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恐怖小说.

灵异诡故事 2018-09-13 17:34:59

所谓白虎女就是指的是身上甚至是下面没毛的女人,传说中这样的女人是不详的,一开始我还认为是封建迷信,直到后来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看法。

 

  那一年我在外地上大学,大伯突然打电话来通知我堂哥的喜事,让我回去参加,我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地方,但是毕竟是堂哥喜事,一辈子也就一次,我还是赶了回去。

 

  我们村子在大山里,偏得很,好多女人都跟着城里的汉子跑了,剩下了很多打光棍的汉子,堂哥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堂哥早年外出打工摔断了腿,人称王瘸子,家里又穷,村子里那些歪瓜裂枣的女人都看不上他,咋突然就结婚了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回到家里之后,回去的那天堂哥笑嘻嘻的迎接我,我并没有看到我那所谓的嫂子,直到堂哥把我带到了一个小黑屋,我一看就傻眼了!

 

  只见柴房的破草堆上躺着一个女人,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样子,样貌很是俊俏,衣着穿得是城市女子的时髦衣服,身子也是前凸后翘所谓,但是嘴巴被白布堵着,身子被白布绑得紧紧!

堂哥看着眼前的尤物,眼睛冒光,之咽口水,色色地问我说,咋样?你着嫂子不错吧!

 

  我疑惑地看着那个俊俏的女人,只见她双目含泪,楚楚可怜的看着我,似乎在向着我求救一样!

 

  我立刻把堂哥拽出来了问他咋回事儿,堂哥说这个女人是他从人贩子上买来了,花了好多钱。

 

  我立刻告诉堂哥他这样做是犯法的,可是堂哥不以为然的说,啥犯法不犯法的,等着老子弄了她,让她怀了老子的种,生米煮成了熟饭,她还不是乖乖地跟了老子!

 

  我继续劝说,但是堂哥瞪了我一眼,说没门儿!这个女人是我攒了好几年的钱买来了!

 

  大伯和大娘也山里人对这件事情也不以为意,这让我为难起来,作为一个文化人,我难道眼睁睁的要看着小丽被堂哥糟蹋了?!

 

  记得那天堂哥去镇上张罗办喜事的东西,让我盯紧了那柴房里的女人,怕她跑了,碍于情面,我只能答应了。

 

  到柴房里一看,那个小丽衣衫不整的躺在柴房里,衣服被撕得破烂,露出了大片的雪白的肌肤 ,她掩着几乎完全袒露的胸口,瑟缩在角落里,水汪汪得大眼睛胆怯地看着我,看到我眼睛里的不忍之后,她爬到我跟前拽着我的裤脚一个劲儿地求救,说她是大学生,出来逛街的时候被人弄晕,醒来就在这里了,要我帮她报警。

 

  我心里还是过意不去,于是就让她假装先屈服,我给她留下了一把小剪刀,让她藏起来等有机会自己割断绳子,再逃跑吧!

 

  小丽的脸都哭花了,一个劲儿地对我千恩万谢。

 

  堂哥回来之后我就离开了柴房,当天晚上小丽果然逃了出去,但是不幸的是,被村子里多嘴的婆子们发现了,当即就告诉堂哥!

 

  当天晚上小丽就被堂哥揪着头发拖回了院子里,堂哥大骂着,你个臭娘们!她妈的居然敢逃跑!

 

  说着堂哥一把扯掉了小丽身上的衣服,抽出腰间的皮带狠狠抽打起来!

 

  小丽的身子被扒光了,前凸后翘的身子在月光下更显雪白,她惊慌失措地捂住自己的下身和胸口,到处躲藏,但是堂哥的皮带还是一下又一下得落在了小丽的白花花地肌肤上,惨叫声划破了夜空!

 

  四邻八家的汉子们都被招引了过来,兴致勃勃地看着这一幕,不但没人上前阻拦,同村的大壮和小二还借机上前摸了好几把,小丽拼命躲着!

