秦菲早已习以为常,拿着包上了楼,准备回她原来的房间休息一下。

“你爸爸说咱们家公司又开始准备上市了,这两年咱家总算是好过一点儿了。”

房间里传来了自己母亲林慧芝的声音。

“妈,这可都是我的功劳,你可要和爸说清楚了!”秦若的声音,“如果不是我那个傻姐姐送到天宇的床上去,咱们家哪有今天啊?”

“是是是,都是你的功劳!你放心吧,你爸说了等咱们家公司上市,绝对少不了你的股份!”

秦菲像是被冻住了一样站在门口。

是她的亲妹妹把自己送到了墨天宇的床上?

这个消息如同五雷轰顶一般!

第3章 五雷轰顶

母女二人正在房间里愉快地交谈着,只听见“砰”地一声,门就被踹开了。

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一转头就看见一脸怒气的秦菲站在门口。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害我?!”

秦菲咆哮道。

秦若却丝毫没有畏惧,轻轻一笑,坐在了椅子上。

“姐姐,我怎么是害你呢?我这是在帮你呀,不然,你怎么能成为墨家的少奶奶呢?在墨家享受荣华富贵的是你,青梅竹马被人抢走,还是个落魄千金的人,可是我,我才是受害者。”

秦菲被气的浑身发抖。

“若若,你不是爱天宇吗?你和他在一起八年,青梅竹马八年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秦菲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

秦若却仍旧泰然自若。

“我的傻姐姐,秦家都破产了,我就是嫁过去,一个如此破败的娘家,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好处呢?我要当少奶奶,就决不能当一个窝囊的少奶奶!”

秦若的眼神里迸发出愤恨的光芒。

“你——”

秦菲指着秦若,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妹妹是个漂亮懂事的大家闺秀,却没有想到她竟然——

“所以,你可以出卖自己的亲姐姐?利用自己的爱情?”

秦若冷冷一笑。

“是又怎么样?姐姐,咱们秦家已经东山再起,这里面可有你的功劳,当初墨家给了888万聘金,你自己又把墨家给你的所有珠宝贡献出来,天宇觉得对不起我,私底下又给秦家注资一千万,还给了我三百万,咱们家就是靠着这些东山再起的。”

“……”

“可是,没有人会感激你的,大家都说你是心机婊,你拿出那些珠宝来,只不过是愧疚罢了,大家只会觉得你身为墨家少奶奶,才拿那么一点珠宝出来,简直太抠门,太小气了!而所有的功劳都是我的,哈哈哈——”

秦若的笑声尖锐刺耳,深深地刺痛了秦菲的心。

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妹妹竟是这般模样。

秦菲猛地看向林慧芝。

“妈,这你都不管吗?若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都不管吗?”

林慧芝满眼全都是鄙夷的神色。

“我没觉得有什么做得不对的。”

听见这话,秦菲更是觉得胸口疼得厉害!

这是自己的亲妈呀!

她们两个是双胞胎,因为秦若自小聪慧,又长得漂亮,天生嘴甜,自然讨父母喜欢。

父母有所偏爱,也在所难免。

“妈,小时候你偏心也就算了,可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你最起码要主持公道吧?若若她害我,你就真的坐视不管?!”

秦菲紧紧地咬着牙,死死地盯着林慧芝。

林慧芝却不紧不慢地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我说秦菲,今天我就不妨告诉你,你呢,根本就不是我的女儿。”

“什么?”

秦菲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林慧芝。

“你爸这个人啊天生就花心,家里有了老婆,外面还有了情人,我和你妈几乎是同时怀孕的,可你妈实在不争气啊,生你的时候就死了,你爸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把我接进了门,我看你可怜啊,刚出生就死了妈,于是,我就连你一块养着,你爸不愿意被人说三道四的,就直接说你们是双胞胎。”

秦菲如同五雷轰顶一般。

自己叫了眼前这个女人二十多年的妈了,没想到她竟然只不过是自己父亲在外面养的一个情人!

并不是自己的亲妈!

林慧芝上下瞄了秦菲一眼。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到家了,你也不瞧瞧你自己,你哪一点比得上我们家若若?还和若若是双胞胎?我怎么可能生的出你这样愚蠢的女儿。”

秦若在一旁也大笑起来。

“你——你们——”

秦菲被气急了,直接冲了上去,揪住了林慧芝的衣领。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怎么可以?!”

秦若直接上前,一把推开了秦菲。

秦菲没有吃早饭,没什么力气,这一推直接把她推倒在地,她下意识地捂着自己的肚子。

“怪就怪你自己蠢!怪不得别人!”

秦菲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爬起来,因为顾忌到自己的孩子,她知道自己决不能来硬的。

“好,我去找爸爸,我要把这一切都告诉爸爸!”

