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璇》温芷璇 裴亦儒 txt下载已完结在线阅读

阿梦书屋 2018-12-05 12:31:46

第1章 噩梦

  “砰!”

 

  沉沉的夜色中传来一声巨响,偌大的别墅二楼发出一声尖叫!

  “闭嘴!你是想让所有人都来围观吗?你就这么不要脸吗?”

  “什么?我……”

  粗暴的男人加大手上的力道,将身下的女人压在床上满脸戾气的恨声道:“你不是喜欢告状吗?你不是给爷爷说我没有碰你吗?好呀!我现在就好好的……上你!”

  “放开我!我没有……我没有……”

  “嘶……”

   扯烂的睡衣夹杂着暴虐的喘气声让女人的哭喊从尖声到沙哑,再到无声无息,可身上的疼痛的却是刻骨铭心,一场又一场没有感情的摩擦正在耻辱的进行。

  打湿在枕头上的泪水成了永远的冰凉噩梦。

  一夜暴力留下的只是红白交错的狼藉和一颗满是疮痍的心。

  “铃铃铃……”

  震动的闹铃伴随着惊骇的喘气声响起,床上的女人翻个身按下吵闹的铃声,却是将目光定定的落在那盏开了整夜的台灯上。

  随着灯光的熄灭,窗外流泻进来的阳光照亮了整间卧室,华丽的装饰下唯有如水的冰凉。

  又是一个不眠夜过去了,温芷璇坐在书桌前望着报纸上的头条不由得抚着小腹,若非是手里紧攥的化验单,她会以为刚才的噩梦只不过是一场梦了。

  “裴少跟当红女明星陌楚歌风流数夜!”

  这样的新闻温芷璇早已见惯,可笑的是她唯有看着这些绯闻头条才能知道自己的丈夫裴亦儒身在何方?

  回想起一个月前的那个夜晚,温芷璇不敢相信自己在已经走向绝路的尽头时,上天又给了自己另一个隐忍下去的机会。

  “怀孕四周。”

  化验单上清清楚楚的字迹看的温芷璇止不住的浑身发抖,她一直在等裴亦儒回来将这个消息亲口告诉他,可等到的却是一次又一次,不同的桃色新闻。

  “先生回来了?”

  楼下骤然响起的声音,让温芷璇猛然回神,再起身之际,正好看见门口的一道身影毫不停留的往旁边的衣柜间走去。

  “这些……这些,还有那些都搬到酒店去。”

  “是,先生。”

  扶着房门不自觉的将手指抓紧,温芷璇知道这些话是什么意思,难道?

  “你是要住在酒店不回来了吗?”

  这种自降身份的话,她原本是不该说出口的,可是一想到那已经集成册的绯闻,便忍不住脱口而出,但……

  毫不意外的嘲讽却是将自己的愚蠢血淋淋的剥开。

  “呵!”

  短促的冷笑随着冰冷的目光一闪而过,周围的气氛顿时凝结成冰。

  “太太早!”

  几个正在搬东西的男佣低头打声招呼立刻捧着衣服下楼,这才扣着袖口款步上前的裴亦儒斜睨一眼门边望着自己的女人,勾着薄唇讽刺道……

  “那是我们裴家的酒店,我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怎么,这一次你又要去给爷爷告状了?”

  “我……





第2章 忍辱

  很想说自己从来没有在老爷子面前说过他半句不是的温芷璇却硬生生的顿住后话,而这却在裴亦儒的眼底成了默认。

  “不过你想告状就去告吧,毕竟爷爷说了只要能抱上重孙子就行,至于这重孙子的母亲是谁嘛……”

  刚还对上一句话暗暗腾起一丝欣喜的温芷璇就被下一句打回地狱深渊,愣是看着裴亦儒那肩宽腰窄大长腿般的背影在自己酸涩的泪水中远去,剩下的只有无情的嬉笑声……

  “我一会儿回去接你,不会让你迟到的,放心吧!”

  “正在享受美味的早餐,我北城太子爷家里的厨师可不是瞎吹得,要不要给你带点?”

