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小说排行榜_好看的特种兵小说_乐读电子书

义彩色的 2018-11-30 15:59:58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我们谁也想不到。你是我第一个女人,我会负责。”

 

李锋吸着事后烟,语气低沉又坚定。

 

他只想隐藏身份在秦城当个普通的司机,找到杀害他兄弟的凶手,从没想过和哪个女人产生交集。

 

他和沐沧澜的结合是个意外。

 

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即便他此刻很想抽身离开,也跨不过心里那道坎,即便他对沐沧澜没有一点感情。

 

“滚!”

 

沐沧澜把雪白纤细的胳膊伸进衬衣长袖,开始面无表情的系纽扣,白嫩细腻的肌肤还泛着潮红,脖子下有被人啃噬过的红印。

 

刚才两人都意乱情迷,初次po身的痛苦后就是那种能让人灵魂都颤栗起来的快感,情到深处都很疯狂。

 

那个男人背对着她,麦色的后背上有很多交错混乱的抓痕,一些还渗着鲜血,对方好像根本没感觉到痛。

 

除了很痛恨李锋外,更多的却是屈辱。

 

整整一个小时,她一直被他压在身下,很多次想翻过身占据主动,都被对方强行镇压。

 

作为沧澜集团的总裁,她的霸道和强势在秦城是出了名的,即便在这种事上,她也不允许自己处于弱势的地位。

 

说起来好笑,对沐沧澜来说,却是天经地义。

 

李锋一点不意外这个女人的回答,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女总裁,自己只是个汽车班的小司机,如果不是她的专职司机生病请假,临时征用他,两人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

 

“以你的身份,很容易找到我。如果你后悔了,可以找我。”

 

李锋不是矫情的人,二话不说拿起一边的衬衣套在身上就往外走。

 

我绝不会后悔!

 

沐沧澜表情至始至终没有变化,看都没看他一眼。

 

强忍着下身的疼痛,沐沧澜走出了自己的私人别墅。

 

“总裁。”

 

助理任雪赶紧迎过来。

 

沐沧澜深吸一口气,将昨晚的一幕甩出脑海。

 

“任莹,让人把别墅拆了,我搬去泉山公寓。”

 

“总裁,好好地,为什么要拆?”任雪张大嘴,说完就后悔了。

 

总裁想做什么事,哪轮到别人来怀疑,即便她和她曾经是校友,回国后又一直担任她的私人助理也不行。

 

在沐沧澜面前,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服从!

 

果然,沐沧澜冷冷看了她一眼,一声不吭钻进了专车。

 

“小张,给旗下的专业拆迁公司打电话,让他们把别墅拆了。”

 

沐沧澜的助理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任莹二话不说执行了命令,心里在抽搐。

 

这可是总裁住了两年的别墅,里面各种设施一应俱全,不算地皮,光别墅主体和里面的生活设施,就价值近千万,都是总裁用自己的钱买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裁说拆就拆了,毫不犹豫!

 

车队远去,沐沧澜至始至终没再看过别墅一眼,对她来说,这是屈辱之地。

 

沐沧澜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把那混蛋留下来,玩弄于鼓掌,甚至让他跪在自己面前唱征服!

 

“算了,人都走了,我如果再让那混蛋留下,他还以为我后悔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

 

沐沧澜暗暗想到。

 

三天后。

 

汤山高档商务会所,李锋穿着一身保安制服,有些懒散的站在门口。

 

这是他的新工作。

 

“李锋,打起精神,别一副家里死了人的样子!这会所里来往的人非富即贵,出了事你把你卖了都负不起责!”

