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万没想到!科幻小说鼻祖竟然是19岁少女!

世纪文睿 2018-09-11 07:48:07

1851年2月1日,玛丽·雪莱于伦敦的家中逝世。玛丽·雪莱的代表作《弗兰肯斯坦》被认为是世界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而她被誉为科幻小说之母。

1797年,玛丽·雪莱,父亲是政治家兼哲学家,母亲是公认最早的女权主义者。


1816年夏天,19岁的玛丽同珀西·雪莱、拜伦等人在日内瓦郊外聚会,有人提议让5人分别写1个鬼故事。玛丽写下了一个组装尸体重获生命的恐怖故事,在珀西的鼓励下,玛丽决心将这个小故事拓展成一部小说,于是就有了后来的《弗兰肯斯坦》。

《弗兰肯斯坦》

《弗兰肯斯坦》全名《弗兰肯斯坦——现代普罗米修斯的故事》,主角弗兰肯斯坦是个热衷于生命起源的生物学家,他尝试用不同尸体的各个部分拼凑成一个巨大人体。当这个怪物终于获得生命睁开眼睛时,弗兰肯斯坦被他的狰狞面目吓得弃他而逃,怪物却紧追不舍地向弗兰肯斯坦索要女伴、温暖和友情……

200年后的今天,《弗兰肯斯坦》依然以各种形式活跃在我们身边——小说被翻译成100多种语言,根据它改编的舞台剧和电影多达几十个版本。它还为英语添加了一个新的单词Frankenstein,一个最终毁了它的创造者的东西。

▲各版本《弗兰肯斯坦》


◄英国国家剧院排演《弗兰肯斯坦》

19世纪是工业革命的高峰期,科学技术文明空前发达,生活方式发生巨大改变。人们对科技改变世界抱有各种幻想,甚至过分迷信科技手段。


第一部科幻作品《弗兰肯斯坦》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而它的诞生是因为技术的发展,还是基于人们的思考?科幻作品的内核到底是归于技术还是人文?


1月14日,在北京单向空间举办的“对话韩松:从未来眺望现在”对谈上,科幻作家韩松在的对谈中,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韩松:1818年被定义为现代科幻的起源是因为工业化之后,西方的科学介入到生活发展里面。


最早的科幻作品《弗兰肯斯坦》通过实验科学的方式创造出一个生命。今天这种技术早就被DNA合成生物学颠覆了,但为什么这本书现在还有生命力?因为它在技术思想之外提出了人文意识。好多问题至今也没办法回答。


《驱魔》里医疗船上的司命其实就是哲学问题,是“我的思维”和存在的关系,你把我造出来,我有精神,我跟这个世界是什么关系,我的造物主是谁,你把我造出来让我孤独的在这个世界上存在,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

当年怪物见到这个世界却不能认识,开始思考;现在人工智能有了意识、有了情感之后也会产生这个问题。这个由技术产生的“人”的人文问题没有解决,他就开始很抑郁,这跟现在的疾病是一样的。但他也不敢直接杀他的造物主——科学家,就先把科学家的妻子杀了报复。为什么先杀科学家的妻子?


这时候宗教的问题也出来了,因为他认为科学家没有像上帝一样,从亚当身上取下一个肋骨给他造一个伴侣,这是很不人道。这些问题现在都没有解决,而且随着技术的发展,人的权利问题、男女关系、两性关系问题,都变得更复杂。所以,两百年前一个女作家写的这部小说仍然有巨大的生命力。科技发展到最后一定是人文问题

作为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不仅提供了天马行空的想象,警醒人们在技术层面上滥用科学导致的严重后果,它更提出了深层次的人性关怀与忧患意识。


科幻即现实。正如韩松一再表达的,科幻不是空谈不是幻想,它往往是基于现实的,更是对当下社会的折射。

林岚:当我在读《驱魔》时,我有强烈的不适感。因为这是一本科幻作品,它应该给我的是一个科幻的世界,是一个虚构的世界,但我却强烈地感觉到了它和现在世界的对照关系,以及它跟现在世界的结构关系。   


韩松:科幻首先是要写不存在的世界,它是想象的东西。同时,所有的科幻我认为又它是一种现实主义的文学,一定要把没有发生的事情写得很像真实存在,而且科幻它描写的世界和魔幻不一样,它们都是在未来可能出现的。科幻是很现实的东西,比如说刘慈欣的《三体》,除了宏大的想象之外,它跟现代人的现实关系是非常契合的,就说了我们现在生存的状况。还有《北京折叠》,已经在北京即将刚刚发生的事情里面印证了,他写的是未来,写的是幻想。从北京大火到驱赶所谓的低端的人口,一直到“红黄蓝”,再到亮出天际线,都非常科幻,但又非常能印证现实。  

林岚:科幻并不是魔幻,它描写的事情虽不在当下,但完全是当下的另外一个关照。我记得以前看的科幻小说其实都很甜美,比如《小灵通漫游未来》、《地心游记》。但为什么现在看到的很多科幻作品越来越残酷了呢? 