这时大娘和大伯也出来了,他们不但没有阻止堂哥,还跟着堂哥上前一起打,大娘的表情让我想起了容嬷嬷,她恶狠狠得冲上去朝着小丽的脸蛋儿就是两下子,小丽被打地吐了好几口污血。

 

“了不得你了,赶背着我儿子逃跑!来到这里,你这条贱命就是我家的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大娘的声音高了好几个音调。

 

  大伯冷眼地看着这一切,时不时也朝着小丽的肚子来上了两脚!

 

  堂哥打累了就说:“妈的!让你逃,老子今天就弄了你,让你成了我的人!”

 

  就拖拽这小丽走进了小黑屋,里面传来了声声惨叫,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从厢房里走出来了,想要制止,这时堂黑着一张脸,脸上胸膛上有好几道抓痕,从柴房里走了出来,嘴里气呼呼地嘟囔着,妈的!这女的性子太烈了,死活不让弄,等明天给她弄点药!

 

  听他这样说,我松了一口气,看到小丽被毒打,我心里和针扎一样难受,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这么命苦,被骗到这山里遭罪。

 

  我走进了小黑屋,看到了被打得半死的小丽,她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衣不蔽体的样子,奄奄一息躺下草堆上动弹不得,她的眼神空洞而又绝望,

 

  我实在不忍心,进屋那几件干净的衣服,还有一些伤药,想给小丽涂抹一下,大娘突然拦住了我,一把从我手里把药抢了过去,冷哼了一声,浪费药干什么!没你的事儿!

 

  妈的,这家人究竟是啥人,简直就是畜牲都不如,我心里骂到,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我从小寄居大伯家,这家人的品行我也是了解的,也没有多意外,只能趁着他们不注意,给了小丽一些伤药。

 

  第二天喜事如期举行了,邻里八乡的来了很多人,堂哥很高兴,终于结束了几十年的单身生活了,喝得有点高!

 

  小丽这次没有被关在柴房里,而是被大娘强行穿上了红衣绑在了喜房里,小丽看人多了在房子里一个劲儿地喊叫,嗓子都喊哑了,屋子外的人都没有搭声的,村子里光棍多,每年总是会有人从外面卖女人,村名对此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堂哥看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就叫我进去安抚一下小丽,我走进了喜房,看见小丽双手被捆绑着,脸都哭花了。

 

  一看见进来的人是我,小丽的颓废绝望的眼睛里立刻发出了闪出了希望的光,要我帮她解开手腕处的麻绳。

 

  我说,你也看到了,村子这么偏僻,你也逃不了,还是暂时老实点,不然你一会儿又有罪受了!

小丽听我这样一说,又颓废地说,那你帮我解开手上的麻绳吧!绑着怪难受的!

 

  我心想反正她也逃不出去,既然她认命了,让她少少受点罪也好。

 

  我走到她跟前解开了她手上的麻绳,就在我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小丽突然拉住了我的手,欺身上来,抱住了我!

 

  小丽的身姿丰满,我可以感受她柔软地身体挤压着我,胸前的两陀更是挤在我的胸口出,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你,你这是干什么?

 

  我有些慌乱地说,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小丽,抬起头来看我,眼角泛着泪光,朱唇微启,说要我要了她,说是报答我昨天的救她的恩情!

 

  听她这样说我一股欲火从小肚子上窜了起来,说实话小丽这姿色没几个人不动心的,让瘸子堂哥糟蹋了真是白瞎!不过,我不能这样做,严格不严格得说,她已经是我嫂子了!

 

  或许是看到了我的犹豫,小丽的在我怀里抽泣了起来,说堂哥还不知道她是不是处,她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一个三四十岁的老男人,要我成全她!

 

  真没想到如此美丽小丽居然还是处女!

 

  说着小丽就解开了自己的红衣,将自己美好的身子展示给了我,小丽的雪白的身子上还留着紫红色的痕迹,不过曲线依然玲珑,身形窈窕,让人看着血脉喷张!

