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君任性一次,不写标题了,大家直接看小说吧!

书香云集 2019-01-10 16:32:36


书香云集

阅见好书,心有余香


《微雨燕双飞》

作者公子陌上


“来人,给秋主子醒醒觉!”一个尖利的女声响起。


乔诺一皱了皱眉,还没反应过来,一桶冰凉的水倾盆到在她身上,一滴没漏!


“有病是不是!谁大早晨的不让我睡觉还浇凉水?!”乔诺一站起身子扑棱扑棱水,怒吼了一声。手摸到料子上她才发觉不对劲,怎么是粗布衣裳?


 “贱妇秋沉心,罔顾家法,陷害夫人,推夫人下河,致使夫人溺水而神智失常,你可知罪?”


乔诺一看了看眼前站着的女人愣愣的道:“……苏瑾?”


一旁青色衣裳的丫鬟径直的走过来,一脚踹在她的膝盖窝里:“还敢喊新夫人的名讳!真是不知死活!”


乔诺一一个吃痛,噗通一声跪在了苏锦面前,看着一地的青灰石地板,她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大腿,果然很痛!什么情况?她做梦了不成?


头顶上苏瑾的声音再次传来:“妹妹,虽说你比我早进这侯府几步,但到底我是夫人,你这样直呼其名似乎不妥吧。”


乔诺一顿了顿,弓着身子道:“我错了,夫人。”


谁知她话刚说完,苏瑾就笑了笑,眼神却冷着道:“掌嘴。”


‘啪’!不知道谁从头顶抽了她一巴掌,让她刚跪稳的身子立刻倾倒到了一边。
乔诺一捂着脸抬头,就看到苏锦旁边一身青色衣裳的丫鬟青梅站在她面前,露着胜利者的微笑。


“你干嘛打我?”


‘啪’!又一巴掌落下来,抽在另一边脸上,乔诺一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涨疼。


苏瑾勾着唇角道:“青梅,告诉秋主子,我为什么掌她的嘴。”


青梅走到她面前行了个礼道:“秋主子,我家夫人虽说在您进侯府之后,却也是侯爷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抬回来了夫人,您一个小小的侍妾,怎敢在夫人面前称‘我’?”


乔诺一恨不得咬了自己这条舌头,这梦境这么真实吗?她怎么就忘了这古人说话的弯弯绕绕?


“夫人,奴婢知错了。”


苏瑾命丫鬟搬了凳子坐在她面前,挥挥手道:“罢了,我也不是那不讲理的人,只是妹妹,侯爷命我查清兰夫人溺水的事儿,我这才不得不来找妹妹的。”


乔诺一跪在地上,脸都快贴上地皮了,也没敢再开口说话。


“那日事情的经过,你的丫头杏雨都跟我说了,”苏锦道:“听说是兰夫人为了推你下河,却自己不慎落水,幸得你熟识水性,才救她上岸的,是么?”


乔诺一点点头,应该是这样吧。


苏瑾笑了笑:“来人,把人带上来。”


只见眼前一双草鞋立定而站,唯唯诺诺的说:“老奴看见,那日秋主子推了兰夫人,还……还将兰夫人死死按在水中,这才溺了水。”


“妹妹,这回你可听清楚了?”苏瑾问她。


乔诺一翻了个白眼,趴在地上声音闷闷的道:“夫人也不可听信一面之词就妄下结论吧,我……奴婢没做过推夫人下河这话龌龊事!”


“你没做过?难不成还是夫人冤枉了你不成?”


一个男声在她头顶响起,乔诺一抬头一看,一身月牙白色锦袍的男人一脚踏进了门口,刀刻的眉目,英气十足,一双黑眸却死死的盯住她,眼中的厌恶十分明显。


乔诺一看的有些痴了,这男人生的真好看啊。


一旁的苏瑾起身冲着他行了个礼道:“侯爷万安,妾身按侯爷的吩咐查清兰姐姐溺水的事儿,妹妹说有冤屈,侯爷不妨听听看?”


平南侯一脸厌恶的甩甩锦袖道:“哼!她有冤屈?关她一个月未曾听她说过只言片语,现在人证在场,她却说不是她做的,晚了吧!”


“侯爷息怒,”苏瑾扶着他坐下,转身对乔诺一说:“妹妹,现在侯爷也在,你有什么冤屈,不愿同我讲,跟侯爷说也行,这一个月的禁足也关的够久的了,妹妹也想早早出了这琼林院不是?”


刚才这女人还一副要用巴掌抽死她的架势,现在平南侯来了,倒站在她这边替她说话了?


乔诺一正了正颜色道:“侯爷,夫人,奴婢确实没有推过兰夫人,苍天可证,况且找个人来就说是我推的,我倒是想问问新夫人,从哪儿找来的人证?”


“一个月禁足,你倒是一点都没安分下来。”平南侯垂着眸看她:“当初关你进这琼林院,为的就是让你静心沉气,改过自新,你倒好,越发的不着边际了!瑾儿,该怎么办便怎么办吧。”


乔诺一一听他这话也是火大,平白的这人在梦里也偏了心,来个人说点什么就信,她道:“侯爷本就怀疑我,一个月禁足与一年禁足又有何分别?侯爷想罚便罚,不需要找那么多借口!”