  站在楼梯上的温芷璇望着客厅里一边打电话,一边吃早餐的裴亦儒,手指握着栏杆的她小心的抚着腹部喘息……

  就连自己的孩子也听着他父亲跟其它女人调情而不舒服,更何况是自己?

  “太太,先生说……”

  “我知道……你照做吧。”

  强撑着不适回到房间,温芷璇背对着前来汇报的管家摆手,整间别墅都知道关于裴亦儒的一切都是自己亲手打理的,只是鲜少回来的他从不曾注意。

  “先生这就要走了吗?”

  “嗯,车备好了没?”

  “已经准备好了,还有……先生要的点心。”

  “放到车上给司机去,我可没习惯给女人拎东西。”

  “是,先生。”

  楼下的说话声随着门外的车声远离,房中的温芷璇一手摸着眼角的冰凉,一手摸着小腹盯着眼前的照片,一张张都是裴亦儒跟其它不同女人的照片。

  她不知道将来自己的孩子会不会也是从照片上看见自己的父亲?

  “咚咚咚……太太,有您的包裹。”

  门口响起的女佣声,打断温芷璇的深思,立刻抹去脸上痕迹的她起身开门:“谢谢!”

  打开里面那本自己花心思从国外买回来的胎教书,温芷璇那心中的失意才算是一点点消散……

  “请放在里面!”

  楼下再次传来的说话声让她忍不住皱眉,扶着楼梯往外走去道:“管家,这是什么?”

  “太太早!这些是先生让人从酒店里送回来的衣服,说是外面的人洗的不干净。”

  “哦……给我吧。”

  说着,温芷璇一脸习以为常的伸手接过,却是在整理之际发现西装口袋里的一张门卡。

  “摩尔拉大酒店2202号”

  望着门卡上的字样,温芷璇立刻想到那条新闻上报道的内容,简直是如出一辙。

  “先生现在还在酒店吗?”

  “这……”

  突然出声询问的温芷璇让管家一脸为难的低头:“还在。”

  手中下意识攥紧房卡,就像是什么东西揪住了自己的心脏……

  温芷璇默然的扶着楼梯回房,却是在目光落上那本满是绯闻头条的剪纸合集册后做出一个忍辱的决定。

  伸手将书桌上的胎教书放在剪集册上,仿佛这样就能掩盖住什么?

  窗外射来的阳光正好将书册封面上的婴儿照的泛起了星星点点,也让温芷璇在心中腾起一丝丝希望。






第3章 疼痛

  “太太要出门吗?”

  “对!送我去摩尔拉酒店,我去给先生送衣服!”

  管家看着温芷璇臂弯上的西装,咽着后话准备车子。

  二十分钟后,温芷璇已经握紧手中的房卡站在门外,紧张的她一手抚着小腹,一手颤抖的摸着口袋里的化验单,终是将门卡插入……

  “咔!”

  一声门响,温芷璇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偌大的总统套房里依稀响起了沥沥水声,还有隐约夹杂的说话声?

  “裴少您家好痛呀,你轻一点嘛!”

  “轻点?你明明是喜欢我重一点的。”

  “……裴少!你坏死了!”

  “我要不要再坏一点呢?”

  “哎呀你……啊!”

  卧房里雪白的软床上突然有个裹着被子的女人对自己尖声大叫,温芷璇手上的西装顿时落在脚下,脸色苍白,嘴角发抖,脑中轰然崩塌的她竟是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谁叫你来的?还不滚出去。”

  半裸上身的男人皱眉扭头冲着自己冷斥一声,满脸不屑的神情仿佛在看一件垃圾。

  “我……”

  垂在身侧口袋外的手指渐渐握紧,拼命压抑自己心情的温芷璇咽下翻涌出来的酸涩扶着墙壁夺门而出,满脑子慌乱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不停地回想自己刚才看见的一幕……

  男人,女人,裸身,上床!

  “裴少你还不去追?”

  “追?一个过气的省长千金也值得我去追?还不赶紧把你的脚伸出来,要是敢把我的床单弄脏看我怎么收拾你!”

  只见男人的手中正拿着酒精瓶和棉签给躺在床上的女人涂抹脚上的伤口,却是一双剑眉紧皱的偷瞄着落在门口的西装上?