 

  我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贪婪地看着她的身体,赫然发现小丽居然是一个白虎,浑身上下,甚至是那里光秃秃,一根毛也没有!

 

  这激起了我的欲望,我像是豺狼一样,扑了上去将小丽搂在怀里,亲吻允吸着她柔软的唇,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香气,小丽也渐渐地开始迎合我,双手在我的身上游移了起来,慢慢地她的收也伸向我下面!

 

  不!

 

  我猛然间,我意识到自己的兽行,如果我在堂哥的洞房了弄了小丽,先不说对不对得起堂哥,更重要的是我和禽兽还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我一把推开了小丽,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将红衣披在她身上,对她说,你不要这样作贱自己!我会帮你出去的,你耐心等等,我先应付一下堂哥,给我点时间!

 

  听完了我的说法,小丽的眼睛里又重燃起来希望,说真的吗?

我点了点头,小丽听见了我的承诺之后,凄美的笑了。

 

  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些没底,要是报警的话,堂哥遭殃了,我自幼和大伯他们生活,我不能这样做。

 

  于是我就打算把堂哥灌醉,然后让他和小丽做不成那事儿,晚上的时候我带着小丽翻过山就可以到镇子上了,到时候小丽就可以逃走了。

 

  堂哥酒量很高,来喝酒的人你来我往,我特么都醉了,可是堂哥还没有醉意,他的脸喝亮堂堂的,喝着喝着我也迷糊了,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在爬在酒桌上睡了过去!

 

  直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喜房里传出来,惊醒了我!

 

  我一清醒,感觉出事儿了,这时大娘拽了我一下说没事,闹洞房呢!听你哥说那娘们儿是一个白虎,这样的女人不吉利,老一辈的人说洞房的时候要血气方刚汉子在洞房里镇着,闹一闹,才能冲冲晦气!

 

  我看着大娘无所谓的样子,心想他妈的这时什么心理,自己的儿子洞房,居然要别的汉子盯着!

 

  我再一瞅酒桌上,原本一起的汉子都不见,妈的!肯定都跑进去了!

 

  我立刻起身闯进喜房一看,只见一群大老爷们,撕扯着小丽的衣服,眼睛里冒着贪婪的光,不一忽儿,小丽就已经不着寸缕,雪白的身子暴露出来。

 

  酒壮怂人胆,何况这些血气方刚的汉子们,玩着玩着就过火了,汉子们居然一个接一个脱了裤子往炕上扑,大壮拽着小丽雪白的大腿,小二拽着另一条,一把扯下了她最后的底线!

 

“靠!还真是一个白虎,王瘸子,快上!我们帮你掰着她的腿!”小丽奋力的挣扎,嘶喊着,无奈被汉子们控制得动弹不得。

 

  堂哥喝蒙了,脱了裤子要上,可是晕晕乎乎的就倒了,这时小二激动看着小丽,猥琐地笑着说:“要不我们替他把这娘们儿开苞吧!”

 

  在喜房里的汉子一个个都喝高了,再加上血气方刚,总是没女人,一看小丽雪白凹凸的身子,修长润白的大腿,都你摸一把,我抓一把,有人开始往小丽身上骑,一个接一个炕上爬!

 

  小丽哭喊着,挣扎着,嗓子都沙哑了,那些闹洞房的人却更尽兴了!

 

  我看着着这荒唐的一幕,立刻拨开人群大吼一声,住手!我上去推开他们!

 

  可是一身腱子肉的大壮揪住朝着我的脑袋就是一拳,把我打到在了地上,嘴里骂:“奶奶的!你算老几!”


小二和其他几个汉子,下了炕冲着我就是一通拳打脚踢,把我按在了地上,接着一个一个的压在了小丽的身上!

 

  小丽冲着我大声不停冲着我喊着,救救我!啊!救救我!

 

  她眼睛绝望地看着我,我也冲着他大骂着禽兽,住手,最后我都没有力气了,最后到了后半夜汉子们才散去,我筋疲力竭的爬到了床上,小丽的一动不动,洁白的身子污渍斑斑,光秃秃的下体流出了殷红的血和白色液体!

