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科幻片中那些粗暴的硬设定

空幕 2019-01-11 03:34:40

本文是我的喜马拉雅电台节目《解构科幻片》第一期的文字版,为了方便了解和传播,整理成了文字版发表在空幕。


点击 阅读原文  收听音频版


科幻电影中很多奇妙的构思和脑洞常常令我们兴奋,而今天我们来聊一聊有哪些可以被用来拍出无数科幻作品的固定套路,寻找那些经常出现在很多科幻奇幻作品中的万金油设定。


去年冬天有一部电影叫做《忌日快乐》,讲述了一个女孩被困在了她被杀死的那一天,她需要在一次次被人杀死的循环中找到杀了她的凶手。


这种发现自己被困在了同一天的作品其实并不令人陌生,正如《忌日快乐》结尾中男主人公也提到了这类电影最著名的代表《土拨鼠之日》


而中国也有翻拍过这种故事,有一部电影叫做《没完没了》主演还是令人熟悉的范伟老师。


这类电影我看的第一步是《明日边缘》它是一部关于打外星人的电影,科幻和未来感强烈的电影可以对于这个不停循环的设定进行进一步的解释和扩展,循环的一天实际上是分裂出了一个平行世界,或者是主人公活在一个模拟仿真的世界中(比如黑镜和源代码)


这类电影的本质都是在讲述人的成长,让主人公在循环的一天天里逐渐认清了自己生活的问题,将糟糕的日子变得美好,暗示人们不要在生活的困境中沉沦下去,要让柠檬变成柠檬水


著名漫威电影导演乔斯韦登曾经导演过一部《你眼中的世界》讲述一对男女能看到对方眼中的世界,还能彼此通过意识来对话交流。


这也构成了另一个比较常见的电影套路:意识交流


在《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中两位兄妹也有了这样一种能力,而《你的名字》里面男女主人公也有这样的交流。


而超感猎杀就更过分了,它设定了全球8个不同地区的人都可以互相感知、共享能力、唱同一首歌。Netflix 的这部剧拍了两季之后就因为预算太高被砍掉了。

对意识交流现象有科学解释的片子我们不难想到有《环太平洋》那里面人和人之间一是互通来驾驶机甲。


这种题材作品的出现也的确具有分析价值,首先它反映了人类对于沟通和理解的渴望,希望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没有阻碍地沟通。


这无疑是对抗孤独感的一种美好想法,正如特师所说的:我们在语言的丛林里隔着数十亿人互相呼喊,来对抗与生俱来的孤独


但这种形式的对谈有可能会引发另一个问题,人们对于亲密关系的承受能力。

当我们可以感知到对方的一切过去,恐惧和不完美,人与人之间还能正常相处吗。


前段时间 Netflix 推出了黑镜第四季,虽然都是一片大不如前的差评,但我们可以在剧情中看到,很多集的核心内容都只是关于意识的提取。以及被提取之后意识的人权问题。


剧中出现了将人困在电脑游戏中、恋爱匹配APP里,困在了另一个人的大脑里,玩具熊或者是钥匙扣里。


最近有这样一个新闻,瑞士立法要求龙虾烹饪时的方法必须符合人道,这虽然会增加一些麻烦,但人们觉得有必要用这种方式去体现人性。


人类发展到今日,早已懂得需要去关爱自己的同类,也开始关心许多动物的生与死是否符合人道,而当我们看到了虚拟世界的复杂性,即便人工智能的发展还处在初级阶段时,便已经开始探讨计算机这个维度中的快乐和痛苦。


假如有一天,你发现有一个人的精神和意识被复制了,存在了某个计算机介质里面,那么如果我们通过一些手段去折磨这些计算机介质里面的人类灵魂,这种做法算不算是不人道的。


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会首先思考:这些介质中的灵魂究竟是什么,他们值得被赋予人权吗?


我觉得比较早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作品,1982年的《银翼杀手》应该算一个。电影一开头就说到了仿生人被猎杀之类的事情,我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感觉仿生人应该是重感情、有人权的。


而且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名叫《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也直接向人们提出了这个问题。


时空穿越、以及灵魂和意念的转移也是科幻电影里最常出现的,但因为这种类型出现得实在是太广泛了,不管是世界一流的好电影还是单调乏味的低成本肥皂剧,大家都在这么拍,如果展开讲,就又是另一个巨大的话题了。


这期节目就到这里,以后的节目不一定有时间能够全部整理成文字版,希望大家可以前往喜马拉雅的 IT科技 板块继续收听这个科幻电影专辑的其他节目。


也欢迎关注我的微博 @Geelish


谢谢大家。