 

保安队长正好巡视这里,朝他恶声恶气的说道,旁边的保安都有些幸灾乐祸。

 

没有别的原因,他从第一次看到这个叫李锋的家伙起,就看对方不顺眼。

 

他尤其不喜欢李锋那双眼睛,有时候被他看一眼,好像自己脑子里想什么,肚子里吃了什么,都被他看穿。

 

“是,队长。”

 

李锋稍微站直了些,声音还是懒洋洋的,他没把这种人的刁难放在心上。

 

一辆车突然在会所门口停下来,看到那熟悉的车牌,李锋眯了眯眼。

 

沐沧澜,她怎么会来这里?

 

一身办公套装的沐沧澜从车里下来,看到李锋也是一愣,脸色一下变得难看。

 

“那个,你后悔了?”

 

李锋尴尬的打了个招呼,他知道沐沧澜恨他,二十三年的干净身子,被一个没有一点感情的男人占有,只要是个正经女人,都会痛恨。

 

沐沧澜没有找人报复他,已经让他想不通。

 

保安队长还没走远,一听这话,和其他保安一起惊讶的看着李锋。

 

这个漂亮女人一看就非富即贵,李锋一个底层小保安,无钱无势,怎么可能认识她?

 

不对,这女人好像很痛恨他的样子。

 

有好戏看了!

 

“本来已经准备彻底忘了他,为什么他又要出现在我面前!为什么!”

 

沐沧澜看到李锋就气不打一处来,三天来刻意被压制的一幕幕潮水般涌来。

 

哒!哒!

 

鞋跟撞击地面的声音急促而凌厉,众人愣神之间,沐沧澜已经走到李锋面前,抬起巴掌就扇了下去!

 

李锋“啪”的一声抓住她手腕,眼神冷冽的直视她。

 

“我承认我对你有愧疚。但不代表,你可以得寸进尺。”

 

沐沧澜被李锋的目光盯得内心一颤。

 

错觉!

 

一定是错觉!

 

这个混蛋就是个再平庸不过的男人,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可怕直刺人心的目光。

 

“放开我。”沐沧澜深吸一口气,压下了愤怒。

 

她觉得自己很幼稚,要对付这个家伙,有一百种方法,随便哪一种,都能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会所的老板她认识,今天来就是跟对方谈一笔生意的,到时候随便一提,就能让这混蛋丢掉这份新工作。

 

她甚至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派人监视这混蛋,让他永远别想找到工作!

 

不得不说,得罪女人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得罪一个有权有势的女人,那就是一场噩梦。

 

李锋干净利落的放开了她,眼里的冰冷消散一空。

 

“还是太冲动,幸好这女人不是高手,否则就暴露了。”

 

“沐总,我是会所的经理……呃,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圆滚滚的胖子晃悠悠小跑出来,看到两人对峙的局面,愣住了。

 

一个是秦城大名鼎鼎的青年企业家、霸道女总裁,一个是社会底层的小保安,怎么会发生矛盾?

 

他脸色一寒,劈头盖脸就开始呵斥李锋:“你怎么回事,还不快向沐总道歉!沐总是我们老板的客人,得不到她的原谅你就永远别来上班了!”

 

沐沧澜有些得意的看着李锋,她想看看,在丢掉工作和尊严面前,他会做出什么选择。

 

李锋虽然只有二十四岁,却阅人无数,对她的想法了然于心。

 

“沐总,对不起,请原谅我。”

 

算了,就当为那晚的事情道歉吧。

 

沐沧澜却以为他是怕又丢了工作,心里除了得意,莫名其妙有些失望,果然没看错,这只是个平庸的男人而已,或许那天在床上他表现出来的镇压一切的强势,以及事后的担当,也只是假象。

 

沐沧澜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失去了为难对方的兴趣。

 

没再看李锋一眼,转身就就走进了会所。

 

……

 

“楚子寒,你怎么会在这里!陈总呢?”

 

一进门,沐沧澜就看到了坐在豪华包厢沙发上的的青年。

 

楚子寒,二十六岁,秦城有名的公子哥,也是她众多的狂热追求者之一。

 

对方的几次高调示爱都被沐沧澜断然拒绝,而且沐沧澜对他的映象很不好。

 

恶行累累、衣冠禽兽,用在楚子寒身上恐怕都是一种赞美,玩弄过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因他堕胎的跳楼的每年都能听到几起,这还是明面上的。

 

人渣!

