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领军作品‖长篇小说《藤萝疯长》片段:山清水秀逍遥地

东方领军 2018-09-23 16:58:47

我手写我心,我口歌我韵

东方领军的文学领地


因为悲天悯人,所以乐天爱人


东方领军作品


长篇小说《藤萝疯长》片段

山清水秀逍遥地




2


叶眉急促地抬起了头,直视着他的眼睛说,你……你不喜欢我吗?


杜春亭点了点头,说,喜欢。可是你不属于我,我在报复心理的驱使下冒犯了你,已经是我的罪过了。如果我再继续下去,那我和黄家满又有什么区别呢?


叶眉的眼里有两行热泪奔涌而出:我不管!你知道吗?经过了那一次,我就再也离不开你了……


杜春亭说,你呀你呀。当初我那样做,只是想着要拯救我姐的那个家庭,因为我不想让你毁了我姐好不容易组成的那个家。


叶眉说,现在你做到了呀,你不是跟我说过,你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舍身饲虎的大英雄么?你不是要用牺牲自己来拯救你的姐姐么?


杜春亭说,是的我说过。可是当时我不了解情况,我不但恨黄家满,我是连你叶眉一块儿恨着的!因为那时候我把你看成了一个放荡不羁的坏女人……


叶眉说,那现在你明明已经知道是误解了我,为什么还要疏远我呢?你不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吗?


杜春亭说,正因为我不再误解你了,我才觉得我和你应该到此为止了。再这样下去,会毁了你也毁了你那个家庭的!


叶眉哭着说,我不管我不管啊,我可以不要求你给我婚姻,我可以把我现在的家庭维持下去,可是我不能没有你……


杜春亭说,真是个傻丫头啊,净说傻话。


叶眉说,人家就是愿意在你面前当个傻丫头,你说怎么办吧?


杜春亭叹了一口气,说,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今天我兑现我的诺言好不好?


叶眉疑惑地问道,什么诺言?


杜春亭说,你忘了?请你吃饭呀!


叶眉破涕为笑,说,好啊好啊。她几乎是跳起来奔到了院子里,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


回到杜春亭的身边,她又问道,咱们去哪里呢?


杜春亭拿起转椅背上的一条毛巾递给叶眉说,先把你这满脸的泪呀水的都擦干净再说!


叶眉顺从地接过毛巾,还冲着杜春亭做了一个鬼脸儿。


杜春亭说,今天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叶眉说,哦,哪里?


杜春亭说,你知道圣水坊吧?


叶眉说,知道啊,不过没有去过。


杜春亭说,听说那里的木柴山鸡做得很地道,我带你去尝个鲜?


叶眉说,好啊好啊,我也正好馋了啊!


杜春亭伸出手指戳了她的额头一下,佯嗔道,你这个傻丫头,这会儿高兴了?


叶眉把手中的毛巾抻了两下,把它平平展展地搭在椅背上,说,走喽走喽,傻丫头陪着糟老头吃鸡去喽!


到了街口,杜春亭朝着停在街边的几辆出租车招了招手,最前面的一辆缓缓地开了过来。


杜春亭把叶眉推进车后座砰地一声关上了车门,自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他对司机说,去圣水坊。


司机笑吟吟地说,好嘞,是去吃木柴山鸡对吗?


杜春亭微笑着点了点头。



圣水坊在藤萝镇北面的半山腰上,因为有一眼千年不干的泉水而得名。


近些年那里搞起了旅游开发,不但修复了原有的一座古寺庙,还盖起了一排排农家小屋,经营起了地道的山间家常菜,尤其是用木柴烧火炖出来的纯种本地山鸡味道独特,引得方圆百里的人们都来品尝,一时间圣水坊更加名声鹊起。


其实杜春亭在参军离开家乡之前就知道这个圣水坊,只不过那个时候这里还没有搞什么旅游开发,更没有什么木柴山鸡闻名乡野。


在杜春亭的记忆里,圣水坊一直是被称作“松树坊”的,这两个名字听起来发音很接近,也不知是人们以讹传讹,还是两个名字都通用,反正那时候不管是圣水坊也好“松树坊”也罢,不过是个寂寂无名的山野所在,远不像如今这样让人津津乐道。


