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恐怖小说:我的阴司鬼夫

苗苗漫画 2019-01-16 06:44:29

第001章:诡秘之脸
···········

我家住在一个很平凡的小山村,群山环伺,绿水遍绕。玄乎的传说自然不会少,可是我没想到,有一天,也会有诡异的事发生在我身上……


暑假回家之后,我本来想打个游戏钓个鱼玩儿玩儿的,表姐却突然找上门来。


说起来,我和表姐也很久不联系了,但是毕竟是亲戚嘛,于是我也没多想。


很久以后再想起来那一天,我才发觉,也许这就是宿命吧。


还记得屁股还没坐热,表姐对我神秘地一笑:“难得从城市里回来了,就回来看看好东西吧,我发现了好玩的地方!”


我不知道有什么好东地方得表姐这么神神秘秘的,可怎么问她也不肯说,只带着我往林子深处走。


说也奇怪,原本至少方圆几公里内都很熟悉的我,看到这条路却有点楞神了。


而且越往里走,树冠就越浓密,遮天蔽日,连正午的日头都感觉不到了。


我心里有些打鼓,忍不住想让她赶紧回去,可表姐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到了。”


我站在黑乎乎的山洞前,顿时惊讶道:“怎么还有没玩儿过的山洞?”


“所以说,这是新发现的,所以才带你来!”表姐忽然又是一笑,可是却忽然让我有种怪怪的感觉。


跟着表姐进去,拿上手电筒,我看见山洞的岩壁上画着颜色暗淡的壁画,慢慢地也就看出了一点门路。


这壁画有一个主人公,多半是手举着剑的形象,就好像是古代的西方骑士一般。


越往里走壁画的颜色就越鲜艳,画面也越来越鲜活,可我再一抬头的时候,发现表姐居然不见了!


可是我又忍不住想把这个壁画看完,好奇心作祟,我又开始抬步慢慢走。


洞里积了水,能够清晰地听到水滴滴答滴答的声音。


而我终于看到了壁画的尽头,晃眼一看,竟是一副阴森的棺材,而里面,赫然是一把长剑,将那个人狠狠的钉在了棺材里!


因为画面太真实,让我感受到了一股森森的寒意,手也是忍不住抚上了石板,呢喃道:“这应该是很痛吧……年纪轻轻的,真可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冰冷的石板,在那一霎居然滚烫起来,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下子刺痛了我的手指!


我吓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直接跌坐到了后面的石凳上!


可是让我觉得更加可怕的是,明明刚刚染上了我的血的石板壁画,忽然间又恢复到了原来干干净净的样子,要不是我的手指还在流血,我压根不敢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


“哐当”的一声,后面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我吓得不敢动,可是半天之后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所以我又打着手电筒慢慢转身。


是一个小盒子,应该是被我刚才一跌,从桌子上滑下去了。


木盒大概有巴掌那么大,形状颇为古朴,只是颜色似乎是因为时光的洗练而变得暗淡不已。可令人玩味的是,那上面居然一丝丝灰尘都没有。


这样不好,听老人家说,这种地方的东西,是乱动不得的,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哆哆嗦嗦的,我还是想着把它再放上桌子,可是没想到,我的手刚碰到那个盒子,它马上闪过一道绿光,“哐”的一下弹开了!


我吓得又是一甩手,可是就这一刹那的功夫,它又再度自己合上,令我惊恐的是,刚裂了口子的手指,也完全自动愈合了!


阴风忽然拂过我的后背,就好像是一双冰冷的手,在轻抚我的全身……


我再也不敢多呆一秒,闭上眼睛,卯足了劲似的往前面跑!


