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微小说 | 无限宇宙

蝌蚪五线谱 2018-09-24 14:39:26

这是〖科幻微小说〗推送的48篇文章


 

(一)


4867号宇宙。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椅子上,面带微笑地看着在机器前忙碌的年轻人。

“小郑,还是没有成功吗?”老人轻声问了一句。

“就差一点。夸克级别的碰撞本来就很困难,而且还要在确定的监测下进行。哎,老师你不知道我刚才差一点就能成功了!”年轻人一头大汗边说边不断切换着五颜六色的按钮。

“不用着急。”林老师笑了笑,“这是目前已知宇宙最微观的粒子撞击,一旦成功,会发生什么事情,还说不定呢!”

粒子加速器仍在运作……

 

4868号宇宙。

农场边,老屋旁,吴大山一脸幸福地躺在摇椅上。

今年收成不错,儿子毕业做科研去了。老伴和小女儿在家帮着做些农活,也赚了不少钱。

吴大山盘算着,钱也攒了不少了,女儿嫁妆也算备齐了。老刘头家那小子每天都要往自己家跑,说是来帮忙,其实呢,嘿嘿,吴大山傻笑了一下,年轻人那点小心思,能瞒得过谁。不过嘛,看着那小子还算顺眼,女儿也挺满意。哎,找个机会摆摆酒,跟那个爱较真的老刘头把这事儿定下来。

 

4869号宇宙。

李勤只有两个感觉:耳鸣、头晕。炮声持续了好几个时辰,阵地已经快被炸平了。在战壕里坚守的战友越来越少。

要是有机会给老婆打个电话就好了,女儿今年3岁。

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嗯,自己的听力不太灵敏了。李勤连忙收起了回忆,把头慢慢探出了战壕,一片敌人悄悄往阵地上摸来。

李勤赶紧缩回了战壕,让身边的小赵,快去把敌人进攻的消息告诉其他人。

马上又要是一场恶战了!

 

(二)


4867号宇宙。

“成功了?”小郑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仔细看了一眼机器,确实数据显示刚才夸克级别的碰撞产生了,但是被碰撞的粒子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反应,也没有更微观的粒子产生。

林老师走到了小郑身边:“别着急,微观粒子的碰撞,不一定能产生我们预期的效果,嗯,先看看数据,碰撞速度是多少?”

“无限接近光速。”

“撞击后,有异常反应吗?”林老奇怪地说。

“完全没有,哦不对,撞击粒子消失了,连同能量一起。”

“连同能量?”林老迷惑了。

小郑也陷入了沉思。

 

4868号宇宙。

吴大山在睡梦中,感到了一束光照在了自己身上。

他迷茫中睁开了眼睛。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他看到了一片巨大的森林。不对,那不是自己农场里被收获的玉米茬吗?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在慢慢变小?

没错,而且还在不断地变小中。

吴大山慌了,开始高声呼喊,但是声音却小的可怜。

随着吴大山不断变小,藤条编织的摇椅下开始出现了巨大无比的孔洞,吴大山控制好自己的脚步,站在了一处还算平坦的藤条上,防止滑落到孔洞中。

但是吴大山仍然在不断地变小,他发现自己的视力已经看不清远方的庄稼了,就连摇椅的边缘,也开始逐渐模糊起来……

 

4869号宇宙。

营长率先开枪。

一声清响划破天空。

密密麻麻的子弹瞬间倾泻下去,想冲上阵地的敌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连续6小时的不间断炮击,仍然没有打垮阵地上的守军斗志。

硬着头皮边找掩体前进边射击的敌军,一边抱怨友军炮击的不给力,一边咬着牙向上挪动脚步。

李勤连续打光了两梭子弹,但是这无法阻止敌人的前进。至少七倍于已的兵力压制,让李勤心中感到了无助。

贮存的弹药快不够了。

妈巴羔子,劳资弄死你们一群瘪三。

一股熊熊怒火在李勤胸口点燃。

 