出租车在蜿蜒起伏着的盘山公路上盘旋,看着很近的一个地方,走起来却像是遥不可及,给人一种峰回路转的感觉。


这是杜春亭回到藤萝镇后的第一次出行,他贪婪地张望着车窗外飘然而过的景色,心里油然生发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亲切感。


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座上的叶眉,感慨地说,二十多年了,变化真大啊。


叶眉也是一脸的兴奋,说,是啊是啊,大画家是乡音已改鬓毛未衰呀!


杜春亭说,什么乡音已改?你以为我就不会说家乡话了么?


叶眉调皮地说,你当然会说,不过听起来已经变了味儿了。


司机插话说,原来老大哥是刚从外地回来啊?


杜春亭说,是呀,在外一晃儿就是二十多年,老啦!


司机说,老什么老啊,四十多岁正当年嘛!


叶眉随声附和着说,就是就是,明明还是一枝花嘛,偏偏说自己是老树皮了!惹得司机笑了起来。


杜春亭说,司机老师儿别听这傻丫头胡说,好好把你的方向吧!


约摸过了四十多分钟后,出租车在一排简易而又别致的山间小屋前停了下来。饭店的服务员迎了过来,把杜春亭和叶眉领进了一间屋子。


屋子的当间儿摆了一张低矮的饭桌,就是当地人惯常叫的那种“地八仙”。


饭桌的周围散落着七八个布条编制的马扎儿,后墙开了一扇很大的窗户,上面钉了一层草绿色的纱网,有一股清凉的山风从网眼儿里徐徐透过,屋子里就有了一种穿堂风的爽快。


杜春亭让服务员收起了多余的马扎,只留下两个自己和叶眉分别坐了。服务员递过了一本菜谱,杜春亭摆了摆手说,不用点了,你就把这里的拿手菜给做上四五个也就是了。


服务员点头答应了一声,说,别的都好做,惟独这炖木柴山鸡得费些时候,现在时间还早,两位先到山上转转吧,记着大约两个小时后回来吃饭。


杜春亭说,好吧,把鸡炖得越烂乎越好呀。说完就和叶眉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屋子。


杜春亭在院场上停住了脚步,手搭凉棚仰头向山上望去,但见满目葱茏,一座青砖红瓦飞檐走壁的古寺掩映在青山绿水之间。


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天真无邪的笑容,他伸手牵住了叶眉的手,顺着弯弯曲曲的小路向山上走去。


上得山来,眼前又是一片相对平展的场地,那座古寺就坐落在这片场地的一角。


在两棵据说已有一千多年历史的银杏树边的山根下,有一个像奔涌着清澈的泉水的泉眼,这就是那一泓名声在外的圣水了。


杜春亭和叶眉小跑着来到泉水边,各自伸出双手掬起了一捧泉水喝了起来,只觉得一股清凉和甘冽润泽着干渴的喉咙。


叶眉望着脸上充满了孩子气的杜春亭说,糟老头儿,咱们在这圣洁无比的圣水泉边许个愿吧!


杜春亭扬起湿漉漉的手掌拍了一下她的脑门儿,说,傻丫头啊,你想许什么愿呢?


叶眉说,天机不可泄露啊。


杜春亭说,那你就快点儿许愿吧。


叶眉说,我不嘛,我要你和我一起许。


杜春亭说,怎么个许法?我不会呀。


叶眉说,你可真笨,你看着我。说着就双手合十,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杜春亭学着她的样子,说,哦,这样啊,那谁不会?


过了一会儿,叶眉睁开了眼睛,问道,你许了么?


杜春亭说,许了。


叶眉说,许得是什么?


杜春亭说,不能告诉你,天机不可泄露嘛!


叶眉说,那我把我许愿的告诉你?