 

  我撑着身体想要去厢房叫大娘她们,结果发现她们正在呼呼大睡,喜房里那么大动静儿都没吵醒他俩,我赶紧把他来叫起来,说喜房出事儿了!

 

  大娘和大伯懒洋洋起来,一脸不情愿,哪知我们到了喜房一看,房梁上吊着一个人,小丽自杀了!

 

  只见她穿着大红的衣服,头发散乱着,舌头伸得老长,眼睛也瞪得大大的,里面有无尽的不甘和怨恨!

 

  这时大哥也醒了,看到这一幕后,骂道,这个臭娘们!居然把自己吊死了,我拿钱可是白瞎了!

 

  大娘也是撒泼一样的骂道,就是啊!拿钱够卖好几头畜牲的了,这个娘们儿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

 

  大伯说着就要拽着小丽的身子,把小丽硬梆梆的身子摔在了地上,骂骂咧咧地说着真他妈晦气!拿着竹木条儿,居然要还要鞭尸!

 

  我一把推开了他,骂道,这他妈是一条人命!你弄她为什么要当着这么多人,还让村子里的汉子羞辱她?!她死了,警察来的话,你们要蹲大牢的!

 

  被我这么一吼,这一家人收敛了一些,还在不停地嘀嘀咕咕着钱都打水漂了啥的!

 

  他们的话真让我寒心,我起身将红衣服裹在了小丽已经冰冷的身躯上,心理愧疚不已,我明明答应要救她的,但是却被那酒给冲昏了头,我轻轻地试图抚下小丽圆睁的双目,结果确实徒然!

 

  大伯皱着眉头说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这件事,出了这件事,纸也包不住火的,于是大伯就交了村子里的几个本家一起商量了起来。

 

  虽说小丽是自杀的,可是警察要是进来一查,那拐卖的事情了就暴露了,村里买女人的汉子多了,而且小丽的几个闹洞房的汉子都有份儿,这件事要是捅了出来,村民们可就遭殃了,大家都不同意报警啥的。

我心里过意不去,不过小丽毕竟已经死了,而且这也是生我养我的村子,我也不愿意看到村里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最后村子里大伯他们决定,把小丽的尸体搬到了后山,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埋葬了,这村子四面环山,小丽的尸体根本不可能被发现。

 

  第二天我和村子里的几个汉子抬着小丽的尸体就把她给埋了。

 

  事情结束之后,我心里总感觉惴惴不安,感觉大山深处有一双哀怨的眼睛盯着我,亏心事虽然不是我做的,但是我毕竟没有实现自己的承诺,救出小丽!

 

  我决定离开这个伤心地,回到城里,那一天正好赶上了小丽的头七,怪事发生了!

 

  那一天晚上村里里的狗都像是发疯了样,冲着后山叫个不停,吵得我一宿没合眼。

 

  第二天一早发现村民议论纷纷,一打听才发现他们养的家禽都死掉了,一只只地都被拧掉了脑袋!

 

  这时大家都慌了,昨天晚上是小丽的头七,村民都说是小丽的冤魂回来了,回来报仇了,村子里那些

 

  闹过洞房的汉子们一个个都特心虚,晚上啥的都不敢出门!

 

  到了晚上村子了刮起了冷风,呜呜的像是女人的哀嚎!

 

  村民们一个个人心惶惶的,实在没辙了,村长让我去隔壁的王家屯找个先生来看看,我心里发虚!

 

  到了镇上我四处打听有没有能超度冤魂的阴阳先生啥的,最后打听到了一家棺材铺子,据说那家棺材铺子的主人是个懂风水能驱邪的人。

 

  得到消息后半我赶紧赶往了那家棺材铺子,开棺材铺子的人是一个穿着道袍的白胡子老头,大家都管他叫李道长。

 

  好不容易找到了那里,我伸脚刚想迈进去,一个年迈有力的声音制止了我,骂道:滚!不许进来!