(三)


4867号宇宙。

“喂,是洪院长吗?对对对,我是老林。”林老师的语气充满了颤抖和不自信。“院长啊,我跟你说个大事儿,刚才我和小郑,对,我学生,我们在测试夸克级碰撞的时候,你猜怎么着啊,我们成功产生了一次可监控的撞击,然后发现,然后发现,嗯,我们发现撞击的粒子,携带能量消失了。

“哎呀,院长,我怎么会跟你瞎说呢,我你还不清楚吗?不确定的事,我敢说吗?对对,我这不是在跟你商量呢吗?要不你快点来我这里?”

挂下电话的林老师,眼中仍然是迷茫。

“奇怪啊,能量哪里去了?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的啊,宇宙能量守恒的啊,一定是转化成了一种尚未被检测出来的物质,对,不然没有道理啊……”林老师自言自语。

一边的小郑,早就傻了眼,“刚才怎么了?能量消失了?定律上不是这么说的啊……”

电话的另外一头,一个胖乎乎的老头,放下了电话,直接对身边的助手喊了一句:“带我去国家物理研究室,现在就去,要快。嗯,必要时可以闯红灯。”

 

4868号宇宙。

吴大山不再大喊了。

他的视线已经无法超越摇椅了,他本来选了一块略带弯曲的藤条上站立,随着自己身体的变小,他发现藤条开始变得直了,自己像是重新站在了一个平面上。

接着平平的藤条上,又出现了极其细微的小洞。

小洞慢慢变大,吴大山知道,这是藤条的纹理缝隙。

很快,吴大山的视线已经无法超越自己那块小藤条了。

他看到了藤条的组成,是由一个个很小的粒子相互链接组成的,像是锁链。

分子慢慢变大,吴大山根本没法站立,不过微小化的他,已经渐渐对重力产生了免疫,吴大山猛地跳到了一个分子上。

分子继续变大。吴大山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吸力。

吴大山发现自己好像被吸到了分子上。

接着,吴大山继续变小,他看到了分子的组成,原子……

 

4869号宇宙。

第三波白刃战被守住了。

李勤已经忘记了美丽的老婆,可爱的女儿,他脑子里全是“CNM,给劳资去死,有本事你再上来一次打不爆你头劳资跟你姓”的思想。一双充血的眼睛如同饿狼一般。

而连续三次没攻上来的敌军也已经被打出了脾气。

“八格牙路的!你再给我守。”敌军士兵心里个个在喷火“给我等着啊,等我们上去了,投降想都别想,活下来一个算你们赢。”

 

(四)


4867号宇宙。

洪院长亲自来到了国家物理实验室,林老师连忙出去迎接,一路上洪院长一语不发,到了实验室,调出了仪器数据,逐个观察。

一旁的林老师和小郑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没道理啊,仪器没坏啊,能量哪里去了?”洪院长自言自语。

……

在自言自语无数遍之后。洪院长终于支撑不住了,捂着头坐了下来。

前所未有的迷惑,让博学的洪院长感到困惑,这样的能量流失,到底会给世界带来什么影响呢?

就在这时,天空闪过了一道亮光。

毫无征兆,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意识同时消失,整个世界在一瞬间不复存在!

 

4868号宇宙。

吴大山心境发生了很大变化。

他看到了原子,看到了原子核,以及围绕原子核旋转的电子,看到了电子,看到了中子和质子,对,那更小的,就是传说中的夸克了吗?