“你找了也没用,你爸爸如果真的在意你,当初也不会你妈前脚刚死,后脚就把我接进门,况且,这一切你爸爸都知道。”

秦菲咬着自己的嘴唇,鲜红的血流进嘴巴里竟然都不知道!

“我爸爸都知道?”

“当然了,他才不会在乎自己的女儿嫁给谁呢,他只在乎秦家是不是能东山再起,你爸爸现在正在忙着上市的准备,你如果不想挨骂的话,那就去吧。”

秦菲悲愤而去!

秦若和林慧芝看着秦菲愤怒离开,反倒是更高兴了,母女二人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

不过,很快,林慧芝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若若,你如果想把天宇抢回来,那可要抓紧时间了,这万一秦菲怀孕了怎么办?”

秦若听见这话,反倒是莞尔一笑。

“妈,你放心吧,她怀孕了才好呢!”

“什么?傻丫头呀!她如果怀上了墨家的骨肉,那肯定是不能离婚的,万一她一争气生个男孩,那可就更不得了,就算是离了婚,你嫁过去这日子……”

秦若看林慧芝一脸急切,急忙打断了她的话。

“你放心吧,妈,我早就安排了张嫂在秦菲的饭菜里动了手脚,每次天宇过去,张嫂就会给她熬汤喝,那汤里有我找人开的方子。”

秦若凑近林慧芝的耳朵,“是避孕的。”

林慧芝吓了一跳。

“避孕的?”

“没错,要不然她怎么可能两年都怀不上呢?都喝了两年的避孕汤药了,身子早就喝坏了,即便是怀上了,也得流产,即便是她命大生下来,也搞不好是个畸形,到时候只会让墨家更厌恶她!”

秦若面露凶色。

林慧芝这才稍稍放了心。

“这样最好,可是,若若,妈还有一件事不明白,你当初是怎么想出来,要把秦菲送到天宇床上去的呢?兜了这么大的圈子,何必呢?”

第4章 走投无路

刚开始,秦若把自己的计划告诉林慧芝的时候,林慧芝也是吓了一跳。

毕竟,她可是看着秦若和墨天宇青梅竹马一路走过来的。

提到这个问题,秦若幽幽地叹了口气。

“妈,你有所不知,天宇他喜欢的人根本就不是我,而是秦菲。”

林慧芝先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呢?你和秦菲站在一起,只要那个人没瞎,就一定会选择你的!况且,这几年,天宇也一直和你在一起,至于秦菲,估计都没说上几句话。”

秦若摇了摇头。

“我也以为我各方面条件都比秦菲好,天宇也肯定喜欢我,这些年,他对我也很好,所有人都觉得天宇喜欢我,可是——”

秦若面露凶狠之色,她咬了咬牙齿。

“这全都是假象!”

“假象?不能吧?”林慧芝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是我亲耳听见的,天宇和林默生说的,他说他一眼就喜欢上了秦菲,他也知道以他父亲的性格,和对他的培养,绝不会让他在感情上浪费时间和精力,所以,他越是喜欢谁,墨伯父就越是不会让他娶谁!”

林慧芝张着嘴巴,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所以,天宇就设下了这样一个圈套,他假装喜欢我,假装非常喜欢我,我们秦墨两家有婚约,墨家一定会让他娶我和秦菲之中的一个,既然他那么喜欢我,那秦伯父就肯定会让他娶秦菲!”

“天宇实际上是想和秦菲在一起?”

秦若点了下头,脸上浮现出阴冷的笑容。

“所以,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把秦菲送到天宇的床上去,天宇最讨厌有心机的女人,到时候他一定会以为秦菲是为了钱,那个时候,他只会厌弃秦菲!”

林慧芝松了一口气。

“幸亏你提前知道了他的计划,不然可就吃了大亏!”

“妈,你放心吧,这墨家少奶奶的位置,只能是我的!”

林慧芝拍了拍秦若的手。

“是是是,也就只有我们家若若才配得上墨家少奶奶的名号!到时候,咱们秦家又恢复了之前的兴旺,你在墨家也能站稳脚跟了。”

母女二人相视一笑。

从秦家出来,秦菲走在路上,感觉自己的身子轻飘飘的。

只不过一瞬间,她甚至连母亲都没有了。

自己喊了二十几年的妈竟然只是自己爸爸在外面的情人,是自己亲生母亲的情敌!

为什么?

为什么老天爷会这么残忍?

她已经很惨了,难道还要如此折磨她吗?

秦菲本想打车回家的,可她发现自己已经身无分文,别说打车了,就连两块钱的公交车都坐不起!

手机响了起来。

是墨天宇打来的电话。

正好,她也准备找他谈谈。

“秦菲!你特么太过分了!竟然敢顶撞我妈?你以为你自己是谁?”