韩松:以前的科幻没写全,比如《小灵通漫游未来》,其实它写的就是现在。很多书里的内容都实现了,人工智能服务,工业化生产轮船,新设的数字教育学校,会飞的汽车……都已经出现了。但这本书把所有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全部过滤掉了。没有写到雾霾,没写到城中村,没写到农村的留守儿童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没写到,现在的科幻写的很残酷,一方面也是为了补上以前的缺失。    

林岚:以前只顾着科技的发展多么美好,或许没有意识到发展会带来问题。是否是人潜意识当中忽略了这个问题呢? 


雷思温:我认为不仅仅是科幻作品,而是所有的作品都是现实主义作品,你心中对于生活的理解,你的价值观、情绪、情感、意义感,这个东西同样都包括在现实之中。大家知道《神曲》,内容都是但丁虚构的,比如他就认为人的灵魂可以上天堂、下地狱、有炼狱,但是但丁的《神曲》是科幻的。相反,萨特有一个概念“他人就是地狱”,他没有认为地狱就是上面和下面,地狱就是人与人之间,地狱就在三个人之间。这其实是对二十世纪现代人生存方式的隐引喻,隐引喻往往比新闻报道更贴近于现实。


科幻作品时而乐观,时而悲观的,其实它不是寓言,而是带着当时社会的,比如说《小灵通漫游未来》,因为有预设在里面,所以会塑造未来。所以我们回到主题从未来眺望现在,高度现代化国家中,暴露出的问题也也越多,很多优秀作家,像韩松老师、刘慈欣老师,他们对现实理解的程度远高于我们。韩老师书里面写的很多线索已经埋伏在现实之中了,所以韩老师已经给了回答,所有伟大的科幻主义作品都就是现实主义的,正是因为人变了所以科幻作品就变了

如果把科技的发展比作智慧果,拥有智慧果的人类在不停创造的最后,是会回到伊甸园,还是失乐园呢?


《弗兰肯斯坦》在200年前探讨的:科技是否会将造物主带向毁灭?至今无人可以解答。

韩松:科幻作家里有两派:一种认为科技有第七种生命,科技发展的结果就是能解决很多的问题,再往前走一步就能根本上解决能源问题,粮食问题通过基因技术解决。科技发展到最高级的阶段就是上帝,人进化成上帝,上帝又会造出一个伊甸园,这是一派。哲学问题也可以通过科技找到答案。


另外一派,说人还没有到达那一步就已经被自己造出来的科技毁灭了,就是“大过滤器”理论,说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会因为各种原因毁灭掉,这是宇宙中逃不掉的规律,可能是流星、小行星撞击、气候变化、地球倒转,也可能是技术本身,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会有整体的爆发,这个爆发是任何一种生命控制不了的,它会产生灭掉整个群体的效果


最近短短的八十几年里,从核能开始、DNA双螺旋、纳米技术,再是人工智能……出现了一批毁灭人作为一个物种的技术,“大过滤器”有可能真的存在。

《未来简史》那本书的作者认为人进化到一定程度有没有意识不重要。还有一本科幻小说,美国的《盲视》,一个外星的飞船生物过来,人特别激动地去接触它,飞船展现的是极其辉煌的文明,可是最后发现这些生物能模仿人类、模仿一切,但这个东西是没有意识的。也许意识就跟婚姻、家庭一样,是进化中的一种现象,是中间环节,是为了更高的东西做铺垫。


说到时间,很多人认为时间不存在,爱因斯坦说时间、空间是连续体,都是隐匿的表现。时间有没有意义,这跟技术是有关系的。人本质上不一定要去探求有意义的东西,人是寻求吃、玩的懒惰的生物,一旦技术满足这些,吃里就能产生很多意义,吃变成了意义本身,这是可能发生的。不一定非得政治、哲学、文学才是有意义的,观念始终在变着,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也在变着

关注我们

上海文艺出版社

世纪文睿

点击“阅读原文”感知科幻作品中的时代缩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