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邪医专治女人难症,规则是.....

茉莉花小说 2018-11-21 13:08:23

看更多小说

请关注“玫瑰花小说”,更多精彩等你来撩

 

 《极品都市邪医》


第1章 死而复生


  江南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

  十几个医生正围着病床忙的焦头烂额。

  病床上躺着一名短发青年,他浑身是血,闭着的眼睛上扎着几块碎裂的眼镜片。

  青年叫吴庸,是江南医学院一名大一的学生。

  如今正值暑假,他在一家会所打工挣钱,中午一名客人让他出去买包烟,结果过马路时不幸出了车祸。

  “病人头部受到猛烈撞击,颅内出血严重,必须马上手术。”

  “来不及了,心跳衰减!”

  “瞳孔也开始扩散了!”

  滴……滴……

  紧接着,医疗仪器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众医生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摇头叹息。

  又是一个被车祸带走的生命,他还那么年轻,真是让人惋惜。

  谁也没有注意到,扎在吴庸眼睛上的碎眼镜片,突然化作一道黄光没入吴庸的身体。

  朦胧间,失去意识的吴庸来到一片神秘的空间。

  他的四周一片昏黄,隐约可见一名穿着青色道袍的道士,正在对着他说话。

  “自今日起你便是我的传人,得我无上医术及道法传承,切记日后当悬壶济世,扬我玄门神威!”

  还不等吴庸弄明白怎么回事。

  道士的身影便渐渐消失,陡然化作一道青光,钻入吴庸的身体。

  瞬间,一股庞大的信息如江海般涌入吴庸的脑海。

  这里面有医卜星相,修行法诀,以及许多道士生前记忆的画面。

  庞大的信息,涨的吴庸脑袋如针扎般疼痛。

  “啊!”

  终于吴庸的承受能力到了极限,他不可抑制的咆哮一声,原地坐了起来,接着他睁开眼睛,茫然的往四周打量起来。

  急救室里正在为吴庸惋惜的医生们全惊呆了。

  “这……什么情况!”

  “他……他怎么活了!”

  “我靠,诈尸啦!”

  哗啦,吴庸一坐起来,急救室里的医生纷纷吓得脸色惨白,好似见鬼一般慌张逃窜而去。

  这也难怪,任谁看到一个死人突然坐起来都会吓破胆。

  吴庸却还一脸茫然,他想了半天,才回忆起自己出了车祸被撞的还不轻,模糊间好像听到医生说自己死了。

  可现在怎么又活了?还有刚刚看到的道士是怎么回事?

  吴庸带着疑问扯掉身上挂满的仪器,揉了揉发昏的脑袋,开始消化起来记忆中多出来的东西。

  方才他得到的传承中,包含的内容甚多。有着诸多失传的神奇医术,还有道术修炼法门,风水玄学知识,吴庸回味一遍只觉受益无穷。

  恍惚间,吴庸有种错觉。

  是不是被自己被撞的太狠,导致出现了幻觉?

  为了验证真伪,他按照记忆之中的混沌诀,缓缓的调息运气,不到片刻他的丹田处一阵温热,一股小小的气流渐渐凝聚,并缓缓的流遍周身百骸。

  立时,吴庸的脑袋一阵清明,那股昏聩的感觉一扫而空。

  身上那些横七竖八的伤痕,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

  没用几分钟,他便与正常人无异。

  亲身体验到神奇的变化,吴庸才敢确认一切都是真的,他激动的攥紧拳头,在心中暗暗发誓,既是上天厚爱让自己得了传承,自己必定要谨遵那道士之言,用得到的本事悬壶济世、扬玄门威名!