  强撑着眩晕出来的温芷璇茫然又混乱,连门口等待的车子都忘了的她只是如同幽灵般的在马路上游荡,更是一脸泪水的抚着自己的小腹喃喃自语……

“不会的,不是这样的……”

  瞪着含泪的双眼,温芷璇不知道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孩子听?

  迷茫中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起,温芷璇下意识的去想会不会是裴亦儒打来的,却在拿出来的那一刻狠狠自嘲,三年了,他何曾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怕是连电话号码都不知道吧。

  “阿璇,你怀孕的事情有没有给裴亦儒说呀?怎么今早上的报纸上还是他的绯闻头条,他这是要干什么?包yǎng女明星吗?简直是……”

  电话那头传来闺蜜蓝芯那一句句气急败坏的声音,让温芷璇不禁停下脚步,这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看见的女人可不就是报纸上的那张脸?

  原来再多的报道都不如亲眼一见。

  “嘀嘀嘀!”

  “砰!”

  就在她想擦一擦眼角泪水坚强的面对自己一个月都不肯露面的丈夫却跟别的女人在酒店上床的事实时,却发现……

  她已经倒在了冰凉的地上,满身都是撕裂般的疼痛!






第4章 流血不止

  “有人撞倒了!快叫救护车!”

  肇事司机惊骇的打着电话,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而落在地上摔坏的电话里还能依稀听见急声喊叫:“阿璇?阿璇?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当周围的一切都仿佛是隔着很远的距离传来时,温芷璇只想努力的睁大泪湿的双眼再看一眼这个世界:“孩子……我的孩子……”

  “病人休克!立刻送往医院!”

  “她好像怀孕了!”

  “快点通知家属!”

  前来的救护车和人群的嘈杂声聚集在酒店门口,被裴亦儒揽在怀里着出来的美女明星陌楚歌好奇的问道:“好像发生车祸了呢!”

  “真是晦气,要死就死远一点。”

  面容冷酷的裴亦儒连头也不回的坐上法拉利带着身边的女明星疾驰而过……

  殊不知当被抬上救护车的那一瞬间,温芷璇却是用含泪的目光穿过人群死死地盯着他,却也硬生生的闭上眼。

  “嘀嗡……嘀嗡……”

  拉响警报的救护车被前面的法拉利挡住,司机不得不加大警报的声响,坐在驾驶位上的裴亦儒不耐烦的扫一眼后视镜,刚想握着方向盘改道就被肩上靠近的娇声打断……

  “裴少,人家要赶着去机场呢,可千万别让法拉利失了水准哦!”

  面无表情的裴亦儒斜眼一扫,脚下却是踩着油门对身后的急救信号充耳不闻。

  “麻烦您开快一点!病人需要抢救!”

  救护车上的医生正手忙脚乱的给温芷璇救治,却在她已经进入深度昏迷后急声开口。

  “前面的豪车挡着道,我也没办法!”

  昏沉中温芷璇除了感到浑身冰凉外,隐约间还能看见一个孩童般模糊的影子,当她试图再去仔细分辨时,却只能被更大的疼痛折磨……

  “病人怀孕四周,发生车祸,正流血不止!”

  “怎么这么晚才送来?她的血都要流光了!快点进手术室!”

  一股冰凉的药水流入自己的体内,让温芷璇在轻微的意识下听到了另一道命运的安排,除了痛不欲生外那刻骨的恨意更是从未有过。

  没有人能剥夺一个母亲对未出世孩子的希望,哪怕那个人是孩子的父亲,是她的丈夫。

  “滴……滴……滴……”

  从璀璨阳光到夜幕降临,这一整日的空白让温芷璇孤身徘徊在鬼门关,当吊瓶的点滴声伴随着机器的监测声响起时,她含着痛恨的眼泪再次睁眼,尽管她根本不想再睁眼了。

  “真可怜……手术做完都没有家人来!”

  “可不是嘛,也不知道有没有钱交手术费?看起来很年轻呢!”

