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佛眼小说【阅读完整版】

看书楼小说 2018-08-29 15:08:32







 血龙煞虎


    不过,对方大斧劈地面的时刻,也是他行动迟滞的瞬间,大黑狗猛得蹿过来,狠狠咬对方下.阴。这狗下品极狠,大牙直接刺入对方阴.囊撕咬。


    大汉痛极,怒吼一声,想要回身拳打黑狗。可他忽略了还有一个张均就在对面,后者适时猛烈出手,手臂就像一条钢鞭狠抽而出。


    “啪!”


    一声脆响,大汉的半边脑袋被他一式单鞭抽打得凹陷下去,当场昏死。大黑狗扑过去,一口咬断他的气管,直接杀死。


    张均诧异地看了一眼大黑狗,说:“看不出你还挺狠。”


    说完,他便闭口不言,目光盯着入口。片刻后,一个拳头大小,黑色的东西被丢进地下室。张均透视之下看得分明,那竟是一只手雷!


    他心头一惊,正待反应,大黑狗已然猛扑过去,半空接住手雷,然后一晃就冲出地下室。一秒钟后,上方传来一声轰然巨响,以及一声闷哼。


    张均心大痛,几个闪身就到了地面。一楼地面一片狼藉,水泥地被炸出一个巨大的坑,一具不成人形的人尸横在那里。


    他四下打量,却不见大黑狗。忽然,一道黑影从对面沙发后面冲出来,讨好地围着张均脚跟打转。

    张均心大喜,一把抱住小黑,笑道:“我还以为你死了。”


    巨大的爆炸声,把刚刚赶到房子外面的张五吓了一跳。他连忙冲入房间,就看到骗人的一幕,整栋房屋被手雷摧毁得不成样子。


    “兄弟,你没事吧?”张五问。


    “还好,差点被炸死。”张均淡淡道。


    “是什么人下手?”张五双眉拧在一起,“要是让我知道,非剁了他不可!”


    张均微微一笑,徐博影子在他脑一闪而过,道:“不管什么人,我都不会放过他。五哥,这地方就交给你处理了,千万别让警察过来,不然麻烦大了。”


    张五点头:“你放心,我会将这里布置成煤气爆炸。”


    张均直接带上小黑离开,当晚住进了金龙大酒店。房屋被炸成那样,没有几个星期休想修整好,他暂时是回不去了。


    才到酒店,林娴的电话就打来了,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均不想她担心,只说是煤气爆炸,人都没事,让对方松了口气。


    挂断电话,他沉思片刻,拨通一个电话号码。这个号码是当初温良玉给他的,说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拨打,这其实是一种承诺,只有极少数的人有此殊荣。


    电话接通,张均道:“良玉兄,今天有人要杀我,你帮我查一查,这事是否和翡翠帮徐家有关系。”


    那边的温良玉道:“好,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老弟,这段时间你多保重,也可以到云东来住几日。”


    张均:“几个蟊贼还杀不死我,良玉兄放心。”


    第二天,温良玉就有了消息,他肯定地告诉张均,徐博父子最近和西南人魔麾下第五战将往来密切。而且,第五战将麾下五凶的血龙、煞虎突然去向不明。


    张均道:“我知道了,多谢良玉兄。”


    “老弟,要不要我帮忙?”温良玉问。


    “不必,我自有应对办法。”张均淡淡道。


    当晚,张均通过方凌天搞到了翡翠帮以及徐家的详细资料。他的处事准则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徐家既然想杀他,那他就要做出最激烈的回应。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在此之前他必须对徐家有一个精确的了解。


    徐家,翡翠帮主要成员之一。徐家之所以能够在翡翠帮立足,是因为徐高义的大姐徐高惠嫁给了缅甸一位将军。徐家与缅甸方面关系密切,其所从事的翡翠交易行为,很大程度上受缅甸方面遥控。