  经过一番调息身体已无大碍,在医院呆着也没用,于是吴庸连招呼也没打便直接出了医院回家。

  他暂时住在城中村里的一间出租屋。

  房间面积大约十平方,空间显得很狭小,但里面打扫的一尘不染。

  吴庸坐在桌子前面,看着墙上挂着的相框。

  相框里是他和一名中年妇女,中年妇女衣着普通但却有股难掩的雍容华贵之气,眉宇间跟吴庸有着七八分相似,论气质丝毫不输豪门贵妇。

  “妈,从现在起我就不是以前的吴庸了,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望着相框,吴庸语气坚定的喃喃道。

  说完,他迫不及待的开始仔细梳理起脑中的记忆。

  从记忆中他了解到,那名道人叫神机真人,乃是玄门创始人。他道术精妙绝伦,医术天下无双,更有一身精妙的风水堪舆之术,可谓是无所不能的奇才。可惜天妒英才,在修炼时突遇心魔,一身修为土崩瓦解,最后只留下一缕神魂苟活。

  这缕神魂一直依附在吴庸戴的眼镜里,因沾到了吴庸的血而激活。

  谁能想到一场车祸,非但没有带走吴庸的生命,反而让他获得了强大的传承。

  当下吴庸按捺不住心底的激动,闭上眼睛端坐在床上,再度试着调息运气修炼混沌诀。

  片刻之后,他进入一种近乎空灵的状态。

  他能看到自己身体的五脏六腑,看到奇经八脉,看到四肢百骸,甚至连血液在身体里的流动路线都看的清清楚楚。

  “这就是传承里提到过的‘内视’了,我可以清楚掌控自己身体的一切。”

  “那股黄色的气体,应该就是混沌真气。神机真人说过,混沌真气乃是他一身神通的根本,只要能将混沌诀练好,修炼出浑厚的混沌真气,就能将他的神通发挥到极致。”

  吴庸一边熟悉着脑海中的记忆,一边按照混沌诀的修炼法门运气。

  这一修炼便是整整两天时间。

  两天里吴庸一动不动,连眼皮都没睁开一下,期间他的手机响了好几次都没能将他震醒。

  第三天,日上三竿时。

  呼,吴庸长吐一口气,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

  他从床上一跃而下,轻轻舒展一下身体。

  噼里啪啦,一通鞭炮似的乱响后。

  吴庸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轻松,身体轻飘飘的仿佛要腾空而起,睁开的双眸更是炯炯有神仿佛能够洞察一切。

  “没想到短短两天的时间,我竟然将混沌决修到了入门境界,还掌握了混沌神曈。”

  根据脑海里的记忆,混沌神曈是混沌决独有的神通。

  修成之后双眼便被混沌真气萦绕,能够断阴阳、辨鬼神,看破世间一切虚妄。

  通俗来讲就是变成了一双透视眼。

  吴庸迫不及待的尝试起混沌神曈的妙用,他稍一运行混沌决,双眸中闪过一道黄光。

  接着他看到的一切都清晰起来。

  莫说墙上的蚊子有几条腿,连空气中的一粒尘埃他都能看的清楚。

  目光再往墙上一沉,瞬间墙壁变成了透明,外面杂乱无章的街道映入眼帘。

  吴庸大喜,心中感叹,混沌神曈真给力!

  以后想要偷看哪个美女洗澡,简直不要太方便。

  他玩的兴起,想先找个漂亮女人试试效果。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吴庸看了眼来电显示,眉头微微一皱,按下了接听键。

  “吴庸,你大爷,你死哪儿去了,让你去给客人买包烟结果两天不见踪影,打电话也不接。无故旷工两天,这事儿大了,这个月的奖金你想都别想,工资也要扣一半。现在你赶紧给我滚回来,不然一分钱都别想要!”

  电话一通,对面便臭骂起来。

  骂人的叫张强,是他打工那家会所的领班,平日仗着自己跟会所的经理是亲戚横行霸道,经常欺压下属胡乱扣下面人的钱,吴庸这个月已经被他找各种理由扣了好几百。

  “呵呵,你想扣随便扣好了,反正我也不打算干了。”

  “再见。”

  啪。

  吴庸冷笑一声,直接挂掉了电话。

  以前吴庸为了挣那份工资,敢怒不敢言。

  可今非昔比,他如今拥有一身医术传承,更有无上神通,何须再看张强的脸色!

  为了清静,吴庸索性将张强的号码列入黑名单,让他无法打进来。

  做完这一切,吴庸准备再试试其他神通。

  但门口咚咚两声响。

  竟有人在敲门。

  吴庸一愣,心想难道张强那家伙找上门了?