 

  我吓得一机灵,看到铺子门口走出来了一个穿着道袍的老头,对着我怒目而视!

 

  我就纳闷儿了,这老头是咋回事,怎么这么没礼貌呢?

 

  不过,我既然有求于人家,还是在门口外客客气气的打了招呼,李道长还是很有威严的瞪了我身后一眼,好像我身后有什么人一样,我回过头看见了空荡荡的街道,刮起了一阵阴冷的风好像有什么飘过一样!

“好了!你可以进来了!”李道长的神色缓和了许多。

 

  我走进了铺子,偌大的棺材铺子摆着一具具的棺材,除了李道长没有去他的人,显得有些阴冷孤寂,我将村子里小丽的死,还有小丽头七之后发生的怪事和李道长简单的一说,说怕是小丽的冤魂作祟,想请她超度一下。

 

“她死前可是穿的红衣服?”李道长问到。

 

  我点了点头,心想这李道长咋知道,我只是说小丽的死是自杀的,结婚和她生前生前受辱的事情我都没有提。

 

  李道长捏着胡子略有所思,然后说你带去你们村子里看看吧!

 

  李道长跟着我沿着镇上的黄土路就和我进了山,一路走来李道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翻过一座山终于到了我们的村子,不过,李道长在山上停了一会儿,望着山脚的村子,脸色十分难看,问着我说道:“你们把那女子埋到哪了?”

 

  我说我们村子的后山,李道长当即一拍大腿骂道,糊涂!那里根本不能埋人!?

 

  我问为什么,李道长也只是摇了摇头没解释啥,很快李道长就跟着我到了村子里,先是来到了大伯家。

 

  堂哥和大娘见我带着先生来了,立刻出门来迎接我们,像是见了救星,一个劲儿谄媚地叫着李大师啥的!

 

  李道长让我们带着他看看小丽死去的地方,小丽的喜房已经被封住了,那里原来是堂哥的住的,现在堂哥也不敢住那里了!

 

  喜房里红色的帐慢还挂着,红烛喜字都还在,只不过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

 

  李道长从身上掏出一根白色的蜡烛,蜡烛燃了起来,火苗一跳一跳的,渐渐地居然变成了绿色!

 

  李道长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说了一句,不好!白虎煞!

 

  疯了似的就跑出了大伯的家的门,我追出去拽着李道长的胳膊,问是咋回事?

 

  李道长用力的一甩,说,松开我!我可不想死在这!

 

  说完了,李道长就疯了似的往外跑,我赶紧追上去,拽住了他,问道究竟是咋回事?

 

李道长回过头来脸色十分难看地说,来不及啦!你们能走的赶紧走吧!这个地方恐怕是

呆不了了!

疯了似的就跑出了大伯的家的门,我追出去拽着李道长的胳膊,问是咋回事?

 

  李道长用力的一甩,说,松开我!我可不想死在这!

 

  说完了,李道长就疯了似的往外跑,我赶紧追上去,拽住了他,问道究竟是咋回事?

 

  李道长回过头来脸色十分难看地说,来不及啦!你们能走的赶紧走吧!这个地方恐怕是呆不了了!

 

  说罢,李道长头也不回得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纳闷儿,咋回事?!事情虽然是有点邪乎,可是顶多就是那小丽的怨魂在作祟,咋还能殃及整个村子呢?

 

  我回到屋里,大伯一个劲儿拽着我的手问我,是咋回事儿?

 

  我把李道长的原话告诉了他,大伯大娘听了之后也是忧心忡忡,不过瘸子堂哥还是不以为意,嘟囔着,不就是死了一个女人吗?又不是我杀的?能咋的?别信那神棍的屁话!老子把她买来,还没弄几下,就把自己戳死了,老子还是冤大头呢!

 

  堂哥的混账话刚落,那屋子门口的火苗蹭的一下子就灭了!整个房间都陷入了黑暗,一阵阵阴风在屋子来回的回荡!

 

  大伯和大娘都吓尿了,接连跪下,喊着小丽的名字,求饶命啥的!

