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美人难嫁

中外文艺大观 2018-10-31 11:23:04

古代女子被丈夫抛弃后不能回娘家,她们会去哪里?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001章太保府的酒囊饭袋

齐燕炀帝怀仁十二年,暮春。

齐燕自太祖起始,便盛行读书风气,又注重习武之道,不论是朝中亦或是江湖,皆是人才辈出。

三月春暮,草长莺飞,千花怒放。正是各家公子入国子监习文习武之时。燕河渡口喧嚣热闹,码头停着一艘渡船,四处是着锦衣华裳,来自皇城帝京的富贵公子,带着各自的书童,挑着行李担子。

"打!给我往死里打!"

渡口上,突然起了一阵纷乱,围观之人指指点点,却无人敢上前阻挠。只见一着青衣的书童目光凶恶,指使一干家仆对着地上一位老叟拳脚相加,那老叟口吐鲜血,已成死状。"你们这帮子刁民,竟胆大包天对我家公子出言不逊,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太师府的威严!"

片刻后,书童不啻道:"公子,人死了。"

"死了便死了......"欧阳昊手摇折扇,轻蔑的目光望一眼血泊中的老叟,仿佛死的不过是一只蚂蚁。他虽是个少年,但脸上无情令人望而却步。

"快瞧瞧,是太师府的人......"

"这欧阳昊仗着他爹,素日里横行霸道,为非作歹,唉,无法无天啊......"

"嘘,小声些个,别是让他听了去,当心小命不保......"

痛恨的哭喊响起,旁边原还有一妙龄少女和一壮年汉子,是那老叟的一双孙儿,本是一家子在此渡口做营生买卖,不料想今日撞上欧阳昊开罪了他,徒惹血光之灾。

"爷爷!"见爷爷被活活打死,少女抡起绣拳哭泣挥向欧阳昊,欧阳昊重重捏着她粉嫩下颌,嗤笑:"倒有几分楚楚动人姿色,把人给我带下去,送入府中为奴。"

"是!公子!"

"畜生!"为兄的壮年男子怒到青筋暴跳,在一片震惊中发狂撂倒三名家丁,欧阳昊倒不料此人有些身手,且那一双结实的手臂,竟力大无穷,双手徒抓两人举过半空,狠狠摔进河水中。

"给我拿下,卸了他双手!"欧阳昊一声令下,围观的百姓避之惟恐不及,四下散开。一时间渡口上人声鼎沸,寡不敌众的壮年男子眼看已让人制服,更是有凶恶家丁抄了把刀上来,瞪着豺狼似的双目就要砍人双臂。

"咯咯......咯咯......"

周围的空气瞬息凝固,河风袅袅,花香满溢的渡口上却蓦地响起了一把清诮不羁的笑声,只觉那笑音空澈而突兀,凉如夜下秋水,一丝丝侵入人心,直教人寒从身起!

"真有趣!何时'王八'也学会横行霸道了,太师府如何又出了这些个酒囊饭袋?"

讥弄的嗓音从头顶传来,众人引颈仰望,只见渡口丈高的一根桩梁上,有一'少年'翘腿而坐,双手环胸,一袭红衣似火,身姿慵懒,如云的黑发以白玉高束于顶,两道秀逸的长眉若青云出岫,凤飞九天,悠然的往两鬓舒展开去,带出几分出尘的英气。口角含着一抹讪笑,黑岑岑的眼睛流光溢彩,......红衣,黑发,宛若一副画像。

底下是一片唏嘘的惊叹之声,竟有如此绝美的少年!

欧阳昊目光一睁,手中折扇啪地一响,怒叱:"楚连

"啧啧,是哪只王八,嚷得人好生心烦!"连

欧阳昊刹时间怒目圆睁,"小白脸,有种下来!"

"小白脸骂谁?"

"小白脸骂你!"

"哦?欧阳公子何故骂自个是小白脸?"