  这样想着,打开透视眼往外看去。

  厚厚的门板瞬间消失,门外的情景一览无余。

  门外赫然站着个身材容貌俱是上等的绝色大美女。

  她身高一米七左右,标准的九头身,上身一件白色休闲T恤,下身是浅蓝色紧身牛仔裤,饱满的酥胸和笔直的长腿格外引人注目,再搭配上她那倾国倾城的脸蛋和清丽脱俗的气质,任哪个男人看了会走不动路。




第2章 小试牛刀


  吴庸看的心猿意马,忍不住想用透视眼邪恶一下。

  可此时他的眼睛忽地一阵刺痛,竟无法继续维持透视状态。

  “关键时刻掉链子啊。”吴庸顿时气结。

  开启混沌神曈的透视功能后,会不停的消耗他体内的混沌真气。

  眼下他体内的混沌真气存量不多,才一会儿的功夫,几乎消耗殆尽,导致无法继续透视。

  算了,先看看这美女是来干嘛的吧。

  吴庸只得无奈地暂时放下邪恶的念头,打开了房门。

  他之前没见过这美女,不确定对方是不是敲错了门,于是问道:“美女,你找谁?”

  美女上下打量他两眼,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真的是你!”

  美女的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一副看起来很吃惊的样子。

  “这位美女,我们认识吗?”吴庸摸摸鼻子,茫然的问了句,显然他还没搞清楚状况。

  美女先摇摇头,接着又点点头。

  她咬着嘴唇,面带歉意低声道:“那个……我是……两天前把你撞了的那个。”

  吴庸顿时醒悟。

  怪不得他莫名的觉得这美女有些熟悉,原来竟是险些把他撞死的那位。

  美女见吴庸露出恍然的神色,便接着神色紧张的说道:“那天我家里有点急事,所以车开的有点快。那天把你撞成那样……我以为……以为……”

  说到这儿,她支支吾吾的,神色越发紧张。

  “以为我死定了是不是?”

  吴庸讪讪一笑,说出了她心中所想。

  美女连连点头,吞咽一口吐沫,小心翼翼的问道:“所以你现在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

  吴庸淡淡一笑,将手伸了出去。

  “我是死是活,你摸摸看不就知道了,死人是没有体温的。”

  美女紧张兮兮的看着吴庸的手,摸也不是,不摸也不是,几次伸出手都又缩了回去。

  这番动作,看的吴庸一阵好笑。

  他轻轻捉住美女的玉手,在她的掌心轻轻挠了两下,笑道:“现在你知道了吧。”

  “呀,有温度,你真的没死!”

  美女惊喜的睁开双眼。

  许是察觉到了吴庸贪婪的目光。

  美女的脸颊一红,连忙将小手抽了回来。

  吴庸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动作和神态似乎有些唐突,于是连忙讪讪一笑,说道:“别在外面站着了,进来坐会儿吧。”

  他将美女请进来,聊了一会儿。

  从聊天中他得知美女的名字叫宁柔,是京城大学一名大三的学生,才刚刚考到驾照没多久。

  意外撞了他后,宁柔吓得六神无主,赶紧将他送进医院急救。

  等她缴纳完了急救所需的费用回来,便听到医生到处说诈尸的消息,再去急救室看吴庸已经不见了踪影。

  医院各种消息传的满天飞,都以为遇到了灵异事件。

  宁柔自己也吓得两天没睡好觉,为了让自己安心,她特意通过家里关系找到吴庸住的地方,就是想要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确定吴庸没事以后,她总算是轻松了。

  “这张卡给你,里面有二十万,是给你的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

  宁柔从包里取出一张卡,要塞给吴庸,却被吴庸笑着推了回去。

  “我身体好好的,不用你赔偿。”

  要说起来宁柔还算是吴庸的恩人,要不是她把吴庸撞了,或许吴庸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得到神机真人的传承。

  所以吴庸并不打算收宁柔的钱。

  再说了,他有了神机真人的传承,还用在乎这点小钱?