秦菲不想反驳,也没有心情去反驳。

“她又来催生了,说话也不好听,我只是反驳了几句。”

“她是长辈!说什么你都应该听着!幸好你没有怀孕,不然你这样恶毒的女人,生的孩子也和你一样恶毒!”

秦菲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小腹。

恶毒……

在她最心爱的男人心里,她竟然如此不堪。

秦菲努力把这口气咽了下去。

“天宇,你今天晚上回来吧,我有事和你说。”

对面的墨天宇却忽然冷笑一声。

“有事和我说?你没钱了吧?想让我去睡你?哼哼,你死了这条心,我这个月都不会过去,我看你会不会饿死!”

“我怀……”

“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秦菲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两行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流淌下来。

即便是他知道她怀孕了又能怎么样?

“你这样恶毒的女人,生的孩子也和你一样恶毒!”

他应该会像咒骂自己一样,咒骂自己的孩子吧?

秦菲摇了摇头。

不,这是她的孩子,任何人可以践踏她,但绝不可以践踏她的孩子!

夜繁花酒吧

这是一家很特殊的酒吧,酒吧里的服务员全都穿着漂亮的女仆装,戴着动物面具。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服务,才让这家酒吧生意兴隆,这才九点钟,酒吧里已经人声鼎沸。

穿着黑白女仆装的秦菲端着托盘穿梭在人群中。

墨天宇不允许她出去工作,可她有时候实在是没钱,就只好来这家酒吧打工。

好在这家酒吧是戴着面具工作的,不会被人认出来。

她需要钱,太需要了。

看墨天宇的态度,肚子里的宝宝是指望不上他了,娘家,不,她已经没有娘家。

被逼无奈,只好来这家酒吧了。

“小妞儿,这里来杯酒!”一个醉醺醺的声音传了过来。

秦菲立即走了过去。

“先生,您的酒。”

酒杯还没有放在桌子上的时候,一个肥腻的大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小妞儿,你长得好看吗?摘下面具让我看看!”

秦菲努力挣扎了一下,这人力道很大,快要把她的手腕掰断了一样。

“先生,请你自重!”

“嘿!我偏不自重!怎么样?”

肥头大耳,喝的醉醺醺的男人从钱包里掏出一沓钞票摔在了桌子上。

“让我看一眼,这些都是你的!”

“你喝醉了,再这样的话,我就叫保安了。”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男人借着酒劲儿站起身来,一只手抓着秦菲的手腕,一只手指着秦菲。

“放开我!”秦菲用力挣扎着,可根本不是这醉酒男人的对手。

“我就不放手怎么样?你能怎么样?”

这边的吵闹立即引来许多人的围观。

人群中,一个帅气阳光的男人走了过来。

林默生,墨天宇唯一的好友。

“这位大哥,来这里消遣就好,何必和一个服务员置气呢?给我个面子,好不好?”

“你特么是哪根葱?我干嘛要给你面子!”

秦菲也认出了林默生,立即把脸转向了一边。

“要不这样吧,我请你喝两杯怎么样?你这桌今天全都算我的!”

“爷今天就想看看她长什么鬼样子!让开!”

肥头大耳的男人趁着秦菲不注意,一把扯下了秦菲的面具!

秦菲立即护住了自己的脸。

第5章 幡然醒悟

林默生看见秦菲也是吓了一跳。

肥头大耳的男人还不罢休,见秦菲转过脸去,就准备上前。

林默生立即挡在了秦菲前面。

“这位先生,喝多了在这里耍酒疯不合适吧?要不要叫保安帮你醒醒酒?”

肥头大耳的男人刚准备说话就被人拦住了。

“你还闹,这是林氏集团的林少爷!你得罪的起吗?”

肥头大耳的男人顿时哑了火一样,立即卑躬屈膝地双手作揖,也顿时换了一副面孔。

“哎哟,原来是林少爷,实在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林默生可顾不得这些,立即转过身去看秦菲,却只看见她匆匆离开了,林默生立即追了上去。

“菲菲!”

秦菲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面露窘色。

“你怎么在这儿?”

秦菲扯着嘴角苦笑,她要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呢?

不用问,林默生大概也猜出了一二。

“他怎么可以这么对你?走!我带你去找他理论!”林默生抓住秦菲的手腕,就准备拉着她走。

“嘶……”

秦菲只感觉一阵腹痛传来。

“怎么了?”林默生顿时松了手,见秦菲捂着肚子,她立即问:“身体不舒服?”

秦菲摇了摇头。

“没事。”

秦菲疼的变了脸色,可还是打起精神来站直了身子。

“今天谢谢你,但是,这和他无关。”

“怎么和他无关?如果不是他,你怎么落得这样的地步?”