“你这是什么态度!”平南侯拍着桌子站起身来道:“你反倒有理了不成?”


一旁的苏瑾赶紧到他身边,安抚着后背道:“侯爷莫急,先消消气,妹妹年轻不懂事,也怪妾身考虑不周,确实不能仅凭一人之言就妄下决断,也该听听妹妹自己怎么说才是。”


苏瑾转身对乔诺一道:“妹妹,快给侯爷认个错,禁足一个月也算够久的责罚了,妹妹莫要与侯爷为难才好。”


乔诺一把脸贴在地上再次行了个大礼道:“奴婢不觉得自己哪儿做错了,还请夫人明示。”


“你!”平南侯气的语结:“好,不知道哪儿错了?本侯让你知道知道,来人!家法伺候!”


说完,平南侯身边的随从飞龙带着家奴走进屋里,两三位家奴手里拿着平南侯嘴里说的‘家法’。


乔诺一抬了头看,乖乖,这平南侯不是文官吗?怎么家法却是军棍?她还没反应过来,身旁一直陪着跪的丫鬟杏雨却哭着道:“侯爷!主子禁足一个月,身子已然不好,万万受不得这样重的家法啊!侯爷还请开恩!”


平南侯扫了一眼眼前跪着的人,倒是比禁足前消瘦了不少,但是这样气他却还是第一次!


“你家主子自己都不说什么,偏要你一个丫鬟求情不成?”


杏雨脑子再不好使也听出来侯爷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拉了拉乔诺一的衣襟道:“主子,快求求侯爷啊!侯爷定能给咱们沉冤得雪的!”


一冷哼了一声:“侯爷听信一面之词,奴婢说什么侯爷也是不信的,又何苦为难丫鬟?”


“好!”平南侯面色也冷着道:“飞龙!家法伺候!”


飞龙面无表情的应:“是!”


几个家奴围上来,把杏雨抬到了一边,按住乔诺一的身子,径直喊:“一!”


一个军棍落下,打的乔诺一没准备的喊出了声:“啊!”


“二!”


“三!”


“…………”


乔诺一死死的咬着牙,没再让自己发出一声,只是一双眼直直的瞪着面前的平南侯,身上传来的疼痛慢慢轻了,周围也重新黑了下来。

大概是要梦醒了吧?大概是小说看的太入迷了,这样的梦她可不愿意再做了。

黑暗中乔诺一觉得周围有些白色的亮光,一个女人柔和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恨吗?”


乔诺一挤了挤眉头问:“你是谁?”


声音又飘近了些:“我就是秋沉心。”


乔诺一翻了个白眼,好嘛,可算是找到正主了。


“你来了正好,我替你挨了家法,可疼死我了,你赶紧放我回去,明天我还要上班呢。”


秋沉心捂着帕子笑着摇摇头:“你要帮我办成一件事,才能回到你想回的地方。”


黑暗中乔诺一顾不得身上的伤,支着身子站起来,合着这女人拉她入梦就是为了让她做苦力的?


“你找别人不行吗?我还要上班,还有两年的车贷和五年的房贷,秋沉心,你放过我好不好?”


好像秋沉心的轮廓慢慢在黑暗中清晰起来,乔诺一也慢慢看清了她的脸,这女人长的好妖艳啊,鹅蛋粉脸,凤眸狭长,粉面玉唇,一张脸开的十分匀称,额头上的美人尖历历在目,小嘴一张一合的道:“你只有帮我,才能回到你想回的地方。”


乔诺一听着这话有些好笑:“也就是说我要是不帮你我就回不去呗?”


秋沉心渐渐的飘远了些:“在这里,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帮我就等于帮你自己。”


这话乔诺一倒是认同,现在她莫名其妙的被带到这个架空的历史朝代,除了按秋沉心说的来,她也没别的办法可以回去。


沉了性子,她问:“那你让我帮你干嘛啊?”


秋沉心只看着她,眼神迷茫,伸手一点她面前的黑暗,立刻弹出一副画面,比显示器还清楚。


画面上,兰锁芯沉沉的睡着,枕边伸过来一只手,抬起她的头来喂了一碗黑乎乎的药下去,兰锁芯喝了,便又沉沉的睡去了。


乔诺一有些不懂,挑着眉问她:“你给我看兰夫人干嘛?”


“那日她推我下河,将我死死的按在水中,”秋沉心道:“她不知我熟识水性,我潜入河底游上了岸,她自己却沉了下去,可就算是溺水,也不会神智失常的。”


乔诺一点点头:“溺水一般的情况都是肺部积水,导致发烧肺炎还有可能,心智失常倒是不太可能。”


秋沉心道:“所以你要帮我查清楚,她溺水的真相究竟到底是什么。”


“啥?”乔诺一眉头都挤在了一起:“你让我查案?”这是警察干的活好吧,她一个小小职员,让她做份报表倒是可以,查案啊……


“记住,帮我就是帮你自己……”秋沉心没理会她吃惊的表情,身子一起就越飘越远,而乔诺一的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半点光亮不见。 


欲知后续精彩内容,点击“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