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微小说:《情谎》

水木文摘 2018-04-15 08:27:58

这里离他家很近,但他没有往家的方向走去,而是走进了相反方向……



这里离他家很近,但他没有往家的方向走去,而是走进了相反方向……



01


市第五医院住院部一间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了,走进来一位拎着个蓝色布兜的老头儿。他头发雪白,清瘦的脸上带着笑容。他走到一位半躺着的老妇人床前,那老妇人脸色发黄,满面倦容。看见老头儿,她的眼睛里闪出一丝光亮。


老头儿在床前的方凳上坐下,轻声问:“今天上午怎么样?”老妇人有些吃力地动了动身子,回答:“还行,打了一针。”“这就好。”老头儿说着,从蓝布兜里掏出一个饭盒,打开,饭盒里一边是黏糊糊的小米粥,另一边是油汪汪的鸡蛋炒青椒。


他把饭盒递给老妇人,站起来扶她坐直,又从上衣的左兜里掏出个不锈钢勺儿,在衣襟上蹭了一下,递给老妇人,轻声说:“吃吧。”



02


老妇人望了望老头儿,有些心疼地说:“以后你在家吃完了再给我送饭。你看,你这阵子也瘦了许多,脸色这么不好,你要多注意身体呀!”


老头儿一摆手:“半辈子都是你给我做饭,退休了,我也给你做做饭。嘿,将来官司打到哪儿咱们也是两不欠,再说,我的身体比你可强多了。”


老妇人舀起一勺粥,才送到嘴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我说,英子怎么样了?”


老头儿的脸上立刻显出兴奋的表情:“你不说我差点儿忘了。”他从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老妇人,“这孩子有电话不打,尽写信,她好着呢!”



03


老妇人接过信展开,一个字一个字柔柔地念出来:


亲爱的妈妈爸爸:


非常想念你们。这段时间我忙得不亦乐乎,刚从济南回来,又要去深圳。整天开会啊、研究合同啊,可就这样,我还是胖了,都不敢上秤了,真没办法。


妈妈爸爸,看来只有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看你们二老了。现在通讯工具很发达,可我却不愿‘言而无信’,我觉得用文字更能表达我的情感和思想。


爸妈,你们要保重。


想念你们的女儿英老妇人看完,眼睛里充盈着泪花。她把信折好,放在枕头底下,体贴地说:“别让她回来,更不能让孩子知道我得了这么重的病,她会伤心的,请假回来也耽误工作。”



04


老头儿叹了一声,说:“孩子就像小鸟,长大了就要飞,咱们也不能把她拴在腰上啊!以后你感觉好点的时候,给她写封信,报个平安。”


老妇人流露出伤感的表情:“也不知我这病能不能好哇,只怕是一天不如一天。”


老头儿倾过身子,伸手把已流到老妇人眼角的一滴泪抹掉:“你呀,想到哪儿去啦,你不好,我怎么办?英子怎么办?我们可不许你有个三长两短;再说英子都二十好几了,以后结了婚,还要让你给看外孙呢!”老妇人笑了。


“吃吧,一会儿凉了。”老头儿把饭盒再次捧给老妇人,催促着。


老妇人吃完饭,老头儿站起来,一边收拾饭盒,一边轻声地叮嘱:“你休息一会儿,晚上我再来看你。”他扶着老伴儿躺下,给她盖好被子,朝她笑笑,才轻手轻脚地离开了病房。



05


老头儿出了门,从病房门外的休息椅上拎起一个绿色的饭兜,匆匆地下楼,坐上了公共汽车。两三站后,他下了车,走进了车站边的市第八医院。


上了三楼,他在一个病房门口站住,把刚才那个给老伴儿装饭的蓝兜子放在门前的椅子上,定定神,脸上露出微笑。然后他轻轻地推开门,先向房里其他病人友善地点点头,接着走到一位二十多岁的姑娘的床前。


这姑娘面色憔悴,头发有些蓬松。老头儿把绿饭兜放在床头柜上,一边打开一边说:“这些天,路上总是塞车,饿了吧?”他边说边往外掏饭盒。饭盒也是饭菜分装式的,一半是大米绿豆粥,一半是冒着热气的黄瓜炒肉片,还有一个咸鸭蛋。



06


姑娘挣扎着想坐起来,老头儿忙伸手小心地扶起她,把她身后的枕头挪了挪,让她半躺着。然后,老头儿从上衣的右兜里掏出一把花瓷勺,在衣襟上蹭了一下,递过去。姑娘看着饭菜,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说:“我不想吃。”


老头儿的目光里立刻流露出责备的神情:“人是铁,饭是钢,不吃怎么能行?这都是你小时候最愿意吃的,有了病,一是吃药,二就是吃饭。”


姑娘顺从地接过勺子,一边慢慢地吃,一边问:“我妈挺好吧?”


“好,好。上午我把你写的信给了她,她看了说:‘这孩子又胖了,以后看谁要她。’你妈呀,也忙得很呢,天天早上都出去扭秧歌,那身体棒得连我都赶不上啦。对了,她说过两天给你写信。”



07


姑娘脸上显出一丝苦笑:“爸,你多陪陪我妈,她身体不好,千万别让她知道我得了这么重的病,她会伤心的。等过几天我再给她写信。”她又看了看父亲,“爸,你也瘦了,你要注意身体呀!”说着,一颗泪珠从姑娘的眼眶里流了出来。


老头儿伸手给她轻轻擦去泪水,边撩起垂在女儿那失去血色的额头上的一缕黑发,“你别想那么多,一心一意地看病,人没有过不去的坎。等吃完饭你睡一会儿,晚上我可能晚来会儿,你王大爷找我有点事。”


从女儿的病房出来,老头儿拎上两个饭兜,像来时那样匆匆地下了楼,又上了公共汽车。过了三站,他下了车。这里离他家很近,但他没有往家的方向走去,而是走进了相反方向的市第十医院。


扶着楼梯上了二楼,他轻轻地推开一间病房的门,走进去,像瘫了似的躺在一张病床上。不一会儿,医生走进来,给他挂上了吊瓶……




推荐一个好看、时髦的公众号

所有漂亮有气质的仙女都关注了!

长按识别下图中的二维码




- 来源 -

悦读文摘(ID:yueduwz)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