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八回01

长江儿女 2018-06-25 07:09:42

第 八 回
措手不及    闸门巨响启大修

兑现诺言    千里送歌接姻缘


01


“出大事了。”人们惊叫起来。

大家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这是怎么了?

总工周小力和三号闸闸长丁发剑几乎同时跑步来到现场。周小力说,人字门底枢抱死。他像医生,一下子摸准了脉象,拿准了病症。

底枢抱死,在深水下,所以必须停航检修。于是,管理处召开紧急会议,决定进行大修,并将情况逐级上报到大江局和交通部,同时向西坝枢纽处申报了相应的大修经费。

不久,大修启动。

陈振江参加了三号船闸的大修,这对于一个工程技术人员来说,的确是一个现场练兵的好机会。按照规划,船闸是每七年一次大修,这次显然提前了。船闸运行才一两年时间,正处在机器设备和设施的磨合期内,运行中暴露出不少的问题,比如人字门出现变形,这说明在强大的水压和泥沙冲击下,相关钢梁构件的刚性不足。还曾发生过底槛破裂、门体位移等问题。这次人字门底枢抱死,不能正常工作,就必须停航大修。

船闸迅速调动各部门共同参与“大会战”。这是船闸通航以来第一次大修,所以大江局总工卢于胜来到西坝船闸担任技术顾问,坐镇指挥。船闸管理处处长孙超担任大修领导小组组长,副处长兼总工周小力任大修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水工所、电力所、维修中心三套技术力量参与,同时三号船闸的人员全体上阵,全部人马两百人以上。郭敬海带着两位徒弟,作为大修的技术力量,被配置到技术专班。

除了配备精兵强将之外,同时调配吊车、铲车、载重运输汽车等大型施工机械参战。

大修时,首先放下上闸首平时闲置的事故检修门,再安放下闸首的检修浮门,然后排空闸室里五六万立方的水。在打开泄水廊道放水的同时,还投入八台深井泵,按每小时450立方米的速度往外抽水,三天时间才把闸室里的水全部排光。

闸室深达三十五米以上,在四面都是垂直绝壁的坝体环境下,检修人员要下到闸室底部,需要用三四天时间搭好脚手架。工人通过脚手架进行攀爬,从顶上下到闸底需要二十分钟,体力消耗相当大,女工常常望而生畏。

下到闸室后,必须把闸室底部的淤泥清除干净,然后才能正常地开始检修。为了清淤,用大吊车吊四台铲车到闸底作业,所铲除的淤泥,又由大吊车起吊,装到翻斗车上运走。

水工所负责检查坝体水工建筑方面的情况,发现各廊道和闸墙上,都有一些裂缝、破损、下沉等。卢于胜总工强调,水工建筑的修整,是整个大修的关键部位。由于需要修整的地方有多处,再加上混凝土施工后需要一个养护期,所以这次大修水工方面用时达五十多天。

电力所的技术人员主要负责检查电气设施和管线是否损坏。

下到闸室清淤过程中,陈振江看到输水廊道反弧门迎水弧面的锈蚀程度,远远地超过人字门,甚至弧形门上还有一个个坑儿,大的有拳头大。幸而反弧门非常厚,合金钢异常坚实,否则很容易朽坏。而进入输水廊道查看,发现廊道壁面剥蚀很严重。陈振江知道这就是“空化现象”造成的损毁。师傅郭敬海告诉陈振江,在检修中,工人们会对反弧门和廊道水工建筑做一些修补和维护。

大修中最大的工程是对人字门的检修,这是船闸检修最核心的部位。

下闸首右边的人字门底枢抱死是大修面临的主要问题,这就必须把闸门往上顶,检查底枢病症何在、卡在何处,再进行更换或者修补。一般需要把闸门顶上去50厘米。顶的高度虽然不大,但单扇闸门自重达六百多吨,而且是一个整体,相当吓人了。