 

  不过,怪事持续了一小会儿,就结束了,堂哥也没在意。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大伯和大娘的哭喊声响彻了四邻,我睡眼惺忪的一出门就看见,院子的门框上吊着一个人,穿着大红的喜袍,脸色惨白上面红红两陀,嘴上鲜红,伸着长舌头!死壮诡异而又凄惨!死的方式和小丽一模一样!

 

  我仔细一看,那人正是堂哥!

 

  大伯和大娘的哭喊声撕心裂肺,周围看着的邻里都人心惶惶,一个个的都说是小丽的冤魂来复仇了。

 

  看到眼前的场景我想起了昨天李道长的话,不由得心有余悸!

 

  村长王大伯,立刻将堂哥的尸体放下来,瞅了瞅,叹气到,这是上吊死得,身上还穿着他办喜事时候的红衣,唉!作孽啊!

 

  怕是那小丽的冤魂作祟,王大伯建议我们去后山把小丽的尸体挖出来,火葬了,消解一下怨气!

 

  结果我和几个汉子到了后山之前埋葬小丽的挖了老半天,挖出了一堆腥臭的污泥,愣是找不见了小丽的尸体!而且挖着挖着,居然挖出了一堆鸡头,正是头七那天死掉的家禽的脑袋!

这村子里的汉子见到眼前的景象,纷纷扔掉了锄头,惊慌着喊着,妈呀!诈尸啦!诈尸了!跑了回去!

 

  我心中害怕,但是也冷笑,当初闹洞房的时候,这几个汉子可猛了,这时候倒是害怕了!?

 

  实在没有办法,我又想起了李道长,之前李道长慌慌张张啥也没有解释就跑了!听那意思好像村子要遭殃啥的!

 

  果然今天堂哥就死了,还死得那么凄惨诡异,他一定是看出了什么,就算他怕引火上身,不打算干预这件事,我也应该弄明白的!

 

  于是我又马不停蹄得赶到了镇上,找到了那家棺材铺铺子,不过棺材铺的门却紧紧的闭着,我敲了半天,终于一个面容清秀女孩给我来了门,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她看到我以后睁大的眼睛问我找谁?

 

  我说我找李道长,有急事?!

 

  女孩睁大的眼睛惊讶得说,李道长已经去世好几天了,你不知道吗?

 

  我说胡说?!昨天李道长还跟着我回了村子里,怎么会死了好几天呢?!

 

  女孩儿说不信你进来瞅瞅,她把我带到了一口棺材前,开了棺材盖子,里面果然是穿着寿衣的李道长!

 

  女孩儿解释说,她叫莫小兰是李道长的外甥女,李道长死后孤苦无依,所以她赶回来安葬她,头七之后就要下葬的!

 

  我彻底懵逼了!那天李道长确实跟我回到了村子,大伯和大娘还见到了他,难不成我那天见到的是鬼魂不成?!

 

  这样一想我那天棺材铺子里阴冷异常,气氛确实有些诡异和今天莫小兰在这棺材铺的感觉确实不一样!

 

  这时莫小兰看我的眼色也愈发得怪异起来,若有所思地说,莫非你已经?!

 

  我立刻追问她,已经怎么?!

 

  接着莫小兰又摇了摇头,说没有定论她不能说,又问我找李道长想要干啥?

 

  我说我们村子了死了人,怪事频发,想要找个懂行的人驱驱邪啥的?