    比如最近十年翡翠价格飙升,就是翡翠帮在缅甸的授意下故意为之。再比如,翡翠帮以外的势力并不能轻松拿到上等翡翠,翡翠帮拥有先天优势。


    除徐家之外,翡翠帮的另外两股势力分别是朱家和明家,它们与徐家一同控制全球翡翠行业的动向,在行业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徐家目前主要的重心转移到了绿石集团。不过,张均现在是绿石集团的第一股东。


    看完资料,张均分析出徐家的优势有两个,第一个是绿石集团,第二个是翡翠帮的地位。他冷笑,心道:“如果没有翡翠帮,没有绿石集团,不知你徐家还能嚣张几天。”


    他拿出笔记本,登录神灵平台,发布了一个交换任务。所谓交换任务,是指在不悬赏贡献度的情况下,任务发布者以行动去偿还接受任务者。


    张均发布的交换任务是,他愿意提供绿石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以换加入翡翠帮的资格。发布任务后,他并没抱太大希望,因为平台上未必有人关注翡翠行业。


    出乎意外,很快就有人反馈信息,对方代号“宝玉”。


    “百分之十五,我可以帮你。”


    张均:百分之十已是上限。


    宝石:你要明白,进入翡翠帮就意味着优势。


    张均:绿石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代表了数十亿元。


    对方沉默片刻:“好,这任务我接了。”


    接下来,双方约定了联络方式,便各自下线。


    晚间,张均拿出时间,用佛眼金光帮助那只海东青疗伤。在此之前,他还特意请兽医将它体内的子弹取走,这个手术的难度不小,那兽医考虑许久才肯接下。


    所幸的是,手术非常成功。术后,海东青在张均的治疗下,迅恢复。一周后,它已经可以翱翔高天了。


    本草纲目所说:雕出辽东,最俊者谓之为海东青。成年的海冬青可以长到半米多长,凶猛无双,能捕食天鹅等大型飞禽。


    海冬青本来极难驯服,需要经过专门的“熬鹰”,耗时持久,费时费神。可是,也许是佛眼金光的作用,这只海冬青对张均异常亲近,甚至看他的眼神都有一种巴结和讨好。


    所以放飞海冬青那天,张均很是放心,直接就在野地里松手,任它展翅高飞。


 天网计划


    海冬青立于张均肩膀之上,锐利的双眼凝视苍穹,张均一声轻喝,它展翅而起,冲霄而上。只见一道灰影快如闪电,顷刻间便没入云端,不知所踪。


    这是一片野地,林娴坐在车上看着张均放飞,这时她说:“小弟,好不容易才为它治好伤,万一飞走了,你可别后悔。”


    张均淡淡道:“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强留也没用。娴姐,咱们要准备一下了,后天就是缅甸公盘开盘的日子。”


    林娴偏了偏脑袋,道:“小弟,你似乎已经成竹在胸了。林家已经接到了缅甸方面发来的邀请函,今天下午包机飞往缅甸。”


    张均道:“这次缅甸公盘,一定会有徐家人的身影,作为翡翠帮主要成员,必会对我们进行百般刁难。”


    林娴叹息一声:“那么小弟,你是不是已经想好办法了呢?”


    张均淡淡一笑:“办法马上就到。”


    原来,他今天外出不仅仅是为了放鹰,还是为了见一个人。


    十分钟后,海冬青落在张均肩上,睥睨四方,神骏异常。张均笑着拿出一块肉脯喂它,对发呆的林娴道:“娴姐,我打算给它取名‘流光’,你觉得怎样?”


    林娴道:“好啊,它飞得快,这名字倒贴切。”


    说完话,她就看到一辆车子迅接近,在对面二十米处“嘎”得一声停下。从车里走下一个戴墨镜的年人,他站在车前,看向张均。


    张均示意林娴待在原地,然后快步迎了上去。


    林娴听不到二人在说什么,就掏出手机来把玩以消磨时光。大约半小时后,那人重新上车,飞驰而去。


    她忍不住问:“小弟,对方是什么人?”


    “翡翠帮明家的人。”张均道,“我们做了一笔交易。”


    林娴还不知他的计划,奇怪地问:“什么交易?”