闸门顶升,是船闸维修中最核心的技术。

闸门底梁到闸室的底板之间,有一米的净空高度。顶升时,四台手动液压顶放置到闸门底梁下面,底梁下再垫上铁板,四组技术人员同步动作,手工给液压顶加力,液压顶便缓缓地把闸门顶动起来。

在上顶过程中,如果四台液压顶不同步,下面偏移1毫米,上面就可能偏移30毫米。如果偏移大了,闸门就可能倾倒。

技术上要求,四台液压顶之间同时上升的误差,不能超过5毫米。

每台手动液压顶的工作需要四个人负责操作,同时摇动它的摇柄;四台液压顶由十六个人共同操作。陈振江就跟师傅打下手。他用心体会着手上使用的力量。液压顶是灵敏的,人们不需要使多大的力气它就能好好的工作,但是四台液压顶之间如何同步,如何协调,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里面,除了技术,还需要丰富的实践经验,需要对手上力量的敏感,需要四组技术人员之间的默契配合。

卢于胜和周小力像指挥打仗的将军,在现场指挥着众人顶门。大家齐心协力,硬是用了十个小时,才把门顶到了预定高度。从早上一直工作到晚上八点多钟,像陈振江这样身强体壮的年轻人都感到有些吃力,更别说像卢于胜总工这样上了年岁的专家。

顶上了人字门,神秘的蘑菇头顿时现出了她的“真身”。说她神秘,是因为平时她总藏在几十米深的水底不现身,而即使闸室里的水排干了,她还藏在人字门底枢的最里面。如果不费这么大的劲儿把人字门顶起来,她才不愿让人看到她的“尊容”哩。

现在她终于现身了,技术员和前来采访的记者兴奋地给她拍照。卢总工和周总工看到它的样子,却不免皱紧了眉头,原来,这个直径约一米的半球体本该是圆润锃亮的,但现在却像霜打的茄子,黯然失色。

由于人字门的重力作用,摩擦生热,它已经胶结在一起,恶性循环,变得很丑陋。怪不得它坚决罢工,不再转动。收工吧,时间太晚了,我们明天再来揭开她的面纱。

次日,技术人员打开蘑菇头进行了检查,发现蘑菇头与轴瓦咬死。经现场研究,认为主要原因是为蘑菇头供油的管路太长,润滑油没有输送到蘑菇头。这样长时间的失油,造成蘑菇头损坏,最后自然抱死,并发出地动山摇的呐喊,以示抗议。

损坏的蘑菇头需要及时处置。由于原生产厂家远在天津,八吨重的蘑菇头不便长途运输,所以就近安排到夷陵船厂修理。这事儿轮到陈振江陪总工周小力和闸长丁发剑一起去进行洽谈,因为他的堂姐夫周龙泉是该厂技术科科长。周龙泉与陈振美前不久已经结婚,他们喜事新办,只是买了喜糖散发给身边的朋友。

周龙泉说,将用最快的速度帮船闸修理好蘑菇头,大约二十五天左右。

修理后的蘑菇头变得光滑圆润,重新焕发出迷人光彩。

重新安装蘑菇头时,同时调整了供油系统,对底枢专设一台干油泵同人字门运行联动,保证供油。对人字门则进行了金属防腐处理,全喷三遍防腐漆。

(未完待续)

敬请收听:第八回02


作者: 湖北省作家协会委员、长江诗人  常杭  

              湖北最美读书人、作家  羊角岩

演播:长江之声金话筒  程丹          

往期回顾

第一回: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一回01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一回02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一回03

第二回: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二回01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二回02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二回03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二回04

第三回: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三回01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三回02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三回03

第四回: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四回01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四回02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四回03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四回04

第五回: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五回01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五回02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五回03

第六回: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六回01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六回02

第七回: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七回01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七回02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七回03

“长江往事”系列长篇小说之一《又见红叶》连载第七回04

故事简介:

五律 又见红叶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听『长江儿女』讲长江故事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五律 沙场点兵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