 

沐沧澜转身就想走。

 

“沐总别急着走,陈总今天有事没来,让我替他和你谈一下那笔生意。”

 

“陈总没来,那就改天再谈。”

 

“陈总已经全权委托我和你谈判。谈好了,那三千万的单子不成问题。如果没谈好,就算陈总亲口答应……那也不行!”

 

楚子寒带着金丝眼镜,阴鸷张狂的眼神肆无忌惮在沐沧澜身上来回打量,仿佛看到了美味的食物一般,拿起高脚杯喝了一口酒。

 

“以前听人家说美人可以佐酒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沐总,三千万的单子,即便对我们楚家来说,也不是小数目,听说沐总的沧澜集团最近走到了困境,急需要周转资金,这笔生意一旦谈好,我可以让陈总先行付给全款,到时候,沐总的公司就能起死回生。所以沐总别感情用事。”

 

楚子寒说完就笑眯眯的看着她,仿佛笃定她会乖乖的坐下来。

 

“好,我们谈。不过楚子寒我警告你,谈生意就谈生意。我不是那些被你骗的小女生,收起你的花花肠子!”

 

沐沧澜犹豫一下坐了下来。

 

沧澜集团成立到现在短短两年时间,凭借沐沧澜强大的个人能力,从一个注册资本不过两千万的小公司,发展到了现在总资产近两亿的市级集团公司。

 

然而正因为发展太快,同时进行的项目太多,导致沧澜集团短期偿债能力太弱,净流动资金又跟不上,走入了现在的困境。

 

这笔三千万的订单,就是她盘活沧澜集团的关键,她必须要成功!

 

“沐总要不要喝一杯,这可是我珍藏好久的。”

 

楚子寒拿出一个高教玻璃杯倒了红酒推到她面前,沐沧澜看了眼红酒,嘴里嗤了一声,没动。

 

这女人戒心果然很强。

 

楚子寒一点没失望,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沐总,那我们开始吧。”

 

“好,这是沧澜集团作的项目企划方案。”

 

沐沧澜掏出一叠文件。

 

“沐总,计划方案对我来说只是一叠废纸,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

 

楚子寒看也不看企划方案。

 

“那你想要什么。”沐沧澜语气转冷。

 

楚子寒身体微微前倾,用一种势在必得的眼神看着她。

 

“我想要的,是沐总你。”

 

沐沧澜脸上所有表情消失不见。

 

“楚少,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我们还是谈生意吧。”沐沧澜平静说道。

 

楚子寒依旧咄咄逼人的看着她。

 

“沐总,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只要沐总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们整个楚家,都会成为沐总的助力。楚家在秦城的地位,沐总想必很清楚。”

 

沐沧澜当然清楚,楚家的楚氏集团垄断了秦城的物流运输行业,又在秦城经营多年,黑白两道都很有关系,远不是她的沧澜集团能比。

 

沧澜集团主要做贸易产业,而楚氏集团垄断了秦城的物流港口,可以说,就连沧澜集团的运输命脉,都被楚氏集团控制。

 

“废话不多说,沐总自己考虑清楚吧。”

 

楚子寒对沐沧澜势在必得,他太了解沐沧澜,这是个事业心极强的女人,为了沧澜集团,她能豁出一切。

 

一个天大的机会摆在面前,就不信她不答应。

 

“不用考虑了。我不答应!”

 

沐沧澜突然站了起来,楚子寒得意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眼神逐渐阴冷。

 

“沐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楚子寒突然捂住额头倒在沙发上,殷红鲜血混着红酒布满了整张脸,惊怒交加的看着沐沧澜。

 

“很抱歉楚少。我想把沧澜集团发展壮大,却不愿成为你楚家的傀儡附庸。你好自为之!”