杜春亭说,别呀,你告诉了我就不灵验了啊。说着就拉起叶眉的手说,走啊,咱们再转转。


他们把山上的景点都转了一遍,叶眉说,我的腿都转酸了,咱们回去吧?


杜春亭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他说,是该下去了,咱们的木柴鸡都炖烂了吧。


走到一个山洞口的时候,叶眉说,我累得实在是走不动了,咱们歇会儿好不好?


杜春亭说,好吧,傻丫头就是不如糟老头儿有耐力啊。


叶眉说,好热啊,咱们进洞凉快凉快?


杜春亭看了一眼洞口上的一张蜘蛛网,说,这个山洞怕是很久都没人进去过了,你不害怕?


叶眉说,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不是有你这个大男人在身边么?


杜春亭说,我可只是个糟老头儿啊。


叶眉不再说话,她随手折了一根树枝在洞口挥舞了一下,那张亮晶晶的蜘蛛网不见了。


叶眉一个箭步冲进了洞里,嘴里喊着,糟老头儿,快来找我呀!


杜春亭无奈地摇了摇头,缓缓地踱了进去。


3


山洞里没有光源,杜春亭只走了几步,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他一边摸索着向里走,一边低声地喊道,傻丫头,别闹了,快点出来吧!


山洞里静得出奇,只有他的回声。杜春亭又喊道,我不管你了啊,我出去了……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身子贴到了他的胸前,紧接着,他的嘴就被另一只温热的嘴堵了个严严实实。


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他下意识地抬手拉动紧紧地环抱着自己的脖颈的胳膊,可是她的手像是打着铁扣,怎么也拉不开。他低沉而威严地说,叶眉,快松开!


她没有回答,只是更紧地拥住了他。


(此处省略2378字)


他和她就是那么忘情地互相拥有着彼此,那一刻,他和她都觉得自己拥有了整个世界……


他和她终于睁开了眼睛,他和她都看到了远处的那一抹椭圆形的光亮,他和她都想起了那是他们来时的路,他和她都想起了那个漆黑的夜晚。


他和她互相搀扶着整好了各自的衣着,他和她互相牵着手走向那一抹椭圆形的光亮,他和她就像是一对奔月的情侣,手挽手肩并肩地追逐着光明。


站在明媚的阳光下,他和她不约而同地回望了一眼那个洞口,它不再有光亮,它变成了一块椭圆形的黑幕,就像是一块夜的碎片。


回到饭店的屋子的时候,服务员小跑着进来,笑着说木柴鸡早已炖烂了。


杜春亭说,那就快点儿端上来吧,我们也饿坏了。他坏笑着看了叶眉一眼,叶眉的脸上汗津津的,还有一抹潮红在涌动。


不一会儿,散发着浓郁的香气的木柴鸡端上桌了,很快又有另外三个菜也依次就位,分别是黄灿灿的铁参炒山鸡蛋,青白相间的韭花拌老豆腐,还有一个嫩滑绵软的松菇炒肉,都是地道的山野特色菜。


杜春亭看着叶眉问道,咱们喝什么?白的还是啤的


叶眉说,白的啤的都上吧,咱们今天不醉不归呀!


杜春亭说,好吧,那就先来上一瓶白酒两瓶啤酒。服务员应声把酒拿来,杜春亭打开白酒给自己和叶眉满上


叶眉忙不迭地说,还真是饿坏了,我先吃口菜!边说边拿起筷子伸向了冒着热气儿的炖鸡盆。她先是捞出了一块鸡肉夹给杜春亭,然后就捞出一条鸡腿啃了起来。


看着她那迫不及待的吃相,杜春亭笑骂着说,看看你个傻丫头,慢着点儿啊,别把牙烫掉了!


叶眉也不说话,只管啃着手里的鸡腿,不一会儿就把一只鸡腿啃了个干干净净。她拿起一张纸巾擦了擦满嘴满手的油和汤水,开心地说,啊呀,好久没这么痛快了!


杜春亭说,好吃吧?好吃咱以后就常来。


叶眉说,好啊好啊,干脆咱们在这里安个家吧?