  他笑笑道:“你要真觉得不好意思,要不干脆请我吃顿饭好了,反正钱我是一分不会收的。”

  宁柔见吴庸坚持,只得将卡先收了起来。

  她心里琢磨着吴庸是自尊心太强,碍于面子才不收她的卡,或许应该换个方式把钱给吴庸。看着吴庸简陋的家和身上穿的破旧的衣服,宁柔更加坚定了心底的念头。

  “行,我带你先吃顿大餐去。”

  “那我先换身衣服。”

  吴庸身上的衣服还没换过,除了血污还有这两天修炼混沌诀出的臭汗,穿在身上一股酸臭的味道肯定没法出门。

  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吴庸坐上了宁柔的车,一辆红色的宝马轿跑与她热情大方的性格很搭。

  车子还没开出城中村,宁柔忽地哎呦叫了一声。

  她手里的方向盘一晃,车子险些失控。

  幸好吴庸反应够快,一步跨过去,帮她踩了刹车。

  “怎么回事?”

  吴庸蹙眉看过去,正想质问宁柔究竟怎么考到的驾照,车技也太不靠谱了。

  却发现宁柔正痛楚的捂着肚子,额头上冒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脸色也一片惨白。

  “哦,原来是痛经了。”吴庸扫了一眼,恍然大悟的说。

  “你……你怎么知道?”宁柔既痛也吃惊。

  她明明什么都还没说,吴庸是怎么知道自己痛经的。

  吴庸道:“我不但知道你痛经,还知道你这毛病是因为小时候得过一场很严重的风寒,寒气郁结不散才导致的,我说的对不对。”

  宁柔更诧异了,忍着痛惊道:“你怎么连这都知道!”

  她以前看过很多医生,都是这么说的没错。

  吴庸笑道:“因为我是医生,你要是信我,我可以给你揉揉,保证以后你再也不会痛。”

  “揉揉就能治好?”宁柔将信将疑:“真的假的啊,我以前吃过很多药,都没有一点效果的。”

  “当然是真的,你试试便知。”吴庸信心满满。

  他继承了神机真人的医术传承,要是连一个小小的痛经都治不好,那真的可以直接一头撞死了。

  宁柔不知内情,她心里寻思着,反正现在已经痛成这样了,就让吴庸胡乱试试好了。

  毕竟他也是一片好心。

  至于效果,她根本不报什么希望。

  江南市和京城的名家她都找过,根本没人能治好,吴庸年纪轻轻的还只是医学院大一的学生,能治好才怪。

  于是她咬着牙,点头道:“行,那你揉揉试试吧。”

  得到宁柔允诺后,吴庸摩拳擦掌,开始了他得到传承后的第一次治病尝试。

  他将双手轻轻覆在宁柔的腹部,即便还隔着一层衣服,他仍能清晰的感受到宁柔肌肤惊人的触感。

  不过他也清楚眼下不是占便宜的时候,先治病要紧,于是暗暗调息运起了混沌决。

  一股混沌真气,通过他的双手输送进入宁柔的身体里,接着在他的引导下在宁柔身体的几处穴位里游走。

  伴随着他的动作,宁柔的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原本煞白的俏脸,也渐渐恢复了血色。

  宁柔只觉得腹部渐渐温热,先前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感,奇迹般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让通身都无比舒泰的温暖。

  渐渐的浑身酥麻无比,异样的感觉如电流般,在身体里不断淌过。

  “恩……”

  终于,宁柔忍不住发出一声颤巍巍的长吟。

  吴庸听的双手一个不稳,险些当场失态。




第3章 小神医?


  咕咚。

  吴庸目瞪口呆的向上瞄了眼。

  只见宁柔双颊一片驼色,羞得头恨不得埋进土里。

  这副娇羞的模样,更显得她秀色可餐,让人忍不住大动口水。

  “我不疼了,你可以把手拿开了……”宁柔轻声呢喃道。

  她觉得脸上像火烧一般,不敢去看吴庸炙热的目光,心中不住懊恼:太丢人了,居然发出那种像叫床一样的声音。

  闻言,吴庸讪讪一笑,恋恋不舍的将手拿开。

  他轻声咳嗽一声,将目光挪开,问道:“怎么样,我的医术还可以吧?”

  宁柔点头如捣蒜,感叹道:“太神奇了,我找了好多名医都没有效果,你只是给我揉揉居然就不痛了!”