林默生气愤不已。

“和他无关,和你……就更无关了。”

秦菲说这话的时候,把头转向了一边。

林默生先是一愣,随后垂下头去,是啊,和他有什么关系,这是人家的家务事。

秦菲不是不知道林默生喜欢自己,他也曾经表白过,只是可惜,她当时一直暗恋墨天宇,便拒绝了林默生。

现在,她和墨天宇已经结婚了,虽然夫妻关系不睦,可面对曾经喜欢自己的男人,秦菲还是懂的分寸的。

“菲菲,你和天宇的事,我不好多嘴,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委屈自己,否则,有人会心痛的。”

“我知道,谢谢你的好意,我下班了,就失陪了。”

说完,秦菲立即进了女更衣室。

她的确是到了下班的时间,迅速换了衣服,因为是兼职,薪水都是当天结算的,算上卖出去的酒,她拿到了五百多块,也总算没有白来。

回家的路上,秦菲只感觉小腹一阵一阵地疼着,她立即从包里把宋莲给她开的药拿了出来,吃了几颗。

可回到家里,她上洗手间的时候,还是看见了鲜红的血液。

秦菲丝毫没有耽搁,立即给宋莲打了电话。

——

秦菲离开酒吧之后,林默生一直一个人喝着闷酒,看着秦菲那个样子,他心痛不已。

冷峻的男人穿过嘈杂的人群来到了林默生身边。

墨天宇的态度和他的脸一样冷。

“找我有事吗?”

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是最好的兄弟,尤其是墨天宇自小性子冷淡,林默生是他唯一的朋友。

可是,自从他们喜欢上了同一个女孩子,这份关系便变得十分微妙。

林默生放下酒杯,忽的一拳头打在了墨天宇的脸上。

墨天宇猝不及防,站定之后,擦掉了唇边的血迹。

林默生双手揪住墨天宇的衣领。

“墨天宇!你特么还是不是男人?既然娶了她,那就好好待她!你看看你把她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墨天宇冷笑一声。

“原来是为了她,我说你怎么有闲工夫约我呢?”

林默生松开了墨天宇,重新坐在了位置上。

“你知道就在这间酒吧里,我刚刚看见谁了吗?”

“谁?”墨天宇坐在了林默生旁边。

“秦菲。”

墨天宇一愣,秦菲来酒吧?

“她是来做服务员的,卖酒!”

墨天宇端着酒杯的手忽然抖了一下。

“她是少奶奶呀,你们墨家就是这么对待你们家的少奶奶的吗?你墨天宇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老婆的?”

墨天宇淡定自若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那是她活该!”

“活该?你也说得出口?如果你没有娶她,她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吗?既然你娶了她,就要对她负责任!”

“如果她当初没有算计好,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墨天宇咆哮道。

如果一切按照他的计划实施,或许他会和秦菲过着甜蜜的小日子!

林默生叹了口气。

“关于给你下药的事情,我不想多说,毕竟我不是当事人,可是,天宇,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你认识的秦菲是这样的人吗?”

墨天宇的心里“咯噔”一下。

幼时,秦菲那张天真烂漫的脸浮现在他眼前。

“我还记得你和我说,你第一眼看见秦菲的时候,就被她一尘不染的笑容吸引了,她可以放肆地大笑,不受任何约束,正是她这份纯真,不造作吸引了你,所以,你真的觉得秦菲会做这种事吗?”

墨天宇沉默了。

自从被下药之后,他的计划全部被打乱,他似乎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认定了秦菲是下药的人,认定了秦菲是个贪财的女人,也一直用自己的方式惩罚着她。

可他却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喜欢上这个女人的。

“天宇,如果你实在厌恶秦菲,那就放了她吧,何必折磨她呢?折磨她,也是在折磨你自己。”

墨天宇忽然冷哼一声。

林默生对秦菲的维护,让他感觉很酸!

“她是我的女人,我想怎样就怎样,轮不到你来管!”

墨天宇放下酒杯向外走去。

“我会把她抢回来的!”林默生怒吼一声。

墨天宇的脚步微滞,没有说话,便大步霍霍地离开了。

他坐在自己的车子里,吸着烟,烟雾中他那张冷峻的脸显得越发冷酷。

林默生的话一直回荡在他的耳边。

这两年,秦菲一直都在说,下药的不是她。

可整个Z市的人都知道是秦菲下了药,秦菲是个心机婊!

为什么他也人云亦云,不听她解释呢?

或许,是时候该和她好好地谈谈了。

墨天宇启动引擎准备回家,这个时候,手机却急促地响了起来。

阅读小说《与你生死两相欢》全文,请添加微信公众 号“玉兔书库”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91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