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怒 -原创微小说

墨逸隐修 2018-04-15 11:55:23


将军怒




将军好像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个家。

征讨北方的时候,路过家门都不会回来跟临产的妻子作别。

是,做大将军很威风。

可是作为将军的妻子,韦氏从来都没觉得很幸福。


现在孩子已满周岁,将军却未回家门哪怕一次,儿子年幼,刚刚会说话,可是偏偏就不会叫爸爸。

韦氏总会无聊时候走出城门,站在不远的山丘之上远望北方,却每次都只能看到一片黄沙。

“夫人,天色已晚,我们回府吧,少爷该饿了!”

身旁的婢女作揖躬身说道,韦氏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此站了快两个时辰。

提起长裙,裹紧围巾,韦氏向城门走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回来看看我和孩子。难道我们娘两个,就不值得他挂怀么?!”

韦氏口中默念,红了眼眶。

秋风乍起,一阵黄色落叶纷飞,如落雪卷下。

两女子风中缓缓而行,背后是枯木夕阳,看起来颇有古韵。






城墙旁,一个锦衣男子盯着两个女眷,眼睛都直了,口中干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许久,目送两女子进城之后,锦衣男子才晃过神来,喝了口已经微凉的茶,口中喃喃地说:“如此标志的女子,不知道是何人家眷,想我空活半生,竟从未见过如此标志的妇人。”

旁边一个仆人打扮的人细着嗓子回道:

“禀太子殿下,此女是将军韩凌天的妻子,今年也不过一十九岁,十五岁嫁入韩家,去年才给韩家添一男丁。”


“韩将军?原来是他的夫人。”锦衣男子沉吟一声。

“我倒是忘了,韩凌天此次北伐似乎已经有一年了吧?现在还没能建功对吧?!”


“是的,主子。”

旁边的奴才躬身应道。


“帮我草拟一个奏折,明早递给父皇,内容就写:北伐将军韩凌天,征讨北疆已一载,毫无所获,空吃军饷。现北疆平民怨声载道,皆言韩将军有谋逆之意,其名凌天,便是要改朝换代之意。望圣上罢免其职,家中男丁充军,女子充为官妓,以免后患。”

锦衣男子眉宇间尽是戾气,身旁的仆人跪拜领命,血雨腥风,片刻即至。





后一日,皇帝听其皇子所言,召韩将军一人回朝,暗地将韩家众人软禁起来。身为天子,哪怕不全信皇子所言,但宁可错杀万人,不能放过一个。痛下杀手,免除心病,这是祖上传下的天子手段。


朝堂之上,皇帝看着已经五花大绑的韩凌天,静静的问:

“韩将军,你可认罪?”


韩凌天到进城之时,被皇帝收了虎符,绑了起来。到皇宫的路上还怕他勇武,几个军士近百军棍已经把韩凌天打的奄奄一息。

此时听到皇帝问询,反而抖起精神,跪了起来。

“我韩凌天,为朝廷效力近二十载,如果想反,还能等到今天?我不知道是谁对圣上说了什么谗言,但今天圣上既然要定我罪,何患无辞!”

后韩将军被压入大牢,皇帝面无异色。


韩将军在牢内,听到声响,几人向自己所在走了过来。

顷刻,一白衣女子立在牢房之外,怀中抱着一岁的男孩,眼色血红,呆呆的看着自己。

“将军,未曾想,再见却是在这此处。”


“娘子,这一年,苦了你母子二人”韩凌天面露悲愤。





“前些日子,皇帝派人软禁我们的时候,我曾想过,夫君你莫非真的不顾我们性命,起兵谋反?我也恨过你。”

韦氏摸着将军似刀刻的脸庞,缓缓地说。


“直到昨天,皇子带兵到我们府上,对我说要收我为妾,还说这是他念我貌美,不忍我沦落酒肆之所,特尔求圣上赦免。那时候我才知道,家中的祸端,是由我而起!”

韦氏边说,眼泪从眼眶珠子似的滑落。


“将军,是妾身害了你全家啊!”

韦氏说到此处,银牙抵唇,恨的咬出鲜血。


“将军,我嫁入你家,已经四年,你总征战在外。妾身断不会负你,出了此门,我安顿好儿子,就自刎谢罪,断了那皇子的念想。可是妾身还是想问将军···”

韦氏摸着将军的脸庞,似乎肝肠已经寸断。


“将军,你可曾将我放在心上?哪怕一日,哪怕一刻?”


韩凌天听到此处,心中如被重锤击中,头晕目眩。

这国,这君,这天下,还是自己曾经拼了命要守护的么?


“娘子,我韩凌天对天发誓,从见你的第一日,心中就再也无法放下其他任何女子。”

韩凌天心中已有计较,揽过韦氏,吻在额头。

“出天牢以后,切勿寻死。你夫君掌将军印已经二十载。皇帝老儿坐在金銮殿上未碰过剑戟,不足为虑。既然他们为了我的女人想要灭我族人!就别怪我黄袍加身,从今日起荡平这皇城金殿!”






此刻韦氏惊的睁大双眼。

韩凌天却轻轻说道:

“见到你时,你正值芳华。爱你由心,却总觉得自己粗人一个,配不上你这仙子一般的人儿!后来征战沙场,也是觉得回家之后与你谈诗书琴瑟会被你瞧不起。与其惹你心烦,在沙场上还落得自在些!没成想,让你心底落了这许多苦恼。为夫之过!但从今日起,我要告诉世人:杀我一人,不难。动我家人毫发,荡平寰宇我也无畏!”


韦氏此时看着韩将军,这豪气干云的男人,才是自己年幼时答应嫁给的英雄。

“我等你来接我!”

韦氏抱着儿子离开天牢,头未回一次。



后三日,北伐大军十万挥师还京,入京城时竟不听皇帝之命杀入天牢迎出韩将军,后韩凌天带兵进殿,满朝文武俯首不敢发一言。

皇帝坐在殿上,瑟瑟发抖,强鼓起气力问道:

“韩凌天!你真敢反我?!”


“圣上!敢问皇子何在?”

韩凌天仗剑站在殿前,不答反问,怒喝道。


此时众士兵带着皇子扔在殿上,皇子看到韩凌天,站直身子口中威吓道:

“韩将军,我念你家人无辜,你被囚之后还替你夫人求情,现在你携兵谋反,不怕恶名留于青史,永世为后人所骂么?”




“皇子殿下,我带十万大军北伐,战死了多少士兵,你可知道?留下的这些,哪个不是我数得上名字的过命弟兄。你贪图我妻子美貌陷害于我,收我虎符,奴我族人?!你可知,这天下本来就不掌握在你帝皇之家?!我自有忠心可见日月,偏偏你等畜生不如的东西,不值得我韩凌天效忠!”

一刀韩凌天将皇子刺死在殿上。


转身上殿,抓住皇帝龙袍说道:

“自今日起,我断了你皇家一脉,国号为韩,年号永安!”

虎目圆睁,扭过头去看着众臣:

“有异议者,起身告知!我倒要看看,谁敢给我站起来!”


当晚韩凌天将家眷尽皆接入宫中,为韦氏披上霞帔的时候,韩凌天吻在了韦氏唇上。

“娘子,自今日起,无人可以伤我家人一根毫毛,但苦了孩子,生于帝王家,不见得是好事。”

韦氏拥住韩凌天,眼泪横流,相对无言。


每日更新,请关注公众号墨逸隐修



谢谢你看到这里。

文字原创,图片下载于网络,如果侵犯版权,请告知,谢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