周围哄然大笑。

欧阳昊一咬牙,气煞,"楚连

"你,你这臭小子敢对我家公子放肆!"那欧阳昊的书童叉腰怒叱。

"好无趣的狗奴才,这臭嘴也敢对我呼喝......"轻轻的一声哂笑,眼前风声嗖嗖,那书童一张嘴下一秒已被只臭鞋给堵得严严实实,笑声从桩梁上传来,"这臭鞋倒恰好配你这臭嘴......"

人群中有人险些没鼓掌喝好,可下一秒,渡口上又炸开了锅:

"这,这可是那太傅府的楚四公子?!"

"哟,听说这小子,可是个十足的祸秧子......"

"听说他跟当今太子,关系十分要好,仗着太子和他爹,在帝京也没少作恶呀!"

"怎么,原来这也是个祸害?了不得,快快躲远些吧!!"

第002章 红衣绝美的'少年'

见大家避连

"没想到主人的嘴更臭,让我怀疑太师府的人成日都是吃什么长大的,欧阳昊,你到底是上不上来,我原没那耐性等你到天荒地老哦......"连

底下人对她的话忍俊不禁,"这太傅府的小子,似乎也没传闻中的凶神恶煞吗?"

凶神恶煞?她不过是个来自现代的女子,只是小小的目无法纪了些,偶尔的寻欢做恶下,时不时惹事生非个,自认为算不得是好人,可也算是玉树临风一枚。

欧阳昊已是气得脸铁青,"来人,给我把她拿下来!"

顿时一帮子太师府家丁爬杆而上,可所有人爬不到一半,半空中飞来一抓剥了壳的花生米,颗颗化成内力,叮叮咚咚一阵如雨砸来,底下十几名家丁惨叫着'噗通噗通'往河水里掉了下去,如下饺子般喜感。

欧阳昊紧咬牙关,低咒一声废物,瞪着挟持那壮年男子的家丁,"还不动手!"只想着把这口气撒在这男子身上。

"哎呀,小龟龟你这是要去哪儿呀?"

那家丁脖子一酸,哪里还握得了刀,嗷嗷的叫唤着仿佛五雷轰顶。

"怎么很痛吗?"连

欧阳昊紧握双拳,袖中暗镖毕现。

然不待欧阳昊动手,人潮中有彪悍骏马横冲直来,眨眼到了跟前。

"连

见是十一皇子出现,欧阳昊收敛几分,眼中隐隐的有抹不甘。

"公子,十一皇子在此,那咱们......"书童凑上来,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那倒在血泊中的老叟,和那两兄妹,低声言道。

"算他们走运,我们走!"欧阳昊拂袖而去,可话落之时却丢给书童一记恶毒的眼神,那书童自然明了,便嚷嚷着让放人,随着欧阳昊登上渡船。

慕容天保见了连

"你怎么在这,几位皇子,不是同太子一齐先上路了?"

"护你啊,你看你生得细皮白肉!"

"呸,必又是你打城外头玩儿去了,耽误了上路的时辰!"

"连

远处,迟一步前来的书童晓山和文宝,以及连

见地上血渍斑驳,胖呼呼的文宝猛的被唬了一大跳!

扫一眼渡口狼藉,人云纷议,楚文修道:"四弟,你又生事了?"

见那地上死去的老叟,楚文修摇头,"这欧阳昊,越来越目无王法。"

"那是,咱家公子也好不到哪去......"一旁,书童晓山小声嘀咕。

"臭小子!"连

晓山挑着行礼,腾出手摸着头笑了笑,"那还不是被公子您惯的。"

"慢着......"

忽地一声,却是连

第003章 曦云谢恩

男子谨慎盯着连

男子稍显紧张,"你想做什么?"

俨然将连

"讨个报酬,不算为过吧?"

"报酬?"少女诺诺道:"可我们很穷,没有值钱的东西,公子你你要什么"

"那,曦云叩头一百!"

"罢,曦云愿叩头一千以谢恩!"

男子笃定她故意为难,原是看中了他妹子也不一定,不由得恼怒,腼腆的面上也浮上不怕死的护犊之情,"公子若是想打我妹子主意,曦云今日便是以死相拼,也断不容!"