  起初宁柔是不相信吴庸能治好她的老毛病的,只是不忍心拒绝,才让吴庸随手试试罢了。

  谁知吴庸真的三下五除二帮她解除了病患。

  这下宁柔不敢轻视吴庸,看向吴庸的眼神也变得越发好奇,心道:吴庸的资料平淡无奇,没想到居然深藏不露,还有一手这么厉害的医术。

  宁柔的反应让吴庸很满意,他不无得意的笑笑,传承的医术果然非同凡响。

  方才他除了运用特殊的按摩手法以外,还用上了混沌真气,帮助宁柔化解体内淤积的寒气,治疗痛经这点小毛病自然不在话下。

  “吴庸,你还会治其他的病吗?”宁柔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吴庸问。

  “当然,基本上你能想到的病,我都能治。”吴庸点头说。

  “真的假的啊,你在吹牛吧。”宁柔将信将疑的说:“绝症也能治?比如癌症什么的。”

  “癌症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绝症,只是治疗起来费点功夫而已。”吴庸语气轻松的说。

  此话并非吹嘘。

  神机真人的医术严格来说几乎相当于仙家手段。

  吴庸得到了他的传承,即使碰到癌症,费些功夫还是有把握治好的。

  宁柔撇撇嘴,却认为吴庸在吹牛。

  她心道:给点阳光就灿烂,看我不戳穿你。

  于是她唇角一挑,抱着吓吓吴庸的想法,挪揄道:“这么说你还是名神医咯,正好我朋友的家人得了癌症,过两天我带你去你治治怎么样。”

  吴庸随口应道:“好啊。”

  他正想找机会验证医术,有此机会自是求之不得。

  宁柔诧异了一下,心想真是个嘴硬的家伙,典型的不见棺材不下泪,自己倒要看看吴庸到时候束手无策该怎么收场。

  与吴庸口头约好,过两天去朋友家后,宁柔重新发动了车子,载着吴庸来到一家高档餐厅。

  宁柔看起来常来,轻车熟路的点了一桌子菜。

  吴庸已经两天没吃东西,自是一通狼吞虎咽,不一会儿的功夫桌上便一片狼藉。

  两人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两名衣着不凡的男子。

  其中一名青年正皱着眉头,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吴庸,“哪里来的饿死鬼,吃相真难看,让人倒胃口。”

  他对面坐着一名中年男子,讨好似的说:“叶少,要不要我把餐厅的负责人找来要个包厢,免得影响您食欲。”

  叶少摆摆手道:“不用了,简单吃几口就好,待会儿给你父亲医治完,我还有两个病人要看,犯不着为这点小事浪费时间。”

  中年男子点头道:“是是,全听叶少吩咐。”

  正说话的时候,餐厅里忽地一阵嘈乱,有人大呼小叫起来。

  “徐总,徐总,您怎么了!”

  “徐总您醒醒,可别吓唬我啊!”

  中年男子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聚集了一群人,似乎有人得了什么急病。

  “叶少,似乎有人晕倒了。”

  “走,我们去看看。”

  叶少和中年男子同时起身,向人群凑了过去。

  旁边的宁柔也听到了动静,她无比好奇的观望一阵,拍了拍还在吃个不停的吴庸。

  “吴庸,先别吃了,好像有人晕倒了,咱们去看看。”

  “唔,晕倒有什么好看的。”

  吴庸正吃的兴起,嘴里还塞着一块烤鸭,说话含糊不清。

  “你不是医生嘛,救死扶伤是你的天职,快跟我去。”

  说罢,宁柔不由分说硬拉着吴庸凑过去。

  人群里里外外围了好几层,中间地上躺着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约莫五十岁左右,看他手腕上名贵的手表身份定不一般。

  男子面色煞白直挺挺的躺着,旁边一名身穿OL短裙肉色丝袜的美少妇正焦急的六神无主。

  “咦,这人好熟悉,他不是徐志豪嘛!”

  “徐志豪是谁?”

  “你连徐志豪都不知道太孤陋寡闻了吧!天辰集团你总知道吧,徐志豪就是天辰集团的总裁,江南市能排前十的大富豪!”

  “原来是他啊!”