终于,我回到了家,足足在床上躺了三天,可是一闭眼,看到的就是那幅壁画,还有那张壁画上的脸。


梦中,我终于看清了那一闪而过的绿光是什么,是一双幽幽的眼睛……


噩梦缠身的第四天,我终于找到了表姐,可是,她却表现的完全没见过我一样。


我想,我该回学校了……

 

··· ·······
第002章:惊悚之夜
···········



再也不敢多呆,我真的逃也似的回了学校,在人群之中,我终于找到了一丝安全感。


宿舍里长久没有人住,脏兮兮的全是灰,我打扫完宿舍之后洗了个澡,躺在床上之后,终于再没噩梦。


呼出一口气,我抱着枕头,庆幸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可是睡到一半,我忽然感觉阵阵的寒意,阴冷阴冷的,非得在大日头底下晒才能晒干净那种感觉。


我翻了个身,看着外面的路灯逐一亮起,昏黄的灯光照亮对面大半个宿舍楼,那一个个黑洞洞的窗口像是巨兽的眼睛,在冰冷冷地看着我。


天黑了。


怎么可能会不怕?我咬咬嘴唇,翻出手机来,打算听首歌放松放松心情。


手机屏幕亮起,我点开一首英文歌,熟悉的旋律,温柔醇厚的男声让我放松下来。长时间火车的颠簸让我的精神十分疲惫,很快就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我冷得受不了,缩在床上不停颤抖,耳畔的声音也变得不对劲起来。


歌手的声音一褪之前的温暖,透着股阴森可怖的感觉。


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都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脑袋里一团浆糊,一会儿好像在梦里,一会儿又像是清醒着。


我猛地睁开眼睛,额头上布满了涔涔冷汗。


黑夜里,寂静的宿舍只有我一个人的呼吸声,入眼每一张床上都蛰伏着漆黑的东西,我知道那是室友临走前收拾好的被子,却抑制不住地恐惧。


我平时并不是这么胆小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好像特别神经过敏,看到什么都有点儿要心惊肉跳的感觉。


当时我还并没有想到,有一种直觉就是食草动物对肉食动物的恐惧和逃避,因此也就没有想到那种感觉其实是对危险的敏感。


耳机里的声音忽然间拔高,尖锐难听,夹杂着电流的沙沙声,刺得我耳膜都快破了,我连忙扯开耳机,却发现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


我忍不住滴下一滴冷汗。


那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我死死地盯住我的手机,像是盯着一只潜伏在身边的怪物,半晌还是抵抗不住好奇心的诱惑,咬牙重新拿起耳机。


耳机里的声音非常不清晰,就像是看雪花电视机的时候那种声音,沙沙,沙沙。


我隐约听出一两声尖叫,虽然不甚清晰,但是那种怨毒和绝望却是怎么也无法忽略的。


“来……来陪我……甘婉!”


耳机里忽然爆发出一阵尖利的叫声,我心头一震,手一抖,手机摔在席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之后耳机里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整个宿舍静悄悄的。


我的心跳得特别快,手颤抖着去拔耳机,因为手软,拔了两次才把耳机拿下来。


刚刚那个声音应该是个男人的声音,虽然被扭曲得难辨男女,但我直觉那是个男人。


也许这只是个恶作剧,说不定现在就有谁躲在网线的另一头对着手机咯咯直笑,猜测着我被吓成什么样子了呢。


说不准的,说不准的……


对,我不该想这么多,怎么能被那帮家伙骗到?到时候被她们嘲笑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然而就在此时,我听见有水滴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里显得非常清晰。


滴答,滴答……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股凉意从脊椎骨爬上来,直将我整个人都攫住了。


因为我忽然间想起来,不应该这么安静的。


学校正在扩建,暑假里太热,工人常常在夜里工作。我上学的时候曾经在半夜惊醒,就听见外面施工的声音。


可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不仅没有施工的声音,虫鸣,风声……全都没有。


整个学校太安静了,像是只有我一个活物。


仿佛就是为了凸显出夜里的寂静,那水滴的声音特别响亮,一声响过一声。我努力不去在意那水滴的声音,可是越是不想在意,就越是在意,我无法忽略。


到最后我终于受不了了,爬下床,一把按亮了灯,整个宿舍在白炽灯下全无暗影,每一丝黑暗都被照亮。


我松了口气,转头一看,原来是水龙头没有拧紧。


我放下了心,心想真是自己吓自己,这么点小事也能被吓成这幅模样。


我走过去关掉水龙头,一抬头,镜子里竟然平白出现一个人!


