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仰望星空,感谢你就在那里

可乐喝可乐 2018-10-08 15:05:15

霍金离开了。


有人说,有必要这么矫情吗?满屏悼念的那些人,恐怕物理都没及格过吧。

没错,我本不打算矫情了。白天一边给老二喂奶,一边给老大的幼儿园老师发微信,手边的书是《婴幼儿睡眠全书》,手机里的笔记是老二一天吃喝拉撒的时间记录,目前最大的梦想是培养一个能自主入睡的天使娃,还有去重庆吃火锅。

但是,在半夜起床喂娃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开启了感性模式,一溃到底。

五岁那年,妈妈答应我从学校图书馆借一套葫芦娃,可我最后拿到手的却是一本《小灵通漫游未来》。葫芦娃没有了,先看这个吧。没想到,这本书却成了我人生阅读习惯和思维模式最大的扰动项,科幻成为了我最爱的书籍类别,没有之一。

小时候最爱的礼物就是书。有一年爸爸的朋友送我了厚厚的一本《世界科幻小说大全》,我已经想不起那人的样子,想来他应该也是一个科幻迷吧,居然没有送《十万个为什么》或者《小学生作文大全》?!正是这些偶然的因素一点点串联开来,才成为了后来的那个我。自此,我认识了阿西莫夫,凡尔纳,特德蒋,海因莱因,王晋康,刘慈欣,何夕这些名字都成为了青春的印记。而刘慈欣在二十多年后的大火,的确是个小小的惊喜。

在知乎上搜@科幻,第一个问题很有意思,
为什么在科幻圈子里某些提到三体的言论会被极度厌恶?

下面有一个回答:
三体火了之后,出版商决定趁热打铁,加印大刘其他小说。
结果尴尬的情形出现了:除了三体之外,大刘其他所有小说的销量纹丝不动。出版商和大刘自己都表示这个现象简直不可理喻。
可见很多所谓的三体读者,根本就不是来看科幻的。

我并不觉得在科幻小说中只看三体有什么不对,毕竟每个人的兴趣领域完全不同,但会觉得可惜:尽管大刘火的一塌糊涂,可科幻的土壤依然如此贫瘠。无论从设定、思想还是技术层面,三体都不是最好的,那么多好的科幻作品,仍然得不到大众的关注,翻来覆去总是那几个梗,太遗憾。

喜欢看科幻的人,通常没有对科普不感兴趣的。科幻与玄幻魔幻最大的区别,就在于科幻的设定在科学范畴之内,又有一点点超前,而这样的概念一定出自理论物理的范畴。对于一个不可能搞得懂相对论的普通人,科普书籍就是一条捷径。

没错,这才是霍金于我来说最大的影响和意义。

还记得在中学门口的小书店里买下《时间简史》的小激动,在那个互联网都不普及的年代,找到一本书心仪的书不啻于谈到一场完美的恋爱。当时随着《时间简史》一起出版了一套物理天文科普,叫第一推动丛书。穷学生没法全部买下来,但基本都在书店蹭看过。《宇宙的琴弦》、《上帝与新物理学》、《时间之箭》仅仅是回忆书名,就能让我起一身鸡皮疙瘩那是我对科学之美的初体验,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理性与感性的完美结合,第一次感受到人类的渺小和宇宙的无限,第一次感受到生而为人的绝望,第一次挣扎着寻求人生的意义。可以说,霍金影响了我的三观,改变的可能是我整个人生的路径。

这些改变,默默的潜伏在我的身体里面。也许,如果没有霍金,没有这些伟大的科幻作家,我的人生在外人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同,仍然是按部就班,读大学,读研,做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结婚,生娃,生两娃,未完待续。

可是,只有我知道,只有我知道,他们赐予我的这份探索世界的好奇心,于我是多么强大的力量,强到可以对抗这个世界的黑暗与琐碎,强到给了我生活的理由与希望。

感谢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