 

沐沧澜随手扔掉爆开的红酒瓶,转身就走。

 

一出门,沐沧澜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涌出了眼泪。

 

没有人知道她为了沧澜集团,到底有多努力,努力到每天的睡眠连六个小时都保证不了,即便拼得身心俱疲,还要防范周围那些男人们觊觎的目光。

 

有的想得到她的身体,有的想得到沧澜集团,更多的,却是想两者兼得。

 

楚子寒就是第三种。

 

有时候她都快坚持不了了,但为了和家里的那个约定,为了能做主自己的命运,她再累再苦也要走下去。

 

抹了把眼泪,沐沧澜坚定的朝外面走去。

 

李锋看到沐沧澜进去没多久就走了出来,微红的眼眶一看就是才哭过,眼里却强装出那种睥睨一切的强势,心里微微一痛。

 

不管两人有没有感情,沐沧澜都是他的第一个女人,更何况,那晚的意外虽然是由沐沧澜造成,但是他也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他张嘴想问一下,沐沧澜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快速走下台阶,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臭女人!你敢拿酒瓶砸我!从来没人敢拿酒瓶砸我!既然你不识好歹,就别怪我用别的手段!”

 

包厢里,楚子寒任由服务人员给自己包扎额头,一边怒骂。

 

会所那个胖经理以及另两个楚子寒的保镖站在那里,他们是听到楚子寒的惨叫,才赶了过来。

 

“王超马杰,你们两个给我跟上那女人,想办法把她弄到我床上!”

 

楚子寒恶狠狠说道。

 

叫王超的保镖有些为难说道:“楚少,沐沧澜那女人跟以前的女人不同,她毕竟是一个集团老总……啪!”

 

楚子寒跳起来就给了他一巴掌,一脸狰狞怒吼:“总你麻痹!老总又怎么了!十个沧澜集团也比不了我们楚家!老子玩了她也就玩了,我们楚家的势力遍布秦城黑白两道,她敢把我怎么样!”

 

“是,楚少,我们这就去办!”

 

王超捂着脸敢怒不敢言,马杰对他使了个眼色,说完拉着王超就出了门。

 

“刚才那女人往哪个方向走了?”

 

两人冲到会所门口,王超去开车,马杰对保安队长问道。

 

“那边,那边,你们找她干嘛——”

 

在李锋面前盛气凌人的保安队长,在这两人面前却很恭敬,脸上堆笑指了个方向。

 

“给老子滚开!”

 

马杰不耐烦的一脚把他踢开,冲下去钻进了王超开出来的车里,扬长而去。

 

“沐沧澜前脚刚走,他们后脚就追了出来,而且一脸阴狠,怕是要对她不利。”

 

李锋眯眼看着两人的车远去,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跟上去看看。

 

他的女人,不能让别人欺负!

 

转身走到保安队长面前。

 

“队长,我想请个假。”

 

保安队长刚被人踢了正不爽,闻言把火气撒到李锋身上:“请什么请,你是来上班还是来请假的,你要不想干就他妈趁早滚蛋。老子这里不养你这种光吃不干的废物!”

 

李锋目光一寒,原本显得很普通的他,一下就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杀气纵横。

 

保安队长被他看得浑身一颤。

 

怎么回事,这小子怎么变得这么可怕?

 

轰!

 

李锋一拳砸在墙壁上,裂纹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他拳头向四周蔓延开来!

 

保安队长惊骇的张大嘴,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

 

“准假吗?”

 

“准!我准!您随时可以请假!”