  经过周围人这么一说,大家才知道晕倒这名男子竟然就是江南市赫赫有名的徐志豪。

  徐志豪身家数十亿,在江南市建了几十个楼盘,名下还有三家大商场,在江南市可谓赫赫有名。

  “真的是徐志豪,我在电视上见过他。”宁柔见状,惊讶的捂着嘴巴,转过头问道:“吴庸,他这是怎么了?”

  “他……”

  吴庸刚想说话,旁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心肌梗塞突发。”

  说话的是叶少,他出声后,周围的目光纷纷投了过来。

  正手足无措的美少妇瞪大眼睛看过来:“没错没错,你说的没错,徐总他的心脏一直不好!你是医生吗,快救救徐总吧!”

  叶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可以,徐总的大名我也听过,我就破例出手救他吧。”

  这时有人出声质疑道:

  “小伙子,你行不行啊?心肌梗塞可不是小病,弄不好要出人命的,还是等救护车过来送医院吧。”

  “就是啊,你别救人不成反杀人。”

  “还是让我来吧,我是第一人民医院的实习医生,我来给他做人工呼吸。”

  大家七嘴八舌,明显对年纪轻轻的叶少很不信任。

  美少妇也露出了质疑的目光。

  这时,叶少身后的中年男子冷笑起来。

  “一群无知的家伙,你们知道叶少是谁吗!”

  “叶少是叶神医的孙子――叶天,在江南市有小神医的名号,平日里要他出手一次少说也得几十万诊金,给不给诊治还要看叶少的心情!”

  “你们居然敢质疑叶少,真够愚蠢的!”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第4章 救人还是杀人


  “啊,他就是叶天!”

  “我听说过他的名字,据说他是国手叶神医的嫡传!”

  连宁柔都惊讶的张大嘴巴,露出崇拜的目光,喃喃道:“原来他就是叶天,传说中天赋异禀的小神医啊。”

  叶天的名号爆出来以后,刚刚质疑的人纷纷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美少妇更是如获至宝,她慌忙站起来,恳求叶天道:“小神医,请您出手救救徐总吧,刚刚是我不对,我不该质疑您的。”

  叶天摆摆手,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无妨,你们不认识我,质疑几句倒也正常。都让开点,腾出空间,让我为他施针。”

  众人连忙让开后,叶天缓缓走过去。

  他打开贴身带着的蛇皮袋子,从里面取出一排细如牛毛的银针,接着他扯开徐志豪的衣服露出胸口。

  呼,叶天深吸一口气,不见他有什么动作,手中的银针却如同受到了感召陡然绷直。

  这一幕让众人看直了眼睛。

  “神乎其技啊!”

  “果然不愧是小神医!”

  中年男子兴奋道:“叶少这是要施展他的独门绝技,太乙神针!”

  大家都一片沸腾,纷纷瞪圆眼睛,要见识叶天的神奇医术。

  可吴庸看到叶天的动作,眉头却蹙了起来。

  不好!

  他忽然抢前一步,在叶天要下针的时候,猛的钳住了叶天的手腕,喝道:“住手,你不是在救他,你是在杀他!”

  吴庸一句话,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大家纷纷用看怪物一般的目光看着他,人群里更是传来一通无情嘲讽。

  “你说什么?”

  “小神医在杀人!开什么玩笑!”

  “从哪儿冒出来的逗比。”

  叶天惊诧了一下后,抬起头瞄了吴庸一眼,旋即嘴角挑起一抹冷笑,那笑中分明带着鄙夷之色。

  原来是那个饿死鬼。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居然敢质疑我的医术!”叶天凝望着吴庸冷喝道。

  “我无意质疑你的医术,只是你这样下针,的确会害了他的命。”吴庸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

  “呵呵,笑话,我叶天从来只有治病救人,哪有害人的道理。”

  叶天傲然一扬手,道:“松开你的手,否则耽误了病人救治,责任你可担待不起!”

  中年男子也瞪着吴庸,附和道:“就是,有叶小神医在,哪里用你多管闲事,快滚到一边去。”

  一群人对着吴庸大呼小叫,一旁的宁柔不乐意了。

  她主动站出来为吴庸说话:“你们不要看不起人好不好,吴庸他也是医生,医术很好的。他说的未必就没有道理,或许他有更好的办法治好徐总呢!”