  “应该不会,我给她换衣服的时候看见她那件外套可是名牌,不过已经沾满了她孩子的血,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穿了吧。”

  两个检查完的护士离开病房,床上的温芷璇这才松开咬着嘴角嫩肉的微微喘气,身上流血割肉的痛楚都比不上她眼前的事实。

  缓缓的抬着麻木的双腿,摸着已经失去了一条小生命的腹部,大滴大滴的热泪沾湿了充满消毒水味道的被单。





第5章 痴心等待的爱情

  温芷璇不禁回想起一个月前自己给裴亦儒的爷爷祝寿时,那位老人家对自己说的话,如今想来句句都是刺耳的绝望。

  “阿璇,我们裴家可是等着你传宗接代呢,我老爷子年纪大了,再没什么想要的,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给我老头子生个大胖重孙子,也算是不负我对你父亲临终前的保证啊……”

  老人的话犹言在耳,可谁能体会到温芷璇这从伤心绝望到痛不欲生的过程,这样的过程一生中经历一次就够了……

  更何况自己出门前裴亦儒说得那些话更加让温芷璇觉得这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独自在勉强,在硬撑,本就是政治联姻的两人,唯有自己当了真,动了心,却也失去了一条生命。

  “对不起爷爷,对不起爸爸,我知道自己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坚强,我也知道自己这辈子已经爱错了人,可是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无声无息的泪水就那样流着,直到她的眼眸中再流不出一滴。

  她知道自己跟裴亦儒再也不会有任何关系了,她不想让自己死去的孩子有一个这样无情的爸爸,她也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跟裴亦儒再有孩子,正如他这辈子都不会爱上自己一样。

  “蹬蹬蹬……”

  医院走廊的灯光散发着阵阵孤独,刚做完一整天手术出来的蓝芯就听医院里的人说温芷璇出了车祸导致流产,满身大汗的她从楼下跑上来,一想到温芷璇的处境更是满心焦急……

  但在望着空荡荡的病床后,蓝芯狐疑中带着丝丝惊恐的问着跟来的小护士:“这床上的病人呢?”

  “我……我不知道啊,蓝医生……”

  “快去找啊!”

  护士们混乱的夺门而出,唯有病床旁的柜子上留下的那枚钻戒发出冰冷的嘲笑,却也让猛然顿步的蓝芯想到了什么……

  “天啊!阿璇你千万别干傻事呀!”

  一边掏出电话抖着手指按下一串号码,一边大声的急躁道:“寒冰凝你快点来医院,阿璇出事了!”

  电话那头的男人心脏猛然一抽,不由分说的踩着保时捷狂奔,更是满脸紧张的在心里祷告:“阿璇……阿璇……”

  此时,医院里无人走过的楼梯上,正有一道血痕在蔓延。

  “呼……呼……”

  跪在墙角的温芷璇抱着自己怀中的衣服正在一层一层的往楼梯上爬,不管是她怀里衣服上的血迹,还是她身上尚未痊愈的血迹,都成了生命流逝的证据。

  “爸爸,妈妈,孩子……请等等我……”

  抓着天台上的栏杆,顺着腿脚一路流血的温芷璇迎着冰凉的晚风目无焦距的望着眼前的夜色。

  血,和泪,埋没了她痴心等待的爱情。

  “天啊!快看!”

  指着楼梯口一路上延的血迹,医院里的人们尖叫着望着那道从窗口落下的身影……

  “砰!”

  不意外的响声回荡在暗黑的夜色中。

  不甘瞑目的眼睛瞪大得望着头顶的夜空,直到嗓子眼喘气的声音渐渐微弱,直到带着最后恨意的鲜血汩汩流淌……

  冲到医院门口的寒冰凝和跑到天台上的蓝芯都眼睁睁的看着温芷璇离开、再坠落的身影,仿佛世界都沉寂了。

  “不!阿璇!”

  “阿璇你醒醒!你怎么这么傻!”

  “……”

  世界上最后一点声音消失,就像裴亦儒从温芷璇的世界里消失一样,干净的像裴亦儒身上的雪白衬衫,不沾染一丝尘土,更不再走一丝感情。

  ……




【未完待续,阅读全文请添加微信 wo33038424】

 热门小说 尽在A彩红姑娘

 识别下方二维码,可秒加微信客服好友   ↓ ↓ ↓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