杜春亭说,神州行,我看行!来。走一个!说着就端起了酒杯,叶眉也端起酒杯,两个人夸张地碰了一下,酒杯发出清脆的响声。


杜春亭一口喝下了大半杯酒,抬头一看,叶眉的杯子已经空了。


杜春亭说,傻丫头慢点儿喝呀,喝快了会伤身子的


叶眉说,高兴啊,再快也没事儿。


杜春亭说,看不出,你的酒量还挺大的。


叶眉说,嗨,还不是当年开酒楼时给逼出来的。


杜春亭说,哦?你还开过酒楼?


叶眉说,怎么了,我就不能开酒楼么?


杜春亭说,那倒不是,我只是没想到


叶眉说,你没想到的多着哪。


杜春亭说,你开的那个酒楼叫什么名字啊?


叶眉说,就不告诉你。


杜春亭说,一个酒楼还保密呀?


叶眉说,什么呀,酒楼的名字叫就不告诉你。


杜春亭说,哦,这倒有点儿意思,是哪位高人给起的名啊?


叶眉说,是从咱们这儿出去的一位大作家,上官一杰,你认识他吧?


杜春亭说,是上官呀,岂止是认识呢,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啊。


叶眉说,是吗?你不是骗我吧?我怎么没听你说起过呢?


杜春亭说,咱们俩认识才几天呀,再说没事也说不到他身上啊。


看到叶眉连连点头,他又说,我记得上官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名字就叫《就不告诉你》,那里面的插图还是我画的哪。


叶眉说,哦?是啊?那我可得好好看看,你那里有这本书么?


杜春亭说,应该是有的,回头我给你找找。


杜春亭和叶眉下山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叶眉喝醉了,趴在杜春亭的肩头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弄得杜春亭又是爱又是怜的,心里充满了矛盾。


他打电话叫了辆出租车,就扶着叶眉到饭店外的山路边等车。


出租车到的时候,叶眉已经窝在杜春亭的怀里睡着了。杜春亭把她抱到车后座上,自己也坐在她的旁边揽着她。


快到镇上的时候,杜春亭轻轻地叫醒了叶眉,问道,你去哪里啊?


叶眉睁开惺忪的睡眼,懵懂着说,这是在哪啊?


杜春亭说,快到镇上了。


叶眉哦了一声,说,先到“美人季”吧。


杜春亭就对司机说,到“美人季”。


司机问,镇上有两家“美人季”呀,两位去哪一家?


杜春亭说,东边那家。司机答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车到“美人季”门前停下,杜春亭付清了车费,把叶眉搀扶下了车


叶眉从手包里拿出一串钥匙递给杜春亭说,劳驾一回大画家糟老头儿,帮我把门打开。


杜春亭笑着接过钥匙,边开门边说,坏丫头原来没喝醉啊,装得倒挺像回事儿!