我尖叫一声,连连后退,却撞到了一个硬邦邦冷冰冰的东西。我眼睁睁地看着镜子里的人缓缓抬起头,从蓬乱漆黑的头发里露出一张苍白鬼魅的脸,冲着我露出笑容……

 

··· ·······
第003章:冰冷的吻
···········



那东西强硬地掰过我的脸,低头咬住我的嘴唇,接下来就撬开我的唇齿,冰凉滑腻的舌头钻了进来——这居然是个吻!


尝到那种冰冷冷的滋味,我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惊恐地挣扎。


可是那东西的力气大得惊人,我就像是被铁链子紧紧捆住一样,动弹不得,挣扎起来竟然不能动摇他半分!


恶心,无助,恐惧,绝望……我真恨不得这一刻我是死的,太难熬了,那东西似乎找到了一个有趣的游戏,乐此不疲地在我口中不停搅动着。


谁能想象大半夜里,自己在和一只鬼舌吻?


我恶心得想吐,身体却不由自己主宰,无法得到半分自由。我开始后悔了,为什么要下床?为什么要来关掉水龙头?


那鬼身上的森森冷气冻得我连呼吸都是冰冷的,肺部生疼,一半是缺氧,一半是寒冷。


良久,它终于松开了我,低低地在我耳边说:“闯完了祸就想走,想得美。”


这一句话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我心头重重敲了一记,我终于承受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第二天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还睡在床上,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妥之处。


我不禁松了口气,拍了拍额头。只是个梦而已,竟然把自己吓得半死。


我很快就找到打工的地方,发发传单,端端盘子,日子过得平静无波。有的时候我忍不住回想起那天晚上,自嘲地想,自己怎么会梦见跟男人接吻,难不成是欲求不满了?


但那毕竟只像是湖面上投下一颗小石子,涟漪片刻就停歇了。


直到宿舍里住进第二个人。


那是我们宿舍最漂亮的女孩儿祁梦,不仅人漂亮,也爱打扮,常常夜不归宿,和男朋友在外面过夜。虽然生活轨迹不太一样,但是她性格很好,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女孩儿的。


这天我从饭店回来,一身热汗,直想洗个热水澡。但是祁梦她男朋友在宿舍帮她整理床铺,我只得忍着,坐在桌前装作看书。


谁知道他们俩聊天聊着聊着声音就变了,我一回头,哟,两个人就这么旁若无人地亲上了,还不断发出令人脸红的声音。


我尴尬无比,暗暗有些恼火——他们俩这是把我当死人啦?


祁梦男朋友走了以后,祁梦笑嘻嘻地走过来,递给我一包牛肉干:“吃不吃?我们那里的特产哦,特别辣!”


所以说,祁梦还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子。我接过牛肉干,扭头见她还在收拾自己,不像是要躺下的样子,便问道:“你还要出去?”


祁梦甜甜地笑了:“嗯,他在外面等我。”


我了然地点点头。当天晚上,祁梦并没有回来,我也不以为意,洗了个澡就睡了。


半梦半醒之中,隐约听见外面有沙拉拉的雨声,我觉得有些冷,裹紧了被子翻了个身,心中升起隐隐的不安。


室温越发低了,我直觉这场景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究竟什么时候遇到过。


有一个冰凉的东西按上了我的脖子,我下意识地躲闪,却始终无法逃脱。那东西环住我得脖颈,缓缓施力。


我不适地挣扎了一下,大脑昏昏沉沉的醒不过来。


力气越来越大,空气无法进入身体,我因窒息而不停挣扎,喉间不由自主地发出低低的气流声,肺部疼痛,我却始终无法挣脱醒来。


我明知道这情况是不对劲的,可是眼睛却被黏住了一般,怎么也睁不开来。


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


这东西要我死!


低沉的男声仿若流水钟声,响在耳畔:“不过几日的时间,就勾搭上了别的男人。没想到你是这么水性杨花的人!”


什么别的男人?他在说什么!