这些即使在实验室都很难观测到的微观世界,突然就这么呈现在了吴大山的面前。

他既激动,又紧张。

所谓的地球,早就不知道在哪里了,吴大山连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他一点点都感觉不到重力,但是他也没法自由的移动,他目前被前方的一个较大粒子所吸引着,无法摆脱,这个粒子,吴大山也不知道该称之为什么,但随着自己的变小,吴大山站在这个粒子上,就像站在地球上一样。

 

吴大山还在继续变小,这个“地球”上也出现了无数千疮百孔,吴大山几乎无法想象这个粒子里面会是什么东西。

他没有犹豫,在疮孔的大小变得足够自己身体进入后,他对准疮孔,跳了下去。

眼前一片黑暗。

他看到了无数的更小的粒子。这些粒子又在不断的变小,每个粒子中,又有无数的粒子。

吴大山被粒子中的粒子不断“吸引着”移动,终于,有一个蓝色的粒子将自己吸附了过去。

本来比自己小得多的粒子,很快就变得和自己差不多大,当吴大山快接触到粒子时,这颗粒子已经比自己大了无穷倍。

好像到头了。

吴大山突然发现自己变小的速度慢了下来。

这时,粒子对吴大山的吸力猛然增大。

吴大山掉了下来。

这里是哪里?到了微观尽头了?

不对啊,这里好像是……另一个世界?难道这个世界就存在于自己原来的世界中的一颗粒子里面?

极致的微观世界里,存在着另一个宏观世界?

不容他多想,巨大的爆炸声在吴大山耳边响起。

农场边,老屋旁,吴大山原来所在的世界里,从老屋内走出一个年轻的女子,嘴里不断喊着爸爸。

可就在她走出门,看到父亲常坐的摇椅空无一人时,天边闪过了一道亮光。

毫无征兆,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意识同时消失,整个世界在一瞬间不复存在!

 

4869号宇宙。

李勤已经麻木了。

营长死了,战友也都阵亡了。自己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守住的。总之,第四波进攻也被打退了。

李勤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可就在他静候下一波进攻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一个人从天而降。

爬起来了一个大腹便便的大叔。

大叔也在茫然地看着他。

爆炸响起。又一波进攻开始。

这一次异常顺利,敌军终于攻占了这个小山头。

无人幸免。

就在敌人攻上山头的时候,天边似乎闪过了一道耀眼的光。

毫无征兆,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意识同时消失,整个世界在一瞬间不复存在!

 

(尾)


科技研发部负二十一楼。

一个中年人慌慌张张地拉住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士。

“杨董,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情,这么慌张?”姓杨的男士很反感的问。

“刚才,刚才生命培育室出故障了。”

“故障?”杨先生眉间闪过一丝紧张。

“是的,就在刚才,七十四号生命实验房,第三十一号培养箱,第七培养罐里的4867,4868,4869三个生命培养皿,出现了能量交互。”

“胡说!不可能”杨先生一面大声呵斥,一边加快了脚步向七十四号生命实验房走去。“所有的生命培养皿通过膜技术进行了平行处理,相互之间绝无任何联系关系,怎么可能出现能量交互!”

“杨先生不要着急,这次能量交互可能也只是偶尔出现的。”中年人满头大汗的说。

“偶尔?你知不知道能量交互会带来什么后果?我们是根据一个皿内所可能包含最大生命供给能量的,一旦交互,能量就可能外溢!”杨先生疾言厉色地说。

“是是是,杨先生,您看看,这就是出了问题的三个培养皿!”

杨先生静静地看了三个培养皿1分钟。

“这三个培养皿,全部销毁!”声音不容置疑。

“啊?杨先生,这次能量交互虽然有点儿意外,但是已经被控制住了,进行了能量流失的生命体已经被消灭,我们……”

“我再说最后一遍,这三个培养皿,立刻!全部销毁!”杨先生掉头就走,不再回头。

“好吧,好吧!反正烧的是公司的钱。”中年人嘀咕了一句。随手把这三个生命培养皿从培养罐中抽出,丢到了焚化液中。

跐溜一声,培养皿一下就化为了一团白烟,袅袅飞升。


版权声明

蝌蚪五线谱原创文章如欲转载请联系授权,盗转必究。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带你领略科普的世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