  “他?”叶天鄙夷的扫了吴庸一眼,问道:“你是哪个医院的?”

  吴庸道:“我不是医院的,现在在医学院读书。”

  叶天轻蔑的说道:“呵呵,原来还是个学生,我问你,你碰到过的最棘手的病是什么?”

  吴庸想了想,抬头看了看宁柔如实道:“痛经。”

  什么!痛经!

  全场先是一愣,接着忍不住哄笑起来。

  “呵呵。”

  “天大的笑话,一个医学院的学生,治过的最棘手的病是痛经,居然敢来质疑我!我三岁学医,七岁坐诊,十七岁享誉江南市,我治过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无数疑难杂症被我攻克,无数人被我从鬼门关拉回来,这才得了个小神医的名号。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治病救人,先滚回学校去,把你的书老老实实念完吧。”

  叶天直接将吴庸的手甩开,再懒得看吴庸一眼。

  他自信几句话足以让吴庸颜面扫地,再没脸在这里呆下去。

  人群中也叫好连连。

  “小神医牛逼。”

  “这小子现在肯定自惭形愧了吧。”

  “还敢在叶天面前装逼,这下可好,脸都被抽肿了。”

  众人都在想这小子是个逗比吧,还是个学生,居然敢在小神医叶天的面前装逼简直就是找抽,估计马上就得灰溜溜滚蛋了。

  岂料,吴庸却只是哼了一声,眯起眼睛道:“假若你一意孤行,待会儿一定会后悔。”

  后悔个毛啊。

  人群看吴庸的眼神越发嫌弃。

  这小子还真是不见棺材不下泪,非要把脸抽的血肉模糊才肯认输吗。

  宁柔此刻脸涨的通红。

  那些数落吴庸的话,落在她的耳朵里,就跟数落她差不多。

  毕竟她刚刚才站出来为吴庸说过话。

  她也想站出来再为吴庸辩解两句,可根本站不住脚跟,无论资历还是名气,吴庸跟叶天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美少妇也看不下去了,她语气淡漠的说道:“小伙子,你快起开,不要耽误叶小神医为我们徐总医治。要是徐总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她刻意强调了最后几个字眼,明显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

  闻言,吴庸淡淡的起身。

  “好,既然你们都不相信,那咱们就走着瞧吧。”

  说完他站到了一旁。

  人群又是投来一阵鄙夷的目光,到现在还敢在叶天面前装逼,待会儿看叶天不把你的脸抽成猪头。

  唯有宁柔咬着嘴唇,在吴庸耳畔轻声说道:“我相信你。”

  她的声音很小,很明显底气也不是很足。

  但她已经把吴庸当成她的好朋友,在这种时候作为好朋友,她是一定要鼓励吴庸的。

  吴庸朝她温柔的笑笑,说:“相信我就对了,待会儿有他哭的时候。”

  美少妇撇撇嘴,懒得再跟吴庸争执下去。

  她催促叶天道:“叶小神医,救人要紧,请您赶紧出手吧。”

  叶天沉声道:“好。”

  他重新捏好手里的银针,细如牛毛的银针再度绷直,接着如蝴蝶穿花般被他轻松刺入徐志豪胸口的几处大穴之中。

  随后,叶天再吸一口气,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态,挨个用手指在每一根银针后轻轻一弹。

  嗡。

  银针自行抖动起来。

  全场看的目瞪口呆。

  “烧山火!”

  “这就是叶家的绝技,失传已久的太乙神针啊!”

  中年男子高声喝了几句。

  大家纷纷露出恍然的神色,原来这就是太乙神针,果然名不虚传。

  即便没有几个人懂得中医却也都被此情此景所震撼。

  “太乙神针都用上了,徐总肯定马上就会醒了。”

  “待会儿我看那小子脸往那儿搁。”

  “所以说啊,人贵有自知之明,千万不要没事儿找抽。”

  吃瓜群众得意洋洋的评价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叶天治好徐志豪的情景。只有少数几个人注意到,徐志豪的脸色似乎越来越差,叶天的额头上不知道什么以后已经汗珠密布。



继续看精彩下集

请关注“玫瑰花小说”,更多精彩等你来撩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