“哼,当我不知道么?这房间里有其他人的味道,还有一个是男人!”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第001章:诡秘之脸
···········



我家住在一个很平凡的小山村,群山环伺,绿水遍绕。玄乎的传说自然不会少,可是我没想到,有一天,也会有诡异的事发生在我身上……


暑假回家之后,我本来想打个游戏钓个鱼玩儿玩儿的,表姐却突然找上门来。


说起来,我和表姐也很久不联系了,但是毕竟是亲戚嘛,于是我也没多想。


很久以后再想起来那一天,我才发觉,也许这就是宿命吧。


还记得屁股还没坐热,表姐对我神秘地一笑:“难得从城市里回来了,就回来看看好东西吧,我发现了好玩的地方!”


我不知道有什么好东地方得表姐这么神神秘秘的,可怎么问她也不肯说,只带着我往林子深处走。


说也奇怪,原本至少方圆几公里内都很熟悉的我,看到这条路却有点楞神了。


而且越往里走,树冠就越浓密,遮天蔽日,连正午的日头都感觉不到了。


我心里有些打鼓,忍不住想让她赶紧回去,可表姐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口:“到了。”


我站在黑乎乎的山洞前,顿时惊讶道:“怎么还有没玩儿过的山洞?”


“所以说,这是新发现的,所以才带你来!”表姐忽然又是一笑,可是却忽然让我有种怪怪的感觉。


跟着表姐进去,拿上手电筒,我看见山洞的岩壁上画着颜色暗淡的壁画,慢慢地也就看出了一点门路。


这壁画有一个主人公,多半是手举着剑的形象,就好像是古代的西方骑士一般。


越往里走壁画的颜色就越鲜艳,画面也越来越鲜活,可我再一抬头的时候,发现表姐居然不见了!


可是我又忍不住想把这个壁画看完,好奇心作祟,我又开始抬步慢慢走。


洞里积了水,能够清晰地听到水滴滴答滴答的声音。


而我终于看到了壁画的尽头,晃眼一看,竟是一副阴森的棺材,而里面,赫然是一把长剑,将那个人狠狠的钉在了棺材里!


因为画面太真实,让我感受到了一股森森的寒意,手也是忍不住抚上了石板,呢喃道:“这应该是很痛吧……年纪轻轻的,真可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冰冷的石板,在那一霎居然滚烫起来,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下子刺痛了我的手指!


我吓得一连后退了好几步,直接跌坐到了后面的石凳上!


可是让我觉得更加可怕的是,明明刚刚染上了我的血的石板壁画,忽然间又恢复到了原来干干净净的样子,要不是我的手指还在流血,我压根不敢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


“哐当”的一声,后面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


我吓得不敢动,可是半天之后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所以我又打着手电筒慢慢转身。


是一个小盒子,应该是被我刚才一跌,从桌子上滑下去了。


木盒大概有巴掌那么大,形状颇为古朴,只是颜色似乎是因为时光的洗练而变得暗淡不已。可令人玩味的是,那上面居然一丝丝灰尘都没有。


这样不好,听老人家说,这种地方的东西,是乱动不得的,否则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哆哆嗦嗦的,我还是想着把它再放上桌子,可是没想到,我的手刚碰到那个盒子,它马上闪过一道绿光,“哐”的一下弹开了!


我吓得又是一甩手,可是就这一刹那的功夫,它又再度自己合上,令我惊恐的是,刚裂了口子的手指,也完全自动愈合了!


阴风忽然拂过我的后背,就好像是一双冰冷的手,在轻抚我的全身……


我再也不敢多呆一秒,闭上眼睛,卯足了劲似的往前面跑!