    “用绿石集团百分之十的股权,换取进入翡翠帮的资格。”他淡淡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伙伴。只要我表现得比徐家更有价值,就能取代徐家的位置。”


    林娴震惊地道:“小弟,你这是釜底抽薪啊,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了。绿石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少说也有五十个亿。”

    张均微微一笑:“娴姐,如果我们能够插足翡翠帮,最多三年时间,这钱就能赚回来。要知道好翡翠都被翡翠帮拿去了。”


    “奇怪,明家的人就这么想得到绿石集团的东西?”林娴疑惑地问,“他们似乎得不到多少好处啊。”


    张均:“其实很简单,绿石集团是一家上市公司,不仅规范,而且潜力很大,它是徐家野心的体现。明家人想必看出来了,一旦让绿石集团真正壮大起来,他明家就会受到危险。”


    林娴连连点头,说:“小弟,这么说,你已经算是翡翠帮里的人了?”


    “还不是,不过我今年可以拥有明家赠送的购买份额。娴姐也知道,公盘上有明标、暗标,里面的猫腻很多,竞争激烈。不少翡翠都是以天价卖出去的,购买者拿下之后,往往赚不到多少钱,甚至亏本。”


    “但有了份额之后,就能够以相对低廉的价格拿到意的翡翠。到时候我们将以明家的名义参与公盘,获得优惠。”


    林娴叹息一声:“是啊,林家每年都要花费大量资金在公盘竞标,但销售后所得利润非常有限。”


    “等我真正入主翡翠帮,你们林家自然也就可以拥有拿货优势。刚才我与明家谈条件,就提到了林家在翡翠零售方面的实力,这是对方愿意与我合作的前提之一。等正式加入翡翠帮之后,明家也将与你林家合作。那样一来,我们基本上就可以独霸整个东亚的翡翠市场。”


    林娴感慨道:“小弟,你真正的强大起来了,就连我们林家也要仰视你。”


    张均笑了笑,说:“娴姐,咱们先去公司一趟,我想看看那个叫曹包的家伙,到底能搞出一个什么样的计划。”


    林娴忍俊不禁,说:“小弟,你也真胡闹,他那样的人也能想出好办法吗?”


    张均不以为然地道:“娴姐,你千万不要小看他,这个人之所以一直被人瞧不起,不是他没能力,是因为他没机会。一个人想要创业,首先需要的是点子,然后才是团队和资金。他有点子,我帮他提供资金和团队,以及高效科学的企业规划,这件事情就一定能人帮起来。”


    “可是,这个项目单前期投入就高达上百亿,还不知道后期需要多少投资。这种只投入不产出的点子,也算好点子吗?”林娴翻起了白眼,非常不认同张均的观点。


    “做什么都要有耐心。”张均淡淡道,“我们的国家处于浮躁期,假冒伪劣产品充斥着我们的生活,人们缺乏良知,丧失诚信,没有道德底线。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人人自危,你提防我,我提防你,你说活得累不累?”


    “这个‘天’,就是要让那些骗子无所遁形,让那些欺客的商店赚不到一分黑心钱,让那些真正质优价廉的公司企业活起来。”张均双眼放光,“有时候干大事,就要学会等待,一个有耐心的企业,往往也有大的潜力。”


    林娴知道说服不了张均,就笑了笑,说:“好吧,我支持你。不过小弟,天行投资的家底就那么多,我怕坚持不了多久。”


    张均笑了,道:“钱不会是问题,我可以解决。”


    午时分,张均来到公司总部。此时曹包正紧张地在葛小仙的办公室里等消息,不停地用手帕擦汗,一脸焦急之色。


    隔壁,葛小仙正与六位高薪请来的投资研究方面的专家,商议曹包的点子。


    一个戴着厚眼镜,国外某知名学府的经济学教授皱眉道:“简直胡闹,这样一个计划唯一的作用就是烧钱,而且不一定烧出成果。”


    “我也这么认为。”另一个国内某经济研究室的专家附议道,“这个计划不仅仅是要建立一个平台,它是要重建整个国家的市场秩序,这简直比当年的改革开放都困难!”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