慕容天保头顶三根黑线:"连

那男子似乎迟疑,可又自知别无选择,他一届庶民,如何斗得过眼前权贵。

可,真的只是三年为奴为婢?

楚文修起初疑惑,此时已经明了连

少女诺诺拉扯曦云的衣袖,"哥哥"

曦云默默望了一眼连

楚文修便命跟来的随从收拾残局。

渡口上秩序渐渐恢复,赶着登船去国子监的人也越来越多①,远远的那渡船上欧阳昊憋了一肚子火,连

"公子的书!唉哟!"

那书童南星急得肉痛,顿时便恼得不行,"这些书可是我家公子的宝贝,弄脏了公子的书,岂是你这奴才赔得了的!"

对方出言不逊,晓山一口啐道:"呸!大家梅香拜把子的,左右都不过是个奴才!"

南星气得脸发红,"你,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我家公子是――"

气焰嚣张的侍卫打断晓山:"是谁这么不长眼睛!"

周围静了静,连

侍卫直吼连

"瞎了你的狗眼!"慕容天保岂容个小小侍卫对连

他这一脚,力道十足,几名侍卫叠加着摔倒在地,皆大吃一惊:"原,原来是十一殿下!"

"怎么回事?"

此时,一把男音斜插进来――

注解①:国子监既为古代最高学府。基本参考我国古时的国子监

第004章 真假公子

青棕马背上,坐着一男子,穿着一袭淡紫色衣衫,面相看似最少也不下二十,可穿着打扮又显得有些违和,似乎有意扮年轻了些。

"龙......"南星刚开了个头,但显然很快又改了口,"公子,他们挡着道,撞倒了奴才,您瞧瞧这书摔了一地!"

既然眼前这书童唤他公子,他们又是太保府的人,那,此人便就是萧府二公子,萧绝?

马背上的'萧绝'跳下马来,"原来是太傅大人的公子,失敬。"便又对着慕容天保和楚文修施礼,"十一殿下,驸马,家仆鲁莽,还望莫怪。"

"罢了。"慕容天保懒得再理会他们。

"公子,难道就这么算了?"南星却还在气头上。

"行了!"'萧绝'喝止:"此非太保府,渡口四处是人,你们收敛些,将东西搬上渡船,要再扰民,我必不饶。"南星只得闷闷不语,众人准备登船前往国子监赴读。

齐燕国子监,建在檀邑城。

百年前,檀邑原本是历朝的都城,当年旬帝继位后,大动干戈将都城迁往北上,迁到了如今的帝京。檀邑虽不再是王朝的政权中心,但却是座千年古城,文化根基颇为深厚,国子监便建在离旧皇宫东面不远的芜花县。

水陆陆路,舟车鞍马,只需三日路程可到。

"晓山,照顾好公子。"

"大公子放心,晓山定尽心尽力!"

"好小子。"楚文修笑着拍拍晓山的肩膀。

渡船徐徐荡开码头,楚文修立于岸上,人群中他一袭秋色长衫,高大伟岸,气宇轩昂,尤为出脱。年前刚被当今皇上选为驸马,娶了九公主慕容云雅。

回想六年前,她叶楚穿越时空来到这,成了太傅大人楚蔚的第四个儿子楚连

此回上国子监赴读,她也正是其中的一位。

嗳......连

当初莫名其妙成了个八岁的娃娃不说,陪着太子在东宫内阁读了五六年的书,如今好不容易长到了十四岁,还得上国子监深造三年。

"大公子,回吧!奴才一定会照顾好公子!"晓山挥手告别。

船顺风而下,渡口上,密密麻麻人群涕泪送别。

傍晚十分,渡船靠岸。接着还得乘坐两日的马车方才能到达檀邑城的芜花县。

船刚停下,人群蜂涌着往下拥挤。

"都让开!"

"混账,我欧阳昊的道,你们也敢挡,滚开!"

欧阳昊果然将他不可一世的气焰发挥到淋漓尽致,下船的人群如同爆破的气球,顿失去了平衡,惨呼声响起,人似饺子被推搡着往水里头掉。连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