莫小兰说这样的话,她可以帮我,不过她先要我回去,等她安葬好了她的舅舅,就来村子里给我们看看啥的。

 

  我有些惊讶,看着眼前这个高中生年纪的女生,难道还动道术不成,不过我没有多问,立刻千恩万谢,然后就回到了村子里。

 

  刚刚回到了村子,就被叫道村子里的祠堂里,那里早就聚集着一波人,之前那一群个闹洞房的汉子们,还有大伯大娘都满面愁容地聚集在祠堂里。

 

  走进人群中往里一看,村长王大伯有一个佝偻的身影,是个看起来七八十岁的婆子,瞎着一只眼,另一只眼闪着狡黠的精光。

 

  村长为我们恭敬地介绍说,那个是孙婆婆,是他从隔壁的屯子里招来的跳大神,能够驱邪,度鬼啥的,所以请她来给我们村子瞧瞧。

 

“今天来的,都是那天王瘸子喜房前闹事的人,也就是和小丽的死有关的人,相信你们也知道王瘸子已经自杀了,虽然现在不将就信鬼神啥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亏心事就是你们做的,小丽她受辱而死,怨魂难安,今天就就让孙婆婆给我们瞅瞅!孙婆婆的吩咐的一切你们都要照做!知道吗!”

 

  王大伯威严地训斥道,众人纷纷点头,毕竟已经出了人命,都不敢儿戏了!

 

  大伯和大娘看到孙婆婆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连忙上去追问堂哥是不是小丽的怨魂害死的啥的,孙婆婆冷冷的暼了他俩一眼,啥也没说,转而把她那闪着精光的独眼望向了我们这群汉子!

 

  这群汉子里除了我,所有人都参与到了闹洞房的事情,可以说小丽的死他们都有份,被孙婆婆这样一盯着,一个个人心理都发毛了,低下了头!

 

  下一个死得人就在你们之中!

 

  盯了老半天,孙婆婆居然蹦出这样一句话,让我们惶恐不已,怎么?难道小丽真的已经化成了厉鬼,要害死所有这些让她受辱的人,怨魂才能安息!?

 

  大家都一个劲儿得问到,咋办?死得人会是谁之类的!

 

  六姨婆说我们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死气,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听她这样说,我就纳闷儿了,小丽受辱而亡的事情,我是没有参与的啊!而且我还试图就小丽来着,小丽就算变成了厉鬼也害不到我头上吧!

 

  不过,我又想起了当初莫小兰瞅着我的怪异的眼神,我心想莫非她也从我脸上看出了死气不成?

孙婆婆叹了一口气,说根据你们所说的情况,十有八九就是那小丽的冤魂在作祟,所以我们要让她魂魄安定,得以超度!

 

  王大伯连忙询问,要咋做才能让小丽的冤魂得意安息?

 

  孙婆婆又一个个盯着我们瞅了很久,然后问道,据说那女孩儿生前是一个白虎?!

 

  汉子们都点了点头,大伯说正是传说白虎不吉利,所以才让血气方刚的汉子们进去镇着的,冲冲晦气啥的?

 

  大伯说完,孙婆婆就用凌厉的眼神瞪了他一眼,说,糊涂!白虎女不详是真,但是哪里是普通的汉子能够镇的住得?

 

  那,那现在咋办?!大娘慌慌张张地问道。

 

  孙婆婆要我们把那堂哥的尸体带过来,她仔细瞅一瞅,看看堂哥具体的死因啥的。

 

  几个壮汉把堂哥的尸体抬了过来,孙婆婆掀开了盖在堂哥身上的白布,只见堂哥的死状还是那么凄惨,身上穿着大红的喜服,脸上像是涂了白粉一样,而且脸上还有两陀鲜红的,看着诡异凄惨!

 

  孙婆婆上前一把扯掉了堂哥的裤子,发现堂哥的下体一片黑红,全是黑红色凝结的血块!

 

  毁了!这是被吸了精气,又被鬼上身了啊!孙婆婆惊叹道。

 

  王大伯立刻惊恐地问,那,那咋办?

 

  孙婆婆面色凝重地说,白虎不详,你们又将人给活活得侮辱致死,那魂魄的怨念恐非普通人能够化解的!要想镇住白虎煞,只能……。

 

  孙婆婆说到这里卖了一个关子,大家都追问只能咋样?

 

  片刻后孙婆婆才回答说,镇住白虎煞,唯有青龙男!

微信上由于字数限制就先到这了,想看后续内容的需要去原帖阅读,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直通原帖

↓↓↓↓ 点这里,看后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