 

……

 

情缘酒吧外的路边,一个青年懒散的靠在路灯下。

 

青年手里捏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放在鼻端闻着淡淡的烟草味,路过的一些年轻男女面露不屑,暗骂又是个喜欢装逼的。

 

青年正是追着王超马杰来到这里的李锋,他不是装逼,其实以前他的烟瘾很大,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让他刻苦铭心的事,李锋从此后就戒了烟,不过他还是习惯揣包烟在兜里,经常拿出来闻闻味。

 

上次抽烟,已经是三天前和沐沧澜的事后烟,那个时候,他实在很需要烟雾来消解内心的烦闷。

 

酒吧门口进进出出全是各种各样的人,染了头发张扬肆意的男人、穿着清凉露着细腰的女人,激烈的重金属音乐肆意钻进路人的耳朵……

 

“那女人竟然会来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见王超马杰匆匆跑进了酒吧,李锋把烟夹在耳朵上,大步走了进去。

 

酒吧里一片喧嚣,烟味酒味各种味道混杂,让李锋厌恶的皱了皱眉。

 

“嗷!绝色美女啊!这美女也太狂野了!”

 

舞台被疯狂的顾客们堵得水泄不通,舞台中央,一个穿着办公套装的绝色美女,在癫狂的摇曳着身姿,对周围人们的尖叫和觊觎目光视若无睹。

 

整个酒吧的气氛都被她带动,李锋被挤在人群外,抱着胳膊,默默看着那个癫狂忘我的女人——沐沧澜。

 

王超和马杰一进酒吧就消失在了拥挤的人潮中,李锋一直没发现他们,他只需要盯着沐沧澜就行,那两个人如果要对她不利,一定会自己找上去。

 

一直跳了几首劲爆的舞,汗水已经将沐沧澜的一头秀发打湿,修长雪白的脖子因为汗水越发光彩夺目,引得周围尖叫连连。

 

她这样的美女确实很罕见,特别是这种比较低端的酒吧。

 

沐沧澜跳累了,走下舞台,冷淡拒绝了几个猎艳者的邀请,自己在一个卡坐上坐下来,招来了服务员。

 

“姓沐的女人在那里,她自己作死点了酒水,她难道不知道,这酒吧的老板,也是楚少的人吗?嘿嘿……这下不用太麻烦了,我们也能回去交差。”

 

王超和马杰趴在二楼的栏杆上,见沐沧澜主动点了酒水,便招来了酒吧的老板,一个混出了点小名气的混混头子。

 

“阿彪,给那女人下点yao。”

 

阿彪顿时一脸为难:“超哥杰哥,这往客人酒水里下药犯忌讳啊,要是传出去,我这酒吧也不用开了。”

 

“哼,你阿彪的良心早就被狗吃了,在我们面前还装模作样。告诉你,这是楚少看上的女人——”

 

“好,我马上让人去办!”

 

阿彪没等他把话说完,转身就把刚才给沐沧澜点酒的那个服务生叫了过来,说了几句,从另一个手下手里接过一枚红色的胶囊。

 

服务生默默的把胶囊放进手里。

 

“行啊阿彪,下药的手段都比以前先进了,改用胶囊了。”马杰有些不屑的说道。

 

阿彪一点没有不好意思,阴阴一笑:“杰哥,这胶囊里装的是烈性伏特加,酒精浓度高达96%,不管酒量多高的女人,给她喂一颗,就能让她立即醉倒。这种胶囊还有个名字,叫捡尸神器,最早是东瀛那边的,后来又传到了宝岛。”

 

“行了,别废话了……咦,那女人已经喝下去了!”

 

王超和马杰马上看向沐沧澜,发现她已经喝下了服务员送上去的那杯酒。

 

沐沧澜是个自制力很强的女人,她虽然因为心情不好,想来酒吧里发泄放纵一下,但一直保持着警惕。

 

一杯酒下去,她立即察觉到了不对劲。

 

四肢渐渐发软,头脑昏昏沉沉,眼前的一切都变得虚幻。



    / 未完待续 /    

酒里有问题,沐沧澜是不是中了招要被“怎么”了?

▼戳【阅读原文】查看高潮后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