终于,我回到了家,足足在床上躺了三天,可是一闭眼,看到的就是那幅壁画,还有那张壁画上的脸。


梦中,我终于看清了那一闪而过的绿光是什么,是一双幽幽的眼睛……


噩梦缠身的第四天,我终于找到了表姐,可是,她却表现的完全没见过我一样。


我想,我该回学校了……

 

··· ·······
第002章:惊悚之夜
···········



再也不敢多呆,我真的逃也似的回了学校,在人群之中,我终于找到了一丝安全感。


宿舍里长久没有人住,脏兮兮的全是灰,我打扫完宿舍之后洗了个澡,躺在床上之后,终于再没噩梦。


呼出一口气,我抱着枕头,庆幸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可是睡到一半,我忽然感觉阵阵的寒意,阴冷阴冷的,非得在大日头底下晒才能晒干净那种感觉。


我翻了个身,看着外面的路灯逐一亮起,昏黄的灯光照亮对面大半个宿舍楼,那一个个黑洞洞的窗口像是巨兽的眼睛,在冰冷冷地看着我。


天黑了。


怎么可能会不怕?我咬咬嘴唇,翻出手机来,打算听首歌放松放松心情。


手机屏幕亮起,我点开一首英文歌,熟悉的旋律,温柔醇厚的男声让我放松下来。长时间火车的颠簸让我的精神十分疲惫,很快就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我冷得受不了,缩在床上不停颤抖,耳畔的声音也变得不对劲起来。


歌手的声音一褪之前的温暖,透着股阴森可怖的感觉。


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都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脑袋里一团浆糊,一会儿好像在梦里,一会儿又像是清醒着。


我猛地睁开眼睛,额头上布满了涔涔冷汗。


黑夜里,寂静的宿舍只有我一个人的呼吸声,入眼每一张床上都蛰伏着漆黑的东西,我知道那是室友临走前收拾好的被子,却抑制不住地恐惧。


我平时并不是这么胆小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好像特别神经过敏,看到什么都有点儿要心惊肉跳的感觉。


当时我还并没有想到,有一种直觉就是食草动物对肉食动物的恐惧和逃避,因此也就没有想到那种感觉其实是对危险的敏感。


耳机里的声音忽然间拔高,尖锐难听,夹杂着电流的沙沙声,刺得我耳膜都快破了,我连忙扯开耳机,却发现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


我忍不住滴下一滴冷汗。


那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我死死地盯住我的手机,像是盯着一只潜伏在身边的怪物,半晌还是抵抗不住好奇心的诱惑,咬牙重新拿起耳机。


耳机里的声音非常不清晰,就像是看雪花电视机的时候那种声音,沙沙,沙沙。


我隐约听出一两声尖叫,虽然不甚清晰,但是那种怨毒和绝望却是怎么也无法忽略的。


“来……来陪我……甘婉!”


耳机里忽然爆发出一阵尖利的叫声,我心头一震,手一抖,手机摔在席子上,发出一声闷响。


之后耳机里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整个宿舍静悄悄的。


我的心跳得特别快,手颤抖着去拔耳机,因为手软,拔了两次才把耳机拿下来。


刚刚那个声音应该是个男人的声音,虽然被扭曲得难辨男女,但我直觉那是个男人。


也许这只是个恶作剧,说不定现在就有谁躲在网线的另一头对着手机咯咯直笑,猜测着我被吓成什么样子了呢。


说不准的,说不准的……


对,我不该想这么多,怎么能被那帮家伙骗到?到时候被她们嘲笑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然而就在此时,我听见有水滴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晚里显得非常清晰。


滴答,滴答……


我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股凉意从脊椎骨爬上来,直将我整个人都攫住了。


因为我忽然间想起来,不应该这么安静的。


学校正在扩建,暑假里太热,工人常常在夜里工作。我上学的时候曾经在半夜惊醒,就听见外面施工的声音。


可现在,一点声音都没有。不仅没有施工的声音,虫鸣,风声……全都没有。


整个学校太安静了,像是只有我一个活物。


仿佛就是为了凸显出夜里的寂静,那水滴的声音特别响亮,一声响过一声。我努力不去在意那水滴的声音,可是越是不想在意,就越是在意,我无法忽略。


到最后我终于受不了了,爬下床,一把按亮了灯,整个宿舍在白炽灯下全无暗影,每一丝黑暗都被照亮。


我松了口气,转头一看,原来是水龙头没有拧紧。


我放下了心,心想真是自己吓自己,这么点小事也能被吓成这幅模样。


我走过去关掉水龙头,一抬头,镜子里竟然平白出现一个人!