叶眉说,醉是醉了,不过醉了也高兴呀,心里明白着哪。




题图|王沂东

东方领军作品名录



长篇小说


《藤萝疯长》

《北国相思树》

《长歌当哭》

《逆流之上》

《玫瑰庄园》

《一袭芳华》

《玉面桃花》

《好山好水》

《梦里花开》

《雪落无声》

《山高水长》


中篇小说


《父亲的家国天下》

《枪事》

《谁能与我同醉》

《远山如黛》

《山影》

《松青柏翠》

《姜山无限》

《美人季》

《幸福孤岛》

《奶流成河》

《流水落花》

《九龙决》

《原罪》

《盗墓贼》

《岳父之死》

《不由自主》

《江湖让我背对着你》

《雨城雨季》

《天宝》

《男方女方》

《炮打红中》

《栖凤镇》

《燃烧的岸》

《人去城空》

《阳台上的月光》

《星河湾》

《远走高飞》


 
短篇小说


《四嫂》

《红棉袄》

《就不告诉你》

《灿若朝霞》

《腊八蒜》

《三姐的嫁妆》

《棉花地》

《远去的货郎背影》

《人生如棋泪如雨》

《万事如意》

《我爱深蓝》

《幸运紫手环》

《我是小贩》

《紫色风铃》

《我家的小马靴》

《朝圣的女人》

《暮色苍茫》

《滚烫的冰水》

《河床上的旗帜》

《远在眼前》

《赶集》

《赶山》

《赶喜》

《三双拥军鞋》

《散落在山东路上的扑克牌》

《见习大哥》

《四弯胡同》

《又是九月九》

《悬挂在1981年的布景》

《悠悠岁月漂白了我的军衣》

《二爷》

《背水情哥》

《公路穿过羊群》

《面孔酒吧》

《看堆儿》

《话杀》

《真爱无声》

《人间烟火》

《54军向前冲》

《格陵兰的一条鱼》

《彩铃声声》

《菜地黄花》

《梦驼铃》

《对面的女孩》

《美女如云》

《旱天岭》

《琴声悠扬》

《魅之轮廓》

《二胎》

《河风细雨》

《春风吹来的时候》

《海风轻轻吹》

《春归细柳营》

《坑之跃》

《角之殇》

《独上高楼》

《海鲜生猛》

《风吹沙枣林》

《保鲜盒里的爱情》

《齿白唇红》

《让爱随风》

《美人尖》

《七彩锦》

《过河青青》

《桔子》

《蓝色高脚杯》

《夜凉如水》

《远山如画》

《城高水阔》

《灰色的花季》

《捕蝉者说》

《喜蜘蛛》


散    文


《溶化在1976年的冰》

《摇曳生姿的背影》

《“莲花”绿韵》

《五道黑》

《天上人间,生生世世的爱恋》

《29——东方领军对莲儿首长的真情告白》

《梦里花开的时节》

《幸福的树》

《三十年前的时尚》

《鸡蛋饼的滋味》

《佛住心中信诸佛》

《精美的石头会唱歌》

《怀念一匹狼》


诗    词


《边塞的风》

《临江仙——致莲儿》

《鹊桥仙——咏莲》

《鹊桥仙——欢颜》

《虞美人——感怀》

《临江仙——凤起丹心济苍生》

《跟着你的队伍越走越长》

《泪流满面》

《事与愿违》

《天上人间》

《梦里花开》

《玫瑰博士》

《玫瑰颂》

《凤起梦》

《凤起魂》

《凤起赋》

《凤起丹心济苍生》

《我是凤起人》

《天使爱美丽》

《美丽大道》

《诺亚方舟》

《凤起范儿》

《天使美名扬》

《玫瑰之约》

《雁之声》

《军旅如歌》

《临江仙——岁寒》

《吹面不寒杨柳风》


 
访    谈


《洗尽铅华见真纯》

《一枚叶子的华丽转身》

《杜鹃泣血唱新春》 




往期回顾



东方领军作品‖长篇小说《藤萝疯长》片段:天上王城

东方领军作品‖长篇小说《藤萝疯长》片段:长歌当哭

东方领军作品‖长篇小说《藤萝疯长》片段:你是人间四月天

东方领军作品‖长篇小说《藤萝疯长》片段:世上只有婆婆好

东方领军作品‖长篇小说《藤萝疯长》片段:寻   佛

东方领军作品‖长篇小说《藤萝疯长》片段:摇篮曲

挚爱典藏‖29——东方领军对莲儿首长的真情告白

挚爱典藏‖“莲花”绿韵

挚爱典藏‖我们的幸福时光

挚爱典藏‖天上人间,生生世世的爱恋

东方领军作品‖梦里花开的时节

东方领军作品‖长篇小说《藤萝疯长》后记:独上高楼

东方领军作品‖ 长篇小说《藤萝疯长》序言:生命的色彩

东方领军作品‖溶化在1976年的冰

东方领军作品‖四  嫂

东方领军作品‖母亲为我的新书题词

东方领军作品‖三姐的嫁妆

☆东方领军作品‖远去的货郎背影


欢迎探访小说家东方领军的文学领地 


用温暖的文字,抚慰历经沧桑的心灵。



点击阅读原文

关注东方领军的战友

齐国有个人工作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