我尖叫一声,连连后退,却撞到了一个硬邦邦冷冰冰的东西。我眼睁睁地看着镜子里的人缓缓抬起头,从蓬乱漆黑的头发里露出一张苍白鬼魅的脸,冲着我露出笑容……

 

··· ·······
第003章:冰冷的吻
···········



那东西强硬地掰过我的脸,低头咬住我的嘴唇,接下来就撬开我的唇齿,冰凉滑腻的舌头钻了进来——这居然是个吻!


尝到那种冰冷冷的滋味,我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惊恐地挣扎。


可是那东西的力气大得惊人,我就像是被铁链子紧紧捆住一样,动弹不得,挣扎起来竟然不能动摇他半分!


恶心,无助,恐惧,绝望……我真恨不得这一刻我是死的,太难熬了,那东西似乎找到了一个有趣的游戏,乐此不疲地在我口中不停搅动着。


谁能想象大半夜里,自己在和一只鬼舌吻?


我恶心得想吐,身体却不由自己主宰,无法得到半分自由。我开始后悔了,为什么要下床?为什么要来关掉水龙头?


那鬼身上的森森冷气冻得我连呼吸都是冰冷的,肺部生疼,一半是缺氧,一半是寒冷。


良久,它终于松开了我,低低地在我耳边说:“闯完了祸就想走,想得美。”


这一句话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我心头重重敲了一记,我终于承受不住,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第二天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还睡在床上,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妥之处。


我不禁松了口气,拍了拍额头。只是个梦而已,竟然把自己吓得半死。


我很快就找到打工的地方,发发传单,端端盘子,日子过得平静无波。有的时候我忍不住回想起那天晚上,自嘲地想,自己怎么会梦见跟男人接吻,难不成是欲求不满了?


但那毕竟只像是湖面上投下一颗小石子,涟漪片刻就停歇了。


直到宿舍里住进第二个人。


那是我们宿舍最漂亮的女孩儿祁梦,不仅人漂亮,也爱打扮,常常夜不归宿,和男朋友在外面过夜。虽然生活轨迹不太一样,但是她性格很好,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女孩儿的。


这天我从饭店回来,一身热汗,直想洗个热水澡。但是祁梦她男朋友在宿舍帮她整理床铺,我只得忍着,坐在桌前装作看书。


谁知道他们俩聊天聊着聊着声音就变了,我一回头,哟,两个人就这么旁若无人地亲上了,还不断发出令人脸红的声音。


我尴尬无比,暗暗有些恼火——他们俩这是把我当死人啦?


祁梦男朋友走了以后,祁梦笑嘻嘻地走过来,递给我一包牛肉干:“吃不吃?我们那里的特产哦,特别辣!”


所以说,祁梦还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子。我接过牛肉干,扭头见她还在收拾自己,不像是要躺下的样子,便问道:“你还要出去?”


祁梦甜甜地笑了:“嗯,他在外面等我。”


我了然地点点头。当天晚上,祁梦并没有回来,我也不以为意,洗了个澡就睡了。


半梦半醒之中,隐约听见外面有沙拉拉的雨声,我觉得有些冷,裹紧了被子翻了个身,心中升起隐隐的不安。


室温越发低了,我直觉这场景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究竟什么时候遇到过。


有一个冰凉的东西按上了我的脖子,我下意识地躲闪,却始终无法逃脱。那东西环住我得脖颈,缓缓施力。


我不适地挣扎了一下,大脑昏昏沉沉的醒不过来。


力气越来越大,空气无法进入身体,我因窒息而不停挣扎,喉间不由自主地发出低低的气流声,肺部疼痛,我却始终无法挣脱醒来。


我明知道这情况是不对劲的,可是眼睛却被黏住了一般,怎么也睁不开来。


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


这东西要我死!


低沉的男声仿若流水钟声,响在耳畔:“不过几日的时间,就勾搭上了别的男人。没想到你是这么水性杨花的人!”


什么别的男人?他在说什么!


“哼,当我不知道么?这房间里有其他人的味道,还有一个是男人!”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